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207 簡姨的布局

第212章女人心思
  民以食為天,中國自古便講究美食烹飪,上到皇親國戚,下到平民百姓,對吃都有種天生的喜好,明清時期達到鼎盛,比如滿漢全席。所以芙蓉和簡姨的想法便不難理解,簡姨雖說大多時候在牧馬山吃素食和西餐,可每次到鏡湖宮或者中國會所,都會點些自己平時愛吃的菜。趙出息陰差陽錯的投其所好,也算是有趣。
  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出來后,趙出息回市區去拒霜園茶與酒老爺子那里,二胖和徐林都在茶樓,自從選擇跟簡姨后,趙出息還沒去過茶與酒,或許是不敢面對老爺子,生怕老爺子心里有氣。別人不知道簡姨是干什么,可老爺子比誰都清楚。
  茶與酒里,客人依舊是那么少,要是普通人開這樣的茶館,估計沒幾天就得關門歇業,可老爺子不在乎,他又不圖錢財這些身外之物,只是想要個頤養天年的地方。每天下下棋,喝喝茶,聽聽曲,聊聊天,活到這個年齡,站在這樣的高度,只剩下等死。
  老張老劉喜歡待在樓下,老劉是本本分分的老學究,不好言談,有客人的時候便忙碌,沒客人忙完該忙的便看書,歷史和哲學偏多。老張便和他的性格相反,完全是個話嘮,總有說不完的話,有時候會和客人聊,有時候會找老秦,實在沒轍才會對著老劉自言自語的叨叨,老劉偶爾才回應兩句。
  趙出息踏進茶與酒的大門時,閑來無事看書的老劉只是微微抬頭撇了眼,根本沒搭理趙出息。老劉不搭理他,趙出息還能理解,可平時總是笑著打趣的老張好像也沒搭理他的意思,這倒讓趙出息感到意外,不就是兩天沒見么,至于么。
  “老張,這是弄啥子么?”趙出息一口方言打趣問道。
  老張端著茶壺進柜臺里,自顧自的忙碌,反正就是不搭理趙出息,趙出息似乎猜出來這兩人為什么如此反應,便死皮賴臉的湊到老張面前道“嘖嘖,我知道了,老張這是生氣我離開茶與酒”
  “知道還問”老張別看六十的人,可孩子氣不小,趙出息點破,他也不在乎,嘟囔道“我們不是嫌你離開茶與酒,老爺子說,年輕人出去闖闖,比在茶與酒待著要有前途,我和老劉生氣的是,你小子都也不說聲,偷偷摸摸的走,連個告別都沒有”
  “老張,老劉,你們別生氣了,出息知道錯了,不是出息不說,只是這兩天實在太忙,忙的暈頭轉向,這不今天剛有空,我就過來了”趙出息趕緊解釋道,沒想到這兩個小老頭還會生氣,連老學究老劉都生氣了。
  生氣,說明店里這兩個老家伙對趙出息有感情,誰讓趙出息這兩個多月來的表現讓他們很滿意,嘴甜勤快有顏色,有趙出息在,他兩什么事都不用干,因為趙出息把該干的都會干完,沒事的時候還能跟他們聊天,他們完全把趙出息當半個兒子教育。
  “還算你小子有良心,再遲來兩天,連門都不讓你進”老張氣鼓鼓的說道。
  趙出息嬉皮笑臉的陪著不是,店里的客人都笑著看他們打趣,老劉這才放下書道“出息,新環境適應么?”
  “適應,一切都挺好的”趙出息笑著回道。
  一輩子鉆進書堆的老劉點頭道“那就好,好好干,你是個不錯的苗子,上去吧”
  老劉放話,趙出息立刻屁顛屁顛的和老張打完招呼便上樓,樓上,老爺子正和二胖下棋,徐林和老秦坐在一旁觀摩,老爺子似乎對徐林不反感,兩人有說有笑的,徐林的話分寸拿捏很穩,有意拍老爺子馬屁,但又拍的舒服,讓老爺子絲毫不反感,越戰越勇,愣是把二胖殺的措手不及。
  不過最終的結果,難逃一敗,二胖誘敵深入,老爺子眼看局勢不穩,功虧一簣,索性直接把棋子仍在棋盤上,賭氣道“不下了,不下了,一把都沒贏過,你這小子,就不知道讓爺爺一把”
  二胖表情淡定,對于老爺子耍賴這行為冷哼一聲,然后開始撿棋子,徐林目瞪口呆道“老爺子,還能這么玩的?”
  老爺子回頭瞪著徐林道“觀棋不語真君子”
  老秦饒有興趣的看著老爺子耍賴,這機會難得……
  “哦,哦,哦,下的好,下的好,二胖敗局已定,回天乏力,老爺子這是不想讓他輸的太難看”徐林連忙話鋒一轉,開始力挺老爺子,趙出息差點笑出聲,剛還說徐林馬屁拍的好,現在這馬屁太**裸了。
  “胡爺爺”趙出息瞅見老爺子看向自己,緩緩走過來道。
  老爺子輕聲嗯道“來了,也就你能治住二胖這小子”
  “二胖,你又贏老爺子?”趙出息呵斥道。
  趙出息抬屁股,二胖便知道放什么屁,很配合的沮喪道“我輸了”
  這下,徐林徹底不淡定了,捂著肚子哈哈笑個不停,老爺子卻沾沾自喜道“出息,聽說今天晚上你要下廚?”
  “麻煩老爺子這么長時間,不表現表現,怕老爺子背后罵我”趙出息半開玩笑道。
  老爺子搖頭嘆氣道“跟著簡影,是比我這好,我不反對,可出息,有些事要是做出格了,你知道后果”
  “老爺子,出息謹記”趙出息一臉認真的回道,旁邊的老秦則有意打量著趙出息。
  老爺子點頭,至少趙出息的態度讓他很滿意,他其實挺好奇,趙出息到簡姨那里會鬧出什么樣的動靜,這簡姨又打什么心思。老爺子揮手道“還不去找丫頭,再不去,我怕她一會又過來鬧”
  趙出息從牧馬山出來的路上就給朱逸影打過電話,朱逸影說她忙完直接從學校過來接他,估計還有另外兩個妞,幾個人然后去超市買食材,今天晚上趙出息要大展身手。
  趙出息瞅眼時間笑道“她估計快過來了,剛打過電話”
  “小徐沒事的話,晚上一起去”老爺子看向徐林說道。
  徐林委婉推辭道“我就不去了,有個朋友在成都,我打算過去看看,好幾年沒見了”
  “嗯,那行,你忙你的”老爺子笑瞇瞇的說道。
  二胖陪著老爺子繼續下棋,趙出息和徐林下樓,把車鑰匙扔給徐林,趙出息輕聲道“開車去,自己導航,反正我今天不開車”
  “不怕我給你撞了,到時候還得你修”徐林笑著打哈哈道。
  趙出息蠻不在乎道“你都敢什么都不問直接借我三十萬,我還不敢讓你開車,哈哈哈”
  “你小子……”徐林指著趙出息笑罵道。
  在樓下和老劉老張打過招呼后,兩人剛出茶樓,朱逸影便開著她的阿斯頓馬丁到門口,穿著洗的有些發白漏洞牛仔褲和灰色緊身短袖的朱逸影下車,揮手喊道“趙出息上車,你開車”
  只是瞅眼趙出息旁邊的徐林,朱逸影便坐進副駕駛,她對陌生人沒什么興趣,何況是老男人,徐林淫蕩的笑道“這是齊思?”
  趙出息連忙否認道“不是,只是老爺子的外孫女”
  “你小子艷福不淺啊”徐林有些羨慕嫉妒恨的說道。
  趙出息沮喪道“這哪是艷福,這是厄運”
  “趙出息,你有完沒完,快上車”朱逸影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誰讓趙出息一直忽悠她們好幾天。
  趙出息和徐林叮囑幾句,苦笑走向阿斯頓馬丁,他已經看見坐在后座上的性感小野貓薛娜和嬌弱溫柔的裴卿,趙出息上車笑著和后座上的兩位美女打招呼,薛楠咬著紅唇嫵媚道“英雄,人家好想你,你怎么舍得一直不見人家”
  “薛娜,你這是發春么?”朱逸影回頭瞪著薛娜道。
  “你不懂,趙出息就是我的英雄,那天晚上要不是他,你我估計早已香消玉損”薛娜楚楚可憐道。
  裴卿無罪嬌笑道“娜娜,別鬧了,讓出息開車吧”
  阿斯頓馬丁緩緩離開后,徐林這才拿著鑰匙向趙出息的奧迪a6l走去。先是只手遮天的簡姨,現在又是深不可測的老爺子,徐林覺得,成都或許真是趙出息的福地,等著他飛揚跋扈。
  朱逸影指路,趙出息開車,離她家最近有家沃爾瑪,她們打算去那里買東西,朱逸影依舊有些懷疑道“趙出息,你到底會不會做飯,你要不會,我們去飯店吃吧,省得到時候你我媽和我外公面前丟人現眼”
  “放心,我肯定能做熟”趙出息自信滿滿道。
  “權且信你次”朱逸影小聲嘟囔道,嘟囔完才反應過來,氣的罵道“趙出息,你耍我”
  “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都說一百遍放心,你就是不放心,瞎操心,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趙出息好笑道,感覺今天的朱逸影有些不對勁,要放在平時,她更樂得見到趙出息出丑。
  “逸影,我們要相信趙出息,我想他肯定不會放我們失望”裴卿身子前傾,柔聲說道。
  趙出息樂滋滋道“還是裴卿好啊,不像某人”
  “裴卿,你最近的思想動態有些不對哦,難道是喜歡趙出息?怎么處處給他說好話”朱逸影對裴卿有些不滿道,這幾天,只要自己一說趙出息的壞話,裴卿便為趙出息辯解,加上薛娜的摻和,朱逸影每次都敗北。
  “就知道亂想”裴卿嬌嗔道,語氣讓人骨頭酥軟,她似乎不像大多四川女孩。
  薛娜故意逗道“我看好像還真是”
  到沃爾瑪后,停好車,幾個人進超市,四個人推兩輛車,朱逸影她們順便買些零食吃,趙出息自己推輛,買什么食材他心里早已經有譜,直奔主題便行,算上老爺子和胡雨嘉,他們一共七個人,至少得十個菜,這對趙出息來說是個考驗,做什么菜,怎么做,要按照什么程序來,昨天答應注意影后,趙出息便一直在心里琢磨。
  只是走著走著,四個人便走丟,薛娜和朱逸影推輛車直接去買零食。趙出息和裴卿則慢慢悠悠的向著肉食區而去,趙出息推車,裴卿緊跟在旁邊,今天的裴卿穿著藍色的半身裙和黑色蕾絲短袖,頗顯氣質又有些誘惑,趙出息眼神都不敢看她。
  “你的傷怎么樣?”裴卿手扶著推車,小聲問道。
  趙出息撓頭笑道“沒事,我粗人一個,死不了”
  “那天晚上,謝謝你”裴卿欲言又止道。
  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天,趙出息根本沒當回事,打著哈哈說道“多大的事,不用謝”
  “你不知道,那天晚上我真的很害怕,什么結果都想過”裴卿楚楚動人的說道,她給人的感覺,就像古代深閨大院里彈著琵琶古箏的大家閨秀,言談舉止優雅,偏保守。
  趙出息不以為然道“沒事,反正都過去了”
  “趙出息,你有女朋友么?”裴卿突然問道。
  這個問題讓趙出息有些措手不及,該回答有還是沒有?說有,齊思還沒答應他,說沒有,他和齊思現在這關系挺曖昧,于是趙出息只能說道“應該沒有”
  “什么叫應該沒有?”裴卿嘟嘴笑道。
  趙出息思索道“目前還沒有,不過我正在追她”
  聽到趙出息這句話后,裴卿突然有些失落,只是自嘲笑著哦聲后,便不再說話,趙出息一時半會不知道自己說錯哪句話惹裴卿生氣。女人心思,剛剛情竇初開的趙出息,怎么會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