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191 夜談牧馬山一

第一百九十九章夜談牧馬山(中)
  從九眼橋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得近四十分鐘,當趙出息和二胖從陳平庸的小區離開后,天便已經徹底黑下來。開著沃爾沃s80走在這個逐漸不再陌生的城市上,開著廣播聽著里面陌生人的陌生故事以及那些淡淡憂傷和孤獨的歌,趙出息表情平靜不悲不喜,在城市廝混一年多的他,終歸算是有所沉淀。不再會像土包子一般對任何事情充滿好奇卻克制住自己的心情,不再會看見美女其實不敢看不敢說卻強迫自己坦然面對,不再會遇見強勢人物牛掰大佬要么強顏歡笑與之稱兄道弟要么強迫不卑不亢與之交鋒,一切都是那么的刻意,所以結果便不盡人意。
  趙出息有時候會懷疑自己,沒有底蘊的他是否能在這個權錢背景當道的社會中,最終**絲逆襲?這個答案誰都說不清楚,畢竟沒有先知沒有預言家,所以趙出息告訴自己,不管能不能逆襲呃,總要向著去逆襲,這樣可能性和概率才會加大。如果不做,那答案顯然意見。
  趙出息喜歡此刻這種感覺,窗外是燈火闌珊繁華吵鬧的城市,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如同人心一樣浮躁,人能看見的地方是光彩的,人看不見的地方是骯臟的。趙出息自認為離開鳳凰村后目前遇到最純潔最干凈的人便是深處在最骯臟地方的十六號,有誰的心比十六號更純潔更干凈,趙出息知道這個答案是沒有。
  不管窗外多么浮躁,車內的趙出息都異常的冷靜,他深邃的眼睛像是兩個黑洞,沒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已經到雙流地界,馬上按照導航快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時候,趙出息問一個貌似很無語的問題,笑道“二胖,到簡姨這個層次的大佬,她們還追求什么?”
  二胖眉毛微微上揚,轉過頭看向趙出息,知道趙出息似乎是有些迷茫,回道“如果是你,你到這個級別,你會追求什么?”
  “我?”趙出息一愣,這一反問讓他語塞,思索片刻后回道“如果這個時候,我已經讓鳳凰村的那群兔崽子們走出大山,我就培養他們,讓這幫兔崽子們走的越遠越好,讓他們見識的東西和世面越來越大。如果我已經有兒子和女兒,就給兒子打拼一份讓他這輩子都敗不掉的家業,給女兒一份厚重的嫁妝,讓我們老趙家源遠流長”
  “那你覺得,簡姨追求的是什么?”二胖繼續問道,反客為主,本事趙出息發問,現在趙出息卻成回答的那方。
  趙出息深呼吸,皺眉回道“趙姨似乎無兒無女,也無丈夫,和我更不相同,肯定不是我所想的這些。難道她所追求的是更高的權利和利益,或者說是影響力以及背景?”
  二胖徑直搖搖頭道“不是,或者說也是,只是這個形容不夠恰當”
  “那是什么?”趙出息愈發的迷惑,他知道這些事情上,二胖比自己看的要清楚。在趙出息眼里,二胖就是個妖孽,也是個和老和尚差不多的智者。誰讓趙出息覺得能和老和尚匹敵的老家伙目前只有老太太一人,就連茶與酒那位老爺子都差些火候。
  二胖沉默,似乎是在想如何告訴趙出息一個簡單的道理,趙出息安安靜靜開車,等著二胖的答案,最終緩緩開口道“對于簡姨他們來說,這是一條沒有退路的不歸路,也是盤無解的局,這條路上的人會越來越多,有走在他們前面的,有走在他們后面的。若往后退一步,倒下的便是跟在他后面的那些人。后面的人倒下,前面的人便會暴露,緊隨其后倒下,直到這條路轟然崩塌。所以處在這個位置,她不得不跟著前面的人繼續往前走,不走,就會被踢出局,緊跟著很多追隨她的人也會被踢出局。被踢出局成為棄子,留下繼續往前走,只能選一個,想全身而退,不可能,沒有誰能真正全身而退。因此,追求更高的權利利益影響力背景等等,只是確保自己和自己的人不被踢出局。”
  “明白了”趙出息若有所思道,二胖這番理論讓他終于明白其中的關系。其實真實的東西比二胖說的要復雜的多,二胖解釋的不過是簡姨為什么要追求更大的權利和利益。通俗點講,保障前面人的利益,保護后面人的安危。
  “這樣的弊端是,一旦簡姨前面的人倒下,肯定會壓塌她,簡姨若想保護這一脈的人,就得做出犧牲”二胖面無表情道,似乎已經猜到些什么,簡姨今天和老爺子的對話,透露出很多信息,雖是只言片語,可二胖能聽出些端倪。
  四十分鐘的路程,趙出息開著沃爾沃s80終于達到牧馬山地界,精致的路燈下,一片連著一片的別墅區讓趙出息大開眼界,高端大氣的別墅,安靜優雅的環境,讓趙出息對牧馬山有個最直觀的了解,那便是,這里是有錢人的后花園。不過似乎這些別墅區里的別墅,亮燈的不多。
  蔚藍卡地亞門前,趙出息的沃爾沃s80意料中被保安攔下,可當趙出息告訴他們自己是來找簡姨的,這幫保安臉色立刻發生變化,從剛剛的趾高氣昂便的唯唯諾諾。很顯然他們是在通知簡姨那邊,沒過多久,便得到放行的消息,一幫人笑瞇瞇道歉讓您久等了,趙出息感觸,這就是權利和背景帶來的最直觀的東西,不用長篇大論,只用事實說話。
  放行的同時,保安已經告訴趙出息簡姨所在的六號別墅怎么走,趙出息順著環湖路一直往前開,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建筑風格是歐式,和胡雨嘉中式的龍湖小院青城是兩種概念,各有各的特點,不過蔚藍卡地亞這霸氣的內湖,讓趙出息有些驚訝,這特么得多錢才能造這么大的湖。
  趙出息開的差不多的時候,便已經瞅見站在路邊穿著灰色短袖的男人,眼神犀利刁鉆表情陰冷,估摸著是簡姨別墅的保鏢。保鏢帶著他們進六號別墅區域,趙出息透過窗外瞅著簡姨的別墅,完全不是胡雨嘉的小院青城能夠相提并論的,胡雨嘉的小院青城在簡姨的別墅面前,顯的有些小家碧玉,光是門口這巨大的雕塑噴泉瞬間拉開檔次,何況身后堪比城堡的石質歐式別墅。
  簡姨自然不會出來迎接趙出息,說實話趙出息還沒到那個級別,讓芙蓉出來接他兩已經算是給足面子,芙蓉見到二胖依舊是蠢蠢欲動,她想和二胖過招已經不是一天兩天,這次二胖卻主動挑釁道“想和我過招?”
  芙蓉顯然沒想到沉默寡言不茍言笑的二胖會主動開口,微愣片刻才露出嗜血的笑容回道“早有此意”
  “你不是對手”二胖學著趙出息的樣子聳聳肩,滿臉不屑的說道。
  “那我還真想試試”這句話瞬間激怒芙蓉,芙蓉本就是眼高于頂的人,在成都能和他過招的人不超過一只手,現在一個乳臭未干的毛頭小伙在她面前說,你不是對手。芙蓉就算是脾氣再好,也會發飆,就差跟二胖當場擺擂大戰三百回合。
  趙出息深怕兩人真現在就打起來,畢竟是在人家的地盤上,二胖出手沒個輕重,要真把芙蓉打傷打殘,簡姨不高興直接廢掉他兩都有可能,要是二胖受傷,趙出息自己又不高興。所以趙出息連忙嬉皮笑臉的解釋道“芙蓉姐,二胖這種貨色,怎么可能是你的對手,跟他嘔什么氣,這丫是故意氣你,你要真想揍他,改天找時間,使勁揍,我覺對不幫他”
  “馬屁精”芙蓉瞧得上二胖是因為二胖的實力,可瞧不上趙出息這種虛偽小人。
  芙蓉快步走進別墅,趙出息和二胖跟在后面,二胖撇撇嘴懶得搭理趙出息,就差說你丫馬屁沒拍好拍馬蹄上了。趙出息瞪著二胖,意思回頭再收拾你。
  整個別墅也就那么幾個保鏢幾個家仆,都是跟著簡姨很多年的老人,忠誠度不用說。芙蓉將趙出息二胖帶到會客室便輕聲道“簡姨馬上到”
  “這別墅真豪華,以后我要有錢,自己肯定買棟”趙出息瞅著別墅豪華的裝修,奢侈的家居等等,喃喃自語道。
  芙蓉滿是鄙視,趙出息才不管她,這是他真實的想法,有錢不是壞事,壞事是有錢還不會花錢,趙出息覺得自己必須長點見識,不然到時候有錢還真不會花。
  二胖嘟嘟嘴回道“真有錢的時候,你不一定是這樣的想法”
  “一邊去,這不是沒錢才意淫么?”趙出息笑罵道。
  芙蓉一臉玩味道“趙出息,真要有人給你一棟這樣的別墅,你敢要么?”
  趙出息詫異的盯著芙蓉,此話怎么講,什么意思?
  “不敢要,怕被人綁架撕票”趙出息如實回道,不是自己的,終歸不心安,更沒有成就感。最終的是,芙蓉這話,和下午簡姨說的話,異曲同工。
  芙蓉對趙出息愈發鄙視,你就不會賣掉別墅,拿錢走人?
  這個會客室有兩個門,一個門通外面,一個門通里面,趙出息和二胖是從外面進來的,此刻里面那個們被緩緩推開。門被推開后,穿的比較隨意的簡姨淺笑走進來,沒等趙出息和簡姨寒暄客套的打電話,趙出息便盯著跟在簡姨后面的男人怒道“是你?”
  趙出息一躍而起,二胖瞬間便知道趙出息的意思,順著趙出息的眼神望向簡姨背后的男人,男人圓寸短發長形臉單眼皮,額頭寬大顴骨突出,臉上坑坑洼洼不平,眼神有些陰冷,完全沒理會趙出息,緊隨簡姨背后。趙出息的反應在簡姨的意料當中,因為這個男人便是黃土,簡姨依舊淺笑走向趙出息。
  趙出息再笨都已經明白那天晚上設局的幕后使者是簡姨,趙出息眼神充滿怒火,他最不喜歡的便是這種被人玩弄于鼓掌當中的感覺,特別是離開西安后。
  趙出息憤怒,二胖自然不會坐視不理,就在氣氛正尷尬的時候,二胖突然毫無征兆的沖向不緊不慢跟在簡姨背后的黃土,顯然是要為趙出息找回場子,誰讓那天昨天晚上黃土把趙出息打的滿身是傷。
  這場爭斗一觸即發,芙蓉出乎意料的淡定站在原地,簡姨則繼續走向趙出息,好像什么事都沒發生……
  (昨天朋友部隊放假回家探親,被拖出去喝酒,喝到半死,只寫了一半,又欠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