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92 夜談牧馬山二

第二百章夜談牧馬山(下)
  從離開西安到成都,趙出息從來沒有如此憤怒過。被人當猴耍,被人設局,被人玩弄于鼓掌中,這種挫敗感讓趙出息很無力很抓狂,最重要的是,到目前為止他還不知道對手想要干什么?
  趙出息憤怒,二胖自然會有所行動,他會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告訴簡姨,趙出息的人生軌跡不是誰都可以亂摻和的,想要左右趙出息,那就得先過自己這一關,縱然你是在川渝只手遮天翻云覆雨的簡姨又如何?二胖沖向黃土,勢如破竹不可阻攔,此時此刻會客廳里一共就這么五個人。趙出息不為所動,簡姨不動如山,芙蓉克制著自己的沖動,沒有簡姨的命令,就算是黃土被打死,她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至于黃土,骨子本就硬的他不可能任人宰割,好歹是當年叱咤西南的梟雄的孫子。
  二胖如同一道閃電從簡姨身邊擦肩而過,帶起的勁風讓簡姨頭上的發絲凌亂,簡姨面色如常,這種泰山崩于眼前而不亂的沉穩讓趙出息不禁心中暗暗佩服。黃土已經做好應對之策,本想迎難而上,可卻下意識感覺到二胖的氣勢不是自己能匹敵的,只好退而求其次,兩人快要觸碰時,黃土毫不猶豫往后撤退以減弱二胖的氣勢。可惜兩人終歸不是一個級別的,趙出息對上黃土,必然落敗。可二胖這種怪胎不是他能對抗的,若是芙蓉或許還有對抗的資本,可他不行。
  就在黃土往后撤退時,突然二胖的速度再次加速,同時單臂抓向黃土的肩膀,黃土大驚失色,急忙應對,一把抓住二胖的手腕,以為自己可以將二胖鉗制住,可二胖的胳膊如同鋼鐵一般,死死的抓住他的肩膀,縱然黃土如何發力都不能奈何他。黃土臉色微變,只好抬膝蓋撞向二胖,當黃土的膝蓋剛剛抬起時,二胖另一只胳膊瞬間揚起,一拳砸向黃土的大腿,這一拳力發千鈞,要不是二胖有所隱藏實力,可以直接打斷黃土的胳膊。
  黃土被巨大的力量沖擊,疼痛讓他不禁悶哼出聲。一瘸一拐被二胖帶著往后倒退,后面是大門,黃土已無退路,直接被二胖卡在門上。二胖卡主黃土肩膀的骨頭,硬生生將黃土提起來,指頭已經陷進黃土的"roufeng"里。黃土死死的盯著二胖,卻沒一點恨意,這就是他,輸就是輸了。
  “厲害”黃土心悅誠服的說道,略帶笑意。
  二胖冰冷可怕道“揍誰都行,別揍出息。”
  “行了,二胖”趙出息的怒火已經消散,為什么,因為他明白沒有實力,只能被人耍,你要有實力,誰敢玩你?所以,與其沖動的發泄怒火,不如心平氣和坐下來談。
  這一切都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前后不過一分鐘時間,簡姨已經坐在趙出息的旁邊,芙蓉站在她的背后,簡姨根本沒看黃土和二胖,只是瞅向趙出息。這場面自然是因為她的放縱才發生的,因為她早就知道會發生這事,既然選擇給趙出息攤牌,告訴他昨晚的事,背后站著她。那就得讓趙出息發泄怒火,顯然黃土是替罪羊。
  “身手不錯,少年老成不是什么好事,似乎大師們都是老有所悟才有所成”簡姨轉頭望向已經放下黃土的二胖輕聲道。
  二胖毫發無損,黃土狼狽不堪,可臉上表情卻有些享受,不是誰都能和高手過招的,他早就想和二胖過招,今天終于算是如愿以償,雖說是慘敗。可受益匪淺,這就是絕對的勢力壓制。趙出息山外有山,他不也是天外有天。
  自從老太太死后,二胖的性格似乎有些變化,不再那么太過沉穩,有時候會選擇最直接的解決方法,顯然趙出息是壓不住二胖,能壓住二胖的唯有那個老謀深算的老太太。二胖重新回到趙出息身邊,望向盯著他的芙蓉,沉聲道“我隨時等著你”
  又是"ciluo"裸的挑釁,二胖這話讓趙出息略微有些不滿,不知道二胖為何總是挑釁芙蓉。
  “簡姨,這怎么說?”趙出息盯著黃土冷笑道。
  簡姨摸著手腕上的老坑玻璃翡翠回道“沒錯,昨天晚上動手的人正是黃土,是我讓黃土去的青城山”
  “為什么?難道簡姨覺得和我這小嘍嘍開玩笑有意思?”趙出息依舊笑著說道,只是語氣有些陰陽怪氣。
  簡姨苦笑回道“試試你的身手怎么樣,有沒有退步,前一晚上你對川航張國強的事做的不錯,心思細膩,滴水不露”
  趙出息臉色瞬變,簡姨的話表明,前一天晚上他跟蹤威脅恐嚇張國強的事,她完全知道。趙出息不禁自責,以為人不知鬼不覺,沒想到簡姨這么大的菩薩都沒發現,這要是別人,估計自己早就被抓。
  “放心,我沒留你的把柄。以后做事多留點心,人心不古,未知的敵人太多,保不準誰便在暗處盯著你,有時候會讓你萬劫不復”簡姨輕聲提醒道,這話算是撫平趙出息之前的憤怒。
  “哈哈哈哈”趙出息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道“簡姨不愧是簡姨,我居然沒發現”
  趙出息的笑聲算是像簡姨妥協,不再抓著昨天晚上的事不放,轉而問道“簡姨,難道你今天讓我來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就是告訴我這些事?”
  “如果是這些事,我就沒必要找你。你在西安的事情,我都已經查清楚,周斌陷害你,六叔對此并不知情。我再腹黑,也不可能把你在成都的消息告訴他們,你在成都是過平凡的生活也好,想要卷土重來也罷,和我都沒什么關系”簡姨起身道“阿姨已經做好晚飯,如果你不介意,等吃完飯再說”
  簡姨別墅的餐廳富麗堂皇,就像是電影里的水晶世界,典型的西式餐廳,長形橢圓餐桌可以容納十幾個人同時吃飯,而此刻只有包括趙出息二胖在內的五個人吃飯,顯的有些奢侈,這是趙出息第一在如此高雅的餐廳吃飯。
  吃的是西餐,簡姨最近喜歡西式的飲食方式,保持適當的營養比例,并沒有因為趙出息的到來而刻意的改變。中餐太過油膩,營養不夠均衡,容易對身體造成負擔,就算是吃中餐,她都是素餐偏多,搭配少量中餐。
  吃飯時,彼此都沒有太多話。簡姨只是詢問趙出息為什么會選擇成都這座城市,趙出息則回道,沒有什么特殊原因,當時只是盲目選擇,因為那趟火車便是開往成都。他當時想的是,如果在成都待不下去了,適應不了這座城市,他便會選擇下一座城市,可能回去重慶昆明,或者南下廣州深圳,也有可能去長三角那邊。簡姨對他的答案沒發表意見,似信非信。
  趙出息和二胖畢竟來之前吃過面,加上趙出息和二胖對西餐都不怎么感冒,所以填點肚子便止住,沒像平時那樣風卷殘云。等到簡姨他們吃完后,簡姨便帶著趙出息一幫人來到樓上客廳,讓芙蓉取出紅酒給趙出息和二胖倒上。
  簡姨終于開口問道“趙出息,我說過我給你報仇的資本,你考慮的怎么樣?”
  “簡姨,我還是那些話,我得知道我如何才能得到這報仇的資本,會有什么代價。我趙出息自認為自己沒什么本事能讓簡姨瞧上,或許是走狗屎運,簡姨若不說,那我肯定不會答應,我不可能讓自己冒這么大的風險。報仇是重要,可活著比報仇更重要,活著才能做更多的事,包括報仇,不是么?”趙出息皺眉回道,和白天的答案差不多。
  簡姨不禁莞爾,笑道“趙出息啊趙出息,刁民本性難改,不做虧本的買賣”
  “不是不干虧本的買賣,老和尚說過,吃虧是福,絕對是大福。可我總該知道為什么吃虧,讓我吃的明明白白,吃的心甘情愿”趙出息微微抬頭,搖頭晃腦道,老和尚的境界,終歸不是他能理解的,光是進山幾十年不出山直到老死在深山里這心性,就不是誰都能做得出的。
  簡姨起身,端過一杯紅酒,她對酒有種溺愛,不管是紅酒白酒還是清酒威士忌,不過卻不是酒鬼,就和她做任何事都有分寸一樣,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不可以做,和什么人保持什么樣的拒絕,不被排除也不被掌控,所以,今天的局面才會如此慶幸,不像某些人陷得太深。
  “趙出息,我還是那句話,你想報仇么?”簡姨再次重歸這個話題道。
  趙出息毫不猶豫的回道“想,做夢都想”
  “那你想過如何報仇,以你現在的資本,你真打算奮斗幾十年,何況你目前沒有任何計劃,等于你所有的一切不過是零”簡姨不加掩飾的打擊道。
  趙出息并沒有氣餒,笑道“只要我想報仇,總有一天會報仇。前路雖說未知,可正因為未知,只要我足夠努力,便能尋找到機會”
  “話是這么說的,可一切都太過概率性,何況你在奮斗,周斌六叔這種已經到級別的大佬不也正愈發的根深蒂固,你要超過他們,談何容易”簡姨繼續給趙出息施壓道。
  趙出息沉默,這話確實如此。
  “趙出息,人生才是最重要的,報仇不過是次要的,等你真到一定級別,或許已經看淡這些,或許輕而易舉便能得到這些”簡姨侃侃而談道。
  趙出息望向簡姨,等著簡姨揭開答案。
  “趙出息,有沒有興趣跟著我?”這是簡姨深思熟慮后向趙出息拋出的橄欖枝,不過并未向芙蓉所想的那樣,所以簡姨說出這話后,芙蓉有些疑惑,黃土則表情平靜,這是簡姨的安排,他沒有資格干預。
  至于二胖,終于露出一絲興趣,真正的重頭戲上場了。
  “跟著你?”趙出息重復道。
  簡姨轉過頭,平靜道“我只是看你是個人才,恰好知道你在成都,何況和你認識,算是幫你個忙”
  “只是純粹的賞識和幫忙?我不信”趙出息徑直搖頭道。
  簡姨輕笑回道“知道我怎么知道你的么?”
  趙出息再次搖頭。
  簡姨解釋道“那天晚上你和二胖在時光酒吧打傷的便是我的人,二胖的身手有些驚艷,所以我讓芙蓉親自去查的,這樣說吧,你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我都知道”
  “這和我跟著你有什么關系?”趙出息不解道。
  簡姨回道“因為你能給我創造價值,你和胡老爺子以及胡雨嘉母女的關系我知道,恰好這是一直希望得到的關系,所以我才選擇你”
  “我和胡老爺子不熟,和胡家母女更是不熟,只能說認識,僅僅是朋友,如果是你想利用我和她們拉近關系,估計很難”趙出息不以為然道。
  “沒必要和我拉近關系,只要和你認識就行。趙出息,你覺得怎么樣,我給你報仇的資本,你為我賣命,如果你表現的不錯,或許不需要我幫忙,你便能報仇,這個時間自然比你目前的計劃要短得多,或許快則三年,短則五年。”簡姨循循善誘道,不知道趙出息如何回道。
  趙出息開始有些迷茫,說實話,這確實有些誘惑,畢竟能早點報仇,而且能讓自己迅速崛起,達到在西安時候的高度,金錢地位以及權力,畢竟簡姨的能量不可小覷。趙出息轉頭望向二胖,他需要二胖的參謀,再怎么說,他現在都跟著二胖在老爺子那里工作,老爺子那里也是件難得的事,茶與酒不是普通的地方。
  “二胖”趙出息小聲問道。
  二胖沉聲道“每件事都有自己的風險和利益,你權衡利弊再做打算”
  趙出息再次猶豫,又是一個關鍵的選擇,關系到自己接下來在成都的定位,是繼續在茶與酒待下去等待機會,還是跟著簡姨,迅速完成積累,重新走上軌道,只是再次選擇這條路,又得冒更大的風險。
  “我想考慮一晚上”趙出息再三思索,可還是沒下定決心。
  簡姨舉杯喝口紅酒道“我給你時間”
  (補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