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222 世間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第二百三十章打臉
  “出息,你必須跑”
  “我跑了,就連累你了”趙出息木訥的搖頭道。
  某個男人大怒道“草泥馬,你不跑等著進監獄,后半輩子就完了。你放心,我能應付這些事”
  “你一個大學生怎么應付,我一個農民,賤命一條,大不了一死。你以后的路還長著,我不能連累你,不然那是作孽”趙出息雖然沒心沒肺,可做人有底線。只是想到女人那失望的眼神,趙出息便自嘲的搖頭。
  某個男人若有所思,平心而論,兩個字,感動。
  “媽的,你不走,勞資就弄死你,勞資再說一遍,勞資能處理,絕對不會出事”某個男人抄起丟落在趙出息旁邊的匕首暴怒道,下意識低頭看了眼手中的匕首,略顯意外道“六五式”
  “真能?”他的堅決讓趙出息最終相信并妥協,沒理會他的驚訝,這份大恩大德趙出息沒齒難忘。
  男人重重點頭,隨即迅速上車將趙出息的編織包丟下來,正好這個時候不遠處一輛大卡發動估計要上路,他拉著趙出息偷偷摸摸的躲在角落道“扒上這車,不管去哪都行,只要別待在西寧,西寧城市不大,保不準以后遇見這幫人,后果你知道”
  “兄弟”趙出息突然嬉皮笑臉伸出手說道。
  男人沒笑,遲疑片刻,緊握著趙出息的手回道“兄弟”
  這時,不知拉著什么的大卡正好開過來,趙出息猛的將行李扔進車廂,手腳麻利的扒車。
  就在趙出息扒車的時候,男人激動的喊道“趙出息,特么的實在混不下去了,就去成都找勞資,就說你認識成都軍區大院蔣開山”
  這就是趙出息和這個男人最后分別的場面,趙出息殺了人,他卻讓趙出息走,愣是將所有事都扛下來。趙出息說過自己欠的人不多,李青衣算一個,而這個不知叫蔣開山還是叫小王的男人算一個。
  離開西寧到西安又到成都的趙出息不止一次的想起這個男人,更是不止一次的想去西寧找他,尤其是在西安小有成就后,可誰知會發生后來的事,他又顛沛流離到成都。他有時候會想,這個出山第一個認的兄弟現在過的怎么樣,是在監獄服刑,還是真的擺平那事了。猶記得那個男人說過的那句話,去成都找他,說實話趙出息沒聽清楚,只是聽到成都和蔣開山幾個字眼。只是當時的他不覺得,這個男人能逃出西寧。
  可無論事情怎么發展,趙出息都沒有想到會在成都會在今天和他重逢,剎那間,趙出息激動不已,猖狂大笑,有種大難不死的豪邁。趙出息大笑,走過來的蔣開山跟著大笑,和趙出息一樣,他沒想到會在臨時興起帶著王一鳴他們來鬼混的聚會,碰見這個當時自己以死相逼才走的兄弟,趙出息。
  他鄉遇故知,相聚無言。
  趙出息推開擋在自己面前的霍尊,跟蔣開山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彼此捶著對方的后背,更是笑的無所顧忌。在場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什么事,還以為是兩個基佬。
  “有病”不遠處的米可兒忍不住罵道。
  齊思被這個插曲打破沉默,淡淡的笑著看著自己的男人,這就是她齊思的男人,不能富甲一方,但可以頂天立地。
  王一鳴和被他一直埋汰的宋亞龍滿臉微笑,他們本以為蔣開山是遇到不對路的人,還準備跟著找茬,沒想到故事沒這么演,不是敵人,反而是兄弟。都是軍人世家出身的他們,自然能理解這種感情。
  良久,趙出息和蔣開山終于平靜,只是像個傻子般的傻笑。王一鳴瞅見周圍的人還在看,不禁罵道“看看看,看個屁啊,有[***]好看的”
  宋亞龍不禁搖頭,這貨依舊是一身匪氣,當兵都是刺頭,沒少被處分,要不是有家里,早特么被開除軍籍了。
  “出息,你怎么在成都,是真的混不下去來找我的?”蔣開山哈哈開玩笑道。
  趙出息唉聲嘆氣道“說來話長”
  “說來話長,等會說,不著急,今天我們兄弟一定要不醉不休”蔣開山很久沒有如此激動過,高興的喊道。
  趙出息興奮道“真沒想到會在這遇到你,對了那事?還有,你到底是蔣開山還是小王”
  “說來話長,說來話長,我自然是蔣開山”蔣開山學著趙出息道。
  趙出息樂呵道“那就不說”
  “走,這待著沒什么意思,我們撤退”蔣開山拉著趙出息道。
  趙出息連忙喊道“別著急,還有我女人”
  趙出息往回走兩步,蔣開山跟著過來,霍尊等人面面相覷,進退兩難,可都盯著趙出息。蔣開山剛本就注意到這邊的氣氛不對,此刻故意問道“出息,你認識他們?”
  趙出息毫不猶豫的說道“不認識”
  站在一邊的王一鳴跟著上來,別看這小子反而,可智商不低,瞬間便清楚情況,惡狠狠的喊道“看你們大爺啊,有什么好看的,還不特么的滾犢子,不知道好狗不擋道啊”
  “你……”蔡森被罵的有些惱羞成怒,可迫于王一鳴的背景,愣是連個屁都不敢放。霍尊和其余幾個人一樣,臉色不好看,陰晴不定,本以為齊思的男朋友趙出息沒什么背景,卻沒想到丫是個扮豬吃虎的主。男人最沒面子的是,便是前任女朋友的現任男朋友比自己牛逼。
  這是被"ciluo"裸的打臉……
  鐘山挺識趣,拉著霍尊等人笑道“走吧走吧,都打完招呼了,那邊還有朋友呢”
  他倒是聰明,兩邊不得罪,還和王一鳴他們混個熟臉……
  霍尊一幫人灰溜溜的被鐘山拉走后,趙出息這才拉著齊思的手介紹道“這是我女朋友,齊思”
  在任何場合,齊思都是能給趙出息帶來面子的女人,蔣開山包括王一鳴和宋亞龍眼前一亮,都沒想到眼前這個一襲拖地長裙的氣質美女會是趙出息的女朋友。
  “出息,混的不錯么”蔣開山打趣道。
  王一鳴雖說還不認識趙出息,可蔣開山的兄弟自然便是他的兄弟,直接豎起大拇指道“哥,牛逼”
  旁邊的米可兒小聲嘟囔道“裝什么裝?”
  齊思被他們夸的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嬌笑道“出息,不給我介紹介紹么?”
  “這是我過命的兄弟,蔣開山”趙出息拍著蔣開山的肩膀介紹道“這兩個?”
  蔣開山跟著介紹道“也是兄弟,我死黨,王一鳴,宋亞龍”
  一直不說話,比蔣開山還有沉穩的宋亞龍呵呵笑道“出息,老蔣,我們找個地方喝酒,到時候再好好聊,這里有些不方便”
  趙出息很識趣道“宋哥說的對,找個地方”
  幾個人心情不錯的人結伴離開,留下不知所以的眾人。齊思和趙出息臨走前給米可兒和宋舒雅已經打過招呼,宋舒雅自言自語道“可兒,這趙出息到底什么情況,真是時光酒吧的酒保?我看不像吧,貌似霍尊他們都不敢惹”
  “誰知道,等我回頭問問別人”米可兒小聲嘟囔道。
  蔣開山本來想帶趙出息他們去個高大上的地方,不過這里離九眼橋進,趙出息便主動推薦去時光酒吧,說那里他很熟。蔣開山對此沒什么要求,帶著王一鳴和宋亞龍,跟著趙出息殺奔時光酒吧。
  今天是國慶,來成都旅游的人很多,九眼橋是成都晚上的亮點,才不過九點半,時光酒吧已經爆滿,安琪的重金屬音樂嗨翻全場,這氣氛不比對面的蘭桂坊弱,陳平庸是數錢數的手抽筋,知道每年國慶假期酒吧都會爆滿,所以特意臨時雇了三個員工。
  趙出息領著蔣開山他們進來后,陳平庸正忙乎的招呼著熟客,樂隊上的安琪卻瞅見趙出息,大聲喊道“歡迎我們的酒神趙出息”
  “酒神是不是能喝?”王一鳴不解道。
  宋亞龍鄙視道“這不是廢話么”
  認識趙出息,知道趙出息這號人的客人,都看向門口,歡呼起來。唯獨剛剛喊完的安琪有些失落,因為她已經看見跟著趙出息一起來的齊思,齊思畢竟還穿著晚禮服,在九眼橋這樣的地方,這身衣服足夠驚艷全場。
  陳平庸連忙跑過來招呼道“你小子,好幾天不來,我還以為你準備不打算來我這破地方了”
  只是有些好奇趙出息他們的穿著,齊思是晚禮服,趙出息幾個男人都是西裝革履。
  趙出息笑呵呵道“陳叔,我哪敢,這不是最近忙么”
  “陳叔”這是趙出息第一次帶著齊思到陳平庸面前,齊思有些嬌羞道。
  陳平庸瞅著兩人這甜蜜的樣子,心領神會道“齊思,被趙出息拿下來了?”
  齊思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回答,可這樣子已經告訴答案,陳平庸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趙出息嬉笑道“叔,別笑了,還有位置沒,這幾個都是我朋友”
  “你來了,怎么能沒位置”陳平庸輕聲道,立即讓曹平安排趙出息他們經常坐的那個位置。
  趙出息這才介紹陳平庸道“這是陳叔,酒吧的老板,我剛來成都的時候,那叫一個落魄,誰都不認識,是陳叔收留的我,在他酒吧打工”
  趙出息雖然說的隨意,可蔣開山聽著還是辛酸,沉聲道“以后陳叔也是我的叔”
  “是老蔣的叔,那就是我王一鳴的叔,叔,以后在成都就報我的名字,誰敢碰你,我拉軍區警衛連給你撐腰”王一鳴這脾氣自來熟,開玩笑道。
  宋亞龍罵道“二逼”
  陳平庸被這小子逗樂,不知道他們的背景,只當是玩笑話。
  王一鳴嘿嘿笑道“叔,趕緊上酒,啤酒,使勁的上,我們今天打算不醉不休”
  陳平庸高興道“不醉不歸好,你們今天要能灌倒出息,叔二話不說,免單”
  陳平庸也是豪邁隨姓之人,正好對上王一鳴的脾氣,王一鳴頗感投機道“哈哈哈,陳叔,以后你這時光酒吧,我就是常客,對我胃口”
  人生得意須盡歡,不就是這么回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