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200 南下

第二百零八章臥槽
  年少輕狂卻白手起家成為紅色商人最終悄然隕落的徐林,風華正茂卻死心塌地愛上門不當戶不對的男人無奈有緣無分只得下嫁別人的蔣文茜,人生就是如此的蛋疼,總是那么多看似本能在一起的人最終擦肩而過。蔣文茜深愛徐林,徐林難道不愛蔣文茜?愛,當年愛,如今也愛,只不過兩種愛已經不能同日而語。或許徐林當年和蔣文茜結婚便不會敗的那么慘,或許不是那個女人的出現,徐林也不會放棄蔣文茜。
  徐林注定欠蔣文茜的,欠她一個本屬于她自己幸福的人生,還不起,也沒有機會還。如今呢?彼此已經不是那可以自由飛翔的年齡,而是成熟到知道什么可以為什么不能為的階段。幾個人,順著不同的軌跡繼續往前走,不再可能發生交集。蔣文茜已經為人妻為人母,有著美滿還算幸福的家庭。徐林,繼續孤獨上路,去追尋心里到底想要的東西。
  回到隔壁早已開好的房間,徐林繼續站在窗前望著長安街,沒有什么失落感,他傷害蔣文茜太多,如今最好的選擇便是不打擾。在沒回燕京之前,徐林心里有很多怨氣,一直想著報仇,一直想著卷土重來。他作為徐家的庶子,雖說不是親生,可多少留著徐家的血脈,在倒下的時候徐家連一個眼神都沒有施舍,所以當年徐林離開燕京時很憋屈。還有那個自己為她付出太多的女人,太多人太多事,徐林這些年一直難忘。
  可再回燕京,物是人已非,所有的一切都已經不是當年的樣子,各有各的生活,誰都不打擾誰。徐林突然沒了報仇和卷土重來的心思,突然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所以他才會重新跑上海香港等地,思考自己的人生目標,用兩個月時間逐漸找到清晰的脈絡。
  人么,終歸是要現實的,因為你是人,所以隨時得要認命。
  平時不怎么抽煙怎么喝酒的徐林,站在窗前愣是將一包煙抽完才洗澡睡覺,總歸是要找點有意思的事。所以,第二天早上陪著蔣文茜吃過早飯,徐林坐上了飛往成都的飛機,蔣文茜親自開車送徐林到首都機場,紅著眼睛讓人心疼,徐林笑著安慰她,又不是不回來,只要有時間就會回燕京會會老朋友,蔣文茜哭著點頭說再見。
  成都,趙出息昨晚回外灘小區后,便徹底拋棄二胖和齊思發短信,二胖滿臉幽怨的看著趙出息,最終只好待在客廳里看動畫片。齊思第二天早上飛早班,所以沒過多久便休息。趙出息等齊思道晚安后才出來和二胖聊些事,首先問的自然是老爺子這邊的事,二胖說老爺子對此沒說什么。趙出息琢磨著這段時間沒少麻煩老爺子,便想著怎么感謝老爺子。最終兩人商定給老爺子做頓家宴,趙出息打算把從老太太那里學到的真本事亮出來,能撮合這事的只有一個人,那便是朱逸影。
  先前青城山的事,朱逸影和她大學室友一直想請趙出息吃飯,奈何這兩天事比較多,為此她們已經打過數次電話,朱逸影更是暴怒別以為本小姐欠你什么。趙出息想著不如兩件事弄在一起,于是便直接給朱逸影打電話通知,朱逸影剛開始一直不相信趙出息會做飯,覺得不如找家飯店靠譜,趙出息各種保證才讓她放心,最終這事就這么定了,剩下的事全部交給朱逸影,時間定在明天晚上,地點是胡雨嘉在桐梓林的別墅。
  第二天起來,趙出息和二胖重新恢復跑步,琢磨著時間差不多后才給齊思打電話詢問是否已經到機場,兩人打趣幾句,齊思才掛掉電話,答應以后每次落地都會給趙出息發短信。對于戀愛來說,趙出息是個徹頭徹尾的新手,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用真心去做好每件事。
  芙蓉告訴趙出息,如果沒有通知他去牧馬山蔚藍卡地亞,那他每天便在十二點左右趕到蔚藍卡地亞就行,早上有事則會提前告訴他。對此趙出息樂于接受,正好早上能看會書,看會新聞,對自己多少有提升。
  十點半的時候,趙出息出門開車到陳平庸小區外面的飯店,他和陳平庸約好吃午飯,不過十二點前要趕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所以這午飯便提前。趙出息到的時候,陳平庸已經點好菜等著他,都是平時他們吃的菜,順便要了兩瓶啤酒。
  趙出息開著奧迪A6L出現,這讓陳平庸多少有些意外,趙出息只是說要說點事,陳平庸還不知道是什么事。所以,當趙出息走到面前后,陳平庸便笑著打趣道“出息,從哪弄的車,還有這手藝?”
  “朋友的車”趙出息笑著解釋,沒開門見山。
  陳平庸樂呵點頭,招呼服務員開始上菜,知道趙出息要開車,陳平庸便讓把酒撤了,兩人邊吃邊聊,都是些酒吧瑣事,以及一些九眼橋的八卦傳聞,吃的差不多的時候,陳平庸這才問道“出息,不是說要和我說點事么,說說,什么事?”
  趙出息笑道“陳叔,酒吧的工作,我估計干不成了”
  陳平庸一愣,問道“找到新工作了?”
  他知道趙出息在時光酒吧不過是打發時間,順便熟悉這座城市,應該說,這兩個月都不過是他剛來成都的過渡階段,陳平庸一直堅信,趙出息不是普通人,至少普通人不會有他的身手和酒量。
  “以前在西安認識的一位貴人,最近在成都重逢,她讓我跟著他,那輛奧迪A6L便是她的,讓我先開著,待遇什么都很滿意”趙出息自然不會說簡姨,只是用貴人代替簡姨的身份。
  陳平庸若有所思,能讓趙出息稱作貴人,顯然這人的身份背景不簡單,隨手便是輛奧迪A6L,出手不凡。趙出息既然已經答應,那肯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對此陳平庸比趙出息本人都高興,至少看到趙出息的生活終于向著好的方向而去。
  “茶館那邊的工作?”陳平庸關心問道。
  趙出息回道“已經辭了”
  “那二胖?”陳平庸對于這個不像高手的高手挺感興趣,和老爺子一樣,陳平庸覺得二胖不管是在茶館,還是在時光酒吧,都是屈才,這樣的人,能干的事情太多。
  趙出息笑道“二胖繼續在茶館,不過酒吧這邊可能來不了”
  “沒事,酒吧這邊忙的過來,實在不行我再找人。說實話,你們兩辭職,我是既高興又失落,高興的是,你們會越來越好,失落的是,以后沒人和我聊天,唉”陳平庸哀聲嘆道,都是些大實話,他這人就是實誠,不做假。
  趙出息嬉皮笑臉道“叔,放心吧,我們又不是以后不來時光酒吧,只要有空,我兩肯定來捧場”
  “這個好,這個好”陳平庸笑瞇瞇的點頭。
  趙出息從始至終沒說感謝,覺得有些矯情……
  趙出息在十二點前趕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簡姨還沒吃午飯,正在樓上書房看書。簡姨每天起的很早,會繞著環湖路散步,每天只一圈,回來后便會看書,這是她住進蔚藍卡地亞后一直保持的習慣。
  芙蓉和趙出息沒什么話,兩人大眼瞪小眼,十二點簡姨準時從書房出來吃午飯,別墅的三餐都很準時,早八點中午十二點晚六點,簡姨瞅見趙出息已經過來,便笑道“一起吃午飯?”
  趙出息搖頭笑道“姨,我已經吃過”
  簡姨好笑道“趙出息,在這里不要這么拘束,放松點,我有那么可怕?這里有不少紅酒,可以嘗兩杯,前些年讓別人在法國波爾多地區買了個不大的小酒莊,不知道如今經營的怎么樣,只是每年會把酒都送來”
  趙出息對紅酒不喜歡也不討厭,依舊摯愛白酒。不過簡姨的意思自然不是讓他喝酒,只是讓她陪著吃午飯,趙出息便笑著跟著簡姨進餐廳,這個是小擦圓桌餐廳,不過依舊是簡單的西餐,營養搭配,不油膩。
  “以后午飯就在這里吃吧,我和芙蓉太冷清,多個人多點人氣”簡姨主動說道。
  簡姨開口,趙出息哪能不答應,正好給自己省下午飯錢,便笑道“聽姨的安排”
  簡姨和芙蓉安安靜靜吃午飯,趙出息坐在一旁喝紅酒,不過一小杯后便適可而止,畢竟他是簡姨的司機,得開車。簡姨吃完午飯后,招呼著趙出息跟著他進書房,芙蓉跟著一起。
  進入書房后,簡姨坐在沙發上,芙蓉給他們泡茶,簡姨低聲道“出息,今天給你安排件事,你去辦下,可能有點小棘手”
  “姨說,出息去辦”趙出息知道,正式來了,他沒說盡力而為這樣的虛話,知道簡姨能開口,就是在考驗他,如果這點小時都辦不了,那就有些麻煩。
  “我旗下有個不大不小的賭場,規模不大,都是些熟客,最近聽有些客人說,賭場內部有人壞規矩,我想讓你去看看怎么回事,做人做事,規矩不能壞”簡姨隨口說道,卻用很簡單的話闡述事情。
  賭場?這事不簡單,趙出息平靜道“姨,我知道該怎么辦了”
  “黃土會帶你去,晚上你聯系他”簡姨繼續吩咐道。
  趙出息點頭,正要繼續說話時,手機卻不停的震動,趙出息在出門前便已把手機設置成震動,他從來不想讓自己在小細節上讓人不滿,趙出息掏出手機,發現是某個男人打來的電話,不禁意外,這兩個月,他們幾乎沒聯系。
  簡姨似乎瞧出端倪,問道“怎么了?”
  “朋友的電話”趙出息尷尬道。
  簡姨搖頭苦笑道“忘了我說的,在這里別見外,接吧”
  趙出息笑著點頭接通電話,緩緩開口道“我是趙出息”
  “出息,哥在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快來接我”
  趙出息沒忍住,徑直爆粗口道“臥槽”
  說完便后悔,忘記自己在哪,簡姨聽道這個詞不禁好笑,在這樣的場合顯然有些滑稽。不用猜,這個男人正是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