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230 如此二胖

第二百三十八章穿軍裝的女漢子
  (繼續來點月票,如果給力,今天繼續三更)
  這場在成都軍區司令部罕見的高手對決除過震撼,那便是驚艷。操練場上圍觀的士兵們開始指指點點的議論,瞅向二胖的眼神有些狂熱和崇拜,今天二胖算是給他們好好上了一課,而不是他們給二胖上課。中華武術流傳上千年,博大精深,只是從古至今,這些絕學便不太被世人所熟知,普通人接觸的不過是皮毛而已,真以為CC*5的武林大會便是武術便是功夫?以為門口廣場老太太耍的兩下便是太極?那只不過是貽笑四方的小丑表演和有益身心的養生動作而已,小隱于林大隱于市,總歸是我們普通人很難接觸到的。要知道老太太當年為讓二胖學到真正的八極拳,碾轉千里尋找曾經給某位黨內元老當過貼身侍衛的八極拳巔峰高手的嫡傳關門弟子。
  “真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牛凱和何臣工這次丟人算是丟大了,得在床上躺幾天,這還是那年輕人明顯收手沒下死手。不過也好,讓他們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少將男人有些目瞪口呆的說道。
  中將軍人眼神炙熱有些興奮道“記得我的好酒,別耍賴。小陳,等他們那邊結束,給我把蔣開山和王一鳴喊過來,我有事要問他們”
  “是,首長”旁邊的秘書沉聲道。
  艸練場上,二胖的殺氣已經退散,逐漸恢復成那個憨厚老實的大胖子,一臉無所謂的站在原地。牛凱和何臣工躺在地上"shenyin"聲不斷,嚇的臉色失常的王一鳴招呼著最近的士兵喊道“看個屁啊,趕緊特么過來幫忙”
  距離最近的七八個士兵迅速小跑過來,王一鳴和蔣開山也跑向牛凱和何臣工,被二胖撞飛的何臣工比牛凱要受傷重,整個胸腔隱隱約約作疼,蔣開山沒敢慌亂扶何臣工起來,只是追問道“何哥,你怎么樣?”
  “我沒事,沒事,先送我去醫務室”何臣工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哪疼,只好保守道。
  另邊的王一鳴跟死了爹似的的哭喊道“牛哥,牛哥,你可別嚇我啊,我這人膽子最小了”
  “一鳴啊,你給我老牛說,你這次是不是故意找的人來玩我們?”牛凱喘著粗氣厲聲問道。
  王一鳴生怕被兩位少校哥哥記恨,趕緊回話道“牛哥啊,你覺得我王一鳴是這樣的人么,咱們兄弟這感情,我會這么陰你么,我也不知道這胖子的實力,我自己剛還被丫狠揍了頓,這才找你們給我出頭啊”
  “那就好,那就好,我老牛能力有限啊,沒幫你出頭,你還是離這小子遠點,這特么就是個變態,我好歹是西南獵鷹退下來的”牛凱一臉沮喪發的哭喊道。
  王一鳴生怕出事,喃喃道“牛哥,咱先別說話,我讓他們送你去醫務室,別出什么事”
  說完王一鳴便吩咐這些士兵找來擔架把牛凱和何臣工抬去醫務室,讓醫生好好看看,別留下什么后遺癥,王一鳴現在一臉憋屈啊,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今天這事估計用不了多久便會傳遍整個軍區大院,要是被那個殘暴不仁的老爹知道,后果可想而已,媽了個波。可二胖的實力,真心讓王一鳴臣服,絕對的心服口服。難怪趙出息不攔著他,感情趙出息知道丫有這實力。
  王一鳴沒理會牛逼哄哄的二胖,轉身瞪著趙出息道“出息,你狗曰的陰我”
  “陰你?我哪陰你了?”趙出息一臉不解的問道。
  王一鳴哭訴道“你剛就應該攔著我啊,麻痹,這下慘了,我又得關禁閉了”
  “那是你活該”蔣開山訓斥道,這事肯定全軍區大院的人都知道,誰讓太過震撼,牛凱和何臣工兩個人打一個,被揍的鼻青臉腫,這可是天大的新聞。
  王一鳴索姓什么都不管不顧,徑直走向二胖,惡狠狠的盯著二胖,眾人都以為這貨是要玉石俱焚,或者是不要命了?就在眾人疑惑的時候,王一鳴突然匪夷所思的跪在地上抱著二胖的大腿哭爹喊娘道“師父,你以后就是我師父了”
  趙出息被這活寶逗樂,差點一口氣沒過來,哭笑不得的看向目瞪口呆的蔣開山,蔣開山良久才回過神,怒罵道“王一鳴,你能不能有點骨氣?”
  “骨氣是什么,我不要骨氣,我要師父”王一鳴蠻不在乎的說道,艸練場訓練的士兵們瞅見這一幕,集體大笑起來,他們不少都聽說過軍區里面這位地痞流氓,王一鳴怒道“笑個屁,沒見過敗師父的”
  二胖被人抱住大腿,哪能舒服,一抬腳便把王一鳴踢的老遠,王一鳴哪能善罷甘休,被踢走又狼狽的跑回來繼續抱著二胖的大腿喊道“師父啊,二胖師父啊,我要做你徒兒,以后我就是你徒兒,我能給你騙軍區的美女,我能給你端茶遞水,你就收了我吧”
  二胖又是一腳,王一鳴又被踢飛,還好辦公樓前的大佬們都已經不在,要是被少將軍人看見這一幕,估計王一鳴回家可慘了。再次被踢飛,王一鳴已經豁開,繼續爬過來抱住二胖,回頭瞅眼趙出息道“出息,趙哥,我以后叫你趙哥,你給我說說好話吧,我也想像我師父這么牛掰”
  趙出息思前思后,覺得要是二胖收王一鳴為徒弟,這對自己未必不是什么壞事,自己和蔣開山王一鳴的關系更拉近,于是笑道“二胖,你看一鳴這誠意,要不?”
  “他太笨了”二胖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話差點讓蔣開山笑噴,這兩哥們還真是天生一對。
  王一鳴繼續掙扎道“師父,我知道我笨,可我會努力,不都說笨鳥先飛么”
  “王一鳴,你在干什么?”
  就在這時,艸練場走來一位英姿颯爽穿著嶄新軍裝的女軍人,居然是個一杠三星的上尉,精煉的短發精致的容貌不茍言笑的表情和堅毅的眼神,頗有些氣勢和味道。趙出息更多的注意力是在這位女軍官的胸部,這胸可不小,軍裝被崩的高聳入云,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
  王一鳴瞅見緩緩走過來這位女軍官后,連滾帶爬的站起來,嘿嘿傻笑道“妮可姐,沒事,沒事,我在拜師呢”
  “拜師?我還真沒見過這么拜師的”被王一鳴稱呼妮可姐的女軍官陰陽怪氣的說道,隨即側踢便奔向王一鳴,王一鳴嚇的連忙往后退,妮可姐沒好氣的罵道“能不能不要丟成都軍區的人”
  “妮可姐,你能不能不要總是三句話講不到一塊,就用武力解決問題,我真是拜師啊,我師父可是高手,這就是我師父”王一鳴指著氣定神閑的二胖委屈道,趙出息感覺王一鳴對著女軍官挺忌憚的。
  這時蔣開山忍不住道“沈妮可,你亂湊什么熱鬧,一鳴正在拜師”
  “呦,蔣公子也在啊,我都沒瞅見”沈妮可一臉不屑的說道,趙出息現在再笨,都能聽出,蔣開山和沈妮可不是一個隊伍的。
  蔣開山似乎沒有興趣搭理沈妮可,沈妮可往蔣開山這邊走了兩步,面對著二胖的背部,趙出息則饒有興趣盯著沈妮可那傲人的胸部看,比自家媳婦的都要大。
  “到底是什么高手呢?”沈妮可一臉玩味的說道,突然毫無征兆抬腿襲向二胖的后背。趙出息臉色微變,毫不猶豫出手,一腳踢向沈妮可的腳腕處,沈妮可根本沒想到站在旁邊這個不認識的陌生人會出手,腳腕被踢的生疼,向后退出兩步,立即格斗起勢,眼神警惕而又憤怒的盯著趙出息。
  蔣開山微怒道“沈妮可,你想干什么?”
  沈妮可輕笑道“我就想看看王一鳴的師父有多厲害,到底是不是高手”
  “為什么攻擊我?”沈妮可瞪著趙出息怒道。
  趙出息沉聲道“應該是我問你,為什么襲擊我朋友?”
  蔣開山冷笑道“要不是出息剛剛出手,我估計你這條腿應該已經廢了,有時候別玩火[***]”
  “嚇唬我?”沈妮可不屑道。
  二胖瞇著眼睛盯著沈妮可,有種看獵物的感覺,讓沈妮可渾身不自然。
  王一鳴適時說道“妮可姐,我師父真是高手,你可能不知道,在你來之前,牛凱和何臣工兩個人一起對付我師父,我師父絲毫沒事,他兩剛被抬進醫務室”
  “吹牛,有這么厲害?”沈妮可顯然不信道,牛凱和何臣工是什么實力,她心里清楚,沒少從他們那里偷師,更是經常找他們切磋,后果自然不用想。
  王一鳴好笑道“這有什么吹牛的,你要不信,現在自己去醫務室問問”
  “好吧,權且相信你”沈妮可半信半疑道,隨即恢復常態,走到趙出息面前,盯著趙出息惡狠狠道“你叫什么名字?”
  “趙出息”趙出息面不改色的說道。
  沈妮可冷哼道“這一腳我記住了,遲早會還回去”
  “我等著”趙出息平靜道。
  沈妮可回頭瞅眼蔣開山,這才離開艸練場,趙出息小聲嘀咕道“還真是個女漢子,難道當兵的妹子都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