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195 大醉

第二百零三章挺好,不錯
  不同于剛來成都那天晚上和安琪拼酒大醉,這次趙出息心里沒有任何負擔,只是純粹的想喝醉,因為他將要開始一段新的征程,算是壯行。不過這選擇喝醉的方式卻有些彪悍,干翻十個人,去廁所吐過三次,這戰績估計在九眼橋短時間內很難有人打破記錄。這其中自然是有些人玩游戲玩不過趙出息一直被灌酒,可眾人都看在眼里,趙出息沒少喝酒,自認為自己和趙出息差著一個太平洋的距離。
  至于安琪的賭局,則是全場通殺……
  趙出息終于醉倒不省人事,整個酒吧各種聲音都有,不過眼看趙出息再也起不來,所有人便一哄而散,只剩下一小部分繼續看熱鬧的人。齊思站在距離趙出息最近的位置,旁邊站著二胖,齊思看見趙出息這般模樣,緊咬下唇,心里莫名的心疼又氣憤,對著緩緩走過來的陳平庸語氣不悅道“你想讓他喝死?”
  陳平庸一臉茫然,不知道齊思這話是什么意思。安琪連忙跑過來,嬉笑解圍道“思思姐,你怎么來了?”
  齊思表情嚴肅,對著眾人冷笑道“你們都在看熱鬧,就這么讓他不要命的喝?他要出了事,你們誰負責?”
  安琪被齊思質問的說不出話,臉上的笑容逐漸退散,陳平庸逐漸明白齊思的意思,不僅不生氣,反而有些高興和欣慰。不過幾個人這才反應過來,剛剛只顧著看趙出息單挑全場,卻忘記趙出息也是人不是神,如果真要是喝出事,那就得不償失了。
  眾人面面相覷,沒人敢反駁,酒吧沒走的客人則以為這個一身白色連衣裙的長發氣質美女是趙出息的女朋友或者老婆,不禁羨慕嫉妒恨,趙出息才是人生的大贏家。
  齊思沒工夫沒心情和他們理論,將包放在一幫,彎腰將趙出息的胳膊放在自己肩膀上,用力扶起趙出息,準備帶他離開。可畢竟她只是個女人,連續幾次都搬不動趙出息,急的眼淚已經在眼眶里打轉。站在一旁的二胖嘴角上揚,露出一個溫暖的弧線,酒吧里包括陳平庸安琪在內的眾人剎那間愣住,原來這個不茍言笑的大胖子居然還會笑。
  二胖為什么會笑,因為他和陳平庸一樣欣慰,終于有人替自己心疼趙出息了……
  二胖快步向前,示意齊思往邊上,麻利的將趙出息背起來往出走,齊思拿著包扶著趙出息一起離開。不知為什么,安琪望著齊思的背影,心里有些不舒服,轉頭望向陳平庸。
  陳平庸還以為安琪是擔心趙出息,笑道“沒事,我想齊思會照顧好出息”
  安琪默然點頭,心里如同打翻的五味瓶,不是滋味……
  二胖背著趙出息走出九眼橋,穿著高跟鞋的齊思細心照顧著,一路上剛剛經歷過那場酒局的人們不停的起哄,到九眼橋路口以后順利打到車,二胖將趙出息放進后座,齊思跟著坐進后座照顧趙出息,二胖則坐在前面。
  齊思有些茫然的問道“現在去哪?”
  “師傅,外灘小區”二胖對著出租車師傅沉聲說道。
  不到十分鐘回到外灘小區后,如果沒有二胖,齊思一個人很難將趙出息弄回房間。二胖背著趙出息臉不紅氣不喘,齊思心里對這個不怎么說話的大胖子好感頗多。或許是坐車讓趙出息顛簸,剛進房間,沒等齊思仔細打量他們住的地方,二胖剛把趙出息放下來,趙出息幾乎是下意識的便沖向衛生間方向,齊思知道趙出息要吐,便趕緊跟著跑過去。果不其然,趙出息進衛生間后便趴在馬桶上昏天暗地的吐了起來,晚上在九眼橋附近吃的面以及在簡姨家吃的西餐先前早就在時光酒吧吐的一干二凈,如今吐出來的都是后來喝的酒。由于胃里已經吐干,吐出來的都是酸水,趙出息只剩下干嘔,想吐吐不出來,整個人特別難受。
  站在趙出息背后的齊思并沒有遠觀,而是手里拿著水,拍著趙出息的后背細心的照顧,趙出息難受的樣子看的她有些心疼,嘟囔道“讓你喝那么多酒,你到底是傻還是笨,就不知道少喝點”
  齊思的樣子就像個受委屈的小媳婦,穿著拖鞋盤著頭發,邊照顧邊嘟囔,二胖知道趙出息沒什么大事,頂多明天整天胃不舒服,有齊思照顧,樂得打開電視看動畫片。
  趙出息終于吐完,胃里逐漸平復,畢竟是夏天,齊思累的滿頭大汗,扶著趙出息走出洗手間,二胖瞅見后,便幫著齊思把趙出息送進房間,讓趙出息躺在床上。趙出息這般模樣,肯定不敢開空調,不然絕對生病,齊思只好打開窗戶通風,同時用涼毛巾給趙出息清涼。忙完這些后,便跑出來問二胖“你們家里有沒有茶葉?”
  二胖轉頭回道“什么茶葉?”
  “鐵觀音或者別的茶”齊思輕聲說道。
  二胖連忙起身取茶葉,他們是在茶與酒上班,哪能沒茶葉,都是從茶與酒帶回來的好茶葉,老爺子送的,讓他們嘗嘗味道。齊思給趙出息泡好茶,等茶涼點后便扶著趙出息喝完,又泡了一大杯給趙出息放在旁邊,醉酒后晚上肯定口渴難耐。床上的趙出息早已不省人事,嘴里嘟囔著一些齊思根本聽不懂的話,什么十六號,什么三強,還有李青衣、老和尚、小平安等等,齊思覺得可能是些人名。忙完一切后,齊思終于長舒一口氣,這才打量趙出息的房間,房子裝修的不錯,內斂不張揚,干干凈凈,一塵不染,床頭放著幾本書,還有一把匕首。齊思饒有興趣的拿起匕首,瞅見上面寫著字,一面是生,一面是死,覺得挺有意思。
  回頭望眼趙出息,覺得應該不會再折騰,便關上門走出房間。若有所思的盯著二胖道“這房子是你們買的?”
  二胖搖頭道“租朋友的”
  齊思這才瞧見二胖看的是動畫片熊出沒,捂著嘴笑道“你喜歡看動畫片?”
  二胖沒理會齊思,自顧自的繼續看。齊思覺得二胖挺有意思,先前這個胖子給他的感覺比較像電影里那種不出世的高手,現在更像個長不大的孩子,相比之下,她喜歡后者。齊思知道這個男人和趙出息最熟悉,便忍不住問道“二胖,給我說說你和趙出息的事吧”
  “你想知道什么?”二胖頭也沒回道。
  齊思雙手支著下巴,面帶微笑想來想去,有些小女孩的樣子,笑道“趙出息是哪的人?”
  “青海省祁連縣祁連大山深處鳳凰村人”二胖沉默片刻,放下遙控器,面相眼前這個漂亮溫柔最重要是自己不反感的女人認真說道。
  “鳳凰村?”齊思自言自語道“那是什么地方?”
  “一個與世無爭,窮到無法想象,只能靠天吃飯的地方”二胖回想起去鳳凰村的經歷,下意識的回道,所以他對那個叫李青衣的女人充滿尊敬。
  “很窮?”齊思不自覺皺眉道,氣氛瞬間有些低落。
  二胖點頭道“從縣里到他們村,有公路,有土路,最后有只能坐牛車的山路,你可以想象,不過,你估計也想不出來那是個什么地方。生在那里,就會死在那里。趙出息是鳳凰村這么些年,唯一一個走出祁連縣的男人”
  鳳凰村不大,也就那么幾十戶人,大多數人都生活在大山里,只有偶爾幾個青壯勞力能走出那里在祁連縣打工掙點養家糊口的錢,趙出息是鳳凰村這么些年,第一個走出祁連縣走出青海省的男人。
  “啊”齊思顯然有些驚訝,雙手撐著腿,瞪著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二胖,最后小聲問道“你是鳳凰村人?”
  二胖徑直搖頭,齊思繼續問道“那你去過?”
  “去過”二胖點頭回道。
  齊思愈發的想知道這個男人的故事,如果一切真如二胖所說,那齊思相信她和趙出息在咸陽機場偶遇時,趙出息說自己第一次坐飛機是真的。齊思在聽到這些話后整個人有些失落和憂傷,可還是問道“二胖,你和趙出息怎么認識的?”
  二胖表情平靜,眼神柔和,回想起當年道“出息剛來西安的時候,和我在同一個建筑工地。那個時候,工地上有個惡霸,不過后來和我們是兄弟。他在工地里游手好閑,盡欺負老實人。我在工地只知道干活,不怎么說話,更不想和他們見識。有次吃飯,他們故意欺負我,出息看不下去,便為我出頭,一個人單挑他們一群人。于是,我們就是這么認識的”
  “趙出息不怕被那幫人打死?”齊思不禁覺得好笑,這個高手還有被欺負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趙出息真傻。
  “出息總是說,死不可怕,怕的是活著,所以他從來不怕死,只要死的有意義,死的值得”二胖望著趙出息房間的方向,聲音醇厚道。
  想到這個有時候一本正經,有時候油嘴滑舌的男人,齊思忍不住笑道“他還會說這些大道理?”
  “出息會很多,會做菜,會拉二胡……”二胖有點像是在推銷趙出息,越說越盡興。
  齊思似乎聽出二胖話里的意思,不禁臉紅,連忙拿過自己的包起身道“不早了,我該回家了……”
  慌忙起身,落荒而逃……
  二胖露出那招牌式的傻笑道“挺好,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