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194 深思熟慮

第二百零二章大醉
  趙出息決定在這座城市扎根,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長遠計劃。當初他在西安跟著周斌的時候,其實已經做好打算一輩子走這條路,奈何后來出現太多變數,無奈狼狽離開西安。今天他在成都,選擇跟著簡姨,同樣準備順著這條路一直走下去,不管前路是萬丈深淵也好刀山火海也罷,義無反顧勇往直前。
  在茶與酒的時候,老張老秦經常和他探討一個話題,那便是男人先成家再立業,還是先立業再成家。兩位老人一致覺得,成家和立業從來不沖突,而且大多數成功的男人背后都站著一位女人,人生就是要在什么階段干什么事才是最正確的選擇,所以他們更偏向于先成家后立業,這正是成家立業這個詞的意思。趙出息先前覺得,立業比成家重要,這或許是他這種從大山走出來的大多數草根們的共識。可慢慢的趙出息覺得,成家也好立業也罷,其實都是生活。不管先成家還是先立業,都得先有個女朋友,何況他已經對某個女人動心。
  從西安到成都,趙出息遇見很多女人,但都沒有最合適自己的,趙出息是正常男人,不是什么遁入空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老和尚。除過李青衣,在西安讓他算是有好感的女人有兩個,一個是蘇西洛,蘇西洛算是他走出祁連山后遇到真正的大美女,趙出息猶記得那天蘇西洛來工地,他第一眼見到這個女人,便已經被這個女人的氣質所打動,只是兩個人相差的級別太大,蘇西洛恰好太過理智,所以趙出息便更理智。后來,后來蘇西洛出賣了他,現在呢,恨更多點。
  第二個女人是十六號,拋去十六號的身份,趙出息覺得十六號比蘇西洛更適合自己,漂亮溫柔懂事,有種讓男人不得不疼愛的柔弱。可恰恰是因為十六號的身份,趙出息掙脫不掉世俗的枷鎖,所以他恨這個現實而又骯臟的社會,最后,十六號死了。
  現在這個讓趙出息心動的女人是齊思,如沐春風的笑容讓趙出息忘卻一切,既然選擇扎根成都,趙出息便想試著去追齊思,他沒追過女人,不知道結果如何,但卻知道,縱然結果不盡人意,自己也不會后悔,不留遺憾。
  將車停在九眼橋,趙出息和二胖回時光酒吧,現在剛過十一點,酒吧里人聲鼎沸。陳平庸瞅見兩人進來,連忙喊道“你們倆終于回來了,趕緊幫忙干活”
  “陳叔,今晚我和二胖是客人”趙出息笑的意味深長的說道。
  陳平庸微愣,隨即笑道“想喝酒?”
  “想喝醉”趙出息如實說道,說完便憨憨的笑起來。
  陳平庸是性情中人,趙出息想喝醉自然有想喝醉的原因,于是,陳平庸轉身對著安琪揮手,示意安琪停下音樂,然后回頭喊道“今晚趙出息想喝醉,你們誰能把趙出息灌醉,今晚免單,車輪戰都行,只限最后那位”
  這等于趙出息像在座的所有人下戰書,一人要挑翻全場,趙出息不生氣,緊隨其后道“有沒有好漢來應戰,今晚不醉不歸”
  整個時光酒吧的氣氛瞬間被點燃,鼓掌的吹哨的噓聲的佩服的,什么聲音都有。趙出息坐在最中間的位置上,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安琪盯著趙出息,感覺這丫要么是神經病犯了,要么就是有心事。安琪跟著煽風點火加大籌碼道“既然要玩,那就玩的更大一點,大家來下注,趙出息可以贏下幾個人,賭贏的,賠率翻倍,同時今晚的開銷我買單”
  轟的一聲,安琪此話一出,整個酒吧徹底爆炸更加的熱鬧,大有掀翻屋頂的趨勢。時光酒吧下局賭酒的消息立刻不脛而走,經常廝混在九眼橋的老顧客們哪能不湊熱鬧,成群結隊的往時光酒吧敢,沒過一會,時光酒吧就已經爆滿,畢竟趙出息和安琪以及時光酒吧在九眼橋是有名氣的。至于安琪的賭局,十分鐘時間便已經輕松破萬,正逐步上升。為讓氣氛更鬧騰點,安琪把今晚的音樂全部換成勁爆的搖滾樂。陳平庸沒想到自己隨意的想法,會帶來如此效應,時光酒吧的酒水瞬間脫硝,忙的陳平庸趕緊調酒過來。
  趙出息坐在最中間的位置,第一個來挑戰趙出息的是個二十來歲的小伙子,穿的華麗花哨,看起來是不差錢的主,直接喊瓶軒尼詩VSOP,趙出息笑瞇瞇問道“怎么喝?”
  耳朵打著耳釘的帥哥笑瞇瞇道“我是咱們時光酒吧的老顧客,和安琪還算熟悉,今天算是捧場,剛剛下了兩千的賭注,賭你破五個人。我也不欺負你,知道趙哥你能喝,這么來吧。趙哥,一人兩杯純的,喝完我走人,換下一個”
  “兄弟夠意思”趙出息開酒,給各自滿上,普通威士忌杯子。
  花麗花哨的帥哥端著酒杯,對著臺上吼著搖滾的安琪喊道“安琪,兄弟夠意思吧”
  安琪豎起大拇指喊道“牛逼”
  整個時光酒吧的氣氛愈發的熱烈,一幫人跟著叫好,喊著趙出息趙出息。趙出息端著酒杯和對面哥們相視一眼,不約而同碰杯一飲而盡,兩人都不是慫貨,盡顯豪邁。濃烈的威士忌入口苦澀又霸道,趙出息早已習慣這個味道。喝完后,兩人將杯子反轉,表示喝光。
  “繼續?”華麗花哨的帥哥笑問道。
  趙出息給自己倒滿,直接仰頭喝完,面不改色,反轉杯子,干凈漂亮。華麗花哨的帥哥直接豎起大拇指,一群人大喊趙出息趙出息,安琪跟著起哄,趙出息牛逼。
  下一個,三十歲男人,啤酒肚霸道,打算和趙出息喝啤酒,這些人可都是押過賭局的,知道換著喝更容易醉,有些人是想看趙出息笑話,有些人是看熱鬧,反正大家抱著各種想法。趙出息建議搖色子喝,畢竟剛喝過兩杯純威士忌,胃里尚未緩過來。三十歲男人笑呵呵點頭答應,趙出息的色子技術是跟著樂昕學的,雖說技術還達不到大師級別,可在夜場酒吧混足以,不過趙出息開出條件,一次一瓶嘉士伯,誰先認慫誰走,中途不能歇。
  這局的結果可想而知,趙出息喝三瓶,三十歲的老男人連續七瓶喝的胃里直接翻滾起來,不得不認慫。
  下一個,剛過二十的小太妹,廝混在九眼橋和蘭桂坊,穿的很性感,酒量不錯,選擇和趙出息繼續喝威士忌,搖色子兌著喝,曹平聽到這話,連忙兌酒……
  就這樣,趙出息在眾人的起哄當中開始自己在時光酒吧最驚艷的一場酒局,也是最后一場賭局,臺上安琪的勁爆音樂營造著時光酒吧最熱烈的氣氛,趙出息一個接著一個往下打擂,有的選擇直接喝,有的選擇玩游戲,有的選擇兌著喝,幾乎所有人都選擇喝啤酒和威士忌。趙出息在第五個個人結束后,終于忍不住跑到廁所吐起來,大家都以為趙出息差不多歇菜了,可幾分鐘后趙出息回來后給出的答案是繼續,整個時光酒吧狂呼起來。
  就在趙出息在時光酒吧玩的盡興的時候,今天輪休的齊思陪著宋舒雅和米可兒剛從皇家壹號酒吧出來,沒有張國強騷擾,齊思這兩天心情不錯。昨天晚上飛完后,回家一覺睡到今天早上十點,吃完飯齊思便約宋舒雅和米可兒出來逛街。傍晚幾個閨蜜找了家小資范的餐廳解決晚飯,晚上則來蘭桂坊給朋友的局捧場,算是忙碌整整一天。其實來蘭桂坊后,齊思便想去時光酒吧找趙出息,她想問趙出息,張國強的事到底和他有沒有關系,奈何宋舒雅和米可兒一直纏著她,怎么都脫不開身。
  十二點剛過,齊思終于以老爸老媽讓自己趕緊回家為由逃離皇家壹號,齊思要走,宋舒雅和米可兒自然陪著她,幾個人都沒開車,畢竟都喝了酒。齊思有輛紅色的大眾甲殼蟲,是自己攢錢付的首付,沒從爸媽那里那一分錢,至于白富美米可兒和宋舒雅,都是上百萬的豪車。宋舒雅和米可兒家離的比較近,都在桐梓林富人區,所以兩人給齊思打過招呼后便攔輛出租車回家。
  等她們走后,齊思便順著安順廊橋往時光酒吧走,她不知道趙出息這個點還在沒在時光酒吧,如果沒在的話,她便直接回家。等到時光酒吧門外后,讓齊思疑惑的是,整個時光酒吧火爆異常,里三層外三層,一群人在吶喊起哄。齊思想進去,卻無從下手,無奈只好詢問最近的人里面怎么回事,正看熱鬧的哥們瞅見是美女問,連忙說道“時光酒吧今晚可熱鬧啊,趙出息單挑全場,安琪下賭局,目前趙出息已經喝翻八個,美女安琪的賭局通殺全場,收入三萬”
  “喝酒?”穿著白色碎花連衣裙的齊思下意識皺眉道。
  被問話的哥們好笑道“不是喝酒,難道是喝水”
  齊思有些不高興,趙出息難道不要命?一個人灌翻八個人,就算是再能喝,也會把身體喝壞,想到這,齊思推開人群往里面擠,邊擠邊喊讓我進去,大家瞅見是美女,便紛紛讓開,這要是純爺們,估計沒人搭理。
  酒吧中心,趙出息已經迷迷糊糊,離醉只差最后一步,本就一心求醉,所以醉的愈發的快。當齊思艱難的穿過人群抵達酒吧里面的時候,趙出息正好瞅見齊思,面對齊思,趙出息突然嘿嘿傻笑,隨即徹底倒下。
  干倒十個人,吐過三次,趙出息大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