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202 小試身手

第二百一十章再說,再說
  在簡姨編織的這個龐大的利益集團圈子里,黃土的地位有些尷尬,他既不完全算簡姨的心腹,又不屬于某個大佬的山頭,只是處在簡姨的核心圈而已,除過簡姨唯一的心腹芙蓉對黃土比較看重,黃土再無其他*。其實簡姨底下的大佬沒少拉攏黃土,畢竟黃土比他們所有人都接近簡姨,這就黃土最大優勢。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自由進出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的,在他們眼里,簡姨對黃土相對來說還是比較信任,所以才會肆意拉攏黃土。
  其實黃土自己知道,除過去執行一些特殊任務,他大多時候和芙蓉姐差不多,只是簡姨的保鏢和偶爾的兼職司機,現在連兼職司機都被趙出息所搶。可黃土從來沒想過去選擇站在哪個大佬隊伍里,充當他們在簡姨身邊的眼線。首先黃土不想冒這個風險,都說伴君如伴虎,其實這句話另層意思是,伴君才知道君的手腕如猛虎,因此黃土知道一旦被簡姨覺察,自己便會被簡姨徹底踢出核心圈。其次,也是最重要的,黃土明確的清楚,放眼整個川渝能幫他報世仇的唯獨簡姨一人,那些吃里扒外盡可能給自己腰包捐錢的大佬們都上不了門面,何況是給自己報仇,要知道自己面對的可是四川老頑固五爺。
  綜上所述,黃土一直兢兢戰戰,處在不受大佬們待見卻又不得不維持,簡姨不會重用卻也不會背叛簡姨的位置……
  黃土很少來簡姨旗下的這些產業,除過執行任務或者被簡姨召喚以及例行去牧馬山的曰子,其他時間他都待在市區一家健身房和拳館。至于身處這家酒店的地下賭場則是第三次來,一次跟著簡姨,一次跟著芙蓉,這次則是帶著趙出息。
  賭場在五星級酒店的地下二層,在地下一層有專用電梯下去,樓梯口則被完全封死,除非發生意外,不可能打開。至于賭場內部,有個暗門可以直通二樓餐廳,還有個專用密道連接酒店配套的天主教堂,這個教堂是酒店為客人結婚專用的,不過這個密道從來沒啟用過,除過不超過一只手的大佬,再無他人知道。負責賭場的頭目叫馮成,四十出頭,大家叫他老馮,或者馮總,他是這家五星級酒店的副總,因為簡姨是這家酒店的第二大投資商,第一大投資商則是保利集團,其實他大多數時候只負責賭場。
  在坐電梯去地下一層的路上,黃土將酒店和賭場的關系等等皆告訴趙出息,趙出息銘記于心。酒店的整體風格很華麗,偏向度假風格,地下一層是洗浴中心,兩人剛進洗浴中心,穿著制服的服務員便客氣的迎上來,沒等他開口,黃土便沉聲道“樓下”
  黃土的氣場沉穩,加上說話的語氣僵硬,讓人感覺很陰冷。服務員微躬身子尷尬笑著,隨即轉身支會某個站在邊上的胖子,胖子立刻屁顛屁顛的跑過來道“這邊請”
  黃土帶上趙出息一路往最里面走,對此他已經熟門熟路,走到一個特殊的休息室停下。進去后趙出息才發現里面坐著兩個彪形大漢,個子高塊頭大,至少能唬住普通人,兩個大漢似乎認識黃土,連忙笑著點頭哈腰喊黃哥。趙出息仔細觀察,房間四個角落皆有監控,左邊墻上有個安保們緩緩升起,如果不出意外,這個門絕對防彈防爆,沒點功夫很難拿下。
  瞅見彪形大漢對著耳麥喊話,應該是在通知下面,只有下面才能開啟防彈門。防彈門升起后,背后是電梯,黃土和趙出息在其中一大漢的陪同下進電梯,當電梯門再次打開時,站在門口不遠處有兩個中年男人,兩人穿著一黑一白的唐裝褂子。瞅見趙出息和黃土出來,兩個中年男人快步走過來,穿白色唐裝臉上有少許皺紋的光頭男人樂呵道“黃土,好久沒見你小子了”
  “老馮,要不咱兩換換位置?”黃土冷哼道,一如既往的脾氣。
  趙出息立刻分出哪個是老馮,笑瞇瞇的盯著他看,至于另一位,目前還不知道,畢竟黃土沒說。
  “我是想待在主子的身邊,可能力不夠啊,不然早去了”老馮哈哈大笑道,典型的人精。
  “馮總”趙出息知道老馮肯定已經得知自己的身份,便主動打招呼道。
  “這位應該就是你電話里說的小趙吧”老馮看著黃土笑道“年紀輕輕就能跟著主子,讓我們這些老家伙羨慕啊,曰后肯定前途無限啊”
  這種場面話,趙出息現在不比他們說的溜,回道“馮總這話說的,你們都是圈子里的老資格,我才進這個圈子,要學的東西太多太多,回頭還得請教馮總,改天有空,馮總給個面子,一起吃飯喝兩杯,算是認識認識,我初來乍到么,得多教教我”
  “這話我聽著高興,可小趙你一口一個馮總,明顯把我當外人么,難道是跟著主子眼頭高?”老馮顯然想要刁難趙出息一番。
  趙出息趕緊認錯道“我的錯,我的錯,應該叫哥,馮哥,哈哈哈。馮哥,不瞞你說,我這人除過喜歡跟別人過兩招,剩下就是好賭,這不簡姨讓黃土帶著我玩,我直接問他哪能賭,他便帶我來這里了”
  “你來我這算是來對了,哈哈哈,這是咱們自己的地盤,絕對的安全,整個川渝,我想還沒人敢說他們那比我們這安全”老馮自吹自擂道,明顯在給自己臉上貼金。
  “要不是咱自己人的地方,我還真不敢來,最近不太平啊”趙出息一語雙關道,不過這意思更多是外面不太平的意思。
  老馮呵呵笑道“是啊,不太平,最近客人都不多”
  趙出息這才有空抬頭放眼望向整個賭場,賭場大廳不大,中間放著一些桌子,周圍放著一些機子,趙出息對賭場根本沒知識儲備,根本不知道這些是干什么用的,可能是老虎機賭桌等等,他一才來城市一年多的農民,能知道個屁,今天算是來見見世面。整個賭場的人不多,看起來有些稀稀落落的樣子。
  “小趙喜歡玩什么?”老馮笑著問道。
  趙出息不慌不忙道“什么都喜歡玩,其實我喜歡的是賭的那種感覺,輸贏則無所謂”
  趙出息感覺任何賭徒都會有這種感覺,因此才這樣說,畢竟有些人,他根本不缺錢卻喜歡賭,你該怎么解釋這種現象。至于黃土,根本不知道趙出息絲毫不清楚賭場的規矩,他以為這一切趙出息都知道。
  “要不先試試手氣?”老馮笑著說道,站在他背后的黑色唐裝男人則表現平靜。
  趙出息隨口說道“那先給我拿十萬的籌碼,我試試運氣,熱身熱身”
  老馮若有所思的點頭,隨即瞅向黃土,他對趙出息不了解,更不知道按什么套路來,黃土平靜道“給他拿十萬籌碼”
  老馮聽道黃土開口,便立刻吩咐黑色唐裝男人去拿籌碼。趙出息和黃土則緩緩走向中間的桌子,除過大廳,大廳周圍則由很多單獨的房間,趙出息覺得這些應該才是重頭戲吧,就像是電影里看的那樣,大佬們都去貴賓廳賭。
  等到穿黑色唐裝的中年人拿來籌碼后,趙出息便盯著最近一桌看,桌上只有三個人,大家笑呵呵的和老馮以及他身后的唐裝男人打招呼,至于趙出息和黃土則沒理睬。趙出息根本不知道怎么玩,他只是看桌上的人怎么玩,生怕被老馮發現破綻,便笑道“馮哥,你們忙你們的吧,我自己隨便玩玩”
  老馮滿臉堆笑道“這話說的,好不容易來一次,我得陪著兄弟”
  黃土有些不悅道“老馮,忙你的去吧”
  黃土的地位明顯要比老馮高,老馮只不過是某個大佬旗下負責賭場的,和黃土不可同曰而語,黃土既然已經發話,老馮便識趣離開,點頭淺笑道“那你們慢慢玩,有事喊我就行”
  老馮他們離開后,趙出息便跟著桌上那幾位壓籌碼,這桌好像是百家樂,他還沒徹底弄清規則,只是跟著其中一位玩,隨意玩兩把后,趙出息便跟著黃土離開,用盡顯隨意的口氣道“別東張西望,只看賭桌就行,我想他們兩個肯定待在監控室盯著我們,電影里不都是這么演的么”
  “你會玩么?”黃土似乎看出趙出息根本不懂規則。
  趙出息沒好氣的罵道“我會玩個屁,這里面是什么東西我都不清楚”
  黃土聽到這話,徹底無奈,不知道簡姨為什么要派趙出息來賭場,他根本不知道規矩,怎么看出賭場的貓膩?
  趙出息哪管這些事,笑道“給我說說規矩吧”
  黃土雖說懶得搭理趙出息,可看趙出息這自信滿滿的樣子,只好道“整個賭場老虎機、廿一點、輪盤、百家樂等等都有,分賭臺及賭廳計算單位,賭廳都是籌碼五百萬以上才能進去”
  聽到五百萬籌碼才能進賭廳,趙出息笑罵道“這群有錢人真特么二”
  “不管二不二,永遠賺錢的只有賭場,這是不變的定律”黃土輕聲解釋道,他不喜歡賭,賭會讓人亂心。
  趙出息嘖嘖道“怪不得這幫人敢在賭場冒險,感情這里油水這么肥,是我我也冒險”
  黃土想到簡姨交代的正事,有些擔憂道“你打算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趙出息裝傻道。
  “簡姨交代的事”黃土提醒趙出息道。
  趙出息拿著籌碼換另桌跟著別人押注道“不著急,再說,再說”
  黃土瞅著趙出息,愈發的迷糊,他猜不透趙出息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