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219 不回頭不后悔

第二百二十七章謠言?
  戀愛是甜蜜的,婚姻是幸福的,前提是,遇見對的人。愛情是一種遇見,要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才能成就一段愛情。遇見對的人,在不對的時間,愿意等待,安靜地堅持地守候,一直等到對的時候,就對了。一個人最幸福的時刻,就是找對這個人,他縱容你的習慣,并愛著你的一切。
  不過未必每個人都會準確無誤的找對這個人,人在最好的時光,總會犯上一些癡,一些傻。哪一段青春不荒唐,哪一場愛情不受傷?所以,大多數人都是經歷太多次傷痕后,才能等到那個對的人,那一刻,就像齊思遇見趙出息,依舊會相信愛情,依舊會奮不顧身。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然后白頭偕老的故事只存在小說中,概率太低。
  趙出息抱緊齊思,無所顧忌的"yunxi"著齊思柔軟的舌頭和誘人的嘴唇,手上動作卻挺干凈,沒敢太過放肆的上下其手,直到吻的齊思"jiaochuan"連連,整個人癱軟在趙出息懷里,喘不過氣,趙出息這才放過她。
  齊思靠在趙出息懷里,用額頭摩挲著趙出息的胡渣,臉上那遮掩不住的笑容,仿佛能融化整個世界的寒冷,一顰一笑,都充滿淡淡的幸福,女人這輩子能有幾次這樣的笑容。
  “進去吧,別讓爸媽等久了”趙出息握著齊思柔軟無辜的手,小聲道。齊思的手,很纖細,這樣的手完全適合彈鋼琴,趙出息自然不知道,齊思鋼琴彈得很不錯。
  “我想再陪你會”齊思溫柔的笑著,像朵盛開的玫瑰般迷人。
  趙出息心里很舒服道“傻,以后天天見,估計沒多久,你就會煩我”
  “煩你怎么了,不愿意?”齊思猛的抬頭,瞪著趙出息道。
  趙出息哪敢頂嘴,嘿嘿回道“愿意,愿意,只能你煩我,我不準煩你,怎么樣?”
  “這還差不多”齊思滿意道,戀愛中的女人,不管是女神還是女漢子,都是小女人。齊思這種在外人面前,優雅迷人的女神,或許也就在自己喜歡的男人面前才會如此的放縱自然,不用考慮形象等等。
  又膩歪幾分鐘后,齊思琢磨著時間差不多了,再不回去老媽又得打電話了,這才下車,趙出息陪著她進去,兩人手牽手,每段戀愛最開始的時候也是最甜蜜最心動的時候,難的是堅持。
  走到樓下,齊思主動轉身抱住趙出息的腰,踮起腳尖輕吻趙出息嘴唇后道“差點忘記件事,國慶我只有三天假,1號到3號,只能陪你三天,你呢?”
  “老板說我表現好,國慶七天假,我們明天商量商量怎么出去玩?”趙出息詢問道,現在齊思是她的領導,一切都得聽領導的指示。
  齊思猶豫片刻,低聲道“明天晚上有個聚會,有很多熟悉的朋友要去,可兒和舒雅拉著我去,你要不要陪我去?”
  “你不怕我給你丟人?”趙出息故意開玩笑道,其實齊思說這話的時候,趙出息便已經決定去了。
  齊思冷哼道“在我心目中,趙出息是最好的男人”
  “那就去,誰要敢勾搭你,我就打的丫生活不能自理”趙出息哈哈大笑道。
  齊思一臉嫵媚道“去你的”
  先前是趙出息等齊思進去后,他才會轉身離開,這次齊思非執拗等趙出息離開自己才進去,趙出息拗不過她,便只好先走,齊思看著趙出息的背景,有些花癡般的笑著,停幾分鐘后,這才拉著行李箱進屋。
  齊思到家的時候,已經十二點多,爸爸媽媽從來都是要等她落地回家后才休息,這次依舊如此,天底下最疼子女的永遠是父母,這個毋庸置疑。
  齊思滿臉笑容的換鞋,隨即走到客廳,嬌笑道“爸爸,媽媽,齊思永遠愛你們”
  “這孩子,今天怎么這么高興?”齊思的媽媽潘玉英忍不住問道,兩人見不到女兒,便絲毫沒有睡意。
  齊思嘟嘴道“有么?”
  說完便拉著行李箱進自己閨房,潘玉英神神叨叨的問道“老齊,你閨女這是怎么了?”
  齊建國摘下老花眼鏡,回頭瞅眼女兒,很不客氣的說道“思春了”
  潘玉英聽到這話,本來下意識罵句老不正經,隨即恍然大悟道“老齊,難道老張他們說的是真的,閨女真的談戀愛了?”
  “我看八九不離十,昨晚我去砂鍋粥喝粥,那老板還給我說過些事,說齊思帶著男朋友去他那喝粥,剛開始我沒當回事,現在看來,估計是真的”齊建國有些不在乎的說道,他女兒多優秀,他心里清楚,不是找不到對象,只是沒有配的上他女兒的男人,都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qingren",這話真心不假。
  “真的啊,哎呦,我終于算是能抱上孫子了”潘玉英榮光滿面的喊道。
  齊建國瞪著她道“八字還沒見一撇,亂說什么?”
  “別說我,你心里止不住怎么想的”潘玉英反駁道,在家里,她說了算。
  齊建國識趣閉嘴,深得一會又開始吵架,這婆娘每天閑的沒事,就愛跟他吵架打發時間。
  沒過會,齊思洗完澡卸完妝換好衣服出來,齊建國和潘玉英一本正經的坐在沙發上等著她,齊思好笑道“爸媽,你們老兩口這是怎么了?”
  “齊思,給爸爸媽媽說說那孩子吧”潘玉英笑呵呵的說道。
  “誰家孩子?”齊思不解道。
  齊建國補充道“小思,就跟你耍朋友談戀愛的那孩子啊”
  “沒有啊”齊思有些臉紅,低頭道。
  齊思這種反應,潘玉英和齊建國覺得肯定是這么回事,于是潘玉英唉聲嘆氣道“丫頭,你看吧,這幾年,你都沒談戀愛,人家和你一般大的都結婚生孩子了,我和你爸年齡也不小了,這輩子沒什么大事了,就剩你這件事了。我們知道你以前受過傷,所以一直沒催你。現在你都有男朋友了,難道不打算給爸爸媽媽說說么,我們不催著你結婚,你兩談著合適,覺得成熟再考慮”
  齊思最怕的便是父母這種糖衣炮彈,知道爸媽沒少給自己艸心,要是別人家,早逼著相親結婚,可他們一直由著自己,想到這,齊思便淡淡的點頭道“嗯,爸媽,我有男朋友了”
  “你看吧,我說是吧,怎么樣?”潘玉英和齊建國兩人高興的,忍不住說道。
  齊建國樂呵道“給爸爸媽媽說說,那孩子的情況?”
  “他是外地人,幾個月前才來成都,不過以后會定居在這里,身高一米八,長的普通卻耐看,人本分老實,對我挺好,就是這些,我們在一起沒多久”齊思大概把趙出息的情況介紹道。
  潘玉英高興道“爸媽不問別人,不管他是干什么工作的,掙多少錢,有車有房沒,只要你自己愿意,他不是什么心思壞不走正路的人,爸媽基本沒意見,哪天回頭帶過來讓爸媽看看”
  “媽,你著急什么啊”齊思不愿意道,生怕趙出息反感。
  齊建國笑道“不著急,不著急,等你們覺得合適再說”
  “對,對,對”潘玉英趕緊說道。
  齊思有些感動,咬著嘴唇道“爸,媽,你們放心,他肯定會對我好,肯定會讓你們滿意”
  “好孩子,好孩子啊”潘玉英被惹的眼睛微紅,擦著眼淚道。
  人生么,就是如此,人老了,不為誰,都為孩子……
  國慶長假終于開始,對于都市里習慣每天朝九晚五上班的人的人來說,長假便是他們的救星,終于可以肆無忌憚的出去玩。不過像成都這樣的旅游勝地,國慶長假,到處都是人山人海,與其出去看人,不如在家窩著。
  早上等趙出息和徐林起床時,二胖早已經不知所蹤,兩人這才反應過來,二胖似乎說過國慶要出趟遠門。徐林有些不情愿的說道公司幾個高管今天邀請他去郫縣游玩。趙出息便由著他去,順便把車鑰匙給徐林,反正自己沒什么用。
  齊思十一點多的時候給趙出息打電話叮囑趙出息吃午飯,由于要和宋舒雅和米可兒去逛街,便不能陪他。趙出息哪會在乎這些事,他已經約好黃土今天整個中午去健身房。
  健身房在桐梓林那塊,趙出息對那片還算熟悉,換好衣服拿著包便趕去。到健身房的時候,黃土已經開始在練,他時刻讓自己的身體保持高強度的訓練。黃土的身邊圍著不少少婦和美女,都是經常來健身房的,趙出息和她們見過幾面后便熟悉,可黃土根本懶得搭理這些花癡的女人。趙出息真不知道這貨是不是有同姓的癖好,要是真的如此,他得遠離丫才是。
  黃土雖說不帥,還有滿臉的痘印,可是在娘炮盛行的今天,他可是標準的純爺們,外加殺手般的冰冷,完全是少婦姐姐和美女們的克星。趙出息跟他差不多,可臉蛋多少能順眼點,所以跟著受歡迎,可惜趙出息已經心有所屬,要是還不認識齊思,說不定會勾搭勾搭。
  練了整整兩個小時后,兩人渾身是汗,只得坐在休息區休息,黃土喝著水,突然毫無征兆的說道“趙出息,你沒覺得最近的氣氛有些不對?”
  趙出息疑惑道“什么氣氛不對?”
  黃土沉聲回道“我跟著簡姨這么些年,從來沒見過她給我放假。最近聽說過一些傳聞,川渝都在傳,簡姨要步李叔的后塵,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
  “簡姨要步李公權的后塵?”趙出息皺眉道,他每天接觸的人很少,除過別墅的人便只剩下黃土,前段時間偶爾去西蜀集團。
  黃土沉聲說道“如果真要是如他們所說,那圈子里最近的動蕩便不難解釋,大佬們都想在簡姨倒下后,占據有利位置,爭奪簡姨的位子”
  “他們想的倒美,我就不信,真要是你說的那樣,簡姨沒有提前布局?”趙出息有些不信道。
  黃土和趙出息最近走的近,所以有些話便直說道“我也是這么想,可簡姨最近的舉動有些反常”
  “咱就別亂艸心了,簡姨真要出事,她會告訴我們的”趙出息嬉皮笑臉的喊道。
  可心里卻在琢磨,貌似真是如此,到底是謠言,還是真如黃土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