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229 你們兩個一起上

第二百三十七章如此二胖?
  (ps1.今天大家投票都挺給力的,還能再給力點么,由于般若沒有完本,我知道這本書人氣損失很大,不做死不會死,都是自己自找的,所以從來沒啥怨言,刁民寫到八十萬字才算是第一次求月票吧,這個月還有剩下幾天,希望自己保持這個狀態。ps2.書評區我每天都會看,不好的好的都看,小橋流水老哥的留言已經看到,謝謝老哥支持,我應該沒你大。上海,壓力挺大的城市,有孩子的父親,肩膀上的責任更重了,那就努力,讓孩子將來長大能看到父輩的旗幟。最后希望,所有讀者,好好努力,好好奮斗,好好生活,趁自己年輕ps3.般若肯定會完本,不太監)
  二胖這句話宛若石破驚天,瞬加炸響。
  聲音不大不,可足以讓周圍的人都聽見,別說面面相覷的成都軍區司令部兩大高手牛凱和何臣工,就連趙出息都有些意外,更別說有些擔心二胖處境的蔣開山和剛剛吃過虧的王一鳴。牛凱和何臣工都是有出身的,牛凱可是從成都軍區特種兵大隊出來的,何臣工則是副大軍區西藏軍區出來的兵王,兩人雖說在整個軍區還算不頂尖的高手,可在成都軍區司令部絕對是拔尖的幾位,幾乎可以和負責首長安全的那幾個牛人打成平手。現在有人對他們說單挑他們兩個,就算他們贏了,也覺得有些勝之不武。
  王一鳴來不及揉自己被踢腫的手腕,目瞪口呆道“乖乖,這大胖子沒吃錯藥吧?”
  “出息,我承認二胖是有實力,可這兩個少校可不是普通角色”蔣開山有些擔憂道,畢竟他不想出事,真要把牛凱和何臣工惹怒,他們兩就算把二胖大成重傷,自己也不能說什么。
  趙出息皺眉沉思,二胖從來不會如此的莽撞,雖說如今的二胖和最開始認識的二胖是兩個極端,就像太極的陰陽,可趙出息相信,二胖沒有絕對的實力,不會如此說。
  想了幾秒后,趙出息沉聲道“我相信二胖”
  “出息,我看還是算了吧”蔣開山猶豫道。
  操練場上,四周的人都關注著這邊的情況,離操練場不遠的辦公樓門口,兩位肩膀上帶金星的共和國真正的軍人也跟著佇足觀看,其中某個肩膀更是帶著兩顆金星,旁邊的則只有一顆金星,兩人器宇軒昂氣度不凡,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眉宇間帶著殺氣,他們可都是真正上過戰場,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軍魂。至于他們的身邊,還有幾位軍銜不低的校官。
  “這兔崽子又在搞什么鬼,我說老薛那邊就不該給這兔崽子放探親假,活該一直待在部隊里”頭發烏黑,眼睛炯炯有神的少將軍人語氣不悅的罵道。
  頭發已經有些花白,氣勢更沉穩的中將男人呵呵笑道“他要是不回來,你還不得自己跑云南去看他,你還別說,大院里要沒一鳴這活寶,少了很多樂趣”
  “我看他就是惹禍的主,怎么牛凱和何臣工這兩個小子也跟著起哄,回頭我得好好收拾收拾,真是閑的沒事干”少將軍人雖說對王一鳴是罵罵咧咧,可誰都能瞧出眼神里的溺愛。
  中將男人將手中的文件交給旁邊的秘書搖頭道“唉,我倒覺得今天這場面挺有意思,你看那個站在牛凱和何臣工對面的高個年輕人,氣場不比牛凱和何臣工弱,相反卻有種談笑風生的感覺,似乎沒把他們兩放眼里”
  少將軍人微微皺眉,他注意力一直在王一鳴身上,根本沒仔細觀察那個大高個,回道“這是準備過兩招?牛凱和何臣工可不簡單啊”
  “我們看看再說”中將男人笑瞇瞇的說道。
  操練場上,牛凱好歹是前途無量的軍人,被人這么羞辱,不禁惱怒道“年輕人,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小心一會沒法收場”
  “老牛,我看他是真想以一敵二”何臣工很穩重,他觀察到對面胖子眼神中掩藏不住的欲火。
  王一鳴有些怒道“牛哥,怕什么,上啊,他要真想試試,你們就讓他知道,咱們軍區大院可不是誰都敢來砸場的”
  牛凱和何臣工相視一眼,考慮是否一起上,還是單獨上。
  “廢話真多”二胖已經等了數分鐘,沒有興趣再等下去,對他來說,早點完事最好。
  說完這句廢話真多,二胖雙腿發力腳踩水泥地,似乎能聞到鞋底和地面摩擦出來的橡膠味,直奔牛凱和何臣工而去。重臂照著牛凱的肩膀砸去,牛凱不慌不忙的往后躲開,二胖并沒有追著牛凱不放,而是緊接著一個側身,沉肩撞向旁邊的何臣工。站在他們周圍的人早就知道二胖是想以一敵二,可離得遠的人根本不知道二胖是這想法。
  瞬間,整個操練場被點燃,人群中爆發出陣陣驚嘆聲,似乎能感受到二胖的氣勢,這是力拔山兮氣蓋世啊。遠處辦公樓門口,兩個扛著將星的男人同時臉色微變,少將男人驚嘆道“一個人單挑牛凱和何臣工,這小子是不要命了?”
  “我看未必”中將男人罕見興奮道,真要是能贏牛凱和何臣工,要是成都軍區的兵,直接升一級,要是別的軍區的兵,想辦法都要弄到成都軍區。他們這些從戰火中走出來的軍人,最喜歡的莫過于這種實力超群的兵,這要是到全軍比武大賽上,絕對給成都軍區爭臉。
  操練場中心,牛凱輕視眼前的大胖子,謹慎的何臣工可沒敢輕視,他早就猜到這胖子是鐵了心要一挑二,連忙往后退。這對他們來說,是個不大不小的挑戰,輸是肯定不能輸,人家一個挑翻他們兩個,以后怎么在軍區混,可就算是贏了,未必有什么炫耀的。相反對這個胖子,贏,那就是絕對牛逼大發的事,輸了也沒事,畢竟單挑兩個兵王。
  何臣工連忙往后退出數步,回過神的牛凱已經被激怒,既然有人不知好歹,那他便好好教訓教訓。幾乎是不保留的向前踏出兩步,膝蓋砸向二胖的后背,二胖側步轉身深蹲,準備直接用胳膊卡主牛凱的大腿,牛凱哪能如此簡單就被二胖牽制住,立即收住,上路出拳照著二胖側臉而去。何臣工想要速戰速決,不給二胖打持久戰的準備,二胖堅持的時間越長,對他們來說便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何臣工眼看二胖重心在腳下,便用一記掃腿讓二胖自亂陣腳。兩人是前后夾擊,二胖嘴角微微上揚,突然彈地而起,足足跳出近兩米的高度,身子在空中成鈍角,雙腳同時踢向牛凱和何臣工。
  牛凱和何臣工沒想到二胖不但沒自亂陣腳,相反還能對攻他們,可見實力不一般。牛凱倉皇往后退,何臣工則直接順勢倒在地上躲過二胖這一腳,不然他的臉面會瞬間開花。二胖身體徑直下落的時候,雙手突然撐地,然后整個人在空中后翻,安然落地,毫發未損。
  接下來便是,勢均力敵的對攻,儼然是二胖主導攻勢,相反何臣工和牛凱卻疲于應付。
  整個操練場上的人看的是熱血沸騰,不禁為二胖擔心,蔣開山表情沉重,王一鳴則大喊大叫道“牛哥,揍他,踹他屁股。何哥,撞他肩膀,對對對,就是這樣”
  趙出息雙拳緊握,他比所有人都緊張,二胖今天這可是給他找面子呢。
  雙方是你來我往,越戰越勇,牛凱和何臣工都被激發出斗志,雖然隨著時間的推移小占便宜,可絲毫沒有壓倒性的優勢。何臣工還好,牛凱是愈發的急躁,招式有些凌亂。
  “老王,你說誰勝誰負?”辦公樓前的兩位將軍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場上的局勢,中將男人突然開口問道。
  少將男人思索片刻回道“我看這年輕人敗局已定,他體力肯定堅持不下來這么高強度的攻擊,用不了多久就會露出疲態,到時候牛凱和何臣工肯定能拿下他”
  “那咱兩打賭試試,我賭這年輕人贏”中將男人好像很有把握的說道。
  “行啊,你說賭什么?”少將男人也來了興趣,詢問道。
  中將男人想了想說道“那就賭你我藏的最好的酒,到時候別耍賴”
  “那就看誰能贏”少將男人樂呵道。
  就在他們打賭的時候,場上的局勢突然停下,二胖胸口被牛凱肩撞往后數步后,并沒有著急找回場子,而是站在原地臉上居然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
  王一鳴樂呵道“胖子,你不行了吧”
  二胖前后腿霎時分開,左手拳右手掌,重心下沉道“這就是你們的實力?不過如此而已”
  牛凱大怒道“我讓你嘴硬”
  被比自己小十來歲的年輕人如此羞辱,牛凱再怎么菩薩脾氣也會被激怒,兩個箭步便沖向二胖,二胖不動如山站在原地,絲毫沒有躲避的意思,何臣工似乎想到什么,大喊道“老牛,危險”
  可惜為時已晚,當牛凱的腳踢到二胖胸膛的時候,比踢到水泥墻上都要疼,整條腿幾乎被震麻,二胖呢,二胖紋絲未動,整個操練場驚呼出聲。牛凱也意識到危險,想要撤退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二胖一記手刃落在牛凱的大腿根處,巨大的切割力鉆心的疼,二胖緊抓住牛凱的單腿,直接抗在自己的肩膀上,躲過牛凱臨死拼搏襲向他頭部的重拳,二胖將牛凱整個人突然掄起,幾乎是暴怒,重重砸向水泥地上。
  蔣開山臉色突變,這是要出事。
  王一鳴已經嚇的說不出話,知道自己可能惹禍了。
  遠方的兩個男人神色緊張,在場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趙出息大喊“二胖”
  牛凱是摔向水泥地面,不過力道被有意減弱,這多虧趙出息最后那聲,縱然如此,牛凱還是重傷,躺在地上,再也起不來。何臣工被二胖下的重手徹底點燃怒火,大吼著沖向二胖。
  二胖看都沒看躺在地上的牛凱,瞅眼沖來的何臣工,猛然啟動,像下山的猛虎同時沖向何臣工,兩個龐然大物,短短兩秒便已轟然撞在一起,何臣工倒飛出去,倒在地上,身體抽蓄。二胖除過嘴角被何臣工打出血,安然無事。
  全場鴉雀無聲。
  包括趙出息,他從來沒見過如此彪悍的二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