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215 那就再等等不著急

第二百二十三章家道中落的公子哥
  郎有情,妾有意。
  趙出息和齊思彼此已經知道對方心里的想法,只是兩人從相遇相識到相知的時間有點快,正因為珍惜這段緣分,所以生怕出現半點差錯而錯過。那就走慢點,不著急,水到渠成最好,不在乎一天兩天。
  齊思摟著趙出息的胳膊,趙出息牽著齊思的手,兩人緩緩走進SOSOCLUB,留下身后眾多長吁苦嘆恨天公不公的聲音。夜店人聲鼎沸,群魔亂舞,發情的漢子們瞅見美女便像是餓狼瞅見獵物,肆無忌憚的打量調戲,口哨聲此起彼伏。趙出息將齊思護進懷里,不管這是誰的場子,有人要敢占齊思的便宜,趙出息肯定會玩命。
  好不容易擠過人群來到賈繼恒的沙發卡座,正在拼酒玩色子的徐林和賈繼恒根本沒注意到已經到身邊的趙出息和齊思,還是主動讓座的唐曼麗讓兩人注意到趙出息和齊思,叱咤花叢老徐下意識停下動作,目瞪口呆愣在原地。沒少見美女,身邊更不缺美女的賈繼恒也是眼睛一亮,他沒想到趙出息的女朋友會如此漂亮。
  如果讓他們用兩個人形容齊思,那便是驚艷。
  “齊思?”徐林指著齊思問道趙出息。
  趙出息沒好氣的說道“你不是一直想見么?”
  徐林連忙把杯中酒喝掉給自己壓壓驚,自嘲笑道“出息,你小子還真沒白讓我期待,來,快坐快坐”
  說完徐林連忙起身給趙出息和齊思讓座,精致的容貌優雅的氣質垂肩的長發,傾城傾人心的笑容,齊思的出現讓在座的三位美女瞬間失去光彩。趙出息緊挨著賈繼恒,徐林則挨著齊思,齊思落落大方道“出息說,徐哥一直想見我”
  “我一直在猜,什么樣的女人能把出息的魂勾走,能讓這個榆木疙瘩開竅,今天算是見識了,這小子不是不開竅,只是眼光高,真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把你追到手”徐林哈哈笑道,他對齊思很滿意,比先前西安那幾個女人都適合趙出息,沒有蘇西洛的強勢,比伊伊有氣質,比程可欣溫柔。
  齊思回眸瞅眼趙出息,柔情似水道“本來昨天能見到徐哥,可是徐哥有事,出息一直給我說,在西安,徐哥沒少幫他忙”
  齊思主動給自己倒滿酒,不是香檳而是威士忌,用的是趙出息的杯子,主動敬徐林道“這杯酒,齊思謝謝徐哥幫我照顧出息”
  徐林連忙拿起酒杯,唐曼麗已經給他倒滿酒。齊思的話讓徐林對齊思的初始印象近乎完美,這種聰明又漂亮的女人,絕對是給自家男人掙面子的主,可遇不可求。
  “齊思,徐哥今天沒帶禮物,改天補上,等你和出息結婚那天,送你份大禮。徐哥沒什么話說,就是希望你對出息好點,我相信他肯定會對你好,他是什么人我清楚,我都不用說他敢欺負你我幫你揍他的話,絕對是疼媳婦的主。我們家出息這算是苦盡甘來,我打心眼里高興,這趟成都沒白來”徐林仰頭把杯中酒一飲而盡,齊思安安靜靜的聽徐林講,由著他喝。等徐林喝完酒才說道“徐哥說話算話?”
  “一口唾沫一個釘,算話”徐林沉聲道。
  齊思端起酒杯淺笑道“那齊思等著這天哦”
  趙出息沒攔著齊思,她是個有分寸的女人,趙出息只覺得,這就是他趙出息要找的媳婦,絕對不丟老趙家的人,那死去的爹娘應該可以瞑目了。
  瞧在眼里的賈繼恒默默點頭,趙出息的女人和自己的女人相比,雖說自己的女人同樣溫柔體貼,可還是缺少點東西,這東西便是大氣。賈繼恒等齊思喝完酒,戲虐道“出息,還不給我們介紹介紹這位美女?”
  趙出息不用介紹,齊思便輕笑道“我叫齊思,是趙出息的女朋友”
  趙出息足夠淡定,其實內心早已經波瀾起伏,自己這是要被齊思吃死的趨勢,等于自己離成功只剩下最后半站路,齊思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他再傻都能聽出來意思,悄悄握緊齊思的手。
  趙出息等齊思說完,這才介紹道“這個是賈繼恒,這幾個是他的朋友,范思雅,于欣和唐曼麗,她們都是西南財經大學的學生”
  “我是川師畢業的”齊思輕聲說道,這個趙出息先前還真不知道。
  賈繼恒恭維道“自古川師川音出美女,果然名不虛傳,估計你以前在川師的時候,沒少被男生追”
  “我們川師的美女太多,我排不上號”齊思笑著打趣道。
  大家不約而同的笑起來,賈繼恒端起酒杯開玩笑道“來來來,我們一起喝杯,希望出息和齊思早點結婚,早生貴子”
  “早點結婚,早生貴子”唐曼麗幾個起哄道,齊思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那種小鳥依人的害羞讓趙出息很享受。趙出息將齊思摟緊懷里,嬉皮笑臉的笑著。
  幾個人在SOSOCLUB一直待到快十二點,有些微醉,時間已經不早,趙出息便笑著說道改天再聚。出來后,張思雅幾個打車回學校,賈繼恒開著車,那輛老爸留下來的賓利,SOSOCLUB門口有代駕,賈繼恒讓代駕送他們回去。本來趙出息準備和徐林打車,先送齊思,再回外灘。賈繼恒則堅持送他們,趙出息便由著他。
  賈繼恒的賓利被代駕開過來后,徐林瞪大眼睛意外道“賓利慕尚,六百多萬,嘖嘖,老賈,沒想要你丫是扮豬吃虎啊”
  齊思表情有些微變,沒想到趙出息的朋友賈繼恒會是開著賓利的高富帥。齊思一直沒問趙出息的新工作是干什么的,趙出息也沒說。
  賈繼恒苦笑道“老爸留下來的車,一直沒舍得賣,有感情,睹物思人么。便留著裝裝逼,現在就靠它裝門面,不然有些人連鳥都不鳥我”
  “誰還沒低潮和輝煌,我當年是開勞斯萊斯的,你信不信?”徐林哈哈大笑安慰道。
  賈繼恒覺得徐林挺有趣,樂呵道“信,你老徐說什么,我就信什么”
  “你小子這話太虛了”徐林毫不掩飾的罵道,一老一小兩只狐貍相視大笑起來。
  趙出息握著齊思的手搖頭道“什么時候,我也能買得起?”
  “我的甲殼蟲滿足不了你么?”齊思故意生氣道。
  趙出息趕緊回話道“能,能,必須能滿足”
  送齊思回家的路上,除過趙出息和齊思的耳邊細語,再沒其余聲音。賈繼恒的情緒有些低落,坐在副駕駛上一直瞅著窗外燈火闌珊的城市,徐林低頭發短信,也不知道和誰。
  到蜀都花園小區外后,趙出息讓徐林和賈繼恒等著自己,徑直送齊思到她家樓下,齊思有些依依不舍道“走吧,別讓人家等你”
  “你先進去我再走”趙出息撓著頭憨笑道。
  齊思抿嘴笑道“傻樣”
  趙出息等她進去后,這才走出小區。蜀都花園離外灘小區沒多遠,晚上沒多少車,只用不到十分鐘便開到。趙出息和徐林沒著急著進去,拉著賈繼恒蹲在馬路邊上抽煙,徐林則接通電話站在不遠處打電話,賈繼恒坐在臺階上,望著看不到月亮和星星的夜空,一口一口的抽煙,趙出息輕聲道“老賈,一切都會過去,堅信生活終歸是美好的,這話,我給很多人說過,我自己也對自己說過。知道我為什么來成都么?”
  賈繼恒徑直搖頭道“不知道”
  “實在是走投無路,只能來這里,剛來成都時候,我舉目無親,誰都不認識,一切都是茫然,根本不知道出路在何方。可現在呢,還不是挺過來了?”趙出息感慨說道,這是真話,實話。
  賈繼恒沉聲道“我就知道出息你不是普通人,哈哈哈。出息,我不是給你說過我為什么去茶與酒么?”
  “大概說過”趙出息回道。
  賈繼恒繼續說道“我爸被陷害后,公司資金凍結,我想盡辦法塞錢托關系。成都的捐客,燕京的捐客,只要有點本事的我都找,可這些貨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起價都是百萬以上。公司資金以及我爸的賬戶都被凍結著,我手里沒錢,便四處籌錢,親戚、朋友,以前玩的好的哥們,沒一個敢借我的,都知道我家出事,那會我算是見識到世態炎涼人情冷暖,也是,我借的錢都挺多,不過對于他們來說,那不是什么大數。我為什么一直疼思雅那孩子,那會我連給車加油都加不起,她把自己攢的十萬塊錢給我,讓我用,頂不上什么大事,可我心里感動。后來,我爸在里面心臟病突發走了,他們沒查出什么,公司賬戶解凍,可一切已經晚了,各種違約金銀行的貸款以及還借的錢,公司不得不破產賣掉,到最后給我和我媽只剩下兩百萬和一輛車一套房。我心里憋屈,那會我整個人就跟瘋子似的,不吃不喝想不通,不知道為什么那些跟我稱兄道弟的哥們天天避著我,喝酒都找不到人。以前的我,是個什么貨色?吃喝瓢賭樣樣都干,去國外留學,吸毒被遣送回來,飆車差點沒命,打架被人砍傷,更沒少糟蹋姑娘,光聽這些事,你就知道我不是什么好貨。可我爸的事后,我徹底變了,你知道為什么?因為心里憋著股怨氣,我不信自己不能東山再起。所以我去茶與酒,這是以前跟我爸去過的地方,我知道那是個什么地方,我知道能在那里遇到什么。”
  “所以,你遇到我,把寶壓我身上?”趙出息沉聲道。
  賈繼恒呵呵笑道“算不上押寶,只能說投資。我不是那種為朋友可以兩肋插刀的人,也不會插朋友兩刀。只是,能雪中送炭雪中送炭,能錦上添花錦上添花,絕不會落井下石。”
  “可我不過是個司機,幫不到你”趙出息淡淡說道。
  賈繼恒捻滅煙頭道“所以我不是押寶,只是投資,投資么,肯定會分散風險,而不是一意孤行”
  趙出息跟著起身,拍著賈繼恒的肩膀道“老賈,你知道我最喜歡你哪點?”
  賈繼恒一臉疑惑,不解。
  “實誠”趙出息平靜說道“不早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能不能做成朋友,為時還早,你在評估我,我不也在評估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