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210 賭注


  趙出息知道徐林有這個實力,在西安的時候,他不就是這個級別的總經理么。成都這么大,公司這么多,徐林找到一個公司高管職位不是什么難事。只是徐林來成都是來投奔自己的,自己倒沒幫上什么忙,不禁有些愧疚。
  “老徐,等我在簡姨這邊站穩腳跟,到時候你再過來”趙出息有些尷尬的說道。
  徐林徑直走到趙出息面前,笑罵道“出息,說這話我老徐可不愛聽,我來成都,找你和二胖是一方面,喜歡這座城市是另方面,不是真的來跟著你蹭吃蹭喝,你趙出息什么人,咱老徐清楚,你要有能力,估計早就給我安排好一切。曰子還長著,我們都先慢慢混著,說不定哥在成都會你比混得好”
  “這個,我對你有信心,晚上回來我們出去鬼混,來成都這么久,我都沒好好鬼混過”趙出息琢磨著晚上和賈繼恒出去的時候帶上徐林,老徐是個人精,看人比自己準。
  徐林垂頭喪氣道“馬來隔壁,讓我今天先養好身體再說”
  徐林自己解決午飯,趙出息去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蹭吃蹭喝,目前在簡姨這個大圈子里,還很少有人知道趙出息這么號人物的存在,簡姨并沒著急著想把趙出息推向前臺,一切都得循循漸進,雖說簡姨知道自己的時間不長,可讓趙出息走的太快,就會打亂自己當初的計劃。總之,熟悉這個圈子,又和這個圈子保持適當的距離。
  在牧馬山吃過午飯后,簡姨讓趙出息在客廳稍等片刻。今天他們要出去,幾分鐘后,簡姨換好衣服出來,淡妝素顏,一身黑色套裝簡單又嚴肅。趙出息不知道已經年過四十的簡姨是如何保持自己的身材和容貌,難道簡姨固有一套屬于自己修身養姓的方法?
  “趙出息,你看什么?”趙出息盯著簡姨發呆,緩緩走過來的芙蓉呵斥道。
  趙出息尷尬撓頭道“沒什么沒什么,只是覺得芙蓉姐姐今天特別漂亮”
  “你試試再叫我聲芙蓉姐姐”芙蓉瞇著眼睛冷笑道,她的名字確實和那位芙蓉姐姐有些相近,可還真沒人敢在她當年喊她芙蓉姐姐,因為這樣做的人,后果便是在醫院趟上一兩個月。
  “我叫的是芙蓉姐,姐,你肯定聽錯了”趙出息哪敢挑戰芙蓉,都說芙蓉花開,一曰三變,這和芙蓉姐姐的姓格倒是差不多。
  簡姨走過來后沉聲道“出息,去車庫開車”
  趙出息聽到這話,猶如解圍,連忙跑出去開車,芙蓉有些哭笑不得,只能冷哼表示抗議,簡姨這是明擺著護著趙出息。別墅門口,趙出息開車過來時,簡姨和芙蓉已經等著,這是他第一次開素有尊貴典雅之稱的賓利,趙出息琢磨著照這個速度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能開遍所有豪車,遙想去年剛走出大山的時候,他看見馬路上那么多汽車時是多么的驚訝,如今就算是開賓利都沒有那種激動的心情,這人生還真特么的艸蛋。
  一行三人,再無他人,趙出息司機,芙蓉坐副駕駛,簡姨坐在后排。這是趙出息初次給簡姨當司機,先前他已經在車庫了解過賓利車內的具體情況,心里已經有底,所以并不用擔心什么。跟著耿師傅出來的徒弟,當不了賽車手,可當當司機,還是有這份實力的。
  簡姨上車后,趙出息緩緩問道“姨,我們去哪?”
  “天府廣場,西蜀大廈”簡姨沒有開口,負責簡姨行程安排的芙蓉沉聲道。
  趙出息知道順著人民路一直往北便能到天府廣場,那里是成都的市中心,算得上最繁華的地方,只是西蜀大廈的具體位置不知道,到時候芙蓉應該會提醒自己。賓利緩緩啟動,向著天府廣場而去。簡姨并沒有通知西蜀集團那邊,今天算得上是微服視察,自從四川整體發生地震后,她便一直處于忙碌狀態,已經很久沒有管過事,最近這些人的態度讓她很不滿,看來很多人都聽到了風聲。
  “姨,你和胡姨很熟?”出雙流快到市區時,趙出息小聲詢問道,昨天胡雨嘉說出這個消息時,趙出息不免有些驚訝,胡雨嘉和簡姨彼此認識,趙出息倒不奇怪,可很熟這讓趙出息不禁困惑。簡姨想用那天晚上的事拉近和胡雨嘉的關系,可她們兩本就很熟,為什么還要多此一舉?最重要的是,簡姨能下得去手,絲毫不忌諱和胡雨嘉的關系
  簡姨不動聲色道“交情還行,關系不淺,但還不至于到推心致腹的地步”
  “昨天陪老爺子吃飯,胡姨提起過姨,她說姨哪天有空,一起聚聚”趙出息如實說道,簡姨如此解釋(www.booksrc.net),趙出息到能理解。可他和胡家能到比簡姨更近的關系?
  簡姨輕笑兩聲道“她這是不放心你在我這,想探探虛實,是不是讓你一起?”
  “什么都瞞不過姨”趙出息呵呵笑道。
  事情正向著簡姨所想的方向發展,這正是她想要的結果,趙出息不會明白簡姨心中的想法,簡姨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為他接班后做準備,要是沒有這些布局,簡姨完全相信,就算趙出息到時候順利接手自己的殘局,順利平衡各方的利益,可絕對不是長久之計,這些老狐貍一定會玩死沒有背景的趙出息。
  西蜀集團是簡姨的核心資產,整個圈子的大多數明面資源都由西蜀集團負責,就連灰色資源也由西蜀集團讀力的公司負責,說白不過是兩個牌子一個系統,實際控制人都是簡姨。整個川渝江湖對簡姨的評價便是,她是紅爺和李叔的完美結合升級版。李叔逐漸淡出灰色圈子,開始走紅頂商人路線后,逐漸崛起的紅爺便全盤接受李叔的黑色地盤,兩人地位平等,相輔相成,配合完美,利益分成,這種模式自然是兩人背后的那位老江湖五爺撮合的。五爺在他們那個圈子的威望無人能及,縱然手中無一兵一卒,紅爺和李叔也不敢造次,說讓他兩都是由五爺調教出來的。
  可簡姨的圈子,簡姨一個人說了算……
  西蜀集團小會議室里,簡姨坐在正中間的位置上,趙出息和芙蓉分站在兩邊,下面坐著整個集團的所有高管,濃眉大眼國字臉的西蜀集團負責人杜西南坐在簡姨的旁邊。剩下的則是兩位集團副總裁,集團總經理,集團副總經理,集團公司財務總監,行政總監,人力資源總監,公關部總監,法務審計總監,董事會兼董事長辦公室秘書,這幾位算是集團高管里能見到簡姨的人,其余人都算不上集團的核心。
  趙出息陪著簡姨已經在會議室待了近一個小時,在做的所有高管都已經做過述職,但簡姨對這些表面上的話并不感興趣,等這些人講完后,才是簡姨的時間。
  “你們是不是很好奇我今天為什么突然來到公司,你們當中很多人應該沒見過我幾次”坐在董事長位置上的簡姨聲音明顯不悅的說道,濃眉大眼的杜西南面帶微笑,眼睛里透著股精光,用眼神掃射這下面的這幫人,他很清楚自己如今的地位,和當年差點成為階下囚完全是天壤之別,如今在川渝的商業勢力中,幾乎沒有他不敢做的事,只要是在川渝混的企業公司,沒有誰不給他杜西南面子,在簡姨的這個圈子里,他的地位絕對排進前三。
  下面一幫人面面相覷,沒人敢說話,都默不作聲,趙出息饒有興趣的盯著這幫人,他在思索,簡姨為什么要帶他來西蜀集團,而下面這幫人里面,誰又是誰在集團公司的耳目。
  “我對集團公司最近的工作不滿意,很不滿意,有誰能給我說說這是怎么回事?”簡姨繼續訓斥道,她也在打量在座的這些人,更多的注意力則放在旁邊的杜西南身上。
  坐在杜西南下面的公司副總裁張超起身,三十而立不到四十的男人,西裝革履,頭發濃黑,整個人很有精神,敢第一個站出來,顯然有些勇氣,趙出息默默記下這個人。
  “董事長,公司最近確實出現一些負面消息,但總體在可控范圍之內,國內經濟大環境不盡人意,全球經濟都處在不安的狀態,我們很多產業都受大環境制約,外貿更是虧損異常,所以……”張超開始侃侃而談,趙出息本以為他會說些實際的東西,可有些失望,他不是沒參加過這種級別的會議,當初跟著蘇西洛的時候,作為蘇西洛的私人助理便經常參加各種高管會議,蘇西洛最煩這種話。
  “我是來聽你的空話的?”簡姨冰冷道,在座的可都是知道簡姨具體身份的人,簡姨要是生氣,那后果會真的很嚴重,集團副總裁張超直接被嚇的不敢說話。
  “我覺得公司最近如此失控局面,是有人在故意為之,肆意調整旗下公司人事安排,任人唯親,這種情況,難道董事長沒有聽到風聲?”簡姨說完沒多久,下面某個看起來很年輕的男人便緊隨其后道,男人個子不高,卻眼神堅毅,絲毫不懼怕簡姨的氣勢,趙出息覺得這個人比之前那個人更有意思。
  這個男人剛說完,趙出息注意到,在座的諸位高管里,很多人的臉色微變……
  “哦,你是?”簡姨似乎沒見過這個年輕人,淺笑道。
  老謀深算的杜西南笑呵呵介紹道“這是公司剛剛高薪聘請來的副總經理,先前是家跨國投行公司大中華區的高管,叫范離,二十九歲,青城山人,哈佛商學院畢業”
  “范離,你說說,你為什么放棄投行公司高管職位來西蜀集團?”簡姨饒有興趣的問道,至于是范蠡還是范離,她到沒弄清楚。
  范離苦笑道“我是成都人,喜歡成都這種安逸的生活,從我開始上學,我便一直過著緊張的生活,我父母是老來得子,如今他們年事已高,所以我選擇回成都工作,能更好的的照顧他們,之所以選擇西蜀集團,因為西蜀集團給我的工資待遇最滿意,工作最輕松”
  “說的都是大實話,不錯,年輕人,好好努力”簡姨贊揚道,這倒讓范離有些意外,這都是自己該干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