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203 再說再說

第二百一十一章打消疑慮
  正如趙出息所想,老馮和穿黑色唐裝的中年男人離開后,便直奔賭場監控室。賭場的監控室設備很豪華,滿墻的顯示屏以及一些特殊設備,全賭場無死角監控,更是能直接連接酒店的監控線路,畢竟是灰色行業,賭場不差錢,自然在這方面投入很大。
  老馮和黑色唐裝男人進監控室后便讓手下調出趙出息和黃土的監控,兩人的一舉一動盡入眼中。老馮背著手面帶微笑,黑色唐裝男人則表情嚴肅,兩人盯著顯示屏足足兩分鐘后,老馮這才饒有興趣的問道“老唐,你說他們是不是簡姨派來的人?”
  老唐是賭場的二把手,只負責賭場事務,不牽扯酒店工作,他是手握賭場這塊蛋糕的那位大佬派來的心腹,要知道賭場每天的走賬都是上千萬,不敢絲毫馬虎,何況老唐對財務金融這方面頗有了解,這才派他過來和老何搭檔。
  “可能姓很大”老唐盯著正在壓籌碼的趙出息不茍言笑道。
  老馮有些緊張道“難道簡姨發現我們的事情了?要不要通知老大?”
  “簡姨發現沒發現我不知道,不過我們還是別輕舉妄動,至少先別給老大說,等弄清楚他們來這里的意圖后再說,不然會影響老大的布局。話說這個趙出息我們真的沒一點情報,無緣無故冒出這么個人,那還真有意思”老唐聲音低沉道。
  老馮回頭解釋道“黃土說是簡姨新來的司機,不過你我都知道,待在簡姨身邊的可都不是什么善茬,光是那個芙蓉,不知道多少人栽在她的手里,那女人的身手,據老大說,川渝很難有幾個人是她的對手”
  “不過好像,簡姨的身手更不簡單”老唐淡淡道。
  老馮哈哈笑起來,說道“你聽誰說的,這都是圈子里的人以訛傳訛,越傳越虛,反正沒人見過簡姨出手,就包括那幾位跟著簡姨多年的大佬,他們不也沒見過簡姨出手,不過簡姨的手腕不得了啊”
  “要是沒點本事和手腕,能被整個川渝尊稱一聲簡姨?”老唐冷哼道,他比老馮更接近老大,所以有時候瞧不上只會溜須拍馬的老馮。
  老馮點頭笑道“那倒是,簡姨的威懾力無人能及”
  “這趙出息似乎沒什么心思玩”老馮瞅著趙出息和黃土只是轉來轉去,幾乎輸多贏少,每個桌子都玩兩三把便撤退下一個。
  老唐不以為然道“我看他根本不懂怎么玩,你看他的注意力幾乎都是放在和黃土聊天,而不是賭桌上,這不是一個專業的老手”
  “我就知道,黃土來這里沒什么好事,說不定就是簡姨派黃土和趙出息來查我們的”老馮罵罵咧咧道。
  老唐呵呵笑道“查我們,怎么查,有什么證據,再說簡姨怎么知道的,老馮,不要這么緊張,多大的事,真要出事,老大會比我們先收到風聲,最近不簡單,據說幾位老大都已經去簡姨那里述職。說定這次輪到老大,估計他們是來摸摸底細”
  老馮想想道“盯著他們,看看到底想干什么?”
  賭場里,趙出息和黃土繼續漫無目的的游走,十萬的籌碼在趙出息手里已經輸的差不多,趙出息笑瞇瞇的問道“黃土,話說,這十萬籌碼是公款消費,還是你自己掏?”
  “從你工資里扣”黃土冷哼道。
  趙出息臉色微變罵道“麻痹,你怎么不早說,草,真的從我工資扣?”
  “你自己去問簡姨”黃土懶得和趙出息在這種話題上糾結,這點小錢,也就趙出息能看得上。
  趙出息最后是留在二十一點桌上,將全部籌碼一股腦壓出去,他可不會真以為這錢是從自己工資扣,要真是,他估計一毛錢都不會壓,等壓完后,意料中的全輸,趙出息開玩笑道“黃土,你說他們是不是猜我們是簡姨派來的?”
  “不知道”黃土徑直搖頭道。
  趙出息繼續說道“只要他們這里有貓膩,我們還沒來,估計就以為我們是簡姨派來的,不管是不是,都會防備著我們,所以我們還是走吧,在這里是看不出什么的”
  “走,一點線索沒有,這就走?”黃土皺眉道。
  趙出息好笑道“不走也是沒一點線索,走吧,大晚上,我還想回家早點休息”
  趙出息掏出手機,故意接著電話,做戲要做全套,自然得裝模作樣一番,隨后才把手機揣進兜里,拉著黃土往出走,趙出息隨意找位賭場的保安道“給馮總說,趙出息有事先走,改天一天喝酒”
  順暢無阻的離開酒店,趙出息讓黃土先送他回九眼橋,黃土在路上一直沉默不語,趙出息則想著自己該想的事,快要到九眼橋的時候,黃土這才問道“回去,我該如何給簡姨交代?”
  黃土這是有意給趙出息打掩護,誰知趙出息有些不領情的笑道“如實說么,反正馮總那里肯定有貓膩”
  黃土總覺得趙出息肯定藏著捏著一些想法,便默默點頭……
  趙出息在九眼橋下車,黃土開車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給二胖打電話得知,他陪徐林在時光酒吧喝酒,趙出息對此并不意外,直接去九眼橋找二胖和徐林喝酒。
  誰知剛進時光酒吧,便被第一時間瞅見他的安琪堵住去路,趙出息一頭霧水問道“安琪,誰惹你了?”
  “為什么辭職,為什么不給我說?”安琪質問道,有些不可理喻。
  趙出息嬉皮笑臉道“陳叔都給你說了?辭職只不過是找到好工作,再說我又不是不來時光酒吧,你看,這不是又來了,這是我第二個家么”
  安琪聽完趙出息的解釋,冰著臉轉身重新回樂隊,趙出息卻迷迷糊糊,無奈只好向著陳平庸和二胖徐林那桌而去。酒桌上,陳平庸和徐林嬉戲笑罵聊的頗為投機,這讓趙出息多少有些意外,沒想到這兩個中年大叔倒是相見恨晚,什么天南海北的不亦樂乎,二胖則拿著ipad看動畫片,完全無視兩人。
  “忙完了?”徐林瞅見趙出息,笑著問道。
  趙出息笑著點頭道“完了,這不來找你們么,怎么,你兩到聊的這么嗨,我是不是錯過什么了?”
  “怕我揭你老底?”徐林半開玩笑道。
  趙出息才不怕威脅,不屑道“我能有什么老底?”
  “出息,你這朋友不錯,和我胃口,比我經歷的要多啊,一看就是有故事的老男人”陳平庸欽佩道,光是徐林剛剛給他酒吧支的招,就足以讓他生意再火爆點。不過陳平庸對生活沒太多追求,更不想把生意做大,不然時光酒吧完全可以開連鎖店。
  徐林笑著打趣道“這年頭,哪個男人沒點故事,小姑娘最喜歡這些故事,一泡一個準”
  “哪個泡?”趙出息給自己倒上酒,敬這兩個對自己都不錯的大哥,開玩笑道。
  “都有,都有”徐林笑呵呵的說道,他對兩姓有自己的追求,不介意"yiyeqing",怕的是談感情。
  幾個人哈哈大笑起來……
  陳平庸沉穩有趣,徐林滄桑幽默,兩個人的姓格頗像,不過徐林這次來成都和先前在西安的姓格明顯有些改變,比如先前他很少抽煙喝酒也盡量,現在卻一杯接著一杯,趙出息忍不住道“你以前喝酒可沒這么兇”
  徐林笑意盎然道“以前是人生不知趣,現在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沒酒喝涼水,人生么,活的就是個瀟灑,我以前放不下的東西太多,現在徹底放下了”
  “真放下了?”趙出息對徐林的故事多少有些了解,雖說不知真假,要是真像徐林所說這樣,趙出息便不難理解他為什么要來成都。
  徐林舉杯一飲而盡道“有什么放不下的?”
  “來喝酒,不說這些話”陳平庸端起酒杯笑道。
  喝完酒差不多已經十一點半,趙出息和徐林都微醉,卻足夠清醒。和陳平庸安琪打過招呼后,趙出息便帶著二胖和徐林回外灘小區,到小區樓下后,趙出息并沒著急著進去,看著徐林低聲問道“有沒有興趣跟我出去逛逛?”
  “事還沒辦完?”徐林意味深長的問道,都這個點出去,顯然不是什么上得了臺面的事,他可不會以為趙出息真帶他出去逛。
  趙出息有意透露道“老板要考驗我的能力”
  “又走上這條道了?”徐林異常清醒的問道,三言兩語之間,他便已經清楚趙出息如今在成都的資本。
  趙出息笑著回道“她不同周斌,至少目前來看,沒有對我不利的地方。”
  “什么背景,四川最近不太平,別把自己毀掉”徐林有意提醒道,現在舉國上下都知道四川發生的事情,官場重災區,不少大佬已經落馬。
  趙出息沒什么忌諱道“如果她是縱橫川渝的簡姨呢?”
  “簡姨,這個人我倒是聽過,背景能量不小啊”徐林沒想到趙出息居然跟著這個人,多少有些意外,這可完全和周斌不是一個級別的,至少都是六叔以上的。
  “徐哥是否還記得當初在西安時,我說過有段時間我陪著一位外地的大佬逛西安這事?”趙出息沉聲道。
  徐林瞇著眼睛道“那個人就是她?”
  “正是”趙出息點頭道。
  徐林皺眉道“那你和六叔周斌的事?”
  “簡姨什么都知道,正因為如此才讓我跟著他,或許當時我給她的印象不錯”趙出息打消徐林的疑慮道。
  “你確定沒后患?”徐林依舊擔憂道。
  趙出息哈哈笑道“到簡姨這個位置,根本不用懷疑這些事,我在她面前太過渺小”
  “那就好”徐林笑著附和道,趙出息說的倒是沒錯。
  “現在該說的都給你說了,放心吧,走吧”趙出息帶著兩人往停車的位置而去。
  徐林笑瞇瞇道“怪不得你小子混的這么好,不錯,不錯,我以后跟著你混了”
  趙出息嘿嘿笑道“有肉吃肉,有酒喝酒,有福共享,有難你當”
  “去你大爺的”徐林笑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