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225 媳婦

第二百三十三十三章**一刻值千金
  齊思已經打定主意不回家,畢竟這么晚渾身酒氣的回家會讓爸爸媽媽不高興,趙出息又不能帶著齊思回外灘小區,徐林估摸已經回來,齊思見到徐林肯定尷尬,所以趙出息還不如直接去開房,就算今天晚上拿不下齊思,也差不多**不離十了。
  兩人已經走到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外面,趙出息正好琢磨著去哪開房,香格里拉大酒店太貴,便問道“媳婦,你知道這附近哪有酒店?”
  齊思指著香格里拉大酒店說道“這不就是酒店么?”
  趙出息尷尬撓頭道“你知道,我出來沒帶多少錢,今晚喝酒的錢都是你掏的”
  趙出息跟著裴卿蹭吃蹭喝后,回到外灘小區換好衣服,隨手拿起桌上不知道誰扔的一百塊錢便出門,根本沒想到今天晚上事情這么多。剛剛喝完酒,還是齊思悄悄去吧臺結的帳,雖說陳平庸不要錢,可齊思哪能不給錢,最后陳平庸只好給打六折。現在去酒店開房再讓齊思掏錢,趙出息覺得太丟老爺們的臉了,搞的自己有點像小白臉。
  “趙出息,你真要和我算的這么清楚么?”齊思瞪著趙出息不高興道。
  趙出息嘿嘿笑道“不是這個意思”
  “那就別廢話”齊思二話不說,拉著趙出息往香格里拉大酒店而去。趙出息雖說不好意思,可心里美滋滋的,有齊思這樣連開房都不用自己掏錢的媳婦,這要是被死去的爹媽知道,還不從得托夢夸自己兩句。
  趙出息坐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大廳里,齊思去前臺開房,前臺的小姐對于這種情況已經見慣不慣。還好齊思拿著身份證,不然今天還真只能回外灘小區湊活一晚上。齊思開的是兩千五一晚上的豪華江景房,她是川航的頭等艙空乘,每個月工資加獎金有上萬收入,何況自己有不少存款,這點錢還掏的起。
  齊思開好房間后,對著趙出息揮手,趙出息連忙跟著她上電梯,嘟囔道“多錢啊?”
  “兩千五”齊思隨口說道。
  趙出息破口罵道“馬丹,這是搶錢呢”
  齊思忍不住笑道“心疼了?”
  “心疼”趙出息點頭回道“不行,這錢回頭我得給你”
  齊思冷哼道“你要再提這事,我真生氣了,要是真心疼我,以后多掙錢,對我好點”
  “這是必須的,必須的”趙出息嬉皮笑臉的回道。
  香格里拉大酒店的豪華江景房自然豪華奢侈,面對著整個錦江,進房間后趙出息規規矩矩的。齊思把趙出息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脫掉掛好,將盤起的頭發放下,躺在床上的趙出息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看,齊思甩了甩頭發,讓頭發舒展開,拋了個青澀的媚眼道“好看么?”
  “好看”趙出息傻子般的點頭,就差流口水。
  齊思淺笑,很滿意趙出息的表現,緩緩走到床邊,趴在床上,兩人距離很近,四目相望,齊思眼神迷離道“有多好看”
  趙出息一個大老爺們被媳婦如此調戲,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個鷂子翻身便將齊思壓在自己身下,齊思忍不住嬌哼一聲,對趙出息來說卻是最大的誘惑,**一刻值千金,齊思已經做好準備,而趙出息自然做好準備。有人說愛情是建立在**的基礎上的,如果沒有**,愛情便會變的虛無縹緲。這話雖說不全對,可哪個女人愿意自己男人是陽痿,以后連生理需求都不能滿足。只能說,**讓愛情升華。
  趙出息整晚被齊思一直誘惑,是個男人對穿著微露香肩的禮服,將完美身材展露無遺的齊思都有興趣和性趣,趙出息又不是道貌岸然的偽君子。這一刻再也把持不住,被壓在身下的齊思能感受到趙出息呼吸的急促和心跳的加速,她何嘗不是呢,可她愿意把自己的身體交給自己喜歡的男人,不后悔不猶豫。
  齊思閉著眼睛,眼睫毛一眨一眨。
  趙出息緩緩吻住齊思,溫柔的吮吸著她的香唇,齊思嚶嚀一聲,忍不住抱緊趙出息,趙出息發動攻勢,撬開齊思的牙關,其實應該說是齊思主動繳械投降引狼入室。兩人拼死糾纏,你來我往,不亦樂乎,趙出息的手攀上齊思的美腿,從下而上一步步的前進,對于大多數男人來說,沒有比征服一個美女來的更有成就感。
  當趙出息的雙手最終停留在趙出息的傲人的酥胸時,齊思慢慢睜開眼睛,嬌喘連連道“出息,先洗澡”
  趙出息已經準備提槍上馬廝殺,哪還有洗澡的興趣,徑直道“沒必要吧”
  “不洗澡,就不準你碰我”齊思撅嘴有些固執道。
  趙出息無奈妥協,淫蕩的笑道“鴛鴦浴么?”
  “下流,不要”齊思矜持道,顯然還不能接受趙出息的建議。
  趙出息不敢太著急,只好作罷,由著齊思,齊思連忙起身,幾乎是小跑進浴室,趙出息在后面嘿嘿的笑個不停。沒過幾秒,浴室便傳來唰唰的水聲,趙出息聽的有些心猿意馬,心里幾乎在大喊,我趙出息保留二十五年的處子之身終于要結束了。
  齊思洗澡很快,沒洗頭,幾分鐘便已經沖好,脫掉晚禮服,裹著浴巾走出浴室,一瞬間房間里春色滿園關不住,趙出息瞪大眼睛盯著半遮半掩的齊思,那種略顯矜持又欲拒還休的誘惑,讓趙出息徹底著迷。
  趙出息起身走到齊思身邊,柔聲道“媳婦,你真美”
  齊思低著頭,不說話,趙出息攔腰抱起齊思,將齊思輕輕放到床上,哪還管自己沒洗澡。雙手幾乎是顫抖的解開那束縛著人世間最美麗風景的浴巾,齊思這次并沒有躲避,而是睜著眼睛看著趙出息。她對自己的身體足夠自信。
  齊思個子高挑,身材勻稱,最誘人的自然是那傲人的酥胸,估摸著在c段位,外加修長的美腿,完全就是模特身材,何況經常跟著米可兒她們練瑜伽。一個在外人面前優雅迷人的女神如今被自己脫光衣服放在床上,等著自己寵幸,趙出息怎能不激動。
  齊思雙手抓緊床單,兩條美腿糾纏在一起,忍受著趙出息炙熱的眼神。趙出息生怕自己鼻血出來,三下五除二的把自己脫的精光,趙出息滿身的傷疤立刻暴露在齊思的眼前,齊思一臉吃驚的盯著趙出息身上的傷疤,微微動容,紅著眼睛摸著趙出息的傷疤,那些害羞已經煙消云散。
  “都是在山里打獵留的,沒事”趙出息盡量掩飾道。
  齊思不揭穿,柔聲道“出息,關燈”
  趙出息一秒鐘都不想耽擱,趕緊關燈。然后一個箭步便重新殺向床上的齊思,窗簾開著,窗外的霓虹燈讓趙出息可以看清齊思的表情,齊思被趙出息看的不好意思,扭過頭。趙出息身子慢慢前傾,再次吻住齊思誘人的櫻桃小嘴。
  趙出息那拿過刀殺過牲口砍過人的粗糙雙手情不自禁的握住齊思毫無遮掩而又完美無瑕的酥胸,輕輕揉捏,這一刻趙出息只是覺得,難怪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在這種情況下,就算他也把持不住。齊思的酥胸柔軟而又嬌挺,這是上帝雕刻的藝術品。齊思已經再次閉上眼睛,任由趙出息采摘。
  趙出息好歹是在山水情待過的牲口,對男女之事雖說沒經歷過,可每天耳濡目染,一幫小姐保安給他上課,早就了如指掌。趙出息將齊思吻的喘不過氣后才放棄她的嘴唇,而是順著齊思的脖頸一路往下,直到那剛剛被他肆意欺負過的酥胸。記得丁哥給趙出息說過,做足前戲,可以讓女人最大程度的滿足,還有要找到女人的興奮點。
  趙出息沒著急著直奔主題,而是享受著這個難得的過程。齊思身上的每寸肌膚他都不想放過,慢慢的他已經找到齊思最敏感的的地方,可是攻城拔地。
  當一切都準備好,趙出息準備上演大戲的時候,齊思悄悄睜開眼睛道“出息,我是第一次”
  趙出息微愣,說實話,他沒想到齊思會是第一次,難道她和霍尊?雖說趙出息對此沒有太大的抵觸,就像他說的,要恨只能恨自己遇見齊思太晚。
  “傻樣,你以為我?”被趙出息輕薄的呻吟聲不斷的齊思,努力開口說道。
  趙出息可能不知道,齊思除過和霍尊牽過手,連初吻都是那天晚上給他的,更別說今天晚上的第一次。
  趙出息覺得自己再說什么都是廢話和徒勞無功,而齊思做了件讓趙出息欲火焚身的事,那便是主動握住趙出息的堅挺,生怕趙出息朦朧不懂,引導著趙出息前進。
  趙出息知道女人的第一次會很疼,所以很溫柔,很溫柔。當趙出息感覺到遇到阻攔后,便下意識停住,隨即才微微用力,齊思雙手抓緊趙出息,眉頭緊皺,悶哼一聲,緊咬著嘴唇,她保留二十五年的身子全部交給了趙出息。
  這一刻,她是真正的女人了。
  趙出息并沒有著急著繼續,而是開始緩解齊思的疼痛感,有意主攻齊思的興奮點。慢慢的,齊思的聲音開始變的細膩,趙出息知道時機已經到了。開始緩緩扭動自己的身體,齊思在經歷最開始的痛感后,現在只剩下**,趙出息動作越來越大,齊思的聲音宛若天籟般,時而優美時而婉轉,誘惑的著趙出息,讓趙出息更加的興奮。
  趙出息辛勤耕耘,齊思委婉迎合。兩人進入忘我的**世界,直到最后時刻一起得到最后的滿足。
  這一夜,注定春意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