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20 針鋒相對


  第十七章韓三強的世界
  蘇西洛有意給趙出息一次機會讓他離開工地進入公司,就是不知道趙出息會不會像拒絕斌哥那樣拒絕她,似乎趙出息沒有拒絕的理由,這是他靠個人能力換來的回報。在合理合法的情況下,能去月入數千又輕松的工作,趙出息沒必要待在工地上風吹日曬干重活拿三四千血汗錢。
  一杯咖啡喝完后正好到晚飯時間,蘇西洛順便請趙出息和二胖他們去吃飯,這里距離西安三大老字號春發生葫蘆頭泡饃不遠,奧迪A8L打算穿過粉巷上朱雀大街正好瞅見春發生,蘇西洛經常聽人說老孫家春發生和德發長,可來西安這兩年幾乎都在拼命工作,除過偶爾周末和西安認識的三五好友出去逛街購物買些必需品,自己一個人很少出去,所以大多數西安有名的地方都沒去過。蘇西洛問趙出息去過沒有,趙出息苦逼搖頭,算上今天這次,來西安半年時間他才第三次離開工地,去個屁。于是蘇西洛便決定去嘗嘗鮮,讓司機耿師傅將車停在路邊,幾人下車去吃春發生。
  算不上好吃也算不上難吃,春發生的葫蘆頭只能說中規中矩,蘇西洛和秦焉吃的都是小份雞肉的,趙出息和二胖一人要了四個餅的大份,縱然如此傻子二胖還是感覺沒夠,趙出息不客氣的又幫他點了一份,二胖就差痛苦流涕的拉著趙出息的腿說出息還是你了解我,不枉我白天留那么多血。
  二胖強大的吃貨能力讓蘇西洛和秦焉目瞪口呆,直讓她們感覺二胖一天的戰斗力就是她倆一星期的量。蘇西洛饒有興趣的問道“二胖在工地上的時候一頓能吃多少?”
  趙出息特意比劃著一個白饃的大小說道“工地上的白饃一個頂外面賣的四個,二胖一頓至少六個起步,好像最多的時候吃了十二個”
  蘇西洛和秦焉聽后當場傻眼,秦焉忍不住的說道“下次工地要是招工人得要問清楚飯量,不然公司會被吃破產的”
  趙出息忍不住的大笑起來,沒想到這小妮子還有如此幽默的一面,蘇西洛也被逗的輕笑搖頭,她笑起來嘴角上揚的弧度正好,不太放肆又不拘束,顯然是經過專業的學習,趙出息自然不知道蘇西洛老爹之前將她專門送往禮儀學校培訓過,男孩窮養女孩富養,蘇西洛的老爹深知這個道理。
  吃完晚飯,蘇西洛讓司機先送趙出息和二胖回工地,酒足飯飽坐在奧迪A8L后座的趙出息此刻享受著左擁右抱的快感,無比暗爽。一個大美女,一個小美女,這樣的待遇可不是誰都能有的,估摸著是鳳凰村里他那見都沒見幾眼的爹娘墳上冒青煙了。
  臨走下車時,蘇西洛問道“明天早上你開始上班,我讓耿師傅八點先來接你,你電話留給耿師傅”
  耿師傅有點小心眼的盯著趙出息,感覺趙出息這是要搶他飯碗的節奏,不過他要是知道趙出息連汽車有幾個檔位都不知道的話,肯定不會這么想。趙出息一聽要自己電話,有些尷尬的搖頭道“我沒電話,八點前我在工地門口等耿師傅就行”
  蘇西洛皺眉點頭道“也行,等明天早上去公司,我讓行政部給你配部手機”
  趙出息和二胖樂呵樂呵的下車,目送著奧迪A8L消失在視野之后才回過神,趙出息沒打算急著進工地,從兜里掏出一直舍不得抽的中華,想要給二胖發一根禍害掉這傻子,最終還是忍了,覺得沒必要。點燃煙,趙出息蹲在工地門口的大樹下肆無忌憚的吞云吐霧,二胖就坐在馬路牙子上看著他抽煙,趙出息眼神深邃的說道“二胖,你說這是不是一次機會?”
  可惜二胖并沒有回答他,依舊只是嬉皮笑臉的傻笑,趙出息幾乎沒見過他不笑的時候,他一直在想,會不會有一天,二胖再也不笑了?
  一根煙抽完,趙出息和二胖回到工地,工地上巨大的探照燈讓他兩頭上白色的紗布有些刺眼,偶有在外面瞅見他們的工人都會指指點點,等他們走遠后才會吐著口水罵罵咧咧,趙出息和二胖雖然已經搬離十六層,可那里依舊是他們的根據地,還未上去,趙出息就聽見里面一幫人聊天打屁玩牌的聲音。
  瞅見趙出息和二胖進來,韓三強等人連忙扔掉牌起來關心道“趙哥,你們沒事吧?”
  趙出息便掏出煙四散給大家,便笑罵道“這點小傷,能算有事么?你們又不是沒被啤酒瓶開過光”
  韓三強笑呵呵的說道“也是,趙哥這戰斗力,哪能是一個破啤酒瓶就放倒的。不過說真的,趙哥,你和二胖今天中午太特么彪悍了,別說那幫工人,我們都被嚇傻了”
  “當時候情況危急,我是真怕大家去鬧事。萬不得已,我拿自己尋開心,那叫有病”趙出息搖頭苦嘆道,隨即不忘說道“大家放心吧,我今天詳細問過蘇總,她說西安有家公司正打算入股國際公館這個項目,已經談到了最后階段,最遲五天后就會注資,絕不拖欠大家的工資”
  其實眾人最關心的便是這事,跟著趙出息鬧騰是一回事,可到時候拿不到工資,他們和那幫工人一樣苦逼,說不定還會和趙出息反目成仇,趙出息這樣一說,眾人心里的疙瘩也算是解開了。
  韓三強招呼大家繼續打牌,拉著趙出息來到十七層的陽臺上,一臉淫.蕩的問道“趙哥,和蘇大美女發展的怎么樣?今天這出英雄救美霸氣外露啊,不是哪個爺們都敢鋌而走險的”
  趙出息怒罵道“發展個屁,你覺得就咱這種掙扎在社會最底層的小嘍嘍,蘇西洛那樣眼高于頂的女人能看得上,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奈何天鵝只會在公天鵝堆里找對象,癩蛤蟆在一開始就已經被排除了,所以我覺得這句話是有問題的”
  趙出息扯淡起來也沒個譜,韓三強趕緊示意打住打住,再說下去都要開始講初中課本的達爾文進化論了,很直接的問道“你對蘇西洛沒興趣?”
  “說沒興趣你信么?是個男人都有興趣”趙出息平靜的說道“什么級別的男人追什么級別的女人,連我這個村里人都知道。我做的這些事,或許能讓她印象不錯。可至少目前的我,她絕對瞧不上”
  “也是,男人還是得能掙錢能掌權,有錢有權了,那就是在女兒堆里挑女人,隨便挑的女人都賽過天仙,媽的,哪一天我能有那么多的錢就好了,天天晚上換女人,精盡人亡牡丹花下死那也死的不遺憾,別特么到死的時候都不知道女人是什么味道才最苦逼”韓三強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論,都是被生活強奸后總結出來的經驗。
  外面的城市燈火闌珊又輝煌,每當夜晚站在高處眺望那燈紅酒綠夜景,趙出息感覺自己內心都有一種蠢蠢欲動的欲望。李青衣說過,有野心的男人都喜歡登高遠望。趙出息之前不明白,現在愈發的理解為什么,正如當年那個男人說的,有幾個男人會甘于平庸,除非慢慢的被生活打磨的連反抗力氣都沒有了。
  想到這,趙出息拍著韓三強的胳膊說道“三強,如果你真想有一天出人頭地,那就去堅持做一些事情,別總是打麻將炸金花混日子,那樣你永遠只能走在街上看著漂亮女人和豪車意淫,就算是買彩票,只要你堅持買,中獎的概率也比買一次大”
  趙出息的認真的樣子讓韓三強一愣一愣,如此交心的話,趙出息第一次給他說,之前韓三強的生活,趙出息從來不干預,可自從上次的事情后,趙出息慢慢的試著走進韓三強的世界,今天說這些話,也是有感而發而已。
  “上小學的時候貪玩,學習成績一般,勉強走關系才上的初中。上初中以后每天跟著學校外面的社會青年廝混,總覺得上學能有個屁出息,男人就應該出去闖蕩,才能混出一番事業。等進了社會才發現,麻痹什么都不會,上建筑工地人家還嫌你年齡小只吃不出力,找份工作比登天都難,好不容易找份工作,累的跟牲口一樣每月才拿幾百塊。這個時候才知道上學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可惜已經再也回不去了,就這樣得過且過的過著日子。當過服務員,洗過盤子,修過車,發過傳單,干過保安,直到現在到工地搬磚,每份工作都堅持不了多長時間,要么嫌工資低,要么老板太操蛋,要么就是跟人干架等等。媽的,反正就是干什么都不順,來這建筑工地混這么久已經算是好的,我什么樣子,趙哥你也清楚,每天抽煙喝酒打麻將,好吃懶做白日夢,家里有個比我還廢物的酒鬼父親,天天喝酒,我那老娘在我小學畢業的時候就跟人跑了。掙的工資吃喝嫖賭一分,剩下的也就沒幾個子了。其實趙哥,你知道不,我韓三強真心把你當哥,你讓東不往西你讓西不往東,不是因為那次你把我往死里揍,而是我跟著你去打過三次錢,每次你只給自己留兩百,剩下的全打過去。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情況,可這樣的男人,我覺得他再怎么揍我,我特么都得叫聲哥。除此之外,還有,整個工地包括我都不把二胖當人,每天沒事就欺負他,只有你把他當兄弟,敢為兄弟出頭。媽的,能遇到這樣的哥,真特么是我韓三強的運氣”韓三強一股腦將自己心里的話全部說了出來,趙出息只是靜靜的聽著,誰還沒點辛酸故事,只是不想說出來,也沒不知道給誰說而已。
  “那現在呢?”趙出息給韓三強扔了根煙。
  韓三強點燃煙眼神堅毅的說道“學著趙哥,去一點點的改變,不為自己,也不為我那酒鬼老爹,只為以后的兒子不像我這么窩囊,自己窩囊一輩子就行了,可讓孩子跟著受罪,那就是作孽”
  這一刻的韓三強,是趙出息認識這么久一來,最爺們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