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2-2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02-2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02-21)     

混世刁民221 這還真是個驚喜

第二百二十九章世間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趙出息打扮打扮也算是人模人樣,雖說氣質上和在場的高富帥略有差距,可畢竟本就是屌絲,和聚會有種格格不入感。齊思的容貌和氣質都算得上今晚聚會數一數二的美女,不少沒有帶女伴的高富帥和官二代們都對她抱有興趣,準備著一會等聚會差不多的時候主動搭訕。男人們,天生都是肉食動物,何況是有錢有勢的男人。對于他們來說,女人的數量和質量彰顯這個男人的實力和品味,不過不能否認當中確實有好人,這自然是鳳毛麟角。
  現在盤著頭發氣質如蘭儀態不凡的齊思挽著趙出息這個陌生的男人走進聚會,一幫對齊思頗感興趣的男人們自然盯著他們,熟悉的湊熱鬧的也都好奇趙出息什么樣的背景能拿下齊思這樣的美女,要知道好多人都在她面前吃癟。
  “兩位美女,好久不見”兩人走到呆若木雞的宋舒雅和齊思身邊后,趙出息主動搭訕道,畢竟要紳士點,其實他早就準備好迎接暴風雨的來臨。
  宋舒雅除過震驚便是震驚,可米可兒除過震驚還有憤怒,齊思的男朋友居然是在時光酒吧當酒保的趙出息,這讓她如何接受,她不允許趙出息這樣的挫男玷污齊思,對她來說,配得上齊思的男人必須是那種人中龍鳳,有錢有才有背景,就算不能占全,總要占其中一個吧。可趙出息這樣的[***]絲,何德何能配得上如女神般的齊思,比趙出息更適合的男人大把,再怎么樣,都輪不到他。
  “趙出息,你來干什么?”米可兒毫不掩飾自己的憤怒和嫌棄,整張臉花容失色的糾結在一起,他對沒錢沒背景的[***]絲從來都不屑一顧。
  齊思早就知道會有這么一出,她對米可兒足夠了解,生怕趙出息受委屈,拉著米可兒的手輕聲道“可兒,別這樣”
  “齊思,這就是你所謂的男朋友,這還真是夠驚喜的,我們給你介紹那么多優秀的男人,到頭來你卻選擇這樣的[***]絲,你這是要把自己毀掉?”米可兒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趙出息有些不悅道“沒想到米大美女對我有這么大的成見,我就納悶了,我們兩也就見過三次面,我是哪里招你惹你了,我找個女朋友,你都要管?”
  “女朋友,就你這樣的窮人也配?”米可兒冷哼道。
  周圍的人似乎已經注意到這邊的氣氛有些不對,貌似是在吵架,饒有興趣的盯著她們看,宋舒雅生怕被人看笑話,拉著眾人往邊上走道“要說別站在這里說,被人當笑話么?”
  米可兒瞪眼趙出息,這才跟著宋舒雅走向玻璃圍欄處的沙發,那里沒幾個人,就算是吵架都沒人注意她們。齊思看向趙出息有些尷尬,不好意思,畢竟是自己的閨蜜,出發點也是為自己好,她也不好說什么。
  趙出息不是那種小氣的人,宰相肚里能撐船,趙出息至少撐個一葉扁舟不成問題,摟著齊思的香肩,入手絲滑,忍不住摩挲兩下,光明正大的調戲齊思,換來的不過是齊思的白眼,趙出息安慰道“沒事,她們都是為你好,希望你能找到可靠的男人,畢竟以后的路很長,誰都保不準出現什么意外,所以選擇的時候自然得慎重。有時候物質和現實確實能打敗陽春白雪的愛情,不是么?”
  齊思反駁道“不管以后,你是貧窮還是富貴,不管你以后是出人頭地還是碌碌無為,我都會跟著你,只要你不選擇拋棄我。趙出息,我不后悔這么晚遇見你,我慶幸的是,我在最好的時間里遇到最好的你,這就足夠了”
  齊思一句,我不后悔這么晚遇見你,我慶幸的是,我在最好的時間里遇到最好的你,這就足夠了,讓趙出息唏噓感慨,頗為感動。齊思是感姓的,齊思也是固執堅強的,她輕易不做選擇,可一旦選擇,便會毫無理由的堅持下去。正如徐林所說的,這樣的女人可遇而不可求,何況她自身條件本就不差,相反優越。趙出息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是一帆風順還是布滿荊棘,可是總有驚喜不斷出現,齊思便是老天爺送給他的驚喜。
  趙出息真想說句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的矯情話,這也是齊思此刻心情的寫照,可趙出息最終只是點頭一個字,好,這個好字,比任何語言都要有份量和誠意。
  趙出息和齊思情投意合,可看在眼里的米可兒倒沒打算放過趙出息,宋舒雅有些猶豫道“可兒,我看這個趙出息還算不錯,除過沒錢,為人挺憨厚沉穩的,再者,思思選擇他,必然有思思的想法,我們又不了解這個男人,或許他真有自己的優點”
  “舒雅,齊思犯傻,你怎么跟著犯傻,你我都知道,齊思是什么樣的人,她要的是婚姻而不是戀愛,戀愛可以是浪漫,可婚姻呢,婚姻是柴米油鹽醬醋茶,是生活,是現實,沒錢以后怎么生活,等有孩子后,各種花銷,你覺得趙出息能滿足么,就算齊思不要求,可至少最基本的生活品味總要有吧,難道你我看著齊思淪為家庭主婦黃臉婆,你忍心?你忍心,我可不忍心”米可兒長篇大論道,她的觀點似乎還真不錯,這便是如今社會的真實寫照,一點不都摻假。
  宋舒雅本想反駁反駁,可米可兒說的如此可怕,最終還是打消這個念頭,不得不站在米可兒這邊,誰讓這就是生活?
  齊思和趙出息走過來后,米可兒繼續發難道“齊思,你確定你要選擇趙出息?”
  “可兒,我知道你是對我好,婚姻是和戀愛不一樣,可若不是自己喜歡的人,這一輩你,你覺得金錢能陪你渡過么,幸福么?”齊思開導道,這便是她一直和米可兒就婚姻問題達不到共識的原因。
  米可兒冷哼道“我承認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是重要的,可齊思,愛情最終會成為親情,到那個時候你就知道什么最重要,男人都是喜新厭舊的,你確定趙出息那個時候還會喜歡你,你得為自己早作準備,何況感情是可以培養的”
  “思思,你就聽可兒的吧,我覺得她說的挺對的”宋舒雅力挺米可兒道。
  齊思不禁好笑道“你們主要是覺得出息沒錢是吧,感情都可以培養,難道錢就不能掙?”
  米可兒忍不住譏笑道“就他,別看穿著一身高仿的范思哲,就想冒充有錢人,他一個酒保,能掙多錢?”
  “這不是高仿,這是真貨”一直聽著她們說話的趙出息,忍不住插嘴道,這確實是真貨,都是芙蓉姐訂的。
  宋舒雅打擊道“真的你買得起么,買得起你能穿出氣質?”
  趙出息識趣不說話,麻痹,自己說什么,反正都是錯的,還不如不說。
  “可兒,舒雅,我知道你們對我好,可你們也得相信我的眼光吧,你們別看出息現在沒錢,可我相信他總會出人頭地,你們不了解他,何況他現在已經不在時光酒吧當酒保了”齊思繼續為趙出息和自己的閨蜜糾纏,她不想看著趙出息被侮辱,不想趙出息受委屈。
  趙出息本不想說什么,可是有些心疼齊思,只好說道“你們評價婚姻的價值就是錢,那你們覺得多錢才能配得上齊思?”
  “身價千萬以上”米可兒毫不猶豫的說道,隨即補充道“除過房車的凈資產”
  麻痹,還真是獅子大張口,什么都敢說,趙出息忍不住在心里罵道,可表面卻笑道“這些,說實話,我還真沒有,不過我可以掙么。我本不想和你們糾結這個話題,不管你們同不同意,齊思已經是我女朋友。可你們是齊思的閨蜜,以后不管如何,都得相處,除非我想傷害齊思。所以,這樣吧,咱們打個賭,如果我一年能掙一百萬,你們就默認這個事實,怎么樣?如果不能,我自己立馬走人,不耽誤齊思”
  “一百萬,現在一百萬能干什么?”米可兒依舊不屑道。
  齊思有些埋怨趙出息,趙出息回頭道“她們說的對,如果連該有的物質基礎都沒有,我拿什么讓你幸福,難道就是空洞的我愛你三個字”
  趙出息覺得,一百萬對自己現在來說不是什么難事,想想辦法還是能掙到的。
  宋舒雅覺得不過是個考驗而已,沒必要那么糾結數字,便說道“好,那就按你說的,一言為定”
  米可兒無奈,只得作罷,算是暫時承認趙出息和齊思在一起的既成事實,她心里也清楚,就算是齊思自己不答應,齊思也絲毫不在乎自己的想法。
  幾個人坐在這角落里,誰都沒心情,齊思陪趙出息說話,偶爾和米可兒宋舒雅聊幾句,不過兩人都在置氣,沒打算理她,讓齊思苦笑不得。宋舒雅的眼神一直在搜索著在場的高富帥們,挑選著自己的目標,當看見被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圍住的某個后,宋舒雅瞬間不淡定,臉色不悅道“可兒,那人是不是霍尊?”
  “哪呢?”米可兒皺眉問道。
  宋舒雅指著那個男人說道“就是他”
  “沒錯,就是這王八蛋”米可兒不耐其煩的罵道。
  齊思在聽見霍尊的這個名字后,臉色瞬間蒼白,下意識看向離他們不遠的人群,一眼便瞅見那個曾經傷她傷到心碎的男人。趙出息似乎猜到什么,淡淡笑著握住齊思的手。
  距離趙出息他們最近有兩個小圈子,霍尊所在的圈子有五個人,夠籌交錯笑著聊天。離霍尊他們這個圈子不遠的圈子只有三個人,三個人的表情很隨意,有種談笑嬉罵的隨意。不過兩個圈子男人的年齡都差不多,都是不超過三十五的年輕人,今天聚會幾乎都是年輕人。
  霍尊身高和趙出息差不多,長的很帥又有味道,留著滄桑的胡子,端著香檳和朋友們聊天,似乎幾個人有意拍他的馬屁,霍尊表情不喜不悲,太極推手游刃有余。
  “老霍,什么時候升副處啊,你現在可算是我們這屆最有出息的,我們都等著抱你大腿呢”站在霍尊旁邊戴著眼鏡的哥們哈哈笑著說道,他叫蔡森,家里挺有錢,自己目前搞天使投資,在成都圈子名氣不小。
  霍尊苦笑道“我們現在曰子不好過,哪像你們,生活隨意,浪跡花叢”
  “你老霍走的是仕途,我們哪敢比啊,和你比,我們都是市儈的商人”正對霍尊穿著紅襯衫的男人拍馬屁道,看起來已經三十歲,發型很有趣,兩邊刮光,中間留長發從后面綁著。他叫王洪儒,姑父在省財政廳,借著姑父的勢力,白手起家,如今身價千萬。
  霍尊緩緩喝口香檳道“以后的路太長,我還得悠著點”
  “有你岳父,你怕什么?”蔡森沉聲道。
  其余幾人默默點頭,顯然都和霍尊關系不錯。
  站在霍尊旁邊右手邊的男人叫鐘山,是霍尊的大學室友,霍尊現在的媳婦便是他介紹認識的,如今在川投集團上班,家里小有背景。鐘山個子不高,可眼神炯炯有神,有些陰沉,他沒興趣拍霍尊的馬屁,而是盯著不遠處另個圈子的幾個男人看。
  “鐘山,瞅見獵物了?”霍尊看鐘山不說話,打趣道。
  鐘山搖頭道“老霍,注意到那三個男人么,不知道誰喊來的,我認識其中一個,好像家里是成都軍區司令部的,父親肩膀扛著星,三代人皆從軍,他怎么也來了?”
  “叫什名字,我怎么沒見過?”霍尊皺眉道。
  鐘山有些不屑,你不過是個正科級,岳父才正廳級,而且是剛退到政協的,成都的圈子這么大,你能算什么蔥,真以為自己紅二代呢?可嘴上還是說道“王一鳴,老爹成都軍區政治部二把手,我記得他不是去昆明的第十四集團軍么,怎么跑回來了?”
  “估計是放假探親”蔡森笑著說道,他們這圈子哪能攀上那邊。
  “要不過去打個招呼?”王洪儒詢問道。
  霍尊搖頭道“還是別,有些刻意,會讓他們反感,估計另外兩個和王一鳴的背景差不多”
  鐘山端著酒杯笑瞇瞇的點頭,心里卻琢磨著怎么能搭上他們的線。鐘山來這樣的聚會,更多的是獵艷,反正都是愿打愿挨,掃蕩一圈后,鐘山發現幾個熟人,都是他們川師畢業的。
  鐘山拉著霍尊意味深長道“老霍,那是不是齊思她們?”
  霍尊轉過頭看向齊思,而這個時候,齊思他們正盯著這邊看,霍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那些回憶瞬間涌上心頭,可看到齊思身邊的趙出息后,眼神不禁冰冷。
  蔡森饒有興趣的說道“老霍,熟人啊,要不要過去打招呼?”
  “為什么不呢?”霍尊玩味道。
  于是一幫人浩浩蕩蕩走向齊思她們,宋舒雅有些擔心道“可兒,怎么辦?”
  米可兒冷笑道“怕什么,我倒要看看這王八蛋想干什么?”
  一旁的齊思,身體不自覺的顫動,趙出息將她摟入懷中,并沒有問什么,有些事情心里清楚最好。當霍尊一幫人走到他們面前時,趙出息拉著齊思跟著米可兒起身,米可兒不耐其煩道“呦,[***]絲逆襲了,霍尊,不錯么”
  “米可兒,你還是那么嘴上不饒人”霍尊好笑搖頭道。
  米可兒不屑道“有些人可以饒,有些饒不了,比如你”
  “小姐,一晚上多錢啊?”米可兒替齊思出頭,自然有人給霍尊的擋槍,這機會難得,蔡森嘴上功夫了得,異常歹毒道。
  宋舒雅憤怒到“你特么才是小姐”
  蔡森想反駁,他從來不會憐香惜玉。趙出息平靜的瞅著這幫人,齊思卻死死的盯著霍尊。霍尊揮揮手,示意別鬧。
  “齊思,好久不見”霍尊主動開口道。
  齊思沒有說話,摟著齊思的趙出息卻伸手笑道“我是齊思的男朋友,趙出息,你好”
  “你算什么東西?”王洪儒呵呵笑道,明顯在打壓趙出息。
  霍尊根本沒給趙出息面子,沒理會趙出息伸出的手,他從趙出息身上感覺不到絲毫的氣勢,所以沒把趙出息放在眼里,而是看向齊思,齊思卻怎么都開不了口,說什么,又有什么要說的?
  不遠處,另個圈子,鐘山想認識的那位身體彪悍的光頭男人王一鳴正對著旁邊的死黨開玩笑道“老蔣,你爹和你爺爺昨晚去國慶招待會了?”
  叫老蔣的男人眼神平淡,并沒有沾沾自喜,笑道“這兩年都去,我爸主要陪著我爺爺,我爺爺身體不好”
  “唉,咱們成都軍區,也就你們家有這身份和底蘊,父子二人同中將,一起去,有面”除過王一鳴和老蔣,旁邊那哥們有些幽怨道,他們都是成都軍區大院的。
  王一鳴笑罵道“我說宋哥,你這是得便宜還賣乖啊,宋伯伯要不是被省里拉著,肯定也去啊”
  叫老蔣的男人懶得理會兩人開玩笑,他穿的是普通的西裝,一千來塊錢的柒牌,可西裝不值錢,今天來的人,卻沒幾個敢在他面前裝逼的,這兩個死黨自然不會。
  霍尊這邊的動靜有些大,老蔣眼神自然被吸引過去,可看到被圍在其中的趙出息后,老蔣瞬間愣在原地,百感交集,情不自禁的眼睛微紅,王一鳴感覺到老蔣的情緒波動,忍不住問道“老蔣,怎么回事?”
  老蔣不說話,緩緩走向趙出息,沉聲吼道“趙出息,你個狗犢子”
  趙出息正被一幫人羞辱著,聽到有人罵他,聲音還這么大,差點大喊麻痹,草泥馬,誰罵老子。
  順著聲音的方向,趙出息終于瞅見罵自己的人,當看見這貨后,趙出息突然有些癲狂的哈哈大笑起來,讓周圍一幫人莫名其妙,整個聚會的眼神都看向這邊。
  王家衛在《一代宗師》里說,世間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今天果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