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第2章尚未出師顛沛流離

第二章尚未出師,顛沛流離
  (新書期多投紅票和收藏)
  夜深人靜,城市的星空遠沒有祁連山里那么的璀璨,就在趙出息快要睡著的時候,一陣腳步聲讓他瞬間清醒,西北民風彪悍,何況是西寧這種藏族維族漢族回族聚集的城市,治安可想而知。從小到大的生長環境讓趙出息警惕性很高,他很少去信任別人,最近一年在祁連縣發生的一切更讓他堅信這一點。再說受人委托,貨要是丟了,自然會和他牽扯不清,趙出息不希望出現意外。
  “誰?”趙出息下意識摸上插在腰間的匕首,這是老和尚給他的,匕首有些年頭,老和尚說是以前部隊用的,俗名是六五式軍用匕首,趙出息肯定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六五式,刀柄上刻著兩個字,一面是生一面是死,趙出息叫它生死刀。
  “出息,是我”半夜睡不著的小王低聲問道。
  趙出息一聽是小王,這才放心的起身道“你怎么不睡覺?”
  小王有些靦腆的笑道“睡不著,來找你聊天”
  小王三下五除二的爬進車廂,兩人躲在貨堆后面,背靠著車廂,趙出息很舍不得的給小王扔了跟煙,自己沒舍得抽,一包煙好幾塊錢,對他來說有些奢侈。
  “出息,你有喜歡的女人么?”小王狠狠的吐著煙圈,帶著那份不屬于這個年齡的滄桑問道,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或許這就是他比同齡人成熟的原因。
  “喜歡的女人?”趙出息小聲嘀咕了聲,似乎自己還真沒有喜歡的女人,有好感的女人有兩個,一個是祁連縣醫院那個幫過他很多忙的護士,一個便是她,趙出息不敢奢望的去喜歡她們。前者,他知道至少自己目前這樣子配不上她,后者,是他只能抬頭仰望。對于趙出息來說,以后隨便找個女人結婚,也不過是一輩子。
  趙出息很堅定的搖頭。
  小王有些意外,顯然不信。趙出息無奈回道“我們村的女人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皮膚黝黑又干燥,是你你也不喜歡。祁連縣的女人我又不認識幾個,我在村長家的電視里面見過大城市里的女人,他們真特么漂亮,要胸有胸要腿有腿,說不定我以后就有喜歡的女人了”
  “放心,你小子以后肯定有喜歡的女人,大城市里的美女很多很多,特別是我們成都,那就是美女如云,她們個個都是妖精,勾的你連魂都沒有,你想不喜歡都不行”小王淫蕩的笑了起來。
  趙出息似懂非懂,也懶得懂,問道“那你肯定有喜歡的女人?我聽李青衣說過,大學里面美女很多,大學戀愛很正常”
  小王皺眉問道“李青衣是誰?”
  “一個女人,問你話呢,你肯定有喜歡的女人”趙出息就像是被人發現小秘密一樣連忙轉移話題。李青衣,便是她的名字,這是趙出息關于她僅僅知道的一些資料。
  小王瞅見趙出息的囧樣,不再追究,一副你懂的表情。
  諾大的停車場有些孤寂,為了省電,那些大燈早已熄滅,只剩下一些枯黃的路燈,小王手中的煙頭顯的有些刺眼,他彈了下煙灰,狠狠的嘆了口氣道“有,怎么能沒有,可惜我喜歡她,她不喜歡我,她是我們系的系花,追她的人很多,我也只不過是那幾百分之一,其中不乏開著跑車來上學的富二代和家里有權有勢的官二代。”
  “你有沒有給他表白?”趙出息有些失望道。
  小王自嘲的笑著搖頭。
  趙出息怒道“你都沒表白,你怎么知道她不喜歡你,你個傻逼。真心不像胯下帶把的爺們,你趕緊把你那二兩肉割了吧,丟人”
  小王哈哈的笑了起來,被趙出息給罵樂啦。
  “我沒表白是因為我確定她不喜歡這個樣子的我,出息你知道不,其實暗戀多好,暗戀永遠不會失戀,等她不是我想要的她的時候,我就可以默默離開了”小王略顯憂傷的說道。
  趙出息往后靠了靠,不屑道“我知道個蛋蛋”
  兩人一時無言,小王抽煙沉思,趙出息盯著路燈發呆。
  良久,小王突然說道“出息,你是個好人。”
  “我是個屁好人,別被勞資這外表蒙蔽。我在鳳凰村可是好吃懶做坐吃等死類型的,偷雞摸狗溜奸耍滑什么都干,你說我是好人不?”趙出息哈哈大笑道,笑的有些讓人心疼,一個孤兒,要是沒點本事,怎么能活到今天?
  “出息,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身上一共只有兩包煙,一包送給了老王。這一包,我觀察過,除過我抽的三根,還有十六根,其中還包括你傍晚只抽了兩口便捻滅的那半根,一個人對自己吝嗇,對別人大方,再怎么傻逼,我都信他是個好人,至少不會坑朋友”小王擲地有聲的說道,很堅決。
  被人發現小秘密,趙出息有些不好意思,卻未留意到小王叫司機老王而不是爸。
  趙出息自嘲苦笑道“媽的,一包煙好幾塊錢,太奢侈了,我得省著抽,等以后有錢了,再抽好煙”
  畫面定格在這一秒。
  小王知道自己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副畫面,一個二十五六歲穿的破爛的男人,蝸居在雜亂的大卡車上,露出滿嘴大白牙笑的辛酸,可那眼神卻無比的堅定,似乎什么也動搖不了他的決心。
  “出息,等以后你一定要來成都,勞資請你抽最好的煙,喝最好的酒,開最好的車,住最好的酒店,玩最好的女人”小王突然承諾道。
  趙出息先是一愣,隨即學著老王和小王的四川話哈哈大笑道“要得”
  夜已深,兩人都困了,外加趙出息明天要找工作小王要繼續上路,便不再閑聊,趙出息把狗窩又收拾了一番,可以睡下兩人,便擠在一起入眠。
  凌晨三點的時候,或許是剛出山水土不服,趙出息的肚子里翻江倒海肆意折騰,渾渾噩噩的只能起來去拉屎,回來的時候趙出息猛然發現傍晚在他們附近來來回回閑逛的那兩個回族大漢正在從大卡后面偷運東西,趙出息被驚的清醒,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他一個人顯然不是對手,如果跑去喊老王,這里是他們的地盤,到時候沒有證據更加吃虧,何況他不知道這兩個回族人已經搬了多少貨。
  就在趙出息想辦法的時候,終于讓他發現了機會,其中一個大漢突然離開,只剩另一個大漢在東張西望,趙出息從附近撿了塊板磚,偷偷摸摸的從旁邊繞到了大漢的身后。
  “媽的,這個時候拉稀,你個王八蛋”大漢低聲罵罵咧咧道,眼睛卻盯著面前的影子。
  就在這時,趙出息抄起板磚砸向大漢的后腦勺。可惜,影子出賣了他,大漢猛的一轉身躲過趙出息的板磚,同時抓住趙出息的胳膊,一記老拳狠狠的砸進趙出息的腹部,趙出息向后倒退數步,疼的齜牙咧嘴。
  “狗日的,偷襲老子,找死”回族大漢暴怒的沖向趙出息。
  趙出息好歹是跟著老和尚練過幾招的,一開始吃虧只是沒想到會被發現,這次回族大漢沖過來,趙出息不再忌憚,強忍著疼痛迎了上去,兩人扭打在一起,回族大漢沒點本事也不敢專門晚上偷貨,畢竟是高危行業。
  不到一米八的趙出息專攻下三路,身體靈活占了上風,不然面對一米八五的回族大漢,他肯定吃虧。趙出息想到另一個回族大漢馬上就要回來,自己必須速戰速決,幾乎是不顧代價的一拳一拳的砸在回族大漢的身上和頭上,回族大漢徹底怒了,硬是扛著趙出息的拳頭一把抱起趙出息,狠狠的砸在地上,趙出息疼的還未反應過來,回族大漢已經騎在了他的身上。雨點般的拳頭砸在他的身上,頭上更是挨了兩拳,趙出息徹底被打懵。
  “老子弄死你”回族大漢不再揍趙出息,而是雙手死死的掐著趙出息的脖子陰狠道。
  趙出息臉色漲紅試圖反抗,可惜力氣沒有回族大漢的大,眼看呼吸越來越難,回族大漢的眼神讓趙出息別無選擇,趙出息的一只手伸向腰帶處,拔出六五式,幾乎是用盡自己最后的力氣,將六五式送進了回族大漢的腹部,一刀兩刀三刀,趙出息比之前回族大漢的眼神還要陰暗,毫不猶豫。
  突然的異變讓回族大漢一剎那失神,手上一松,給了趙出息喘息的空間,可他的手依舊不曾徹底離開。就在這時,趙出息抄起身旁剛剛遺落的板磚,一磚砸向回族大漢的頭,這一次,還未回神的回族大漢沒有躲開,被一磚拍暈,轟然倒在趙出息的身上,趙出息奮力推開回族大漢,坐在地上大口吸著氣,望著身旁回族大漢鮮血橫流的身體,腦中只有一個想法。
  完了……
  老天爺沒給趙出息更多的時間感慨,另一位回族大漢便已經回來,趙出息心一狠,一不做二不休,決不能被發現。只是這一次,還未等趙出息下手,尚未發現這一血腥場面的回族大漢已經被人一棍打暈,這個人便是小王。
  小王疾步跑過來急忙問道“出息,怎么樣?”
  趙出息眉頭緊皺道“我殺人了”
  小王在趙出息和回族大漢廝打在一起的時候便被吵醒,震驚之余下車找了根木棍準備幫趙出息,等他回來兩人的廝打已經結束,正好碰上另一位大漢,順手解決。
  透過幽暗的路燈,小王已經注意到旁邊的回族大漢,意識到事情的棘手,來不及思考,小王便決定道“出息,你必須跑”
  “我跑了,就連累你了”趙出息木訥的搖頭道。
  小王大怒道“草泥馬,你不跑等著進監獄,后半輩子就完了。你放心,我能應付這些事”
  “你一個大學生怎么應付,我一個農民,賤命一條,大不了一死。你以后的路還長著,我不能連累你,不然那是作孽”趙出息雖然沒心沒肺,可做人有底線。只是想到女人那失望的眼神,趙出息便自嘲的搖頭。
  小王若有所思,平心而論,兩個字,感動。
  “媽的,你不走,勞資就弄死你,勞資再說一遍,勞資能處理,絕對不會出事”小王抄起丟落在趙出息旁邊的匕首暴怒道,下意識低頭看了眼手中的匕首,略顯意外道“六五式”
  “真能?”小王的堅決讓趙出息最終相信并妥協,沒理會他的驚訝。這份大恩大德他沒齒難忘。
  小王重重點頭,隨即迅速上車將趙出息的編織包丟下來,正好這個時候不遠處一輛大卡發動估計要上路,小王拉著趙出息偷偷摸摸的躲在角落道“扒上這車,不管去哪都行,只要別待在西寧,西寧城市不大,保不準以后遇見這幫人,后果你知道”
  “兄弟”趙出息嬉皮笑臉伸出手說道。
  小王沒笑,遲疑片刻,緊握著趙出息的手回道“兄弟”
  這時,不知拉著什么的大卡正好開過來,趙出息猛的將行李扔進車廂,手腳麻利的扒車。
  就在趙出息扒車的時候,小王激動的喊道“趙出息,特么的實在混不下去了,就去成都找勞資,就說你認識成都軍區大院蔣開山”
  趙出息已經翻進車廂,小王或者說蔣開山不知道趙出息是否聽見自己所說的話,就這樣,趙出息尚未出師,便已顛沛流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