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209 拋磚引玉

第二百一十七章賭注
  趙出息不僅擔心齊思見到自己和朱逸影她們在一起后的感受,同時擔心朱逸影這妞見到齊思后會不會故意玩自己,于是連忙推辭道“沒事,不用麻煩她們”
  朱逸影瞥眼趙出息,要不是老媽發話,她才懶得送趙出息,聽到趙出息的話,朱逸影不屑道“那你自己走吧”
  趙出息竊喜,可緊跟著出來的裴卿卻淺笑道“還是送送你吧,反正我們沒什么事,就當飯后散散步”
  胡雨嘉瞪著朱逸影不悅道“沒點禮貌,還是裴卿懂事”
  朱逸影吐著舌頭做鬼臉,只好跟著裴卿薛娜送趙出息出小區,趙出息一臉沮喪。往出走的路上,薛娜打趣道“本來是我們請你吃飯,到頭來卻成你給我們做飯,英雄,你說讓我們拿什么報答你?”
  “以身相許行么?”趙出息瞅著薛娜傲人的胸部一臉猥瑣的說道。
  姓格開朗又開放的薛娜從來都是給朱逸影和裴卿講黃段子,這點無傷大雅的玩笑怎么能傷到她,故意挺著"shuxiong"誘惑道“人家倒是沒什么意見,只是不知道另外兩位美女愿不愿意,三女侍一夫,聽起來好像很刺激”
  趙出息一臉愕然,裴卿嬌嗔道“娜娜,你越來越沒個正行,說這話,都不害羞么?”
  “要以身相許,你自己投懷送抱吧,我們不攔你,可別拉上我們,到時候狼入虎口,別怪我沒提醒你”朱逸影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她對薛娜已經沒轍。
  薛娜冷哼道“我這叫真實,誰知道你們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我要真和我家英雄在一起了,你們到時候可別后悔”
  “去啊,沒人攔著你,你要敢行動,我給你們開香格里拉總統套房”朱逸影反駁道,她才不覺得薛娜真敢勾引趙出息。
  趙出息弱弱的說道“其實我覺得,剛才薛娜那個三女侍一夫的提議好像不錯”
  “滾”趙出息剛說完,朱逸影便毫不客氣的罵道,薛娜和裴卿忍不住的捂著嘴笑起來,趙出息一臉無所謂,反正調戲三個美女挺有趣,又不會缺胳膊少腿。
  成都的初秋和盛夏差不多,八點才會徹底天黑,不過這會已經差不多,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趙出息已經遠遠望見站在馬路對面路燈下的齊思,齊思隨意綁著長發戴著太陽鏡,黑色蕾絲連衣裙秀出前凸后翹的身材,背靠著一輛紅色的大眾甲殼蟲。瞅見趙出息出來,齊思摘下太陽鏡,對著趙出息微笑示意。
  “行了,你們進去吧”趙出息生怕朱逸影她們看見齊思,連忙說道。
  可千怕萬怕,眼睛比較毒辣的薛娜還是注意到馬路對面正看向她們的齊思,誰讓齊思太過驚艷,薛娜笑的頗為有意思的說道“英雄,對面那美女不會是來接你的吧”
  薛娜剛說完,朱逸影和裴卿便順著薛娜的眼神看向齊思,齊思很有禮貌的對著幾個人微笑點頭,除過朱逸影臉色冰冷,裴卿和薛娜都笑著回應,趙出息知道這下完了。
  “呦,怪不得這么著急著離開,感情是勾搭上大美女了”朱逸影不否認齊思漂亮,只是覺得趙出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樣的大美女絕對看不上趙出息這種土包子。
  趙出息索姓不管不顧道“你都能泡帥哥,我就不能泡美女?”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要能泡到她,我跟你姓”朱逸影有些賭氣的說道,有意在激怒趙出息。
  趙出息冷哼道“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要不跟我姓,怎么辦?”
  “要是不跟你姓,姑奶奶就把初夜送你”朱逸影惡狠狠的說道。
  趙出息被朱逸影這個賭注瞬間秒殺,薛娜震驚道“影子,這玩大了吧?”
  “薛娜和裴卿是證人,你要追不到她呢?”朱逸影窮追不舍完全不在乎的說道,顯然是要對趙出息趕盡殺絕。
  趙出息被激怒,底氣十足道“要是追不到,我無條件答應你三件事,怎么樣?”
  “成交”朱逸影冷笑道。
  薛娜小聲道“不用這么狠吧”
  唯獨裴卿不關心趙出息和朱逸影的賭局,她眼神充滿失望,心情瞬間跌入谷底……
  打完賭,趙出息生怕對面的齊思多想,紅燈剛剛結束,便趕緊走向對面。朱逸影不屑轉身,她對這個賭局很有信心,薛娜拉著失神發呆的裴卿緊隨其后。
  馬路對面,齊思很有耐心的等著趙出息,趙出息剛出現,她便已經注意到趙出息身邊的幾個年輕漂亮的美女,說不吃醋那是假話,可她有自己的原則,那便是在未確定關系前,互不干涉隱私。再者,她不覺得趙出息是那種腳踏兩只船的花心大蘿卜。
  “被老爺子拉著多坐了會”趙出息撓頭有些不好意思道。
  齊思淡淡笑道“沒關系,我也是剛到,想想我們去哪?”
  趙出息有些愕然道“你不問問剛剛送我出來的那幾個美女和我什么關系么?”
  “這不是等你說么?”齊思有些狡黠的笑道,守株待兔才是聰明的做法。
  趙出息被逗樂,狡猾的小狐貍,故意道“那我要是不說呢?”
  “那是你的選擇,況且我還不是你女朋友,不會干涉你的隱私”齊思善解人意的說道,晚上的微風吹亂她耳邊的碎發和裙擺,她顯的是那么的楚楚動人。
  出乎意料的是,趙出息并沒回答,好像彼此心里都已經知道對方要說的話,這是種最好的感覺,不說也懂。
  趙出息聳聳肩笑道“走吧,你不是要逛街么?”
  “開車”齊思把鑰匙遞給趙出息,好像道,此時的趙出息讓她感覺很傻很傻,完全不是為他出頭時,雖千萬人吾亦往矣的氣勢。
  趙出息打量著紅色的大眾甲殼蟲道“這是你的車?”
  “我只能買的起甲殼蟲,還是按揭買的”齊思唉聲嘆氣的抱怨道。
  趙出息一本正經的問道“那你最喜歡什么車?”
  “白色的瑪莎拉蒂”齊思想了想說道,她覺得白色的瑪莎拉蒂最適合她,可惜對她來說,這有些遙不可及。
  趙出息沉聲道“等我有錢,一定給你買”
  “那你得先追到我再說”齊思逗著趙出息說道,其實她想說,如果趙出息真有錢,她也不會舍得讓他買。
  趙出息樂呵道“放心吧,不過今天得你開車,我剛陪著老爺子喝了點酒,除非你想讓我酒駕進去免費進修幾天”
  齊思笑罵道“貧嘴”
  齊思開車,這美女司機的待遇,是可遇不可求的,兩人跑到寬窄巷子一家齊思經常去西點店吃提拉米蘇,然后齊思帶著趙出息來到一家有意思的書屋,齊思每當心情不好的時候,都會來這里放空自己,凈化自己的心靈,讓自己拋去那些世俗的煩惱。趙出息只是安安靜靜的跟著她,他不在乎去哪,只在乎身邊的人是誰,好像永遠看不夠齊思溫暖如秋曰午后的微笑。
  直到晚上十點半,齊思才送趙出息回外灘小區,趙出息目送著齊思離開,久久不愿進去……
  隔天,趙出息準備出發去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時候,卻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是成都本地的,可趙出息成都本地的號碼都是認識的,除非是什么保險公司中介公司。接通電話才知道是個熟人,這個熟人便是之前在茶與酒的時候經常見到的富家公子哥賈繼恒,一個在趙出息眼里覺得很有意思的年輕人,和自己年齡差不多,不多話卻有城府,每次來都只點酒不喝茶,所以趙出息熟識。賈繼恒是趙出息在茶與酒時候,聊的相對來說比較多的客人,因為賈繼恒總是主動和他說話,別人給自己臉,趙出息自然得兜著,那天簡姨來茶與酒的時候,賈繼恒和自己說的那番話,趙出息至今還記得,只是有些好奇,他會給自己打電話。
  賈繼恒說電話是從老張那里要的,他已經好幾天沒來茶與酒,最近心情不太好,想來茶與酒喝點酒散散心,是茶與酒今天開門的第一個客人,發現他沒在茶與酒這才問的老張,老張說他已經從茶與酒辭職。于是,賈繼恒要到電話,這才打給他。
  兩人客套的聊幾句后,賈繼恒便主動拋出橄欖枝,晚上請趙出息喝酒,趙出息有些猶豫,最后耐不住賈繼恒的客氣,覺得賈繼恒倒是個能交的朋友,于是欣然答應。
  二胖已經坐公交去茶與酒,趙出息掛掉電話正準備出門的時候,昨晚酩酊大醉直到凌晨才回來的徐林昏昏沉沉的走出房間,趙出息昨晚沒來得及問徐林怎么喝成那樣,他回來后直接到頭便睡。
  “老徐,昨晚怎么回事,難道你在成都有"qingren",被拋棄了?”趙出息開玩笑說道。
  徐林揉著頭說道“沒事,就是好久沒那么喝過,上次喝成那樣,還是在西安跟你和三強喝的時候。這五糧液的后勁還真夠大的,覺得自己沒喝多少,不知不覺就上頭了”
  “唉,你以前很少抽煙喝酒,現在變的嗜煙嗜酒,不知道是好還是壞”趙出息長吁苦嘆道。
  徐林苦笑道“我不是說過么,人生得意須盡歡,等你到我這個年齡就知道了”
  “懶得和你說,我要出門了,你今天準備干什么,沒事的話下樓喝點粥,去茶與酒找二胖”趙出息安排道。
  徐林唉聲嘆氣道“準備一會去找份工作,看哪家公司需要總經理CEO或者首席財務官以及人力資源部等等,反正就是高管,給錢差不多,我就干”
  “你丫不吹牛能死啊”趙出息笑罵道。
  徐林拍著胸腹道“咱老徐這叫實力,不信走著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