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196 挺好不錯

第二百零四章應該夠了
  紅著臉落荒而逃的齊思離開外灘小區在門口打車的時候,依舊顯的有些不好意思,雙手捂著胸口久久不能平靜。二胖這番話的意思,不笨不傻相反很聰明的齊思哪能聽不出意思,她又不是那種涉世未深沒談過戀愛的小女孩。
  她對趙出息是挺有好感,不然今天晚上也不會為此向陳平庸他們發火,更悉心照顧趙出息。畢竟這個男人還幫她解決過一次不大不小的麻煩,雖說這只是她的猜測,尚未證實。可齊思還沒沖動到才認識兩個多月便喜歡上他,她對趙出息知道的太少,不甚了解,所以,齊思不會輕易動這個念頭,何況還沒走出那段尚未開始便已結束的感情。
  “媽,我正在打車,馬上回家,你和我爸先睡吧”齊思站在路邊正發呆的時候,接到媽媽的電話,已經一點半她還沒回去,媽媽肯定擔心。掛掉電話,齊思嘴角上揚淺笑,站在街頭的她,有些遺世讀力,不高傲也不庸俗,簡簡單單的小女人。
  趙出息第二天一覺醒來已經是早上十點多,二胖親自動手給趙出息熬了點粥,這是昨晚齊思叮囑過的,說趙出息這狀態肯定不能吃油膩的東西,只能喝點清淡點的粥。趙出息頭疼欲裂,他酒量是不錯,可也不是什么刀槍不入的大羅神仙,昨晚吐的昏天暗地,今天胃肯定不舒服。
  踉踉蹌蹌的走出房間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呆,二胖將粥端出來,沉聲道“喝完粥,想想給簡姨如何回復,老爺子這邊,我已經打過招呼,中午過去和老爺子談”
  “我昨晚怎么回來的?”趙出息臉色有些發黃的說道。
  二胖平靜回道“是齊思幫我把你弄回來,一直照顧你到快兩點,我基本沒動手”
  “齊思?”趙出息有些意外的問道“我怎么一點都不記得”
  “過十個人,吐過三次,醉的不省人事,你怎么記得?”二胖瞪著趙出息,冷哼道。
  趙出息搖頭晃腦道“很久沒有這么醉過了,酒不是什么好東西,喝酒更誤事,以后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昨天只是心情不錯”
  “我知道”二胖認真點頭道“你該給她打電話說聲謝謝”
  “嗯,等回復完簡姨”趙出息思前思后道,簡姨的事情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二胖緩緩走回房間,將趙出息的手機拿出來遞給趙出息,這將是趙出息人生中的轉折點,西安顛沛流離,那成都能不能厚積薄發,就要看趙出息的機遇和實力。
  趙出息喝完粥,把碗放到一邊,接過手機起身走到陽臺上,讓自己盡量平靜后這次撥通簡姨的號,幾聲嘟聲后電話便接通,趙出息沉聲道“簡姨?”
  牧馬山蔚藍卡地亞,正陪著某位從燕京千里迢迢來到成都的大佬打高爾夫的簡姨接過芙蓉遞給她的手機,悄然走遠,接通電話回道“趙出息,考慮的怎么樣?”
  “我選擇跟著您”趙出息鎮定自若的說道。
  簡姨終于露出滿意的笑容,這是這段時間以來唯一讓她滿意的事,簡姨笑道“趙出息,我不會給你什么承諾,一切都得靠你自己爭取,至于你能走到什么位置,就要看你自己的實力。這是條充滿荊棘的路,要冒多大的風險,你自己掂量清楚,上了我這條船,你就沒有再下去的機會”
  “當我說出這句話時,這一切已經被我考慮過,是死是活,聽天由命,事卻在人為”趙出息表情嚴肅道。
  簡姨若有所思的點頭,這話她喜歡,所以她不同意芙蓉說趙出息是優柔寡斷的人,他只是比別人想的要多,所以西安那場風波才沒能讓他致死。
  “你在哪,我讓人接你過來”簡姨知道時間很緊迫,她繼續讓趙出息開始接觸這個圈子的東西。
  趙出息回頭瞅眼二胖道“九眼橋,外灘小區”
  趙出息回到客廳里,二胖從廚房出來問道“完了?”
  “完了,聽得出來,她很滿意我的決定,派人來接我”趙出息心里終于踏實,輕笑道。
  二胖意味深長道“她若不滿意,你便很難在這座城市待下去”
  趙出息有些驚訝,回想起來,似乎真如二胖這么說,不禁驚出一身冷汗。二胖沒有多說什么,這只不過是給趙出息提個醒而已,起身,二胖低聲道“你去找簡姨,我去茶與酒”
  兩人分頭行動,二胖一如既往坐公交車去茶與酒,趙出息則站在外灘小區門口等著簡姨的人來接他,在等人的這段時間,趙出息這才打電話給齊思,畢竟昨晚是齊思照顧的他,電話很快便接通,趙出息不知道怎么開口,要是以前,趙出息可能不會在乎,沒什么顧忌,可昨天他下過一個決定,這個決定便是開始追齊思,所以便有些難為情。
  “趙出息?”坐著航空公司大巴去雙流機場的齊思捂著手機小聲問道,今天她要飛武漢,武漢轉西安,西安再回成都,回到成都如果不晚點,應該在晚上十點。
  “昨晚,謝謝你”趙出息有些尷尬道。
  穿著空姐制服,盤著頭發,系著絲巾的齊思氣質出眾,容貌在大巴上所有空姐里算是最漂亮的,聽到趙出息這話,齊思有些生氣道“趙出息,酒比命重要么?”
  趙出息知道齊思這是在埋怨自己,卻有些享受這種埋怨,回話道“以后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昨天我只是心情好”
  “心情好也該點到為止,小飲助興,大飲傷身”齊思有些幽怨的說道,坐在旁邊的空姐有些八卦的偷聽,齊思沒好氣的瞪著她,往邊上挪了挪。
  “嗯,我知道我知道”趙出息連忙點頭回話,停頓幾秒后問道“你晚上有沒有時間,我請你吃飯?”
  “晚上?”齊思有些不好意思道“晚上我十點才能回成都”
  “十點,嗯,我知道了”趙出息以為齊思這是委婉的拒絕,畢竟作為美女的齊思,估計經常有男人想請她吃飯,拒絕是在情理當中。
  齊思顯然聽出趙出息的失落,嘟嘴道“如果,如果你能等到那個時候,我不介意給你次機會”
  “真的?”趙出息驚喜道。
  齊思好笑道“難道我還會騙你”
  “那,晚上落地后打電話,我去接你”趙出息心滿意足道。
  掛掉電話,齊思有些失神的笑著,沒想到趙出息會主動請自己吃飯,坐在旁邊的空姐打趣道“我們的小齊美女思春了”
  “去你的”齊思嬌笑道。
  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緊鄰四川國際高爾夫俱樂部,又名牧馬山高爾夫俱樂部,在這里經常能遇到非富即貴的達官貴人,很多都是只能在電視里看到,最低會員入門十六萬。不過這點錢對于牧馬山附近的富豪們來說,不過是小錢,這個高爾夫的幕后投資方便是簡姨的公司。已經踉蹌入獄的那幾位先前是這里的常客,這段時間牧馬山高爾夫俱樂部的人有些少,可能大家都是在避風頭,不想遇到不該遇的人。簡姨到無所顧忌,反正她的事情已經塵埃落定,現在是享受最后的寧靜。
  簡姨對高爾夫運動不是多么喜歡,只是有時候要陪一些人玩,可她的水平絕對堪比職業運動員,對于簡姨來說,任何運動都是有竅門的,只要掌握,便能熟能生巧。今天簡姨便是陪著一位來自燕京的大佬,這位大佬沒少為她的事情奔波,這次來成都,便是確定最后的事情。
  “進去后的事情,已經安排妥當,你就當是過段清心寡欲修身養姓的生活,享享清福”大佬是位五十有五的男人,個子不高有些發福,頭發微禿,可卻是中央某個部委的實權二把手,正部級待遇,中央委員。這樣的大佬給簡姨在上面跑動,可見簡姨的能量不簡單,同樣,這樣的大佬也保不住簡姨,可見簡姨的事不小。
  “去監獄享清福,也就你能說出來”簡姨語氣不悅道。
  大佬穿著比較休閑的polo衫和球鞋,臉上那歲月遮不住的皺紋比較明顯,至于球場的安保,今天也格外的嚴格,簡姨手下能上得了臺面的練家子都被安排在這里,還有大佬這邊的人,整個高爾夫球場可謂層層把手。
  “知足吧,我和老楊已經使出渾身解數,還好你和他們走的不是太近,不然牢底坐穿的可能都有,現在是非常時期,高層斗爭激烈,任何人都有可能是炮灰,瞧瞧和你級別差不多的那位,近百億身家又如何,還不是踉蹌入獄,能不能保住命,還不知道”大佬有些愁眉苦臉的說道,可語氣卻盡顯隨意。
  簡姨自嘲笑道“我又欠你和老楊一次人情,唉”
  “別人情不人情的,還是這么客氣,老楊就是因為這,才不愿意來成都”大佬搖頭笑道。
  簡姨有些戲虐道“我怕是他不敢見我,覺得自己沒能幫到我”
  “老楊啊老楊,這么些年過去,還是被你吃的這么透,難怪我們這個圈子都說,老楊臉皮要是再厚點,至少現在能調到某個經濟大省當一把手”大佬哈哈大笑起來。
  簡姨沒接他的話茬,而是繼續往前走,走到對面果嶺的時候,簡姨突然問道“老陳,說吧,我什么時候進去?”
  叫老陳,也便是那天晚上給簡姨打電話的大佬沉默良久才說道“國慶過后”
  “二十天時間,應該夠了”簡姨淡然笑道,大佬無奈搖頭,已經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