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216 家道中落的公子哥

第二百二十四章回鳳凰村?
  趙出息一直堅信的是人心本善,只是在后天的環境中慢慢惡化。身處這個圈子,你就得明白,朋友兄弟很少,真正的是彼此利用關系,這里面的人心善惡,大多居惡,不惡不入這個圈,所以要心知肚明。正是因為這點,趙出息才不敢輕易和賈繼恒做朋友。或許賈繼恒所說的這一切都不過是苦肉計,什么都有可能成為達到目的的工具,清楚這點,危險概率便會降低。
  賈繼恒走后,徐林也已經打完電話,心情貌似不錯的樣子,小聲道“走了?”
  “走了”趙出息點頭回道。
  見過太多大起大落,經歷過許多世態炎涼的徐林苦笑道“家道中落的公子哥,估計以前沒少飛揚跋扈,現在清醒了,卻有些晚,于是便不擇手段,搭上你這條線。退一步來說,這小子眼光倒是不錯,一般人還真不敢走你這條路”
  “和賈繼恒做朋友可以,不過得清楚彼此利用的關系。正如他說的,他不可能為我兩肋插刀,能錦上添花,能雪中送炭,但不會落井下石”趙出息琢磨著,又點燃根煙。
  徐林徑直搖頭道“現在下結論為時過早,沒到那個坎上,沒幾個人知道自己會怎么做。說是一回事,做卻是另回事,像三強那種敢拿命換名的漢子太少”
  “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三強的后事怎么樣?”趙出息有些沮喪愧疚的說道,這是他心里的一個坎。
  徐林淡淡笑道“我不會告訴你我悄悄回過次西安,三強的后事不知道被誰料理的,風風光光下葬,還給三強他爹了十幾萬,說三強是因公犧牲”
  趙出息下意識皺眉道“是誰做的?”
  “這個我真不知道”徐林搖頭道。
  兩人相視無語,便低頭回家。進屋后,趙出息一眼便瞅見恭恭敬敬放在桌子上的那把二胡,二胖說他是跟著老太太學的二胡,可趙出息至今為止都沒見過老太太拉二胡。一把二胡,一曲青衣,一世滄桑,這是如何的驚艷。
  二胖罕見的沒有繼續看他的喜洋洋光頭強,而是盯著桌上的二胡沉思。趙出息悄然走過去,伸手拿起來二胡,摩挲著二胡蒼白的弦,西安的回憶瞬間涌上心頭。
  “誰送來的?”趙出息喃喃問道。
  二胖聲音渾厚卻有些心不在焉的回道“燕京”
  趙出息不清楚燕京這兩個字的具體含義,可見過首都國際機場接老太太骨灰排場的徐林卻清楚,只是那天晚上天太黑,沒瞅見那身穿黑衣氣場強大的一男一女的具體樣子。
  “拉一曲?”二胖詢問道。
  趙出息笑罵道“大晚上的,我可不想讓擾民讓四鄰不安,到時候殺到家里,你敢跟這幫老太太老爺子們動動手?”
  “哦”二胖毫不在乎的說道,他根本不認識左鄰右舍,反正到時候有趙出息招架。唯一認識的還是鄰居家剛剛師范畢業參加工作才半年的女兒,姿色中上不驚艷卻耐看,挺有氣質。他們兩每天早出晚歸,跟鄰居們幾乎沒什么交集。這層共四戶人家,到現在他們也就只見過兩戶,城市讓生活更美好,城市也讓人心更疏遠。
  徐林打著哈哈,他沒見過趙出息和二胖拉二胡,反正今天沒興趣,伸著懶腰道“不早了不早了,早點睡覺吧,身為副總的我,總不能第一天上班就遲到吧”
  趙出息白眼徐林,隨即去洗澡,洗完澡和齊思聊不到二十分鐘才睡覺,只是這一晚,二胖一直沒回房間,坐在客廳沙發上的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生活有時候波瀾起伏的讓人無法平靜,有些時候卻平淡的能無聊到死。國慶前這段曰子,趙出息每天按部就班跟著簡姨,簡姨帶著他把圈子里手握重兵的六位大佬一一見過,應該是他們每個人都來過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趙出息的身份依舊是簡姨的新司機兼保鏢,地位等級不高,所以諸位大佬對趙出息根本懶得搭理。趙出息對這幫人的評價便是被沒一個好貨,貪財的、貪色的、貪權的、自負的、驕傲的、愚蠢的、腹黑的、虛偽的,就像是七宗罪,每個人都犯著不止一樣的缺點。趙出息真不知道,簡姨是怎么掌控這些大佬的,是用什么樣的手段讓他們臣服的。每次見完某位大佬,簡姨都會讓他對他們評價評價,算是考驗他識人相面的能力,簡姨等他說完會做出些補充,趙出息細心學習。
  倒是這段時間和黃土走的比較近,趙出息從牧馬山回來后,會跟著黃土去健身房鍛煉,趙出息的肌肉和黃土有著一拼,黃土先前倒看不出,練一兩個小時,兩人還會切磋切磋,不過每次最終結果都是以趙出息落敗結束,自然黃土也沒少吃虧。
  晚上接齊思回家成了趙出息的生活規律,如今齊思和趙出息的事情已經心照不宣,就差最后一層紙捅破。齊思的朋友們倒不知道趙出息,只有兩個同事知道有個男人在追齊思,齊思還沒打算讓趙出息見大家,她的意思是兩人確定關系后再說。
  至于二胖和徐林,二胖依舊待在茶與酒,徐林的生活則慢慢豐富起來,作為成都某家中型投資公司的副總,他的應酬倒挺多,不過徐林隨姓,勞資心情好跟著出去,勞資心情不好誰面子都不給,他在公司混的游刃有余,給老總一套一套的忽悠。
  國慶前一天,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簡姨選擇給趙出息放假,這讓趙出息有些出乎意料,不止趙出息被放假,連黃土也跟著放假。簡姨瞅著這兩個人疑惑的表情,解釋道“難道你們不想放假?要是不愿意的話,我讓你們去云南待半個月,那邊的生意最近出點問題”
  讓趙出息去云南待半個月,不是趙出息不愿意,只是要和齊思分別這么久,對于正處在最后攻堅時刻的趙出息來說,這還真不愿意,黃土則無所謂,簡姨笑著讓他兩下去。
  兩人走后,很少嘆氣的芙蓉長吁苦嘆道“真不知道,過幾天,這個圈子會亂成什么樣子?”
  “內憂外患,就要看趙出息能不能堅守住。短短一年半時間里,整個四川是人心惶惶,數千官員和商人被查,我能堅持到現在,該知足了,總該比李公權強吧?”簡姨到沒什么壓力,這是她最后的曰子,國慶過后,她的消息將會傳遍西蜀大地。
  芙蓉的壓力比簡姨要大,簡姨到時候倒下,她得堅守陣地,她是趙出息為數不多可以放心的人,也是趙出息為數不多的牌,其實他最擔心的還是到時候兩位兩方勢力的蠶食,唐家兄弟一直虎視眈眈,紅爺那條獨狼,可是當年敢和簡姨下賭局的狠角色,趙出息這條初出江湖的小狐貍,能否面對來自他們的高壓,確實不敢想象。
  “我的妥協,為的便是保全圈子的實力,如果那些大佬到時候真不識趣,我不介意讓他們跟著我進來,反正每個人的屁股都不干凈”這是簡姨最后的底牌,就要看他們識不識趣,還要看趙出息會不會讓她失望。
  趙出息開車和黃土同時離開蔚藍卡地亞,直到南二環處才分開,今天早上他抽空給李青衣打了兩萬塊錢,足夠李青衣用幾個月,等到時候從簡姨這邊再拿到工資,他再打便是。
  回到外灘,徐林和二胖不在,趙出息估計兩人跑時光酒吧去了,明天便是國慶,今天放假,估計九眼橋酒吧街會人滿為患。剛回家,趙出息沒來得及洗澡,便迫不及待的給李青衣打電話,他已經有段時間沒和李青衣說話,不知道鳳凰村什么情況,可電話怎么打都打不通,趙出息臉上的表情愈發的沉重,這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事。
  連續撥打數次后,趙出息終于徹底放棄。只見趙出息臉色鐵青,嘴唇發白,眼神飄忽不定,如同病入膏肓的病人。這應該是趙出息來成都以來最頹廢的狀態,跟他從西安落荒而逃時差不多。
  整個鳳凰村只有學校有電話,這還是先前老村長家的電話,專門挪到學校讓李青衣用,鎮里縣里有什么事都會用電話聯系鳳凰村,李青衣儼然已經是鳳凰村的代理村長。電話打不通,是李青衣出事,還是鳳凰村出事,趙出息越想越害怕。
  趙出息生怕自己發瘋,整個人精神狀態有些癱瘓,過半小時后,趙出息繼續打電話,可電話還是打不通。趙出息躲到陽臺上一根一根的抽煙,到底發生什么情況,鳳凰村怎么了?
  整個晚上,趙出息就這么的抽煙,一根接一根的抽煙,陽臺上到處都是煙頭。
  正如趙出息所想,二胖和徐林下班后去了時光酒吧,本以為趙出息差不多九點前便能去找他們,可等到十點,趙出息依舊沒出現。徐林和二胖有些意外和擔心,便給趙出息打電話,兩人怎么打都打不通,以為自己手機有問題,便讓陳平庸打,陳平庸也打不通。
  “壞了”徐林頓感不妙,二胖整個人瞬間變的陰霍,還是陳平庸讓徐林和二胖先回外灘看看,實在不行,他們再想辦法。徐林和二胖照做,連忙回外灘。陳平庸走不開,告訴徐林,如果還是聯系不到趙出息,讓給他打電話,他們一起想辦法。
  除過徐林二胖聯系不上趙出息,剛飛完航班等著趙出息來接她的齊思也打不通趙出息的電話,站在航站樓外面的齊思眉頭微皺,有些意外。她早上和趙出息說好的,晚上幾點飛機回成都,趙出息來接她,兩人商量國慶的事,因為齊思今天才能知道自己的國慶值飛安排。況且趙出息答應過她,不會不接她電話,不會不回她短信,這是兩人的約定。
  現在,趙出息答應好的來接她,莫名其妙的不來,還不接電話,齊思幾乎是下意識想到趙出息可能出事。她沒有自亂陣腳,而是給徐林打電話,徐林和趙出息住在一起,肯定知道趙出息怎么回事。
  讓齊思有些驚訝的是,徐林他們也聯系不到趙出息。徐林告訴齊思,他們正準備回外灘,可能趙出息正在洗澡沒工夫接電話,讓她先往外灘敢,如果趙出息不在,他們再在哪匯合。
  齊思只能這么辦,她突然才意識到,趙出息在她心里的地位,已經無法被替代……
  外灘小區,數個小時過去,趙出息萎靡不振,他想破腦袋都想不到怎么能聯系到鳳凰村的消息,已經打算,如果再聯系不到,那就訂機票回鳳凰村,這是最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