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231 穿軍裝的女漢子

第二百三十九章要人
  雖說這穿軍裝的女漢子足夠彪悍,可趙出息卻覺得穿著軍裝的沈妮可有種特殊的魅力,和穿空姐制服的齊思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巾幗不讓須眉,這姐姐是嫉恨上自己了,以后得小心點。
  “出息,你完了,你被沈妮可這女巫婆盯上了”沈妮可剛走,王一鳴便無所顧忌對著趙出息喊道,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好像沈妮會吃人似的。
  趙出息好笑道“她有這么恐怖?我倒覺得挺有意思的,短發軍裝柳葉彎眉,還有股倔勁,誰要能征服這種美女,才算牛逼”
  王一鳴聳聳肩道“反正我們都沒興趣,你要征服你征服吧,別到時候反被玩死”
  趙出息看向蔣開山道“開山,我怎么覺得她好像挺不待見你?”
  “她要能待見我,那倒奇怪”蔣開山嘆氣道。
  趙出息不知所以,王一鳴嬉笑解釋道“出息,來,我給你說說怎么回事,我這人最喜歡八卦”
  蔣開山瞪眼王一鳴,卻沒打算阻止他。
  趙出息笑道“說說看,似乎還有些故事”
  王一鳴樂呵道“故事是這樣的,老蔣家和沈妮可的外公家是世交,沈妮可之所以來我們成都軍區,便是因為蔣伯伯在這里。本來吧,兩人應該關系走的近點,說不定還能處處對象談談戀愛。蔣伯伯其實也是有這個想法,不然也不會主動要求沈妮可來成都軍區。奈何兩家大人想法不錯,可老蔣對沈妮可怎么都不來電,沈妮可對老蔣也沒什么興趣。這事算是作罷,有次老蔣送沈妮可回濟南。湊巧碰到沈妮可正在中央美術學院讀研的表妹,這妞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愣是瞧上老蔣了,你說有趣不有趣。然后先是通過沈妮可介紹,畢竟礙于面子,老蔣只好答應見見,可依舊是興趣不大,我估計老蔣還是走不出夏詩那段陰影。沈妮可介紹的效果不明顯,那呢子便讓家里人撮合,于是兩家家長通電話,要是能聯姻,兩家的關系不就更近么。老蔣一來二去被弄的很煩,迫于家里的壓力,無奈只好答應相處。現在吧,兩人這關系,說是戀人吧,不是,說是朋友吧,又特么曖昧不清。沈妮可覺得老蔣在敷衍她表妹,于是對老蔣越來越看不慣。故事就是這樣的,出息,你聽明白了?”
  王一鳴講的是繪聲繪色,趙出息再傻都能聽明白,不解道“沈妮可的表妹漂亮么?”
  “臥槽,那叫漂亮啊,覺對氣質美女,一頭長發及腰,更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蔣家上下都滿意啊,我和宋哥壓根不明白,老蔣為啥就對她沒意思呢,為這事,老蔣他哥,差點揍老蔣啊”王一鳴這大嘴巴算是給蔣開山揭了老底,蔣開山并不生氣,這事知道的人太多。
  趙出息這才回頭看向蔣開山道“開山,還是忘不記夏詩?”
  “在你最好的時光里出現的女人,怎么說忘記就忘記?”蔣開山有些自嘲的笑道。
  這話倒是真話,趙出息無奈嘆氣道“那就慢慢來,時間會告訴你,有些覺得一輩子都忘不了的事,終歸會過去,最終煙消云散”
  “再說吧,我知道蕭湘是個好女孩,對于我來說,她是個不錯的選擇,可如果我現在和她在一起,這對她多少有些不公平。”蔣開山很中肯的說道,兩家的關系讓他不敢在這件事上亂來。
  趙出息沒見過蕭湘,可蔣開山和王一鳴如此說,顯然這是個好女孩,不然沈妮可也不會對蔣開山如此有成見。
  幾個人準備離開軍區大院找地方喝茶聊天時,剛剛那位中將男人的秘書,肩膀上扛著兩杠三星的軍人站在遠處揮手把蔣開山叫了過去,很快蔣開山便回來,有些不好意思道“這會我和一鳴有點事,估計不能陪你們,等晚上我們再聯系,到時候繼續喝酒”
  “沒事,你們忙你們,以后肯定常見”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
  蔣開山沉聲道“那我讓人送你們出去”
  王一鳴有些依依不舍的看向二胖道“師父,師父,給個話啊,你到底收不收我啊,你要不收我,我以后天天煩你”
  二胖猶豫片刻,最終說道“先觀察一段時間”
  這話其實已經代表二胖答應收王一鳴為徒弟,王一鳴興奮道“哈哈哈,師父,走好,晚上請師父喝酒”
  蔣開山和王一鳴跟著上校軍人離開,趙出息和二胖則被他派人送出軍區大院,不知為什么,走出成都軍區大院的趙出息精神有些恍惚,依舊沒回過神,似乎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和這種在他印象中有些神秘的地方發生交集。
  “蔣開山和王一鳴他們到底是什么背景?”趙出息喃喃自語道。
  二胖沉聲道“他們的父輩,不出意外,都應該是將軍級別的”
  “將軍,我勒個去,這得多的官啊”趙出息一臉吃驚道,雖然心里早有這個想法,可二胖說出來后,不免還是會有些驚訝。
  二胖猶豫片刻道“出息,要不你去當兵?”
  “當兵?”趙出息皺眉道,他明白二胖心里的想法,可還是現實的問道“從士兵爬到將軍,我得奮斗多少年?”
  二胖想想回答道“少則三十年,多則一輩子”
  一輩子,那便等于沒有機會。
  趙出息搖搖頭,直接放棄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
  成都軍區大院某棟別墅小樓里,蔣開山和王一鳴并排站在那個先前在辦公樓前賭贏賭局的中將男人的書房里,中將男人手里拿著文件正在仔細閱讀。雖然沒人說話,可房間里的氣氛有些壓抑,平時嬉皮笑臉的王一鳴都乖乖的收起自己的玩世不恭,他可不敢在這位上過戰場的伯伯面前耍嘴皮子。
  “蔣伯伯,您老召喚我們兩個小輩有什么事,有事您直說,小輩們絕對實話實說”王一鳴實在憋不住,盡量壓低聲音開口道。
  中將男人放下文件,瞅向王一鳴,悶哼道“瞧你那樣子,讓你站會軍姿就受不了了?先前在操練場和人動手時候的神氣呢?”
  王一鳴臉色鐵青,有些哀求道“蔣伯伯,您都知道了?”
  “何止知道,我和你爸目睹整個事情的經過,牛凱和何臣工現在還不清楚什么情況,等會你回家,看你爸怎么收拾你,當初就該把你發配到西藏軍區去”中將男人沉聲呵斥道。
  王一鳴趕緊求饒,就差下跪道“別啊,蔣伯伯,我知道錯了,您可千萬別讓我爸把我弄到西藏軍區啊,那地方哪是人待的”
  “混賬話”中將男人猛拍桌子道。
  王一鳴嚇的趕緊閉嘴,生怕自己再多嘴,真去西藏軍區了。
  “爸,你是不是想問,把牛凱和何臣工打成重傷的那個大胖子是誰?”一直站著標準軍姿不說話的蔣開山,終于忍不住說道,自己的老子,多少還是清楚他是什么想法。
  “既然你都知道,那還不趕緊給我說,非要讓我問你?成都軍區的兵,還是別的軍區的兵?”中將男人起身走到兒子的身邊,輕聲問道。
  蔣開山徑直搖頭道“他不是軍人”
  “什么?不是軍人?”中將男人有些意外道。
  蔣開山繼續說道“他是我朋友的朋友,你既然目睹整個過程,應該看見了我朋友,就是一直站在我身邊的那個年輕人”
  “你哪的朋友?”中將男人雖說對這個年輕人不感興趣,可畢竟和那個胖子有關系,還是關心道。
  蔣開山深呼吸道“你應該記得西寧那次我闖的禍,那天晚上要不是有他,你兒子便有可能留在那里回不來”
  “原來是他,叫什么,趙出息?”中將男人若有所思道,那天晚上的事,兒子回到程度后,他仔細問道。
  蔣開山點頭道“嗯,是叫趙出息”
  中將男人揮揮手,對趙出息并沒有太多興趣,而是問道“那你幫我問問你朋友,他那個胖子朋友有沒有興趣當兵,我把他放到13軍的特戰旅”
  “爸,你這是想要兵?”蔣開山沒想象到父親親自開口要兵,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如果二胖真的當兵,以二胖的實力,加上父親的關注,前途不可限量。蔣開山不免有些激動。
  王一鳴聽到這,興奮道“蔣伯伯,你要我師父去特戰旅當兵?”
  “你師父?”中將男人皺眉道。
  “我師父就是那個胖子,蔣伯伯,你看我能去特戰旅不?”王一鳴直接開口道,這要是跟著師父一起去特戰旅,以后在自己肯定會牛逼大發。
  中將男人冷哼道“想要去特戰旅,自己努力”
  王一鳴瞬間垂頭喪氣。
  蔣開山想了想,才回答道“我不敢保證二胖是否答應當兵,不過我可以去問問”
  “先問問再說”中將男人并不著急道。
  “爸,要是再沒什么事,我和一鳴就出去了”蔣開山深呼吸,每次站在父親面前壓力都很大,他從小幾乎是被打出來的,家教嚴格。
  “嗯”中將男人做回書桌前,等蔣開山和王一鳴往出走的時候才開口道“蕭湘晚上八點的飛機,你親自去機場接她”
  蔣開山聽到這個消息,下意識站住。
  拒絕是不可能,只能順從,這就是蔣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