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224 敬趙出息敬韓三強

第229章媳婦,我們去開房
  (這章送給書評區剛剛當爸爸的小橋流水臥虎,謝謝你一直的支持和建議,希望家庭幸福)
  悲傷的氣氛終于過去,趙出息該說的已經說完,知道兄弟相逢應該高興,而不是任由自己訴苦。沒過會,酒吧的酒保給他們弄的吃的回來了,滿滿一桌,宋亞龍拉著酒保喝了杯酒,完全沒有紈绔子弟的跋扈,平易近人。
  王一鳴吃著烤肉喝著啤酒,聽著舞臺上安琪時而搖滾時而安靜的音樂,忍不住問道“出息,你認識臺上那美女么,唱的歌真好聽”
  “你想認識?”齊思淺笑問道。
  王一鳴嘿嘿的傻笑不說話。
  “瞧你那點出息”蔣開山忍不住笑罵道。
  王一鳴實話實說道“你們都知道,我不喜歡那種嗲里嗲氣撒嬌賣萌的庸俗女,我就喜歡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玩的開的妹紙,這才叫志趣相投,相處沒什么顧忌”
  宋亞龍默認道“這話到是實話,你要找嗲里嗲氣的女人,估計你三天就被整瘋”
  眾人哈哈大笑起來,趙出息思索道“你要想認識,一會她肯定過來喝酒,到時候你自己把握”
  “真的假的?”王一鳴半信半疑道。
  齊思嬌笑解釋道“放心吧,安琪和我們很熟,是朋友,每次唱完歌,都會陪我們喝酒”
  “那我就放心了”王一鳴得意的吃著烤肉,沾沾自喜道,越看越覺得安琪對自己胃口,安琪,好名字。
  幾個人胃口都不錯,心情也不再那么陰霍,邊吃邊喝邊聊天。趙出息不知道蔣開山的近況,便問道“開山,你現在過的怎么樣,畢業了?”
  “我給你說件事,你別埋怨我騙你”蔣開山和趙出息碰杯后說道,齊思幫著給他們添滿酒。
  蔣開山嘆口氣道“你見我的時候,我已經大學畢業,畢業時心情不好,便選擇去青海新疆那邊獨自旅行,老王的運輸車是我偶然在路上遇到的,出門在外,畢竟要小心駛得萬年船。所以我給你說我是大二學生,老王是我爸都是有意編造的,你別怪我”
  “草,狗犢子”趙出息怒罵道,連自己都被騙了,還以為這小子真是老王的兒子,川師范大二的學生。
  趙出息繼續問道“那你那個女朋友是真的還是假的?”
  “那倒是真的,我大學時想盡辦法才追到的,畢業的時候跟我分了,跟著成都某個富二代了,正因為這個才心情不好,所以才去旅行,我得感謝她,不然我也遇到不你這個可以拿命還命的兄弟”蔣開山有些自嘲的笑道。
  王一鳴恨的牙癢癢道“夏詩那樣的女人不值得,有眼無珠而已,呵呵,富二代,富二代算個屁”
  “一鳴”每當王一鳴犯二的時候,宋亞龍便得讓他適可而止,不然這貨總會闖禍。
  王一鳴只好罵罵咧咧的閉嘴,乖乖喝酒吃肉,蔣開山搖頭笑道“沒必要,我要真心咽不下這口氣,可能早就動手了。我喜歡的是陪著我渡過大學青春的夏詩,而不是那個已經世俗現實的夏詩,對吧”
  “這話說的沒錯,唉,看來我以后要加倍對齊思好,不是每個女人都像齊思這么傻,我一無所有,她也敢選擇我”趙出息故意長吁苦嘆道。
  王一鳴笑罵道“出息,你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眾人輕笑,宋亞龍回道“確實,這個社會像齊思這樣的女人不多,像齊思這樣的美女更少,你小子運氣好,也不知道哪輩子積的德”
  齊思風情萬種的瞪著趙出息,趙出息臉皮厚,什么都不在乎,齊思問道蔣開山“開山,你哪個學校畢業的?”
  “美女如云的川師范”王一鳴嘴停不住,樂呵喊道。
  齊思好笑道“我也是川師范畢業的”
  蔣開山意外道“你也是川師范畢業的?我怎么沒見過你,我要是早點遇到你,出息這犢子現在肯定沒戲”
  “不過我已經畢業好幾年了,你去年畢業,我應該比你大兩屆”齊思想了想,輕聲回道。
  蔣開山哈哈笑道“原來是學姐啊,怪不得,來,我敬學姐一杯”
  趙出息王一鳴宋亞龍跟著端起酒杯,這杯敬學姐,頗有意思。
  正如趙出息和齊思所說,幾個人喝到盡興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多,忙碌一晚上的安琪終于下來,直奔趙出息他們這桌,瞅著齊思有意問道“什么時候請我吃飯啊?”
  沒有人知道安琪在問這句話的時候,心里是什么滋味,或許就像是打翻的五味瓶,各種滋味都有,卻只有自己能體會到。
  齊思落落大方的說道“你們什么時候有空,我們什么時候請你們”
  “這不行,他們是他們,我是我,得單獨請”安琪有意刁難道。
  王一鳴忍不住插嘴道“不就是一頓飯么,出息和齊思什么時候請你都行”
  “什么時候都行”趙出息無所謂,沒必要為這事糾結,齊思卻聞出特殊的問道。
  王一鳴終于等到安琪下來,趕緊撮合趙出息道“出息,趕緊給我們介紹啊”
  安琪坐在趙出息的旁邊,趙出息笑道“安琪,川音大四的學生,酒吧駐唱樂隊主唱”
  趙出息介紹完安琪,便把蔣開山王一鳴和宋亞龍介紹給安琪,要是普通人,安琪這脾氣肯定懶得理,可是趙出息的朋友,安琪自然得給面子,王一鳴率先端起酒杯道“來,美女,我敬你杯”
  安琪瞥眼酒杯,不屑道“喝啤酒還拿杯子,沒誠意,要拿瓶子吹”
  王一鳴當場目瞪口呆,蔣開山和宋亞龍不禁覺得安琪有意思,還真對王一鳴的胃口,王一鳴是部隊出來的,哪會慫,喊道“夠勁,來”
  說完打開一瓶啤酒,安琪喝酒從來不怯場,桌角一磕,跟著打開一瓶,兩人直接對吹,安琪率先喝完,沒半點反應,王一鳴落后兩秒,被安琪鄙視,也不生氣,只是哈哈大笑。
  接下來的場面便有意思,安琪是喝酒好手,還有王一鳴這個活寶,兩個人活躍氣氛,剩下所有人都只是配角,越喝越盡興。酒吧客人不多的時候,陳平庸便跟著摻和進來,整個酒吧也就他們這桌熱鬧有意思。
  這場酒一直喝到快凌晨一點才散場,王一鳴被安琪灌的已經神志不清,安琪依舊精神,連蔣開山和宋亞龍都醉醺醺,可見安琪酒量如何,趙出息自然沒事,齊思喝的不多,醉眼迷人,風情萬種,卻別有一番風味。
  安琪打車先行離開,蔣開山和宋亞龍扶著不省人事的王一鳴,趙出息和齊思跟著他們走出九眼橋,蔣開山主動讓趙出息把手機號留下,于是兩人互換手機號,明天起來聯系。
  蔣開山有意開玩笑道“這么晚,還回家?”
  齊思有些嬌羞,瞪眼蔣開山,趙出息憨憨笑道“她家和我住的地方離這都不遠,打車幾分鐘便到”
  “那行,那我就不管你們了,明天見”宋亞龍已經攔好車,蔣開山揮手道,趙出息齊思跟宋亞龍道別,三人上車匆匆離開。
  深夜錦江邊上,趙出息和齊思并肩往前走,齊思還穿著晚禮服,走路不方便,又有些冷。趙出息把外套披在她身上,用手拿著她的裙擺,輕聲道“送你回家?”
  齊思并沒有著急著回家,柔聲道“再陪我走會”
  趙出息淡淡點頭,齊思緊緊摟著他的胳膊,將頭靠在趙出息的肩膀上,小聲問道“你不想知道我和他的事么?”
  趙出息不輕不重的搖頭道“我喜歡的是現在這個齊思,而不是以前的那個她,只能說,誰讓我遇見她太晚”
  “真不想知道?”齊思微微抬頭看著趙出息道。
  趙出息沉默片刻,很不要臉的點頭道“想”
  “那還裝”齊思嬌嗔道。
  趙出息樂呵道“那我至少得裝的大度點么,不然讓你覺得小氣”
  齊思被趙出息的傻樣逗樂,捂著嘴輕笑,過會笑夠了,這才開始說道“大學的時候我沒打算談戀愛,追我的男生很多,哼,比你優秀的更多,或許是那會沒有合適的。我和霍尊認識是大四的時候,我兩都在學生會,他是學生會副會長,來自涼山州的農村,能力很強,為人誠實穩重。那會學生會的工作挺忙,我兩經常接觸,我對他的感覺不錯,他和學校大多數男生不一樣,有種成年人的成熟。慢慢的,兩人便有些曖昧,工作中他總是幫我,細心照顧我,經常逗我開心,我對他的好感越來越深,更知道他的心意,或許那會只要他表白,我肯定會答應。可他一直都沒有向我表白,我有些失落,也有些欣喜,或許他是覺得還不到時候,這不就是我喜歡他的那點么。到后來,我們兩的關系已經到人盡皆知的地步,經常一起出去玩,但沒有做任何超出關系的事。可兒和舒雅便一直勸我,說霍尊不適合我,他是個有野心的男人,其實我知道他的野心。農村出來的孩子,走到他那個位置,有哪個沒野心,又有哪個愿意灰溜溜的回到農村?男人有點野心正常,要是沒野心,便沒斗志。雖然她們一直阻止我,可我還是死心塌地的愛上霍尊”
  “和你一樣傻吧?”齊思靠緊趙出息,苦笑道。
  趙出息點頭道“是有點傻,可在愛情面前,誰不傻呢?”
  “雖然我們的關系只剩最后一層紙,可他不表白,我作為女生,也不好意思說。眼看要畢業了,在某天晚上,他把我叫出來,終于給我表白了,我很高興很高興。第二天他就被學校派出去到北京參加一個活動,這個活動為期一個月,我每天盼著他回來,每天給他打電話。一個月后,他終于回來了,帶給我的卻是個驚喜,他給我說,齊思,我們分手吧。我大腦一片茫然,不知道為什么,可我有我自己的驕傲,不會恬不知恥的去問為什么,我只是笑著哭著點頭說好,然后轉身離開。后來,可兒告訴我,他和跟她一起去北京的那個女生好了,那女生的父親是個廳級領導,我才知道,原來,我也被現實打敗了”齊思有些傻傻的笑著說道,趙出息將齊思摟緊懷里,安安靜靜的聽著。
  “從那以后,我就再沒見過霍尊,今天是時隔三年后第一次見他。說實話,分手后,我很難受,還有過死的念頭,可最終還是自己忍著痛走過來,剛開始不再找男朋友除過尚未走出那段陰影,還有些害怕,害怕再受傷害。到后來,只是習慣一個人的生活,覺得再過兩年,找個普通憨厚的男人嫁了便行,已經沒什么要求。還好,老天爺讓我遇到你”齊思停下腳步,抱緊趙出息,把頭埋在趙出息的懷里,眼睛微紅。
  趙出息摸著她的頭發,安慰道“媳婦,這輩子,趙出息定不負你”
  齊思像個孩子般的點頭。
  時間已經太晚,趙出息不敢再耽擱,等齊思情緒緩過來后說道“媳婦,我送你回家吧,太晚了”
  齊思有些不好意思的搖頭,眼神欲拒還休的說道“我不想回家了”
  趙出息傻不啦磯的沒聽明白意思,過了幾秒才緩過來,恍然大悟,一臉猥瑣的說道“媳婦,那我們去開房”
  齊思沉默,卻是最好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