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213 忽悠

徐林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趙出息,只要你有實力,到哪都不愁餓死。徐林差不多是白手起家,幾乎沒用過老徐家半點人脈關系,從天津到北京,只身打拼。靠著一身敢把皇帝拉下馬的闖勁,愣是在北京城里打下一片基業,輝煌時身價數十億,是各種局的座上賓,年紀輕輕前途無量,那會真是年少輕狂。從巔峰到身無分文欠債數千萬,徐林只用短短三年時間,那會徐林連死的心都有過,可沒敢真死,他還欠著數千萬的債,雖說是老徐家的庶子,可老徐家的人,從來不欠別人半分錢。
  經歷一年的低潮和墮落,徐林再次重新上路,離開那座名利場和浮沉殿,他知道那座城市的輝煌下掩蓋的是累累白骨,在外漂泊數年,徐林這個浪子終于開始沉下心,不再覺得曾經的那些是多么的重要,那些不過是浮華虛榮。就如同他在北京城和蔣文茜所說的,卷土重來又能怎么樣,物是人已非,何必呢?
  如果徐林真想放手一搏,他在那座城市都能站起來,別說是成都一個中型公司的副總,就是總裁,他也有本事拿下,只是不用,太累而已。
  趙出息清楚徐林的實力,這只不過是和徐林開玩笑打鬧,誰讓這貨老不正經故意扮豬吃虎玩自己。老徐在陜北那個煤老板那里沒少掙錢,這是他有次偷偷問蘇西洛后才知道的。
  一切都向著好的方向前進,這是趙出息樂于見到的結局。
  快八點半的時候,趙出息終于接到賈繼恒的電話,賈繼恒告訴他去少陵路,趙出息隨口說道帶朋友一起,賈繼恒很爽快的答應。二胖沒心思跟著去,說要等個人過來送東西,趙出息雖說好奇什么人給二胖送什么東西,不過沒追問,二胖想說自然會說,他在成都之前待過好幾年,有認識的朋友不是什么奇怪的是。
  趙出息和徐林跟二胖打招呼出門,兩人并沒開車,知道晚上得喝酒。徐林胃恢復的不錯,這和他當年在北京城廝混酒局飯局時候差太遠,有次連續一星期晚上喝酒,最后直接被送進醫院,嚇的蔣文茜又哭又鬧,就差和請她喝酒的人鬧翻,那會蔣文茜對他真好,那會蔣文茜很漂亮。
  趙出息徐林出門沒多久,二胖便跟著下樓,在小區門口停住。差不多十分鐘后,一輛黑色的奔馳s600l停在小區門口,一男一女緩緩下車,奔馳停在路邊并未熄火。男人面帶微笑,穿著灰色棉質polo衫,手里拿著把二胡。女人一臉戲謔,嫵媚又神秘,站在男人身邊,卻絲毫沒半點氣勢。
  二胖的臉色微變,他沒想到來送二胡的會是他,林家男人,林正北。轉眼間,林家男人林正北,這個在北京城人脈通天的男人和她旁邊這位紅顏知己已經走到二胖的眼前,二胖瞇著眼睛,語氣不善道“送個二胡,至于讓你這尊菩薩來趟成都?”
  “來成都辦事,順便給你帶著,別人,我也不放心”林正北,身高一米八,虎背熊腰,面相天圓地方,山根直通天庭,略有伏羲之勢,沉穩中卻又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二胖臉色微變,瞅眼站在林正北旁邊的南宮音,這個女人可不是善茬,良久才說道“成都還有人請得動你?”
  “請不請得動,我都已經來了”林正北脾氣很好,淺笑道“不請我上去坐坐?好歹我遠道而來是客,老太太可不會怠慢客人”
  二胖接過二胡,這把奶奶留給他最寶貴的東西,先前急匆匆去青海忘記帶,之后直接回成都沒時間取,前段時間趙出息提起這事,他才讓林正北派人送來,沒想到會是他親自來。
  兩尊在北京城能量不小的菩薩跟著二胖這尊羅漢上樓,進屋之后,林正北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房間,輕哼道“胡老爺子對你不錯,不枉老太太當年幫他走動逃脫一劫,趙出息怎么沒在?”
  “你知道趙出息?”二胖微怒道。
  林正北并不在乎二胖的憤怒,隨口道“這么大的活人在你身邊,我要不知道,還能叫林正北?”
  林正北,林鎮北,這名字的意思,估計也就老林家的人知道……
  二胖有些釋然的嘆氣,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每次面對這個男人都會憤怒,奶奶說毫無實力的憤怒只會讓人落了下乘,所以最好是心平氣和才是上乘。
  “趙出息現在跟著簡影?”林正北明知故問道,二胖回北京城后,他就沒打算讓自己脫離這根線,老林家唯一的香火,斷不了。
  “你知道的到不少”二胖冷哼道,顯然已經接受林正北盯著自己這件事。
  林正北有些好笑道“這個趙出息倒挺有趣,能讓簡影看上,誰占誰便宜?”
  “什么意思?”二胖皺眉問道。
  林正北沒打算告訴他,故意賣關子道“過段時間,你就知道了”
  “不早了,我還有事,該走了,你照顧好自己”林正北轉身笑道,這小子一切都好,他便放心。
  二胖沉聲喊道“不送”
  林正北和南宮音離開房間,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南宮音低聲詢問道“去見五爺?”
  “不去,回北京”林正北徑直說道。
  南宮音頓感好奇,難道眼前這男人來成都,真的只為給林三無送二胡?
  千里送二胡,也就林三無有這面子。
  “我沒必要跟著趟這趟渾水,五爺顯然是想走我這條路,可我林正北還想多活兩年。世事無常,一步登天有可能下一步便摔得粉身碎骨,還是走穩點好”林正北突然伸出手摸著已經記不清跟著他多少年的女人的臉,解釋道。
  南宮音嫣然一笑,折煞世人。都說紅顏薄命易香消玉損,可我南宮音卻偏偏不信。
  成都少陵路酒吧街,趙出息和徐林剛到賈繼恒所說的sosoclub門前,他兩自然不知道外灘來過一位名震北京城的男人,徐林要是看見,肯定會驚出一身冷汗。兩人在門口沒等幾分鐘,賈繼恒便出來接他們,趙出息大概瞄眼這條酒吧街門前停的車,百萬以上豪車比比皆是。少陵路是成都三大酒吧街之一,和蘭桂坊九眼橋齊名。不過這里并不像九眼橋那種文藝吧,幾乎都是夜店慢搖吧,和蘭桂坊分庭抗禮。
  sosoclub旁邊是王子國際俱樂部,是家夜總會,來來往往不少豪車以及美女,讓趙出息和徐林算是大飽眼福。清一色的黑色低胸緊身裙,裙擺剛剛能包裹住翹臀,身材姣好,長發飄飄,讓男人瞬間荷爾蒙分泌。
  “成都果然美女多,不愧是天府之國”徐林盯著剛剛送完客人的某位小姐的屁股一臉淫蕩的說道。
  趙出息很配合道“老徐,有沒有興趣左擁右抱?”
  “自己花錢不去,要是別人花錢倒是可以考慮,有便宜不占白不占”徐林現在是愈發的隨性,以前中庸的他在趙出息眼里,丫就是有走火入魔的趨勢。
  賈繼恒出來后,兩人這才停止扯淡。
  “蘭桂坊那便熟人太多,這邊還算安靜,就是離你們有些遠”賈繼恒笑著解釋道,蘭桂坊那邊是他以前經常去的地方,可現在很少選擇去那里。
  “兄弟,這地方美女多么?”徐林半開玩笑道。
  賈繼恒哈哈笑道“放心,我讓朋友找的幾個大學生,姿色都不錯。出息,不給我介紹介紹?”
  賈繼恒自來熟,沒有半點隔閡,老徐也是不會客氣的人,趙出息回道“老徐,我在西安的朋友,剛來成都沒多久,以后混大成都”
  “哈哈,混成都好,美女多,大成都歡迎老徐”賈繼恒開玩笑道。
  兩人跟著賈繼恒進sosoclub,賈繼恒早早便已經訂好沙發卡座,此刻sosoclub已經開始火爆起來,卡座上坐著三個欲拒還休水靈靈的大學美女,賈繼恒說這三個美女都是西南財經大三的學生。經過賈繼恒的介紹,趙出息知道三個美女的名字,賈繼恒身邊的長發女神范美女叫范思雅,趙出息身邊小巧玲瓏的叫于欣,徐林身邊性格火爆顯然玩的開的叫唐曼麗,剛坐下便自然而然的摟著老徐的胳膊,不知道是不是賈繼恒交代的。趙出息身邊的美女倒挺文靜,只是緊挨著趙出息。
  “喝什么,威士忌紅酒還是香檳?”賈繼恒還沒點酒,把主動權留給趙出息。
  “香檳給美女點,紅酒不適合這場合,還是喝威士忌吧,不行來兩瓶軒尼詩百樂廷?”徐林笑呵呵的幫著趙出息說道,他對酒的了解,絕對不是賈繼恒和趙出息能比的。
  賈繼恒有些尷尬搖頭苦笑道“要放以前,百樂廷干邑1919差不多每次都點瓶,現在頂多皇家禮炮和xo級別,再高,我就得考慮這個月的支出”
  “那就你平時喝的,我對酒沒啥要求”趙出息笑著解圍道,知道點關于賈繼恒的事情,似乎家里發生過變故。
  大波長發畫著淡妝的范思雅嬌笑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徐哥,難道我們三個美女陪你們,還醉不倒你們?”
  “思雅真會說話,我就說說而已,唉,以前咱都是喝82年拉菲的,可不是那種在公海裝的,純真的法國原產,現如今最愛喝的是啤酒,哈哈哈”徐林自黑道,這倒是實話。
  “徐哥,你們不是說大俗即大雅么?”唐曼麗酥胸摩擦著徐林的胳膊,嘟嘴道。
  徐林捏著唐曼麗的鼻子道“你們說什么就什么”
  于是,賈繼恒便喊了兩瓶皇家禮炮和一瓶香檳,酒剛上來還沒準備喝,趙出息便接到齊思的電話,齊思今天下飛機沒給他說,這會已經吃完晚飯正打算出去玩。
  趙出息說自己在少陵路和朋友喝酒,齊思笑著問是不是有美女,趙出息不否認,齊思半開玩笑問道她能來么?趙出息哪敢說不,主動叮囑她估計要喝酒讓她別開車,打車過來。
  趙出息剛掛掉電話,徐林便不懷好意的問道趙出息“齊思?”
  趙出息點頭默認。
  徐林一臉期待道“終于能一睹廬山真面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