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233 二胖要走

第238章真沒主見么?
  **絲總是習慣被人輕視,就算是偶爾逆襲也會被人說成是走狗屎運,比如趙出息,大多數時候,人們只會注意到他身邊的朋友,卻總是忽略他,常常淪為配角,這些趙出息已經習以為常。記得蘇西洛以前說過句話,當你不再需要通過別人的認可來證明自己的時候,你就真的強大了。
  趙出息和老張開個無傷大雅的玩笑,沒必要真揪著老張不放讓老張改姓,畢竟是幾十歲的人,多少要些顏面。摟著媳婦那小蠻腰一臉神氣的上樓而去,就差在大庭廣眾之下親媳婦兩下,這和媳婦還沒相處太長時間,就如此有默契,以后還不得了了,不得不說齊思很聰明。身后的老張撓著頭,嘿嘿笑個不停,在他眼里規規矩矩端茶遞水的趙出息好像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了。
  當趙出息領著齊思見到老爺子的時候,老爺子眼前一亮,沒想到趙出息的女朋友如此漂亮,齊思嘴甜道“胡爺爺好”
  老爺子這次又不得不對趙出息刮目相看,才來成都三個月,雖說已經跟著簡影,可依舊尚未有任何成就,能找到齊思這么漂亮的女朋友,說明趙出息身上還是有不易被人發現的亮點的。趙出息已經給老爺子介紹過齊思,老爺子慈祥的笑道“孩子,來,坐”
  老爺子雖說對趙出息頗有微詞,可對初次見面的齊思卻不錯,從另個角度來講,男人不管年齡如何,對美女都沒什么免疫力,勤快的孩子有糖吃,長的漂亮的美女也容易得到糖。
  在齊思看來,老爺子跟二胖差不多,都是婆家人,趙出息把她帶來見婆家人,那便應該好好表現,給自己加分,更是有些埋怨趙出息不提前告訴她要見的是誰,她今天出門都沒怎么打扮。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老爺子笑呵呵的問道,聊著些家長里短。
  老爺子雖說有些氣勢,可齊思依舊敢直視她,她的笑容便是最好的武器,連心如磐石的趙出息都被拿下,老爺子自然不是話下,齊思笑道“胡爺爺,我是川航的空姐”
  “哦,原來是個空姐,我就說怎么這么漂亮”老爺子半開玩笑道。
  齊思總覺得在哪見過老爺子,卻又想不起來,被老爺子夸的有些不好意思道“出息可不覺得我漂亮”
  齊思拿趙出息當擋箭牌,趙出息一臉委屈,就差喊冤道姐姐我哪說過你不漂亮,你表在老爺子面前給我戴帽子好不?齊思瞪眼趙出息,趙出息便只好收起苦瓜臉,笑瞇瞇的賠笑。
  “他要覺得不漂亮,回頭胡爺爺給你介紹幾個比他優秀百倍的年輕人”老爺子冷哼道。
  趙出息趕緊回話道“漂亮,漂亮”
  齊思捂嘴嬌笑,老爺子滿意道“出息這孩子在成都沒幾個親人,我便算是他的長輩,以后他要是欺負你,你就給胡爺爺說,胡爺爺定不會輕饒他”
  “嗯,還是胡爺爺好”齊思在老爺子面前不生分,表現的很大方,外加迷人的笑容和會說話,老爺子對她頗為滿意。
  老爺子瞅著時間已經過六點,便緩緩起身道“出息,改天帶齊思回家吃飯,讓你胡姨也見見”
  “老爺子,我知道了”趙出息點頭回道。
  齊思攙扶著老爺子下樓,這工作本來是二胖的,現在被齊思搶走了。老秦跟在后面打趣道“出息,什么時候的事,偷偷摸摸,連我們都不知道”
  “秦伯,您老也拿我尋開心”趙出息嘿嘿笑道。
  老秦搖頭道“哪是拿你尋開心,只是看到你現在一切都好,為你高興。老大不小了,是該解決個人問題了,齊思這女孩不錯,好好對人家”
  在茶與酒這些日子里,這幾位長輩對趙出息可謂是悉心照顧,從來沒責怪過他,趙出息不禁有些感動,不管以后爬的多高,走的多遠,他都不會忘記在茶與酒這段平淡的日子。
  從茶與酒出來,齊思的大眾甲殼蟲對二胖來說便是玩具,誰讓他五大三粗的,蔣開山打來電話約好吃飯的地點,七點半在中國會所,趙出息沒什么事便帶著齊思早點過去,二胖自己打車跟著。離中國會所不遠處有家咖啡廳,趙出息讓二胖在里面坐會,自己則陪著齊思在附近逛會,休息大半天又是雞湯又是各種補品,齊思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至少走起路來不會那么的別扭。
  齊思戴著太陽鏡,摟著趙出息的胳膊,起來的有些晚,幾乎沒怎么收拾,頭發有些凌亂,卻增加別樣的味道。趙出息手里提著齊思的包,乖乖當苦力,兩人都很享受這樣的溫存。天還沒有徹底黑,漫步在這城市的街道上,走走停停,齊思看見有趣的東西會像孩子般的驚喜,拉著趙出息一起玩鬧,趙出息覺得,有時候這樣的生活其實也挺好,沒有太多的仇恨,沒有太過的利益,平平淡淡,相安無事。
  七點半的時候,王一鳴打電話說他已經到中國會所,正在門口等他們。趙出息和齊思便往回走,在咖啡廳找到二胖,等到中國會所門口的時候,卻瞅見只有王一鳴一個人,他正和某個穿的華麗花哨的年輕人打趣開玩笑,年輕人一看便是個紈绔子弟。
  中國會所算是成都有名的地方,門前燈火輝煌,豪車林立,勞斯萊斯賓利等等皆有。不過這里是純粹的會員制度,普通人肯定進不去,會員又分為普通會員,使館會員,商務會員,一年期會員以及貴賓會員幾個不同級別。
  “一鳴,怎么你一個人,開山呢?”趙出息皺眉問道,他自然沒來過這地方,只是聽說簡姨經常過來。
  王一鳴摟著華麗花哨的紈绔的肩膀嬉笑道“老蔣有任務,去機場接美女去了,一會就過來”
  “不會是那個蕭湘來成都吧?”趙出息猜測道。
  王一鳴笑罵道“臥槽,出息,你猜的還真準”
  王一鳴身邊的紈绔眼神有些邪魅,瞇著眼睛笑呵呵的盯著趙出息,眼神卻若有若無的在齊思身上打量,讓齊思有些不舒服。二胖似乎瞧出點意思,便盯著他,紈绔這才收斂。
  王一鳴跟趙出息打完招呼,立刻屁顛屁顛的跑到二胖身邊,拉著二胖的胳膊喊道“師父,您老人家今天想吃什么,隨便點,都算我的”
  二胖覺得這貨有些煩,直接一把推出老遠,倒是把紈绔嚇了一跳,不禁多看兩眼二胖,能讓王一鳴喊師父,這多少有些背景吧,沒背景,那絕對和王一鳴的關系不一般。
  王一鳴哪敢生氣,注意力放在齊思的身上,上下打量后打趣道“齊思姐,我怎么覺得今天的你和昨天不一樣啊”
  “怎么不一樣了?”齊思一臉疑惑道。
  王一鳴意味深長道“比昨天滋潤不少,比昨天更有女人味,這是怎么回事?”
  趙出息知道王一鳴這貨嘴里沒好話,顯然是調戲齊思,便拉著王一鳴道“一鳴,來,我們聊聊你還能不能拜師這事”
  王一鳴立馬認錯道“出息,我錯了”
  中國會所富麗堂皇,屬于中國古典風格,里面分數個不同的區域,比如可以泡溫泉的茵夢湖溫泉,比如五樓的君臨天下頂級餐廳,王一鳴選擇的是相對平易近人的小軒臨水餐廳,這個餐廳主營的是川菜。年輕紈绔一路跟隨,王一鳴根本沒有介紹他的興趣。
  小軒臨水經典川菜廳位于會所一樓,中國經典宮庭式的建筑風格,其名取自蘇軾的佳句“長江繞宅知魚美,小軒臨水為花開”,境如其名,可謂“古蜀文化統小軒,淡然雅致為其間”。
  到包廂后,王一鳴揮手打發年輕紈绔道“老沈,謝了,該忙什么忙什么去吧”
  趙出息有些好奇這紈绔的身份,王一鳴對他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年輕紈绔表現的很淡定,客氣道“一鳴,有什么事,找我便是,那你們點菜,我去忙了”
  趙出息對著紈绔笑著點頭,紈绔隨即離開包廂。等到他走后,趙出息忍不住問道“這哥們誰啊?我還以為是一起吃飯的朋友”
  “就一孫子,算個毛線朋友。這破地方是會員制,不是會員進不來,這孫子是中國會所老板的小兒子,我就讓丫帶帶路而已”王一鳴嬉皮笑臉說道,趙出息不禁汗顏,包括齊思也有些驚訝,中國會所據說背景不小,在王一鳴眼里便是這么用的,這王一鳴的背景看來是真不小。
  很快氣質不錯的服務員便進來,倒好茶后便讓趙出息他們點菜,王一鳴示意菜單給齊思,隨口道“隨便點,我和老蔣什么都吃,沒什么忌口的”
  趙出息和二胖更不用說,所以點菜這事便全部交給齊思,算上還沒有來的蔣開山以及那位未曾謀面的美女,六個人差不多十個菜便夠,其實大家都不是太餓。齊思點菜,王一鳴和趙出息笑著聊天,主要說的是關于那位蔣開山的半公開女朋友蕭湘。
  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國內到達出口,蔣開山坐在從軍區借的奧迪a6l里,自然是掛著成都軍區司令部的車牌,不然怎么敢肆無忌憚在這里停車,要是普通車,早就被轟走了,這就是軍車的特權。
  八點剛過一會,蔣開山感覺時間差不多,便拿著放在副駕駛的鮮花下車,花是來的路上順便買的。蔣開山今天反思過自己,覺得對蕭湘有些愧疚,打算以后對她稍微好點,畢竟人家是個女孩,不遠千里來成都,為的是誰,將心比心么,做人不能太自負。
  沒過多久,蔣開山便看見蕭湘,因為蕭湘在人群中太過耀眼和驚艷,難怪王一鳴說蕭湘有股仙氣。一身束腰流蘇長裙和平底涼拖的搭配,氣質出群,身高和齊思差不多,一米七二,高挑。素顏,不施粉黛。中分的烏黑順發,一直及腰,完全可以去拍廣告。除過偏瘦,堪得完美。蕭湘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拖著globe-trotter行李箱,這是英國老牌的品牌,為英國皇室提供專屬的頂級旅行箱,由此可見蕭湘的品味不一般。一路走來,蕭湘吸引太多眼神,直到她看見手里捧著玫瑰花的蔣開山,眼神有些意外,顯然沒想到對她愛理不理的蔣開山會買花,臉上的笑容更盛。
  當蕭湘走到蔣開山面前后,周圍人群都盯著她倆看,不否認的是,蔣開山長的絕對是一表人才,這是趙出息當初都夸過的,兩人站在一起便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蔣開山將玫瑰花遞給蕭湘,蕭湘平靜接過道“謝謝”
  蔣開山輕笑接過她的行李箱,沒說話,不是不想說,而是不知道怎么開口,只好并肩走出機場。蕭湘對于蔣開山的冷漠早已習慣,不喜不悲,坦然接受,來成都是她的選擇,就算是不被蔣開山待見,她也無怨無悔,誰讓她愛蔣開山,愛的無法自拔。
  “我知道你不愿意來接我,肯定是蔣伯伯讓你來的”將行李放到車上,蔣開山啟動奧迪a6l后,蕭湘小聲說道,不是埋怨,而是內疚。
  蔣開山有些不忍的說道“這次不是,是我主動要來的”
  “假話”沒曾想到,這話卻被蕭湘一眼識破,蕭湘轉頭看向開車的蔣開山,平淡道。
  蔣開山撇撇嘴,沒否認,既然知道是假話,還要問。
  一路上兩人的話不多,基本都是蕭湘在問,蔣開山在回答,到后來,蕭湘也沒什么興趣詢問,轉頭看向窗外的夜景。奧迪a6l下機場高速后沒有向著市區,而是一路往南而去,蕭湘來過成都幾次,知道這不是正確的方向,主動問道“我們去哪?”
  “先帶你去吃晚飯”蔣開山回道。
  蕭湘皺眉道“表姐在酒店等我們”
  “那你選擇跟著我,還是去找她?”蔣開山很不厚道的拋出選擇題。
  蕭湘嘴角上揚,大眼睛盯著蔣開山看了兩秒才說道“那我關機”
  蔣開山心里不禁好笑,這回去自己又得被沈妮可罵出翔,反正他已經習慣,不過臉上卻表現的平靜。
  “我喜歡成都這座城市”蕭湘將手機關機后,抬頭有些文藝的感慨道,從小學畫的她,充滿藝術氣質,卻不是那種反叛的性格,這倒有趣。
  蔣開山搖頭道“我不喜歡成都”
  “為什么?”這是蔣開山第一次說自己不喜歡成都,蕭湘忍不住問道。
  “沒有為什么”蔣開山不耐煩道。
  蕭湘猶豫片刻,深呼吸道“你不喜歡的城市,我也沒有理由喜歡”
  蔣開山苦笑搖頭道“蕭湘,你知道你給我的是什么感覺么?”
  “你從來沒說”蕭湘回道。
  蔣開山或許是今天想的太多,便無所顧忌的說道“你給我的感覺太遙遠,太遺世獨立,太不食人間煙火,就像是下凡的仙女,隨時都有可能飄走,用大白話講,那便是不真實。或許是你是學畫畫的原因吧,讓我總覺得你和普通女孩不一樣”
  “如果,如果我不再畫畫呢?”蕭湘緊握雙手,遲疑道。
  蔣開山有些惱火道“你有點主見好么?”
  蕭湘不說話,或許是怕蔣開山生氣,轉頭望向窗外,喃喃自語道“真沒主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