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193 夜談牧馬山三

第二百零一章深思熟慮
  簡姨有的是耐心和時間等,她雖說對趙出息不算是十拿九穩,可知道趙出息的心性,點頭的可能性更大,唯一擔心的是二胖的干擾,因為她看不懂二胖的想法。二胖算得上簡姨這最近幾年遇到最有意思的人,除過身手恐怖,最重要的是想法很難猜透。不過簡姨比較好奇的是,在西安的時候,二胖每天總是嬉皮笑臉,為什么如今卻變的沉默寡言,前后變化天壤之別,可不管是哪種樣子,二胖都是個不可小覷的人物。
  趙出息一杯紅酒喝完,便告辭離開,這趟牧馬山之旅其實沒有什么實質性的進展,不過至少已經知道簡姨心中的想法,簡姨讓跟著她。這個消息對趙出息多少是有些沖擊的,簡姨的地位如果在西安的話,那是相當于六叔馬爺的地位,試著想想,如果六叔親自開口讓趙出息跟著自己,那可是和跟著周斌兩種不同的級別。任何圈子都一樣,跟著最中心的那位大佬,爬上去的時間便更短概率更大。只是趙出息依舊懷疑的是,簡姨真的只是因為自己和胡家走的近而選擇自己,那為什么那天晚上還要針對朱逸影?
  這是趙出息最后的疑問,所以在離開牧馬山時,趙出息還是忍不住問簡姨這個問題,簡姨給出的答案是,能讓你和胡家走的更近,這等于讓胡家欠你一個人情,不是誰都能讓胡家欠人情的。
  這樣的話,趙出息便理解簡姨昨晚為什么要給自己設局,一舉兩得的事,值得一試。
  簡姨讓黃土送趙出息和二胖,自己和芙蓉則站在書房的陽臺上目送著趙出息的沃爾沃S80離開蔚藍卡地亞,估計是要變天,外面的風很大,吹的陽臺的紗簾狂風亂舞,簡姨站在陽臺上佇足愿望。芙蓉對于今天的事情,頗有微詞,覺得簡姨太過遷就趙出息,縱然如此,趙出息還是沒有點頭,芙蓉問道“姨,趙出息會不會答應?”
  “不好說,如果是趙出息自己,答應的概率更大,只是他的身邊站著二胖。你我都明白,真正和胡家關系親密的是二胖,二胖也是我之所以選擇趙出息的最大原因,只要二胖跟著趙出息過來,便等于胡家站在趙出息背后。趙出息的選擇受二胖的影響很大,如果二胖搖頭否決,趙出息肯定會斷然拒絕。”簡姨眼神有些惆悵的說道,跟著老祖宗出來這么些年,她第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事,以前出現天大的事情,都有老祖宗把關,可現在一切都得她操心布局。這一步是關鍵,帶有賭博的成分,短時間內,她已經很難找到替代趙出息的人,所以這算得上最壞的結局里最好的選擇。其實她不喜歡這種賭博,上位者運籌帷幄,不會將成敗交給別人來掌控,沒有完全考慮,絕對不會去做。
  如果趙出息拒絕,簡姨只能用最壞的打算,那就是將黃土推上臺面,至于等自己出來那天,這份基業能剩多少,那就聽天由命。這群封疆大吏們的野心可不止一點點,自己能壓得住,不代表黃土能壓的住。這正是她選擇趙出息來平衡各方利益的原因,至于芙蓉,只能站在后面威懾,一旦站在前面,便失去意義。
  “趙出息太優柔寡斷,上位者需要的是殺伐果斷,我有些擔心他以后怎么和那幫吃里扒外的家伙們斗”芙蓉對趙出息依舊不看好,卻也無能為力。黃土鎮不住那些大佬,因為黃土從來沒獨擋一面過,這些人都知道黃土的底細,很有可能聯手對抗。
  簡姨身上有種氣質,這種氣質超凡脫俗,就像是站在人群中,你下意識便能瞧出這個亮點。容貌、氣質在一個中年女人身上融合,恰到好處不張揚。簡姨掏出手機,隨意瞅眼回道“趙出息不是優柔寡斷,而是在權衡利弊,這個分寸,我想他能把握。人生么,誰還不冒點風險?”
  “希望他能做出最好的選擇,不然,只要他想在成都扎根,我定讓他不得安寧”芙蓉眼神堅毅道,做不成朋友,那必然是敵人,趙出息不是安于本分的人,如果到時候成都真亂起來,趙出息想渾水摸魚,她絕對先除掉趙出息,不會讓他崛起。
  簡姨沉默,其實趙出息能不能繼承她這份家業,一切都是未知,或許自己賭錯了……
  回市區的路上,二胖開車,兩人都沒說話,趙出息一直望著窗外深思,眼神比來的時候更深邃,表情更加的嚴肅,他想思考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到底值不值得付出和冒險。二胖并沒有打擾趙出息的意思,他會讓趙出息自己先考慮清楚,而不是受自己的影響,到時候趙出息自然會問自己的意見。
  車行到人南路和天府大道交匯處的大橋時,趙出息讓二胖將車停在路邊上,這座橋的南邊是天府大道,北邊是人南路,可以瞅見燈火輝煌的市區,不遠處便是桐梓林,高樓大廈林立,成都市區南郊最繁華的地方,皆是高級酒店、寫字樓、高檔小區和商場,胡雨嘉的川府集團便在那里,還有最有名的新希望集團以及國航大廈等等。這座城市遠比西安要繁華的多,城市綜合水平都比西安高,沒有西安那么的厚重,壓的讓人喘不過氣的歷史。
  趙出息和二胖趴在大橋欄桿上,掏出煙,趙出息給自己點燃,那黑暗中的星星之火就像是他自己,一點點的燃燒,卻微不足道的渺小。趙出息已經想的差不多,該問二胖的想法和建議了,笑道“二胖,你怎么想的?”
  “跟著簡姨是比在茶與酒爬的快,茶與酒有茶與酒的好處,如實給你說吧,老爺子以前管制省部級,不過已經退下來很多年,只是在四川的影響力還依舊在,算是川系本地官員的主心骨,人脈和關系網很大。當年在成都的時候,奶奶有幸結識老爺子,所以才有這層關系。只是,老爺子不可能幫你太多,一切都得你自己經營,你明白來茶與酒要么是體制內的,要么是商界的。在茶與酒的壞處便是,你必須得等,可能等三年五載,才能一步步來。至于跟著簡姨,好處是,簡姨肯定會重用你,以你的能力成就不會低。簡姨底下的大佬很多,你要走的順,很有可能繼承其中一脈,當簡姨退下時,你也有可能繼位。簡姨和六叔不一樣,六叔的勢力只局限在西安城,陜西沒有那種只手遮天的梟雄。可四川有,目前已經進去一個,雖說他最近幾年在洗白,可屁股畢竟不干凈。至于壞處便是,你要冒風險,這風險是,要么死要么殘要么進監獄,想要全身而退,不可能。所以,你想好。”二胖將利弊全部給趙出息說出來,算是給趙出息的建議。
  趙出息大口大口的抽煙,二胖說的很清楚,而趙出息心中的答案已經漸漸清晰,讓他等三年五載?別人等得起,他等不起,不說給死去的韓三強報仇,就說鳳凰村,他等一年,鳳凰村的孩子們就得等一年,他等五年,鳳凰村的孩子就得等五年,這原因是不是有些陽春白雪,可不就是這些陽春白雪的原因才讓趙出息走出鳳凰村么。他要的不僅僅是他一個人出人頭地,要的是鳳凰村的孩子們都能出人頭地。最重要的是,李青衣不會跟著等。
  “二胖,我想在這座城市扎根,結婚生子,生老病死”趙出息捻滅煙頭,擲地有聲的說道,眼神死死的盯著那片繁華的高樓大廈。西安沒有站穩腳跟,那么,成都,我會在這片土地扎根,直到有天出人頭地開枝散葉。
  趙出息不等了,在西安都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在成都,大不了灰飛煙滅,不信自己不能將這片天捅出窟窿……
  “真的決定了?”二胖前所未有的認真問道,其實他早就知道,趙出息會是這個選擇,因為趙出息和別人不一樣,他考慮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些牽掛的東西。
  “決定了”趙出息滿臉笑意的說道。
  二胖點頭沉聲說道“我給老爺子說”
  “怎么說?”趙出息糾結道,老爺子不喜歡簡姨,他卻要跟著簡姨,老爺子肯定不高興。
  二胖平靜道“如實說”
  “好”趙出息嘆氣道,如今只能這樣,自己去簡姨那如果不給老爺子說,讓老爺子自己知道,那這個芥蒂很難再解開。
  “回九眼橋,今晚我要大醉一場”拉開車門,趙出息上車,很是豪邁的說道。二胖罕見露出笑容,趙出息要嘴,他便跟著醉。
  與此同時,趙出息心里也下了另外一個決定,那便是去追某個女人,不管結局如何。這是他生平第一次主動去追一個女人,他想讓這個女人做自己女朋友,咸陽國際機場那個溫暖的笑容讓他一直不能忘卻,卻沒想到會在成都再次相遇。趙出息知道以自己如今這般模樣是配不上她,就跟他決定離開茶與酒跟著簡姨一樣,趙出息不想再瞻前顧后,不想再忌諱太多,配不上,那就努力奮斗。
  因為不想錯過,所以珍惜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