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99 你要追我么

第二百零七章南下
  人活到趙出息這個年齡,是該面對自己該面對的一些事,比如愛情。趙出息雖說是大山出來的草根,可草根就沒有追求愛情的權利?之前趙出息剛來西安的時候,和大多數草根一樣,在事業和愛情面前,前者看的更重。經過西安那些事的洗禮后,趙出息整個人已經改變太多。有些人,不管是愛人還是朋友,如果在遇見的時候不珍惜,錯過或者轉身,都有可能是一輩子。
  所以,趙出息才會鼓足勇氣追齊思,不管結果如何……
  趙出息毫不猶豫重重點頭,無比真誠而又認真的盯著齊思,她不知道齊思此時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卻很想知道。齊思抿著嘴淺笑,只是笑著笑著便不笑了,她不確定自己是否已經走出幾年前那段尚未開始便已結束的感情,可她卻知道自己在看到趙出息點頭后心里絲毫沒有那個人的影子,她不否認自己對趙出息的好感,只是不知道自己能否接受一個男人,開始一段新的感情,一段從戀愛到結婚直到白頭的感情,二十五歲的她已經經不起感情的折騰。
  “你確定要追我?”齊思自嘲笑道。
  趙出息很是嚴肅的回道“確定”
  “追我的男人很多,你不一定能追的上”齊思繼續戲虐著趙出息。
  趙出息淡淡笑道“其實我心里也沒底,不知道能不能追到你,可我知道,如果我不嘗試,我肯定追不上你。”
  “好,那從今天從此刻開始,我給你追我的機會,但我不確定自己會不會答應做你女朋友,這就要看你的努力”齊思儼然已經嘗試著接觸趙出息,她現在對趙出息還不是很了解,只是有好感,所以不會輕易點頭。
  “好”趙出息用簡簡單單一個字表明自己的決心,這個結果已經比趙出息預料中的要好很多,他生怕齊思一開始便拒絕,連個機會都不給,那樣難度系數會愈發的大。其實齊思的話已經表明,趙出息現在是預備役選手,不過距離彼此能否確定關系,還需要很長的距離。齊思在給趙出息一個機會,其實也是在給自己一個機會,徹底走出那段感情,重新開始。齊思心里有些甜滋滋,這種感覺就像當年她喜歡那個人一樣,齊思告訴自己,或許這正是一個好的開始吧。
  “趙出息,那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為什么要離開時光酒吧?”齊思這才問道趙出息剛才的話題,她很久已經沒有這種患得患失的失落感。
  趙出息開誠布公道“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咸陽國際機場,那會我因為一些事打算離開西安,正如你所知的,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坐飛機,不過后來出了點意外,沒有坐飛機去渝城,而是選擇火車來成都。我和陳叔是在火車上認識的,剛來成都,人生地不熟沒有一個朋友,可畢竟得生活,陳叔便讓我在時光酒吧混口飯吃,后來二胖來成都,我們重新找了份工作,于是白天便在茶樓工作,晚上在時光酒吧兼職,這樣堅持了兩個月。對于一個男人來說,這自然不是長久之計,或許是西安經歷的那些瑣事讓我心情和狀態不好,這兩個月平靜的生活也算是調整自己。現在我感覺自己終于可以放下過去,重新開始一段生活,我想在這座城市扎根,想在這座城市結婚生子,想在這座城市終老,所以我得為這一切奮斗”
  趙出息一番話下來,齊思這才注意到趙出息似乎真的和以前有些差別,不再那么的頹廢,不再那么的憂傷,不再那么的深沉,笑的次數越來越多,似乎這一切真如她所說。
  “趙出息,我想多了解你”齊思眼神柔情似水的看著趙出息說道。
  趙出息撓撓頭,嘿嘿傻笑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你說什么,我就聽什么?”齊思輕笑道,兩人像是在打情罵俏,砂鍋粥里的人都在盯著他們看,店老板笑的很猥瑣,儼然把趙出息已經默認為齊思的男朋友。
  趙出息摩挲著下巴,想了會,這才呵呵笑道“我出生在青海省祁連縣祁連大山一個叫鳳凰村的地方,父母早亡,是個孤兒,被廟里和尚和村里人養大。只上過名義上的小學,學過一些知識,看過一些書,沒有學歷,會點三腳貓的功夫。二十四歲之前都在鳳凰村坐井觀天,因為一些事,這一年選擇走出祁連大山。第一站是西寧,沒待一晚上,便因為變故來到西安。在西安待了整整一年,認識過一些人,經歷過一些事,走過狗屎運,最后有些狼狽的來到成都。二胖便是在西安認識的,和我是可以過命的兄弟。這就是趙出息,一個沒太多故事,普普通通的男人,現在的他可能配不上齊思,可他會一直努力,直到齊思點頭。如果齊思遇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他不會埋怨,只會祝福”
  聽完這些話,齊思笑的更燦爛,沒說什么,停頓片刻,緩緩起身道“趙出息,送我回家吧”
  趙出息跟著起身結賬,兩人并肩走出砂鍋粥店,上車,趙出息送齊思回家,蜀都花園小區離牛市口很近,只隔兩條街,所以沒幾分鐘便已到小區門口,路上齊思什么話都沒說,趙出息不知道更猜不透齊思在想些什么。
  將車停在小區門口,趙出息將齊思的行李箱拿出來,齊思行李箱對著趙出息平靜道“晚安”
  說完便徑直轉身進小區,趙出息目送著齊思離開,齊思邊走邊笑,邊笑邊哭,趙出息今晚說的的話是她聽過最好聽的情話,不夾雜任何雜質,她的心已經被打動,她獨自走過三年時間,終于等到那個對的人。
  趙出息沒著急著離開,而是背靠著奧迪A6L點燃一根煙,望著小區齊思消失的方向抽煙,不管怎么說,今天晚上都是好的開頭,他也相信一切會向著好的方向而去,現在唯一要做的是,讓自己強大起來。
  正當趙出息準備點燃第二根煙的時候,齊思突然發來短信,上面寫道:你還沒走?趙出息知道齊思家應該能看到小區門口,正如趙出息所想的,齊思進家后,換鞋直奔自己房間而去,都沒和爸媽打招呼,她房間的陽臺恰好能看見小區門口。趙出息好笑回道:抽完這根煙,馬上走。沒過多久,齊思便回道:抽煙對身體不好,我不太喜歡煙味。
  趙出息沒回短信,將已經掏出的那根煙重新裝進煙盒,揣進兜子,對著小區方向嘿嘿傻笑,這才驅車離開。
  站在陽臺上的齊思捂嘴嬌笑道“傻子”
  深夜,已經快十二點,不睡的人很多,燕京國貿CBD國貿大酒店某個行政套房里,徐林望著繁華如故的燕京城發呆,他剛從上海回來,這兩個月時間他又跑了很多地方,不過大多時候都是在京津唐長三角珠三角地區活動。忙碌一些事看,見一些人,不用工作,一切輕松自然。
  喝過酒的徐林眼神愈發的深邃,窗外便是全中國的權力集中中心,長安街,有幾個男人站在這里,沒有氣吞江山如虎的感覺,徐林也有,不過不是現在,而是曾經。現在他站在這里,更多的是冷眼旁觀。幾分鐘后,某個女人從后面緩緩抱住徐林,女人穿著真絲睡衣,剛洗過澡,雖說已經眼看四十,卻風韻猶存,身材和容貌保持的都不錯,對于某些男人來說,很有殺傷力。
  “真要走?”徐娘半老的女人柔聲問道。
  “這里已經不屬于我,至少是現在,不走待在這里干什么?”徐林沒推開女人,任由她抱著自己,他能感受到女人的柔軟以及溫度,可卻心如止水,要是當年的他,現在早已經轉身提槍上馬。
  “至少這里有我,你已經快四十了,別再折騰了,我幫你找個不錯的女人,結婚生子,有大家照應著你,不說大富大貴,小富即安還是可以的”女人站在自己的角度說道。
  “文茜,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我心意已決,你知道,沒人能阻止我的選擇,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感覺自己老了,說不定我會真回來,再也不走了”文茜,蔣文茜,這個女人便是那天徐林和二胖見面的四合院私人會所的老板,也是當年和徐林有過太多故事一直糾纏不清的女人,出自大家閨秀,如今也平淡如水。
  蔣文茜用手摩挲著徐林的胸口,輕聲問道“要去哪?”
  徐林猶豫片刻道“成都”
  “待多久?”蔣文茜不依不撓的問道。
  “不知道”徐林苦笑道。
  蔣文茜淡淡點頭,隨即說道“徐林,今天晚上陪我,我真的很想你,很想很想”
  徐林有些觸動,可還是堅決松開女人的手,轉身抱著女人的肩膀,在她額頭留下一吻,笑道“我去隔壁睡”
  蔣文茜咬牙,失望卻又幸福。
  有些人,錯過真的是一輩子,只有經歷,才知道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