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218 還好沒事

第二百二十六章不回頭,不后悔
  趙出息拿著手機失神發呆,站在旁邊的二胖心里稍顯放心,李青衣這尊大菩薩沒事,那鳳凰村肯定沒事。徐林尚不知道李青衣的存在,沉聲問道“二胖,出息?”
  “是個女人”二胖喃喃說道,一個女人能在鳳凰村那樣艱苦的地方堅持整整三年,常人完全無法理解,她來自繁華的大城市,放棄自己的人生,這種內心世界的強大,遠不是凡夫俗子可比的,二胖覺得,至少他比不上。
  給趙出息打電話的是個女人,徐林皺眉自言自語道“女人?那鳳凰村沒事?”
  “鳳凰村沒什么事,出息更擔心的是她的安危,他欠這個女人的,估計這輩子都還不完”二胖微微抬頭瞅向趙出息,不知道如何解釋他和李青衣之間的關系。至今為止,二胖都不知道,李青衣為什么去鳳凰村,又是什么樣的理由,讓她繼續待下去。
  徐林有些感慨道“看來出息還有太多故事我不知道”
  齊思已經給幾個人煮好面,正準備出來喊趙出息他們吃飯,她已經換掉上衣,隨意穿著趙出息的短袖,有種家庭主婦的慵懶感。卻正好看見趙出息在打電話,同時聽到二胖和徐林說的話,什么樣的女人讓出息能欠一輩子?
  等到他們不再聊這個女人的時候,齊思這才輕笑出來道“面煮好了,吃點填飽肚子”
  徐林抬頭看向齊思,不管趙出息欠這個女人什么,至少目前,徐林覺得,齊思最適合趙出息,能讓這種女神級別的女人下廚做飯,趙出息家的祖墳,得冒多少年的青煙。
  齊思給趙出息盛好面,端出來,放到桌上,淡淡笑道“吃點吧,以后別抽那么多煙,對身體不好”
  趙出息瞅見頭發有些凌亂,額頭少許汗的齊思,情不自禁的握住齊思的手,柔聲道“謝謝”
  “和我還這么客氣?”齊思瞪著趙出息,沒好氣的說道。
  鳳凰村沒事,李青衣沒事,趙出息心情不錯,嘿嘿傻笑兩聲便低頭吃面,或許是真餓了,趙出息連吃兩碗才飽,齊思在趙出息房間換好衣服,時間已經不早,眼看十二點,老媽已經打過兩次電話,她得回家了。
  “出息,送我回家吧”二胖收拾殘局洗碗,齊思輕聲對趙出息說道,隨即和二胖和徐林打招呼說再見。
  趙出息緩緩起身,拉著齊思的行李箱,跟著齊思出門。車停在樓下,路上齊思似乎有心事,不說話,本來說好和趙出息商量國慶的事,也沒了興趣。
  奧迪A6L聽到蜀都花園小區門口的時候,兩人都沒下車的意思,齊思只是盯著窗外看,趙出息若有所思道“她叫李青衣,是鳳凰村的支教老師,三年前從燕京來到鳳凰村,那會老和尚剛死,我不過是鳳凰村好吃懶做的農民,每天進山打獵遛狗曬太陽,順便調戲調戲哪家的媳婦,幫老村長干點瑣碎的活蹭飯吃。我是個孤兒,父母死的早,是老和尚和鳳凰村的村民養大的我,吃百家飯長大。先前有個同樣來自燕京的男人在鳳凰村支教,不過那是我小時候,男人經常給我說山外的世界,從小我就挺向往山外的世界,他在鳳凰村沒待多久便離開。長大后,山里無聊,我愈發的想走出山外看看。可老和尚年歲已大,我算是他唯一的親人,得給他抬棺,看著他入土為安才放心。所以出山的計劃便一直延遲,老和尚西歸的那個月,我正準備離開鳳凰村的時候,李青衣來了。她說她是縣里派來的支教老師,剛開始,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都覺得這個細皮嫩肉的城里女人不可能堅持幾天,鳳凰村很苦,一切都是靠天吃飯,連電都才通沒幾年。李青衣挺漂亮,我不放心走,生怕山里這群沒見過美女的牲口們把她糟蹋了,那丟祁連山的人,不管如何,人家的出發點都是好的,不是誰都敢來這樣的地方的。”
  趙出息的語氣很平緩,就像是個滄桑的過客在回憶往事。說到一半,他停下,下意識掏煙,想到齊思不喜歡聞煙味,還是忍住,可齊思很善解人意道“抽吧,以后得經過我允許”
  趙出息樂呵的掏出徐林給的煙,放下車窗,點燃,繼續道“李青衣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比老和尚知道的少。剛開始我對她沒什么興趣,在她堅持半年后,我終于開始認真面對這個女人。她給我講很多道理,給我講很多山外的事情,和當年那個男人一樣,她告訴我,男人就該走出大山,去看看山外的風景,不管山里風景好,還是山外風景好,都得經歷經歷。每天陪著我聽故事的,還有個小男孩,他叫趙平安,我喊他小平安。小平安跟我差不多,娘死的早,爹有點神經叨叨的,不過這孩子聰明,老和尚都說根骨奇正天資聰慧,是棵好苗子。不過,天妒英才,他有先天姓的心臟病,經常發病。小平安總是在學校考試拿第一,李青衣也喜歡他。小平安總是喊著要出去看山外的風景,李青衣便給他說,你好好學習考上大學,便能走出大山,去看看山外大城市的風景,那里有很多新鮮玩意,還有很多漂亮的女孩。我經常逗小平安,咱兩看誰先娶到大城市的女人,只是可惜……”
  趙出息深深嘆口氣,整個人顯的有些落寞,齊思忍不住問道“可惜什么?”
  趙出息自嘲笑道“可惜他沒堅持到出山,心臟病開始愈發的嚴重,被送進縣里的醫院,祁連縣的醫療水平和大城市比,差的太遠,醫生說這病沒治,早點回家準備后事。我偏不信邪,其實我是怕小平安死,他還很小,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要考上大學,走出大山,來到城市,出人頭地,娶到城市里的女人,然后衣錦還鄉,可是這些離他越來越遠。我想盡辦法籌錢,村里挨家挨戶的求,找鎮政斧找縣政斧,打工賣血,只要能想的辦法我都想盡了。可是,錢花的跟水似的,連個水漂都不打,后來實在沒錢了,剛開始醫院還給我們賒賬,后來醫院也耐不住,直接停止治療,想再想想,人家醫院沒趕我們走,已經算是好的。小平安走的前一天晚上,外面下很大的雨,他疼的難受的蜷縮在被窩里,嘴唇被咬破,手指陷進肉里。我這輩子沒幾次無助的時候,那次算一次。我實在不忍心看,便去求醫院,可醫院已經無能為力,縱然我抱著小平安在外面跪了整整一晚上,他們都沒打算救小平安。后來,小平安死了,死的時候很安詳,沒像前一天晚上那么難受,面帶笑容,唯獨那對這個世界不舍的眼神讓我心疼”
  趙出息說的很輕松,可齊思已經心疼的淚流滿面,看著趙出息,咬著牙關,雙手緊握在一起,她心疼趙出息,知道這個男人那個時候,是多么的無助,多么的絕望。
  “對不起”齊思有些后悔自己的任姓和置氣。
  趙出息搖頭道“沒什么對不起的,這些事情,你該知道,我總得讓你了解我,對吧”
  “那段時間,李青衣陪著我經歷這段黑暗。她除過給鳳凰村其余孩子上課,有空便來醫院,鳳凰村離縣城有幾百里路,山路土路公路,換成各種交通工具。每次來醫院,她都會給小平安講很多故事,那是小平安最開心的時候。同時她還會安慰我,然后待上幾天,便繼續回鳳凰村上課。小平安死后,李青衣找到我說,趙出息,離開鳳凰村,走出祁連山,去看看山外的風景吧,不為別人,為你,為小平安,為鳳凰村所有孩子。那會整個鳳凰村都把她當活菩薩看,所有人都知道,她是鳳凰村孩子唯一的出路,她每帶一天,我便欠她一天。小平安頭七過后,我便下定決心離開鳳凰村,從西寧到西安,從西安到成都,直到今天。這就是鳳凰村,這就是李青衣,這就是趙出息”趙出息講完這些故事后,捻滅煙頭,嘿嘿的傻笑起來。
  “齊思,你怎么哭了?”趙出息伸出手緩緩擦掉齊思的眼淚道“我喜歡你笑的樣子,不喜歡看你哭”
  當趙出息說完,齊思便笑面如花,伸手抹著眼淚,也不管妝被抹花。
  “齊思,你說那個鳳凰村的趙出息是不是很傻?”趙出息樂呵的問道。
  齊思使勁點頭道“很傻很傻,比齊思還傻”
  “不,齊思比他聰明,聰明一百倍”趙出息固執道。
  齊思擦著眼淚,可眼淚止不住的流,邊哭邊笑的說道“那讓齊思欺負趙出息一輩子好不好?”
  “只要齊思愿意,欺負他八輩子都行”趙出息嬉皮笑臉的說道。
  齊思不說話,哭著,笑著,笑著,哭著,良久深呼吸調整情緒,鄭重道“趙出息,齊思想做你的女朋友”
  趙出息故意不高興的搖頭道“只做女朋友哪行,還得做老婆。齊思這么漂亮,趙出息不把她看緊點,以后被人拐跑怎么辦?”
  齊思不說話,這個時候還要說什么?
  伸出手抱住趙出息的頭,齊思緩緩的吻住趙出息的嘴唇,肆意的和趙出息的舌頭糾纏在一起,想要把彼此揉進對方的身體里。她很滿意,很開心,很幸福,她確定,自己要等的人便是趙出息,不管前方是刀山火海,還是萬丈深淵,她也會毫不猶豫的陪著趙出息往前走,不回頭,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