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223 打臉

第二百三十一章敬趙出息,敬韓三強……
  有人說,人生長不過百年,定當大醉三萬六千場。趙出息沒這么豪邁,可有生之年能和蔣開山再次欣喜相逢,今晚定當不醉不歸。
  幾人圍著桌子坐著,在那種光鮮亮麗的party都沒吃什么,宋亞龍有些餓,便詢問剛剛親自把酒弄過來的陳平庸道“陳叔,這附近哪有烤肉,我們幾個有點餓,讓我過去弄點”
  陳平庸臉色一變不悅道“坐坐坐,坐你的,你們都是出息的朋友,那便都是我的朋友,你都叫陳叔了,陳叔還能讓你自己跑路,掃你們的興。沒事,你們喝酒,我讓人去給你們弄吃的,那家店是我和出息經常去的,味道絕對滿意”
  齊思拉著趙出息的胳膊小聲道“要不我去?”
  趙出息瞅著齊思這身禮服道“媳婦,你覺得你能去么?”
  齊思低頭一看,只好作罷。
  陳平庸讓店里酒保去買,連宋亞龍遞過來的錢都不要,宋亞龍也不客氣,這人情就算是欠,也是趙出息和蔣開山欠,還輪不到他。只是坐下后輕笑道“陳叔人不錯”
  陳平庸起身到后面去給趙出息他們幾個弄果盤,王一鳴主動開酒,連開瓶器都不要,直接用大拇指開,倒是把趙出息給鎮住,趙出息接著宋亞龍的話道“宋哥,陳叔確實人不錯。你們可能不知道,我和陳叔是怎么認識的?”
  “說說”蔣開山對這段故事挺敢興趣的,如今的趙出息給他的感覺和當初剛出祁連山那個趙出息有著明顯的差距和變化,那個趙出息朦朧不懂,對外面世界的一切都未知而又興奮。這個趙出息,沉穩成熟,憂傷中帶著滄桑感,顯然沒少經歷事。
  宋亞龍和王一鳴則等著趙出息說,這事,包括齊思都不知道。
  “從西安逃出來,我在朋友的幫助下,隨便上了趟南下的火車,火車的終點站是成都,如果這趟火車的終點站是另外哪座城市,那今天我們肯定不會在這里喝酒,估計跟你們都沒什么交集。我直接被朋友安排在軟臥,很巧的是,陳叔也在那個車廂。他去西安旅游,不喜歡飛機,喜歡坐火車。那會,我的情緒很低落,整個人有些陰沉,陳叔看出我有心事,便主動和我聊天。一來二去,我們便聊的投機,一路上相談甚歡。到成都后,陳叔回家,我漫無目的的走在這個城市的街道上,不認識一個人,沒一個朋友,買了份地圖,便去錦里那邊逛。晚上的時候,心情更糟糕,只是想喝酒。陳叔臨走時給我說,想喝酒那就找他,給我留了手機號。我便主動給他打電話,最后便來時光酒吧喝酒”眾人都認真聽著,齊思在下面緊握住趙出息的手,說到這,趙出息回頭指著臺上的安琪道“臺上那美女在九眼橋酒吧街挺有名,兩個字,能喝,反正九眼橋整條街沒幾個人能喝得過她,那晚我便直接把她灌翻,挺有趣的。第二天醒來,吃完飯,陳叔問我什么打算,我說沒什么打算,先找份工作,畢竟要生活。陳叔說,那就先來我那湊合,等有合適的工作再說,于是我便來時光酒吧當服務員,被陳叔收留”
  王一鳴端著酒杯嘆氣道“怪不得大家把你叫酒神,原來是真能喝。出息,一切都過去了,你現在不活的好好,還有這么漂亮的媳婦,我們幾個可是羨慕嫉妒恨,何況還和老蔣重逢,以后只會更好,不會更差”
  “一鳴說的是,一切都過去了”齊思柔聲安慰道。
  趙出息樂呵道“我就說說和陳叔怎么認識的,沒事,我沒那么矯情,大難不死必有后福么,咱命硬,死不了”
  一直沉默的蔣開山淡淡笑道“等陳叔過來,我敬陳叔一杯,是條漢子”
  蔣開山話音剛落,陳平庸和曹平端著兩個大果盤走過來笑呵呵道“誰說要敬我杯,陳叔酒量可沒你們好”
  齊思主動倒杯酒給陳平庸,蔣開山誠心道“陳叔,這杯酒,我們大家敬你,謝謝你當初照顧出息,一鳴剛說過,以后不說在成都,在整個四川,你只要有事,都可以找我們”
  蔣開山這話,在外人眼里說的有點大,可要知道他們幾個背景的話,那就不會這么認為,他們三個的父輩,可都是成都軍區司令部肩膀上扛金星麥穗的主,沒人敢輕視。陳平庸心里也在猜測著趙出息這幾個朋友的身份和背景,包括趙出息,也都在掂量蔣開山幾個人的真正背景。
  趙出息不動聲色的給站在旁邊的曹平也倒上酒,這個細節被宋亞龍看在眼里,默默點頭。眾人舉杯,這杯酒算是敬陳平庸。
  喝完酒后,陳平庸便不打擾,笑道“吃的我讓人給你們去弄了,你們繼續喝,我就不管你們了,今晚這客人多啊,國慶,沒辦法”
  “叔,忙你的,不用管我們”大不咧咧的王一鳴連忙喊道。
  幾個人開始輪番喝酒,齊思做足女人該做的,只要誰沒酒便給誰填滿,順便活躍氣氛,心思算是慎密,主動給每個人敬酒,誰敬她酒,她也都干凈利落的喝光,讓幾個人對她的印象分,直接飆升。
  幾輪酒過后,蔣開山便開始關心自己最想問的事情,直接道“出息,現在給我說說你離開西寧后的事情,我后來想找你,可人海茫茫啊,加上事情挺多,便一直在耽擱”
  “先說說那件事你怎么解決的,我沒少擔心,生怕你進監獄。麻痹,要是真那樣,我這輩子都會愧疚”趙出息感慨道。
  王一鳴樂呵問道“老蔣,什么事,我知道么?”
  蔣開山解釋道“能有什么事,就我那次疆省青海旅行,后來在西寧惹的禍,你爸不是出差么,順便去西寧接的我,不過回家我老爹只是批評教育幾句便沒管事,我媽倒是嚇一跳,生怕我把命丟了,至今都在埋怨我”
  宋亞龍好笑道“原來是這事”
  王一鳴怒罵道“罵了隔壁,我當時是沒在,我要是在,敢直接殺西寧弄死丫的”
  “別動不動弄死誰的,這不還有齊思在”宋亞龍訓斥道,王一鳴趕緊閉嘴,他在三人里,輩分低,乖的很。
  蔣開山由衷說道“那次要是沒有出息出手,我必死無疑,那幫回民膽子大,被人發現偷運輸車的貨,肯定會殺人滅口,再說,那運輸站也沒監控器”
  “回民民風彪悍,青海那邊可沒少駐扎部隊,一鳴那會不就差點去青海”宋亞龍贊同道。
  蔣開山瞅向趙出息笑罵道“你小子出手也狠,一把五六式匕首愣是連捅回民數刀,要不是我報警,救護車來的快,那家伙沒死,不然這事還真難處理”
  王一鳴對趙出息已經有些崇拜,他還真不知道是趙出息動的手,再次喊道“出息,夠牛逼”
  “沒死?”趙出息意外道,同時有些慶幸。
  蔣開山開玩笑道“要是死了,我估計難逃其咎”
  齊思對于這個故事頗感興趣,趙出息生怕她誤以為自己不是什么好貨,趕緊說道“那會我剛從祁連山出來,第一天晚上露宿在載我出來的運輸車上,順便給司機看貨。開山和我一起睡在外面,這貨當時還給我說他是司機的兒子,我誤以為真。晚上,運輸站的員工偷貨,兩個近一米九身體彪悍的回民,沒想到我們在車里。被發現后就想殺人滅口,我們沒辦法,只好自保”
  趙出息說的輕松,齊思聽著卻有些后怕,關心道“你自己沒事吧”
  “我沒事,就是那回民差點掛掉,我們都以為這貨必死無疑,當時說不怕太假。我讓開山跑,這事我自己抗下,開山沒跑,非要讓我跑,我肯定不行,他是大學生,路還長,我就一破農民,沒事。可他說他能處理,我不走,就弄死我,無奈,我只能跑,最后去了西安”趙出息繼續給齊思繼續說道。
  “那還好”齊思并不反感,男人便要有擔當,不怕事,出了事敢抗下。
  蔣開山端起酒杯笑道“為我們都還活著,還活的好好的干杯”
  蔣開山盡量淡化怎么解決那事的過程,只是說解決掉,畢竟趙出息還不知道他的背景和身份,生怕趙出息知道后和自己拉開距離,他真心把趙出息當兄弟。
  “現在可以說你去西安的事,又是怎么來成都的”蔣開山繼續說道。
  王一鳴樂呵道“還得說怎么追的齊大美女”
  “這……”說實話,趙出息有些顧忌,欲言又止道。
  蔣開山似乎猜到趙出息的顧忌,便笑道“出息,放開說,一鳴和宋哥跟我的關系什么都可以講”
  王一鳴附和道“里面要是涉及哪些事,我們知道爛在肚子里,都學過保密條例呢”
  齊思自然不用說,趙出息什么事都可以給齊思講,如果齊思覺得這樣的趙出息不是她想要的趙出息,那趙出息認了。
  于是趙出息開始說起西安的經歷道“我從西寧逃到西安后,和來成都差不多,人生地不熟,一個人都不認識。那會比來成都更慘,身上就村里人給的幾百塊錢,得先找工作啊。于是就找了份建筑工地的活,這活不用學歷,誰都能干,工資還不少,每月剛開始三千。在工地上慢慢的混的不錯,交到一個可以一輩子當兄弟的兄弟,他叫二胖,今天不在,有事出遠門了,改天讓你們見見,絕對夠兄弟。后來我們兩個在工地混的不錯,土皇帝啊,幫著開發商老板處理了兩件棘手的事。過年期間,工地沒活,我沒臉回鳳凰村,便找了份洗浴中心當保安的工作,掙點零花錢。那地方,你們都懂,不正經,在那里經歷些事,算是看到這個社會骯臟的一面。過完年,開工后,開發商那老板覺得我能力不錯,便讓我給她當司機和助理。老板是個女的,也是成都人,去英國留過學,白富美一個,西安是分公司,總部在成都。西安有個一直追他的官二代,背景很大,家里據說有副省級的親戚,是女老板在英國的同學,他覺得我礙事,愣是把我當情敵,我趙出息幾斤幾兩自己知道,要不是那女老板給錢多,我才不去當司機。再后來,就被人家教訓了兩頓,打的那叫個慘啊,要不是二胖幫我出頭,估計得在床上躺幾個月。事情過去后,我受點傷,女老板就去警告那官二代,這事算是過去。我生怕自己再倒霉,就從女老板那辭職了。之前幫女老板處理的事,讓某位西安的大哥知道了,大哥賞識我,讓我跟著他混,給的錢多,一見面就是兩萬塊零花錢。人家給錢多,咱也不能光拿錢不干活,幫著大哥辦了兩件大事。大哥的大哥也覺得我人不錯,于是給我個場子看,那場子在西安的高新區,叫銀河娛樂國際會所,檔次不低,如果我現在沒走,一年能拿個上百萬。可就當我自己覺得我混的不錯的時候,危險來了。官二代給女老板表白,女老板拒絕,官二代覺得是我從中作梗,于是找我跟著混的大哥,給予特別豐厚的許諾,讓大哥幫著他除掉我。大哥是覺得我不錯,可權衡利弊后,還是果斷選擇官二代,沒辦法,不是誰都能想搭上官二代這條線。然后,大哥讓我去辦點事,其實他已經和官二代給我下好套,我哪知道,便屁顛屁顛的去辦,誰讓咱拿大哥的錢,再后來就悲劇了,被一幫人追殺,要不是有個兄弟拿命換命,估計我當時就死了”
  氣氛有些壓抑,幾個人都沉著氣聽趙出息講。趙出息就像是個過客,說著這些已經過去的往事,很隨意很瀟灑,可誰都知道,這是在揭他的傷疤。
  齊思能感覺到趙出息手的顫動,特別是說到最后一句。
  “那兄弟呢?”蔣開山有些動容道。
  “死了”趙出息自嘲一笑,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飲而盡。
  蔣開山幾個人面面相覷,沒想到這個結果。
  “麻痹,出息,你給我說是誰,我現在就去收拾狗曰的,不就是西安么,勞資不怕”王一鳴霍然起身喊道,愣是把周圍人嚇了一跳,不約而同的看向他們。
  “一鳴,坐下”宋亞龍微怒道,趙出息說的事,讓他也有些唏噓感慨,沒想到趙出息短短一年會經歷這么多事,真夠爺們。
  蔣開山繼續問道“那二胖呢?”
  “二胖一直跟著我,我離開工地,他便離開工地,我跟著那大哥,他也跟著,要不是他,我也不會讓那大哥賞識。二胖有個奶奶,奶奶有近九十的高齡,他和我一樣是個孤兒,奶奶帶著他長大,兩人是相依為命。奶奶對我很好,把我當親孫子對待。只是老人家身體不好,久病成疾,后來住院,沒過多久便去世了。二胖和奶奶是燕京人,奶奶帶著二胖游歷全國,去過很多地方。奶奶在世的時候說,人死落葉要歸根,希望和二胖爺爺葬在一起。那段時間,二胖便回燕京安葬奶奶。要是二胖在,那大哥也不敢輕易對我動手”趙出息繼續說道,反正這些事已經過去,男人們,不就是在這種經歷中成熟么?
  “二胖,有這么厲害?”蔣開山不信道。
  趙出息平靜道“到時候,你們見了就知道”
  王一鳴在部隊雖說是兵痞子,可能力出眾,去連隊后,就刷新各項記錄,讓領導是又愛又恨。聽到二胖身手好,一臉期望。趙出息沒打擊他,他要真想和二胖過招,那便由著他去。
  “繼續說,出息”蔣開山沉聲道。
  趙出息苦笑道“以死護我逃走的兄弟叫韓三強,和二胖一樣,也是我在工地上認識的,后來一直跟著我混。三強死后,我有些發瘋,只想去殺那官二代。我就去找女老板,她說過官二代不會再找我事,可特么的,現在三強都死了。女老板不讓我殺,還給我訂機票讓我逃到渝城,她讓人接應我。我特么就信了,傻逼兮兮的去機場,那是我第一次坐飛機,都不知道怎么坐,也是在那會認識的齊思,齊思是川航的空姐,她幫著我換登機牌,告訴我怎么過安檢。就在我準備去渝城的時候,女老板出賣了我,我在她家小區認識一保安兄弟,聊得來,他知道我被追殺的事,直接給我報信。可笑吧,我又被出賣了。齊思一直問我為什么沒坐那班飛機,這就是原因,我要是坐了,去渝城便是死。沒辦法,我只能繼續逃命,西安越來越危險,官二代和大哥都想殺我。在朋友的幫助下,我跑到火車站,隨便坐了趟南下的火車,于是就來到成都,于是今天才見到你們”
  趙出息說完這些后,心里瞬間舒服,不再像先前那么的壓抑,長長吸口氣。
  “出息,那女人叫什么?”蔣開山眼神陰狠道,齊思眼睛已經有些微紅,沒想到他會經歷這么多,每次都是差點沒命。
  王一鳴和宋亞龍,徹底被鎮住。
  趙出息冷笑道“蜀都集團,蘇西洛,欠的總歸會還的,只是時間問題”
  蔣開山默默記住這個名字,只要是在成都混的,他就有辦法玩死他們。
  “說完了,該說的都說了,你們也別這么嚴肅,一鳴不是說么,我現在還好好的,還有這么漂亮的媳婦,生活終歸是美女好的,我得繼續活下去,我要是死了,誰幫我報仇,來,喝酒喝酒”趙出息端起酒杯道。
  蔣開山罵罵咧咧道“媽的,我就不該問你這些事,現在整個人心情都不好”
  “那就別想,說好的不醉不歸呢?”趙出息笑罵道。
  王一鳴嬉皮笑臉道“來來來,喝酒,喝酒,干杯”
  眾人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這杯敬趙出息,敬韓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