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232 要人

第二百四十章二胖要走?
  (繼續三更的節奏,可惜月票不給力啊,難道明天恢復兩更?)
  蔣家門風頗為嚴厲,軍人世家便是如此,父輩的話如同命令,反抗需要付出代價,順從是最好的選擇,沒有之一,連商量的余地都沒有。蔣開山有些慶幸的是,在家中,他只是老二,不用扛起蔣家的大旗的,活的還算自由。可他的哥哥,蔣遠山從出生到現在所有的人生選擇都是由父輩的意志決定,上軍校,進部隊,選擇和蔣家關系親近的家族聯姻,從來都不會考慮他自己的意見。用蔣開山爺爺的話來說,既然你生在蔣家,一出生便享受著特殊待遇,那你便總歸要失去些東西。
  蔣開山覺得自己的哥哥比自己要有智慧,他很早便明白在這樣的環境里如何生存,如何利用。所以他如今在部隊里,走的很順利,三十來歲便已經是蔣家少壯派的核心,更是在蔣家以及他媳婦所在的陳家擁有較好的口碑,這對他的前途幫助很大。正因為如此,蔣開山身上才沒有太大的壓力,不然他的人生便如同他哥哥那樣。可要說他哥哥的人生不幸福,那倒未必,如今哥哥仕途坦蕩,家庭美滿,有對龍鳳胎的兒女,嫂子同樣在部隊機關,知書達理,相夫教子。
  所以,蔣開山有時候好笑,自己的選擇是否是正確的。
  和母親打過招呼后,蔣開山和王一鳴從別墅小樓里出來,王一鳴詢問道“老蔣,怎么辦,蕭湘來了,要不你直接拿下蕭湘,給兩家個交代?”
  蔣開山沉默半會,沒給王一鳴答案,等快要走出生活區的時候才說道“先敷衍著再說,至少不是現在”
  “那你這幾天糟糕了,蕭湘雖說不是那種膩歪纏著男人的女人,可你至少得陪著她吧,不然蔣伯伯這關,還有沈妮可那里,你好交代”王一鳴唉聲嘆氣道,好像比蔣開山都要煩惱該怎么辦。普通人有普通人的煩惱,為柴米油鹽醬醋茶煩惱,這些紈绔們也有自己的煩惱,那便是太多的不如意和不自由。
  蔣開山搖頭道“這也是我煩惱的地方”
  王一鳴腦袋瓜子轉了數秒后建議道“不如這樣,你肯定不能把蕭湘扔給妮可姐,這不是有趙出息么,可以交給趙出息的女朋友齊思,兩全其美,晚上我們一起吃飯,到時候順水推舟,如何?”
  蔣開山豁然開朗道“還是你小子注意多,就這么辦”
  趙出息和二胖從軍區大院離開后,跑到茶與酒陪老爺子嘮嗑,外面世界國慶熱鬧異常,茶與酒卻依舊和往曰差不多冷清。老爺子生怕二胖待在這里無聊,便給二胖放了幾天假。其實,二胖的世界,完全可以無視所謂的無聊和孤獨寂寞,老爺子這是多慮。他能在南門國際公館工地和一幫把他當傻子的傻子們相處近一年半,自然能在茶與酒這么有趣的地方待更長的時間。
  走進茶與酒的大廳,和老張老劉打過招呼,趙出息自然又是被老張一頓數落,好長曰子沒來。趙出息環繞大廳,瞬間便發現坐在角落里喝酒的賈繼恒,不禁苦笑,這貨還真是有趣,一直堅守茶與酒。
  趙出息對著賈繼恒點頭打招呼后,便準備跟著二胖上樓,在樓梯口的時候,突然改變注意,揮手讓賈繼恒過來,賈繼恒放下酒杯,緩緩走過來,趙出息笑道“樓上坐坐?”
  賈繼恒依舊是那么實誠道“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你都是老顧客了”趙出息好笑道。
  既然趙出息主動伸出橄欖枝,賈繼恒好不容易逮住機會,自然不會做以退為進那逗比事,雙方都知道彼此想法,所以賈繼恒便跟著趙出息上樓。上樓后,趙出息讓賈繼恒待在青字雅間,自己則去竹間和老爺子以及老秦打招呼。
  老秦在瞅見賈繼恒后,微微皺眉道“你朋友?”
  “算是朋友”趙出息用這么個詞形容賈繼恒,有些耐人尋味,老秦沒什么意見,這茶與酒的二樓又不是什么深宮大院,沒什么忌諱,只是老爺子喜歡清靜,所以便限制上來的人。
  老爺子根本沒管賈繼恒的存在,連趙出息打招呼都只不過是淡淡點頭而已,正在看本二胖給他找的殘棋書。趙出息和老爺子打完招呼,便讓賈繼恒等會,自己樓下拿茶葉,親自泡壺茶。
  竹字雅間里,二胖坐在老爺子對面,給老爺子的茶杯添點茶后說道“胡爺爺,前幾天,林正北來過成都”
  老爺子準備端茶的動作瞬間停在半空中,沉聲問道“林正北來成都有事?”
  “不知道,我在想,成都什么人能請得動他”二胖風輕云淡道。
  “除了你,還能有別人?”老爺子輕笑道。
  二胖點頭不否認道“胡爺爺,我決定回燕京”
  這句話不輕不重,卻分量十足,老爺子抬頭盯著二胖看了足足十秒,才說道“決定了”
  “決定了”二胖確定道。
  “什么時候?”老爺子認真問道。
  二胖回道“過段曰子”
  “回去是好事,林家需要你。林正北做的這些,不都是為你?他背了太多罵名”老爺子似乎對林正北的印象不錯,每次談論道林正北,都有些偏向。
  二胖沒糾結這個話題,而是說道“胡爺爺,我走后,出息……”
  “只要不違反大的原則姓問題,我能幫則幫”老爺子早就猜到二胖的顧慮,二胖要走,自然要給趙出息留好退路,何況趙出息現在走的是條危險的路。
  有老爺子這句話,二胖終于放下心,背井離鄉十幾載,終于要選擇回到出生的地方,這個選擇對二胖來說,貌似是遲早的事。
  從樓下取茶葉端水上來趙出息并不知道二胖和老爺子的談話,坐在青字雅間的賈子恒也聽不到這邊的聲音,趙出息坐下后,按照跟著老秦他們學的程序開始泡功夫茶,功夫茶艸作起來需要一定的功夫,此功夫,乃為沏泡的學問,品飲的功夫。功夫二字,要在水、火、沖工三者中求之。水、火都講究一個活字,活水活火,是煮茶要訣。
  “不太見你泡茶”賈繼恒笑呵呵說道。
  趙出息回道“平時沒事干,跟著老秦他們學的,多門手藝,以后多條出路”
  “這泡茶有什么學問?”賈繼恒饒有興趣的問道,似乎想要學。
  趙出息侃侃而談道“先說水,《茶經》說,山水為上,江水為中,井水其下。那個時候還沒有自來水,陸羽自然沒有加以論列,自來水不宜于煮茶,這已經是一個常識。所以,茶與酒煮茶泡茶的水,都是有講究的。山頂泉輕清,山下泉重濁,石中泉清甘,沙中泉清冽,土中泉渾厚,流動者良,負陰者勝,山削泉寡,山秀泉神,溪水無味。這就已講究得微乎其微了。至于水還有天泉、天水、秋雨、梅雨、露水、敲冰之別,這些都是屬于講究的范圍,不過這些講究實際上也很難做到,像《紅樓夢》中的妙玉用鬼臉青藏著梅花萼上的雪水用以煮茶,那也只有她才能有此閑情逸致,現在人誰還有這閑工夫”
  “這個還別說,文人墨客的閑情雅致,是我們不能理解的”賈繼恒笑著打趣道。
  趙出息邊煮茶邊繼續說道“再說煮茶,水常先求,火亦不后。蘇東坡詩云,活水仍須活火烹。活火,就是炭有焰,其勢生猛。潮汕人煮茶用的叫做“絞積炭”,“絞積”是一種很堅碩的樹木,燒成炭后,絕無煙臭,敲之有聲,碎之瑩黑,是最上乘的燃料。還有用烏欖核作炭的,火焰淺藍,焰活火勻,更是特別。這些都是我現在所說的功夫茶,每種茶都有每種茶的講究,別說你,我到現在才只知皮毛”
  “看來我這輩子注定是個俗人”賈繼恒哈哈笑道。
  趙出息搖頭道“老爺子說,大俗即大雅,要是真處處講究,那就跟走火入魔似的,物極必反么”
  “貌似是這個道理”賈繼恒附和道。
  沒過多久,趙出息的茶便已經煮好,給賈繼恒斟滿,賈繼恒細細品味,他在茶與酒從來沒喝過茶,這是第一次。也不知是真的和平時不一樣,還是心理作用,賈繼恒笑道“好像比我平時泡的好喝”
  “你這是拍馬屁么?”趙出息哈哈大笑道。
  賈繼恒順勢道“你要這么覺得,那就這么覺得,國慶沒和齊思出去玩?”
  趙出息搖頭道“你知道,空姐沒什么假期,她后天就得上班,何況國慶到處都是人山人海,還不如在家呆著”
  “晚上沒事的話,去蘭桂坊喝酒?”賈繼恒邀請道。
  趙出息委婉拒絕道“今晚估計沒時間,要和老朋友聚聚,明天晚上倒是可以”
  “那也行,你有空,隨時都行”賈繼恒并不堅持到,今天能上茶與酒二樓已經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賈繼恒在茶與酒沒待多久,便起身離開,太多事情都得有度,適可而止便行。賈繼恒剛走,大半天沒見到趙出息的齊思忍不住給趙出息打電話,問趙出息在哪,過來找趙出息吃晚飯,趙出息瞅眼時間,現在已經快六點,茶與酒一會便關門。
  齊思估計是在這附近,趙出息給她具體地址沒多久,她便趕過來。齊思沒來過茶與酒,想要上二樓自然不能,瞅見齊思這樣的美女找趙出息,老張比給自己兒子找媳婦都要激動,急忙跑上樓喊道“出息,出息,下面有美女找你”
  趙出息故意炫耀道“那是我家媳婦”
  趙出息邊說邊跟著老張下樓,老張笑罵道“你小子這臉皮真厚,有個美女找你,便說是你媳婦,要是你媳婦,我老張跟你姓,姓趙”
  趙出息垂頭喪氣道“老張,這有點太狠了”
  “慫了吧”老張趾高氣昂道。
  趙出息無所謂,兩人并肩下樓。
  樓下大廳,穿著寬松的白色印花短袖和黑色半身裙的齊思正等著趙出息,手里拿著太陽鏡。或許是身體原因,齊思沒穿高跟鞋,而是踩著平底帆布鞋,有些清純范。
  趙出息走到齊思面前,在老張的注視下,摟住齊思的腰,一臉猥瑣道“媳婦,叫聲老公”
  齊思眼中滿是溫柔道“老公”
  目瞪口呆的老張那張老臉,由白變紅到黑,霎是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