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2-2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02-2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02-21)     

混世刁民197 應該夠了

第二百零五章遲早要走
  來接趙出息的是黃土,這似乎是簡姨有意為之,讓趙出息和黃土多接觸。黃土的性格有點像怪胎二胖,不喜歡說話,做事沉穩,為人本分老實,可做事的手段都比較狠辣,力求一擊必中不留后患。趙出息天天和二胖這樣的悶葫蘆打交道,自然有經驗和一副誰欠他一千萬的黃土打交道,黃土開著他那輛凱迪拉克,他喜歡這種彪悍的美國車,唯一缺點就是耗油,可霸氣外露,比小家碧玉的日本車以及中規中矩的歐系車要好。
  “兄弟,身手不錯,那天晚上可沒少讓我吃虧,話說,你就不能下手輕點”黃土來接趙出息,趙出息可沒自恃身份坐在后面,不動聲色坐在副駕駛上,這種小細節,趙出息掌控的很牢固。凱迪拉克向著四川國際高爾球球場而去,趙出息上車隨意和黃土開著玩笑。
  黃土對誰都是這么一副臭臉,除非和他熟絡以后,或者你能征服他,他才會對你有好臉色,所以趙出息這套不管用,黃土依舊冰著臉道“簡姨交代的事情,我只是照章辦事”
  “有空我們過兩招,那不是我真實力”趙出息逐漸了解黃土的脾氣,武夫的基因更重,不過能站在簡姨面前,想來身份不簡單。
  黃土用幾乎是二胖對芙蓉說的同樣的話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不過熟能生巧,你就當教我兩招,我這人沒啥優點,就是不懂就學,我以前的身手和現在差的遠,頂多會點三腳貓的格斗軍體拳,后來跟著高手們過招才有今天這兩下子”趙出息掏出一包煙,遞給黃土一根,黃土搖頭沒要,他已經戒煙很久,抽煙對肺不好,影響身體功能。
  趙出息的煙是最普通最便宜的嬌子時代,六塊錢,成都人抽的煙都比較貴,起步都是十幾塊錢以上的煙,不管有錢的沒錢的都這樣,趙出息窮啊,沒啥錢,先前在西安跟著周斌攢的十萬塊錢全部給了二胖讓他料理奶奶后事。二胖回成都后把那張卡還給他,里面還剩五萬。這段時間兩個人吃喝拉撒租房買東西都用這里面的錢,加上這兩個月在茶與酒以及時光酒吧的工資,兩人身家總共只剩不到四萬,所以趙出息沒敢奢侈的抽好煙。在西安的時候,剛開始都舍不得買煙,后來偶爾買兩盒五塊錢的猴王解饞,到后來混的不錯,抽煙都不用掏錢,全是別人給的好煙,在成都自然沒這待遇,只有陳平庸給過幾盒好煙,趙出息都是精打細算的抽著。
  黃土聽到趙出息這話,多少增加點好感,因為趙出息和他是同道中人,不過黃土依舊沒點頭,趙出息便繼續加伙道“你看這樣行吧,你沒事教我兩招,我讓二胖沒事跟你切磋切磋,劃算吧”
  黃土眼神明顯興奮,轉過頭道“確定要跟我學?”
  趙出息好笑道“麻痹,我還能騙你”
  “成交”黃土果斷點頭道,自然是想跟二胖偷師。
  趙出息點燃煙,狠狠吸口,瞅眼認真開車的黃土,就差說小樣,哼,我還吃不準你……
  當趙出息和黃土趕到四川國際高爾夫球場的時候,那位大佬早已經離開,他來成都可是帶著公事,和簡姨見面不過是私事,兩人見面這事除過彼此心腹,幾乎沒人知道。趙出息到球場的時候,簡姨正曬著太陽等著他,旁邊只站著芙蓉,先前的安保措施已經撤離。蔥蔥郁郁的草坪,徐徐而過的微風,不再毒辣的太陽,秋天已經悄然來臨。
  黃土把趙出息帶到簡姨面前后便悄然退下,能站在簡姨面前的只有芙蓉,趙出息低頭問候道“姨”
  “趙出息,你說做人什么最重要?”簡姨望著望著遠方的天際線,卻問趙出息一個玄而又玄的問題。
  趙出息顯然有些措手不及,想了想,便回道“姨,出息是個孤兒,我娘生我的時候難產死的,我爹在我兩歲時候出山賣草藥一去不回,據說是掉進山溝里,連尸首都沒找到。我是被對面山上一座廟里的老和尚養大的,加上村里的百家飯,才活到能自力更生的年齡。老和尚從小給我講很多人很多故事,這個問題他在小時候便給我說過,那個時候我不懂意思,雖說至今也是半知半解,可隨著經歷的事情越多和接觸的人越多,慢慢懂了。老和尚說,你固執什么東西,你便失去相對應的東西。你忠厚老實便可能迂腐保守不懂變通,你殲詐狡猾便可能自私自利唯利是圖,你心地善良便可能被人利用欺負,你游刃有余風生水起身居高位便可能連一個朋友都沒有。人生便是不斷的得到和不斷的失去,只是每個階段得到的和失去的不一樣。”
  “那你說說,你跟著我什么最重要?”簡姨聽到如此妙論,饒有興趣的問道。
  趙出息沒有停頓便說道“忠心和能力,這樣我才能在簡姨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這四個字便是我該付出的”
  “趙出息,那你可知道我從不在乎所謂的忠誠,如果你在我這得不到你想要的,你肯定會背叛,只不過看自己有沒有背叛的實力,如果你能得到想要的,你定然不會背叛”簡姨微微轉頭,看向趙出息道。
  趙出息盡顯隨意的笑了起來道“這點出息知道,所以說忠心和能力以及需求是相輔相成的”
  “不錯,從今天開始,你便跟著我,做我的保鏢和司機,隨叫隨到,能辦到么?”簡姨起身詢問道。
  趙出息堅定不移的點頭道“姨讓出現干什么,出息便干什么”
  “有什么要求?”簡姨帶上鴨舌帽和太陽鏡,穿的有些休閑的她氣質瞬間變化,如果不仔細觀察,還以為是個都市大美女。
  趙出息搖搖頭道“目前沒有”
  “芙蓉,給趙出息安排一輛車一套房一張卡,再給他買幾套衣服,這些事,你親自去辦”簡姨對芙蓉吩咐道,跟著她簡姨,自然不能如此寒酸落魄。
  趙出息覺得目前住在外灘小區挺好,離時光酒吧近,去茶與酒也不遠,只要有車便行,于是笑道“姨,房子就不用安排了,給我安排輛車便行”
  芙蓉表情有些不悅,簡姨說的話,還沒有人拒絕,不過簡姨并沒有生氣,只是揮手說道“隨你”
  趙出息來見簡姨,二胖則去茶與酒,早上他兩都沒來茶與酒,二胖提前已經給老爺子和老秦打過招呼,他到茶與酒的時候已經快十二點,老爺子正準備吃午飯,茶與酒的午飯是旁邊省政協食堂做好送來的,每天四菜一湯。二胖到茶與酒后,和老秦老張老劉三個老頭打過招呼后,便直奔二樓找老爺子,老爺子今天饒有興趣的在聽京劇,他有個ipod,是外孫女朱逸影送給他專門聽戲看戲用的,起初老爺子用不慣,后來便慢慢習慣。
  老爺子瞅見二胖上樓,便問道“不是說今天不過來么,怎么又來了?”
  “找胡爺爺說點事”二胖坐在老爺子對面,輕聲說道。
  老爺子笑呵呵道“你這小家伙能有什么事?”
  “胡爺爺,從今天起,出息就不來茶與酒了”二胖說話比較直來直往,不用鋪墊,直奔主題道,何況是和老爺子聊天。
  老爺子端茶的動作明顯停頓,隨即放下茶杯,苦笑道“沒想到這簡姨,膽子真大,都敢來我的茶與酒挖墻角”
  “胡爺爺不是一直覺得,出息不適合茶與酒么?”二胖知道老爺子對于趙出息頗有微詞,覺得趙出息不適合這里。
  老爺子也不反駁,回道“這倒是實話,年輕人,去外面闖闖,總比在我這浪費時間強,趙出息和你小子不一樣”
  “那胡爺爺的意思是同意趙出息跟著簡姨?”二胖確定道。
  老爺子反問道“人都已經走了,難道我還得挽留?”
  二胖點點頭,老爺子畢竟是上位者,對此事沒有太多意見,至于心中是否另有想法,二胖也不知道。二胖發呆的時候,老爺子卻繼續問道“你呢,還準備待在我這茶與酒,或者跟著趙出息去簡影那里?真不打算回燕京,三無,不管怎么說,你都姓林,這林家需要有人延續香火啊”
  “該走的時候,二胖自然會走”二胖給出一個很不確定的答案,不過也表明,他遲早有天會走。
  白天剩余的時間,趙出息都跟著簡姨,陪著簡姨在蔚藍卡地亞的私人會所見過兩位心腹大佬,其中一位掌控著簡姨旗下的公司,簡姨的公司叫西蜀集團,涉及的業務范圍很廣,房地產金融礦業等等都有涉獵,目前簡姨明面上的生意大多都由西蜀集團負責。另一位則負責簡姨郫縣的保安基地,同時負責簡姨在成都直營的兩家夜總會和三家酒吧。都是位高權重的大佬,簡姨讓趙出息接觸,用心良苦,至于這兩位大佬在見到趙出息的時候,明顯很意外,畢竟他們很久已經沒有見過簡姨身邊出現新人。
  吃過晚飯后,簡姨讓趙出息在書房陪她聊了會,差不多快九點的時候才讓趙出息離開,簡姨的座駕是賓利,給趙出息配的車則是趙出息選的奧迪A6L,穩重不張揚。
  齊思是晚上十點回成都,趙出息估摸著自己現在去機場差不多九點半,便懶得再回市區,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直奔成都雙流國際機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