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211 微服視察

第二百一十九章有工資么?
  簡姨無疾而終,趙出息卻聞出今天這場會議的氣氛頗為古怪,眾位高管貌合神離,彼此所說的話都中規中矩,除過這個叫范離的男人。至于西蜀集團的實際負責人杜西南幾乎沒說什么話,貌似有意為之,難道杜西南和這些高管已經達成不為人知的默契?如果簡姨想知道關于西蜀集團的事,為什么不直接問杜西南,從進西蜀集團起,簡姨和杜西南好像就沒說過幾句有用的話,全是客套寒暄的虛話。這讓趙出息不禁覺得愈發的有意思,難道杜西南脫離簡姨的掌控了?
  簡姨是西蜀集團的董事長,幕后控制人,這是眾人皆知的事情。可從西蜀集團成立到今天起,簡姨每年進西蜀大廈的次數屈指可數,除過高管們,大多底層人員根本沒見過她,更別提分公司的人。
  董事長辦公室位于頂層,西蜀集團是西蜀大廈的業主,樓上六層屬于西蜀集團總部,樓下則大多是西蜀集團分公司。和胡雨嘉的辦公室差不多,西蜀集團的頂層除過一大兩小三個會議室,剩下的則被董事長辦公室和總裁辦公室分割,簡姨諾大的董事長辦公室空蕩蕩,平時這里由董事長秘書兼董事會秘書送宋青瓷負責,幾乎不用猜都知道,宋青瓷是簡姨的心腹,西蜀集團很多需要簡姨簽字的事,宋青瓷都會主動聯系她。
  辦公室除過盤著頭發穿著身暗綠色套裝的宋青瓷,還有兩女一男,她們是宋青瓷的助理。散會后,簡姨只喊比較知性的宋青瓷跟著自己進辦公室,其余高管都已經散去,杜西南則回自己的辦公室,隨時等著簡姨的召喚。
  雖說簡姨不怎么來西蜀集團,可辦公室卻被宋青瓷打掃的一塵不染,幾個人坐在會客區的沙發上,陽光透過落地窗照在眾人的身上,顯的是那么的真實和溫暖。宋青瓷化著淡妝,成熟穩重,言談舉止都比較優雅,不過趙出息瞅著她應該年齡不大,算得上今天在座的高管里比較年輕的。只是這么年輕,便代替簡姨坐鎮西蜀集團,可見沒那么簡單。
  “青瓷,給我說說,公司最近都發生些什么事?”簡姨接過趙出息遞來的茶杯,不茍言笑道。
  宋青瓷微微蹙眉,趙出息瞅著她的側面輪廓,有點像天后王菲。貌似公司的事情很棘手,宋青瓷停頓數秒才開口道“幾大分公司最近的人事變動很大,集團內部派系林立,正如范離今天所說的,任人唯親。范離剛來公司沒多久,可能不知道公司董事會的架構,所以今天才會冒然說出這些話,估計接下來他在公司會受到孤立,工作可能受到阻力。范離是個有才有想法的年輕人,可以重用,目前還沒站在誰的那邊”
  “杜西南有什么所作所為?”簡姨默然點頭,并不著急。
  宋青瓷理了理裙擺,雙手放在膝蓋上,苦笑道“我不知道杜總心里是什么想法,以往的話,他會阻止這種情況,不可能讓公司陷入當前這種局面。可這次,他顯然是睜只眼閉只眼,前短時間更是以出差的名義去上海,有意躲避。不過他的人都沒什么大的動作,別人似乎也不想惹他,一些比較中立的人動蕩最大,不過這些人都像范離一樣,工作能力強”
  “這個范離挺有意思,我想跨國公司高管的位置自然比西蜀集團更有發展前途,為父母放棄跨國公司高管,選擇回成都工作,這份決心不是普通人敢下的,內心世界肯定強大,何況還是個不過三十歲的男人”趙出息插嘴道,肯定范離的選擇,這種人就算再壞,,也不會壞到哪里去。
  宋青瓷微微側目看向趙出息,她之前從來沒見過趙出息,每次陪著簡姨來公司的只有芙蓉一人,她更清楚能站在簡姨身邊意味著什么,所以剛見到趙出息的時候,宋青瓷便充滿好奇。這應該是今天趙出息所說的第一句話,毫不掩飾的欣賞范離,宋青瓷對趙出息報以微微一笑,知道趙出息這是在肯定自己的話。
  堅持自己固有的高傲,同時保持距離,這是宋青瓷對任何男人同樣的做法。
  “出息,你可能不知道西蜀集團的董事會架構,以后多和青瓷聯系,有什么不懂的便問她,她是公司值得相信的人”簡姨這是有意讓趙出息和宋青瓷拉近關系,依舊再給趙出息日后入主西蜀集團鋪路,到時候趙出息的局面會比現在更復雜,如果沒有心腹,估計步履維艱。
  趙出息淺笑道“姨,我知道了”
  “西蜀集團的董事會是由杜西南、郭青松、賀元山、吳和平、劉嵩、陳濤這幫人組成的,公司內部是什么情況,你應該了解了”簡姨看似簡單的說道。
  “我知道了”趙出息豁然明白,感情是這么回事,那自己最開始的猜測顯然有些保守,應該是,這些人是如何瓜分公司勢力的,估計每位大佬在公司內部都有代言人。
  宋青瓷有些意外,原來趙出息對公司的情況尚不清楚,那簡姨為什么要帶他來公司。就在宋青瓷低頭猜測的時候,簡姨卻突然說道“出息,從今天起,你就是西蜀集團的非執行董事。青瓷,你待會便通知下去”
  “不用問其他人的意思?”趙出息對于簡姨突然的決定很好奇。
  簡姨呵呵笑道“這西蜀集團,至少現在,還是我說了算”
  這句話足夠強勢,簡姨就是簡姨,趙出息不禁心想,自己何時才能到簡姨這個層面,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可稱梟雄……
  又詢問宋青瓷一些事情后,簡姨起身帶著芙蓉去杜西南的辦公室,簡姨的辦公室面向正南方向,杜西南的辦公室則面朝正北方向。簡姨走的時候,讓宋青瓷給趙出息介紹公司的具體情況,畢竟現在趙出息已經是公司的非執行董事,雖說非執行董事不在公司任職,可卻是公司不可或缺的職位。
  簡姨走后,氣氛便瞬間不再那么的壓抑,趙出息長舒一口氣,宋青瓷嘴角微微上揚,帶著絲笑容問道“在簡姨身邊,壓力很大?”
  趙出息起身走到透明玻璃前,西蜀集團雖說不是天府廣場附近拔尖的建筑,卻也能排進前三,站在這西蜀大廈的頂層,眺望出去,整個成都南邊盡收眼底,不禁讓趙出息有些心胸開闊。
  “宋姐,你來西蜀集團幾年了?”趙出息沉聲問道。
  宋青瓷起身,走到趙出息的身邊回道“似乎是我先問你的?還有,在西蜀集團里,要么叫我宋秘,要么叫我青瓷,我不喜歡別人叫我姐,顯的我年齡大”
  “我猜,西蜀集團里算上簡姨,叫你青瓷的不超過一只手,宋秘,你哪一年的?”趙出息本想叫青瓷,這樣顯的關系近,可總覺得有些曖昧的感覺,權衡后,還是覺得叫宋秘比較穩妥。
  趙出息叫宋秘在宋青瓷的意料當中,要叫青瓷,她會覺得趙出息輕浮,只是拐彎抹角的問自己多大,讓宋青瓷頗為生氣,不悅道“你不覺得剛認識我,便問我年齡很不禮貌么?”
  “我這人比較直爽,不喜歡拐彎抹角,宋秘是不是在公司待太久,勾心斗角習慣了?”趙出息半開玩笑道。
  宋青瓷有些憂傷道“哪個圈子沒有勾心斗角,有利益有人心的地方便有爾虞我詐”
  趙出息覺得確實如此,一個小女人處在這樣的環境里,還能游刃有余,宋青瓷確實不容易,于是便妥協道“你的工作是幫著簡姨負責西蜀集團,我的任務是跟著簡姨,你都有壓力,我哪能沒壓力,簡姨是誰啊”
  “我畢業便進入西蜀集團,那會不過是個實習生,有個經理對我心懷不軌,經常以工作名義騷擾我,有次簡姨來公司,我直接跑到她當面告狀,當時一幫人傻眼,我也嚇的不輕。后來簡姨讓那經理直接走人,我便被她看重,有意栽培,到現在已經五年,想想那會挺傻的”宋青瓷望著遠處,若有所思的笑道,如果趙出息不刻意問她,她都不會去想自己來西蜀集團多久了。
  “是挺傻的,要是我,我肯定不會那么做?”趙出息點頭說道。
  宋青瓷瞪著趙出息冷哼道“那你會怎么做?”
  “我會帶人堵那經理,說你是某位大佬的女人,打的丫見到你就躲”趙出息一臉壞笑道。
  “你敢么?”宋青瓷有些好笑道,沒想到趙出息這么有趣,她一直覺得,跟在簡姨身邊的都是些陰陽怪氣的怪物,杜西南便是如此。
  趙出息嘿嘿笑道“有什么不敢的,無毒不丈夫么”
  “我不過是個小女人而已”宋青瓷嘆氣道,聲音顯的有些疲憊。
  趙出息連忙轉移話題道“宋秘,話說這非執行董事是啥職位?”
  “你不懂?”宋青瓷輕聲問道。
  趙出息回頭笑著撓頭道“我哪懂,我說我小學都沒畢業,你信不?”
  宋青瓷才懶得去辨別趙出息說的話是真是假,畢竟她認識趙出息還不到兩個小時,只是解釋道“非執行董事是不在公司經理層擔任職務的董事,是董事的一種,也是構成董事會的成員之一。非執行董事對執行董事起著監督、檢查和平衡的作用”
  宋青瓷看見趙出息緊鎖眉頭的樣子,不解道“還不懂?”
  “真不懂,這樣吧,你直接給我說,有工資么?”這才是趙出息最關心的問題。
  宋青瓷有些驚訝趙出息會問這樣白癡的問題,可還是如實說道“有工資”
  “一個月多少?”趙出息露出奸詐的笑容問道。
  宋青瓷嬌笑道“年薪二十萬”
  “我了個草,這么多,賺大了”趙出息肆無忌憚的喊道,瞬間有種勞資是暴發戶的感覺。
  宋青瓷自言自語道“二十萬很多么?”
  對宋青瓷來說,年薪二十萬在西蜀集團不過是中層管理,可對趙出息來說,這特么就是天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