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226 心疼了

第二百三十四章風雨過后
  一夜風流,趙出息不知疲憊的索取,齊思則綻放女人最原始的誘惑。男女之事,一旦開始,就像大壩打開泄洪的閘口,一發不可收拾。身體與身體的接觸是加深感情最直接的方法,而女人的身體是最誠實的孩子,不會作假。難怪電視上說,有些女人被強奸,不但不報警,相反慢慢和強奸犯發展成情人關系,有的甚至結婚,讓人不敢相信。
  清晨的太陽高高掛起,陽光肆無忌憚從窗戶照在豪華大床上**相擁的兩個人,床上是一片狼藉,卻又春光乍泄。趙出息從后面緊緊抱著齊思,畢竟齊思剛剛成為真正的女人,所以昨夜趙出息并沒有太過分,只是梅開二度。然后抱著齊思在浴室滿足了他鴛鴦浴的愿望,自然齊思又是被欺負的嬌喘連連,卻只能任由趙出息擺布。
  齊思被太陽照的終于睜開眼睛,身體雖然還有些痛感,可嘴角的笑容掩蓋不住她內心的幸福,似乎在回味昨晚的暴風雨。齊思艱難轉身面對著著趙出息,身體和趙出息零距離接觸,酥胸暴露在空氣當中,有些誘人。趙出息還沒有醒來,齊思便有些作怪,故意用指尖摩挲著他身上觸目驚心的傷疤,一條一條的數著,每數一條,心里便有些心疼。
  不知數到第幾條的時候,趙出息終于醒來,下意識抱緊齊思,在齊思的額頭輕輕一吻,滿是溫柔。
  “你醒了?”齊思輕聲問道,眼眸里滿是愛意,可見她已經無法自拔的愛上趙出息,而不是簡單的喜歡。
  趙出息輕恩一聲問道“媳婦,你怎么不多睡會?”
  “醒了,便不想睡了”齊思用額頭頂著趙出息的下巴,將臉埋在趙出息寬廣的胸膛里,感受著趙出息的心跳。
  趙出息的手有些不老實的在齊思的身上游蕩,肆無忌憚的摩挲著齊思的肌膚,最后停留在齊思的翹臀上,那是齊思除過胸部最吸引趙出息的地方,想到昨晚那個誘人的姿勢,趙出息下面的禍害又不老實的抬頭,頂在齊思的美腿上,有些炙熱。
  齊思拍掉趙出息在自己臀部作惡的手,嬌嗔道“壞人,又不老實了?”
  “媳婦,這不能怪我啊,你說我都老實二十五年了,還能老實么?”趙出息哭訴道,好像全世界最他愿望,比竇娥他妹豆芽還冤。
  齊思若有所思的問道“那你昨天晚上是?”
  趙出息怎么不知道齊思心里的想法,男人有處女情結,女人難道就沒處男情節,誰不愿意最美好的東西都只留給自己最喜歡的人?趙出息如實交代道“是我人生的第一次”
  “真話還是假話,你們男人總是這么油嘴滑舌”齊思埋怨道,可心里確實甜滋滋的,她相信趙出息的話是真話。
  趙出息咬著齊思的嘴唇道“媳婦,趙出息要敢說假話,那就把他閹了”
  齊思被逗笑,主動親吻趙出息,隨即回道“嗯,我相信你”
  如此性感的女人**裸的躺在自己懷里,趙出息心里早已經不淡定,手從后面直奔齊思前面兩座挺拔的山峰,溫柔的憐惜著道“媳婦,要不我們做點有益身心的運動”
  “什么運動?”齊思故意裝傻問道。
  趙出息手上微微用力道“你說呢?”
  齊思嬌哼一聲,臉色微紅,哀求道“出息,我昨晚才那個,你舍得我么?”
  齊思這么一說,趙出息立馬慫了,想想倒真是,女人第一次都挺疼的,自己不能太過放肆,不過得不到這個,總要補償點吧,趙出息調戲道“媳婦,那你叫聲老公,我就放過你”
  “老公”齊思根本沒反抗,很溫順,溫柔的喊道。
  這聲老公,讓趙出息差點骨頭都酥掉,轉身躺在床上,面對天花板肆無忌憚的笑起來,齊思懶得理他,任由他笑,自己則偷偷給米可兒發短信,讓米可兒給她送衣服來。趙出息穿著西裝沒什么事,可她總不能還穿著晚禮服吧。
  短信才發過去沒多久,米可兒沒有回短信,而是直接打來電話,厲聲質問道“齊思,你昨晚沒回家?”
  齊思示意趙出息噓,笑著回道“昨晚太晚,就沒回去,住在香格里拉”
  “你給我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和趙出息在一起?”米可兒不耐其煩的問道,心里有把趙出息祖墳刨掉的沖動。
  齊思本想隱瞞,可覺得算了,一會米可兒來送衣服還是會看見趙出息,如實回答,很小聲道“嗯”
  米可兒幾乎是大聲吼道“齊思,你怎么這么傻呢,你就這么輕易讓他得手,男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喜新厭舊,他們把你騙上床,就會果斷拋棄你”
  “你覺得他會么?”齊思瞪著趴在自己身邊偷聽的趙出息道。
  米可兒回過神,也是,遇到齊思這樣的美女,趙出息巴不得綁在自己身上,生怕逃走,哪還敢拋棄,只是讓趙出息玷污齊思,米可兒真的有些不甘心。
  “行行行,不想和你說話了,你等著,我馬上過來”米可兒實在不想和齊思糾結趙出息這個話題,直接掛掉電話。
  趙出息自言自語道“這姑奶奶到底是怎么了,我哪得罪他了?”
  齊思抱著趙出息安慰道“可兒和別人的想法不一樣,她姑姑便嫁給個農村出來的男人,那男人發達后對她姑姑很不好。可兒經常嘟囔一句話,越是寒門出身的男人,越是世故薄情,所以他對草根和鳳凰男都有些抵觸”
  越是寒門出身的男人,越是世故薄情,這句話似乎真是如此……
  “難怪她會這樣,感情把我也算進去了”趙出息嘆氣嘟囔道,社會世俗,人心浮躁,各種問題自然出現。
  齊思有些慵懶的伸著懶腰,然后躲進被窩里,趙出息靠在床頭開始抽煙,齊思并沒有阻止他,而是換個姿勢盯著趙出息道“出息,你今天什么安排?”
  “一會起床先回外灘換衣服,這身臭皮囊穿的我難受,等二胖回來一起去找開山,我兩差不多快一年半沒見面”趙出息現在想起昨晚見到蔣開山的場面,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再怎么想,都猜不到。
  齊思不掩飾的問道“蔣開山他們是什么人,那個王一鳴說話的口氣很大,挺有意思的,沒想到他會對安琪有想法”
  “具體我還沒問,王一鳴應該是軍人,這是我的感覺。”趙出息搖頭說道,蔣開山王一鳴宋亞龍能去昨晚的聚會,說明背景不小,而且霍尊他們似乎很忌憚,王一鳴照著他們臉上罵,也沒人敢反駁。
  “不過,他們幾個人都挺不錯,是可以深交的朋友”齊思有她自己的感覺,笑著說道。趙出息沉默不語,王一鳴和宋亞龍尚不清楚,但蔣開山絕對是可以深交的兄弟。
  趙出息正準備忽悠齊思去洗鴛鴦浴的時候,徐林卻打來電話,齊思拿起趙出息那破諾基亞,有些好笑接通,還沒說話,徐林便破口大罵道“出息,你小子昨晚不回來也不給我打電話說聲,我還以為你在家,剛剛起床才發現你不在”
  “徐哥,出息和我在一起”齊思不好意思的說道。
  徐林幾乎是秒懂,連忙說道“沒事,沒事,你們繼續,我就問問而已,掛了”
  徐林倉促掛掉電話,趙出息差點笑的肚子疼,老徐丫真是太逗了。趙出息的電話剛掛,齊思的手機又響,原來是米可兒已經趕過來,詢問齊思他們在哪個房間,這就上來。齊思給她說完房間號,米可兒便掛掉電話。趙出息連忙起身進浴室洗澡,齊思只是穿好內衣,將某件自己該珍藏一輩子的東西留好,便繼續賴在床上。
  很快米可兒便上來,齊思給她開門,只見米可兒臉上烏云密布,顯然很不高興,齊思拉著米可兒坐在床上笑道“這是怎么了?”
  “齊思,你太草率了”米可兒冷哼道。
  齊思并不生氣,只是回道“可兒,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我愿意,就算真的如此所說的那么不幸,我也不后悔。我不想錯過出息,我相信他是最適合我的那個人,這種感覺,你不懂,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現在說什么都晚了,你已經上賊船了”米可兒有些失落的說道。
  齊思捂嘴輕笑道“放心吧,他會對我好的,他要敢不對我好,不是有你們么?”
  “這倒是,他要敢欺負你,我立馬找人閹掉他”米可兒惡狠狠的說道,最毒婦人心啊。
  這時候,洗完澡的趙出息裹著浴巾走出浴室,邊擦頭發邊說道“可兒姐姐,不至于這么狠吧”
  米可兒惡狠狠的瞪著趙出息道“穿上你的衣服,我對你的身體沒興趣,也就齊思這么傻”
  米可兒雖嘴上說沒興趣,可眼睛還是忍不住盯著趙出息的上身,心里暗暗感嘆,趙出息的身體實在是彪悍,渾身都是精煉的肌肉,幾乎沒有一絲贅肉,由此可見這個男人的毅力和自制力。最大的疑問,自然是趙出息身上的傷疤,一個酒吧酒保不可能有這么多害怕的傷疤,米可兒想到昨晚趙出息認識的那幾個連霍尊他們都不敢惹的男人,不禁懷疑趙出息的身份。
  (這兩天寫的有點嗨,一直沒底氣求月票求紅票,看在這么給力的更新上,賞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