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206 完成任務

第二百一十四章簡姨的布局
  馮成不是真怕趙出息,混過十多年的江湖,江湖這些規矩他懂,他不信趙出息真敢弄死他,兩條命就算警察查不出來,老大郭青松都會想辦法查出來。他怕的是簡姨,簡姨對付叛徒毫無底線和原則,讓你死,可不會讓你舒舒服服的死。所以,馮成最終在簡姨和老大郭青松兩者之間選擇了簡姨,只要簡姨不把這事挑明,就沒幾個人知道是他暴露的。
  趙出息沒著急著走,事情辦完后給馮成扔根事后煙,就像是勞資把你瓢了,你還得給勞資賠笑的感覺,瞅著馮成愁眉苦臉的樣子,趙出息笑道“馮哥,識時務者為俊杰,賭場是你負責的,你說出事后,簡姨是找你還是找郭青松,就算找郭青松,簡姨能拿郭青松怎么辦?到頭來,還不是你當替罪羔羊,何必呢,命是自己的”
  趙出息如此安慰,卻說的是大實話,在這個圈子混的馮成,知道如果東窗事發,結果絕對是這樣,心里僅存的那點對老大的愧疚也蕩然無存,感慨道“混到我這個級別,只是當炮灰的料,這點我早就知道”
  二胖站在趙出息身邊,徐林則陪著那個叫柳靜文的川音美女在外面聊聊人生談談理想,順便安慰安慰姑娘幼小的心靈,幫老馮把屁股擦干凈,不過趙出息估計丫最大的可能是問川音像她這樣的美女是什么價錢,其實趙出息覺得,以老徐這種滄桑老男人的味道,根本不用包養,只需稍微弄點故事,那些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們不搶著要。
  一根煙抽完,聊的差不多,趙出息起身道“馮哥,剛下手有點狠,別介意,得罪了。改天有空喝酒,我請客,順便說句,你那美女真不錯”
  老馮心里大罵,狗曰的把老子玩爽了,回頭還要和勞資稱兄道弟,真特么狗厚顏無恥的,不過老馮確實挺佩服趙出息的膽量,冷哼道“不怕我到時候設鴻門宴,讓你有去無回”
  “怕,我這人賊怕死,所以不想死,馮哥要真能把我留住,那我給馮哥豎大拇指”趙出息嬉笑道,隨即轉身對二胖揮手道“二胖,回家睡覺”
  三人偷偷摸摸來,光明正大的出去,徐林和川音美女聊的盡興,就差彼此留電話號碼。回市區的路上,完成任務的趙出息心情不錯,把二胖和徐林送回外灘小區后,便自己開車去牧馬山蔚藍卡地亞。二胖則打算洗個澡換身衣服,如果徐林不介意,那便跟著他去茶與酒,就是不知道老爺子能不能鎮住他,有些事,趙出息不想,二胖會替他想,順便幫他解決。
  來來回回折騰,趙出息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半,差不多正好趕上吃午飯,還真是沒把自己當客人。趙出息自來熟的進別墅,簡姨在書房忙碌,芙蓉也沒在,他就坐在客廳喝著茶吃著水果看著電視,一副主人樣,真不知道多少人想自由進出這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
  沒人管他,趙出息便閑來無事的打量這價值上億的奢侈別墅,趙出息有時候覺得簡姨一個人住在這里,除過浪費奢侈,更多的難道不是孤獨和寂寞吧,或許這就是老和尚當年所說的高處不勝寒,爬得越高,相對應要付出的代價。
  大約十幾分鐘后,別墅的傭人劉姐便過來喊趙出息,說簡姨讓他去餐廳吃飯。今天是在中餐廳吃飯,簡姨或許是知道趙出息不怎么喜歡西餐,便有意吃中餐,圓桌上一如既往只坐三個人,簡姨芙蓉和趙出息,簡姨一身黑色紗織的衣服,很有冷艷的女王范,其實她本就是女王,川渝真正的女王。
  “知道你不喜歡西餐,今天吃中餐,都是宮廷菜”簡姨坐下后,趙出息才敢坐,如同拉家常似的,沉聲說道。
  趙出息樂呵道“姨,我吃什么都行,只要能填飽肚子”
  “我怕你吃完出門便在心里罵我”簡姨罕見打趣道。
  趙出息尷尬的撓頭道“您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簡姨搖頭笑道。
  趙出息低頭瞅眼桌上的菜,三菜一湯,別為精致,淺笑道“譚家官府菜?”
  簡姨瞅見趙出息一眼便認出菜品,好笑回道“你還知道譚家官府菜?”
  “銀耳素燴、清蒸白魚、白切油雞、珍珠湯”趙出息逐一說出菜名,簡姨是越聽越驚訝,連芙蓉都有些意外,沒想到土豹子的趙出息對這些只能在成都譚府那里吃到的菜如此了解。
  趙出息低頭嘗了口清蒸白魚,細嚼慢咽后回道“味稍微有點重,老太太說,譚府菜講究的是原汁原味,烹制譚家菜很少用花椒一類的香料熗鍋,也很少在菜做成后,再撒放胡椒粉一類的調料。吃譚家菜,講究的是吃雞就要品雞味,吃魚就要嘗魚鮮,絕不能用其他異味、怪味來干擾菜肴的本味。在燜菜時,絕對不能續湯或兌汁,否則,便談不上原汁了。至于烹飪則從不用劇烈的方法,而是燒、燜、蒸、烤以及羹湯等,不宜爆炒。烹飪的調料也極其簡單,只用鹽和糖,以甜提鮮,以咸提香,調出極為鮮美的味道,正所謂海邊天色清醇晚,淡淡鮮腥剪剪風”
  這些都是老太太嘴里嘟囔的,趙出息只不過把老太太的話原封不動的說出來,老太太那可是見過大世面的人,趙出息這幾道菜都吃過,至于潭府最有名的魚翅和燕窩,由于原料不好買,老太太便沒做過。
  “繼續說”簡姨饒有興趣的說道。
  “老太太說,宮廷菜里,軍界的quot;段家菜quot;、財政界的quot;王家菜quot;、銀行界的quot;任家菜quot;都隨著官府老爺的盛衰而起落,最終灰飛煙滅,唯獨譚府菜堅持下來,譚家菜堅持以“選料精、下料狠、做功細、火候足、口味純”的門規數十年如一曰,咸甜適口,南北均宜,調料講究原汁原味,制作講究火候足、下料狠,菜肴軟爛、因而味道鮮美、質地軟嫩。口感醇厚、綿潤、本色。中庸和平,鮮美可口,無論南方人、北方人都愛吃。譚家菜自成菜系,有菜品近三百種,以發制烹調海味菜最有名,尤其是他們的清湯燕菜更有其獨道之處,不過這個我沒吃過”趙出息像是打廣告似的,繪聲繪色的說著。
  “這些話都是老太太說的?”簡姨頗感興趣的問道。
  趙出息樂呵道“是的,姨,這譚府菜可是宮廷菜的代表,民國開始到今天,便被眾人追捧,當年有戲界無腔不學譚,食界無口不夸譚的美名。比如這白切油雞,張學良便喜歡吃,他們的招牌三絲魚翅則是張大千的最愛”
  “你會做么?”簡姨追問道。
  趙出息如實回道“簡單的菜會做,大多都跟著老太太學過,太麻煩的食材不好找的都沒學過,比如魚翅燕窩鮑魚之類的,其實我跟著老太太學的都是家常菜”
  趙出息跟老太太學那么長時間,可沒白學,老太太生怕自己的手藝失傳,誰讓二胖對做飯一點都不感興趣,只好自己繼承老太太這門手藝。
  “我現在比較好奇這個老太太的身份”簡姨笑瞇瞇道。
  趙出息沒打算隱藏什么,回道“老太太就是二胖的奶奶,不過奶奶幾個月前已經去世”
  “原來如此”簡姨默然點頭道。
  趙出息一番長篇大論下來,讓芙蓉對他多少有些刮目相看,三人不再說什么,都只顧低頭吃菜,或許是趙出息話的原因,這幾道菜的味道都不如之前。
  酒足飯飽后,趙出息陪著簡姨在客廳喝茶,簡姨這才問道“說說吧,賭場的事怎么樣?”
  “姨怎么知道我已經辦妥賭場的事?”趙出息皺眉道。
  “昨天黃土回來,我就知道他是被你故意支開,你看似隨意,其實早就有想法,看你臉色,昨天晚上肯定一晚沒睡”簡姨沉聲說道,趙出息的手腕在簡姨面前,還是太嫩,老狐貍就是老狐貍。站在一旁的芙蓉臉色微變,這趙出息越來越有意思了。
  既然已經被揭穿,趙出息便乖乖就范,直接把錄音拿出來,低聲道“這是馮成說的,應該不假”
  芙蓉接過手機,手機是徐林的,隨即播放,簡姨聽著里面馮成的話,表情平靜,無非就是郭青松是幕后主謀讓賭場出老千坑客人,順便利用賭場財務漏洞而已,她不在乎這些,要真動郭青松,她根本不需要理由,因為她是簡姨。
  聽完錄音后,簡姨平靜喝茶,沒發表任何意見,趙出息以為簡姨要以此對郭青松動手,詢問道“姨,接下來打算怎么辦?”
  “不著急,這些東西都留著,曰后有用,現在還不是動郭青松的時候,他是作威作福慣了,真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了”簡姨意味深長道,或許只有芙蓉知道,這是她在為趙出息鋪路。
  趙出息若有所思,這些都是大佬之間的明爭暗斗,離他還很遠,只是有些好奇這郭青松,應該不缺錢,怎么可能冒這么大的風險。就在趙出息沉思的時候,簡姨說道“出息,今天沒什么事,回去休息吧”
  趙出息起身道“姨,那我先走了”
  簡姨點頭,趙出息緩緩離開。
  “沒想到他會直接動馮成”芙蓉看向簡姨說道。
  簡姨起身往書房道“這就是不同人的不同做法,如果是黃土,他肯定會調查里面是什么樣的貓膩,不會選擇動馮成,因為馮成是郭青松的人,動馮成等于讓郭青松知道我在查他,可趙出息敢冒這個風險”
  “姨,趙出息真會做菜?”芙蓉對此同意,卻話題急轉問關于趙出息做菜的事。
  簡姨笑道“至少他今天說的倒像是會做菜”
  “改天嘗嘗,要不好吃,我就閹了他”芙蓉惡狠狠道。
  簡姨淺笑卻沒說話,其實她也挺期待趙出息的手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