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90 報仇的資本

第一百九十八章夜談牧馬山(上)
  老爺子是出于多方面的考慮才離開,首先確定簡影不是來求救于自己,那他和簡影便沒什么要說的。其次給趙出息和簡影騰出空間,趙出息的反應老爺子看在眼里,知道趙出息對于自己知道他和簡影的關系比較忐忑。不過,最重要的原因,在這個特殊時期,老爺子想和簡影保持距離,避免別人說閑話,讓簡影身上打上自己的標簽。談不上引火燒身,只是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他和簡影沒交情,沒必要趟這趟渾水。
  此刻坐在竹間的只有趙出息二胖和簡姨,簡姨這句老爺子離開后的開場白有些石破天驚,趙出息本就語塞,這下更不知道說些什么。他在猜測簡姨什么意思,不告訴六叔和周斌自己在成都已經算是驚喜,如今再給自己報仇的資本。為何要幫自己?是和六叔周斌決裂,還是其他原因。不管什么原因,趙出息都明白,天上沒有掉餡餅的事,要得到必然要付出。在如此巨大的誘惑面前,他付出的自然不小,只是是否承受的起。
  “簡姨不告訴六叔周斌我在成都,出息已經感激不盡。至于報仇這事,遲早有一天我會報,可我知道,不是現在”趙出息終究還是穩住了,并沒有被仇恨和利益蒙蔽雙眼,何況他對簡姨的身份背景都不清楚,談何相信。
  趙出息的答案在簡姨的意料當中,有點城府的人,沒幾個會一口答應,淺笑道“遲早要報,這個遲早是個模糊詞。何況你這輩子,難道一直要糾結在報仇這件事上。趙出息,眼光放長遠點,你不是那種甘于平凡的人。別急著拒絕,我敢開口,就必然給出讓你無法拒絕的東西。”
  “得到必然會付出,我怕簡姨讓我付出的東西,我承受不起”趙出息沉聲說道,眼神堅毅卻又充滿狐疑。
  簡姨給自己再次倒滿酒,仰頭喝掉后說道“那就要看你敢不敢承受,有可能一鳴驚人,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一條路兩個結果。”
  說到這,簡姨放下杯子起身道“酒是好酒,只是藏的時間太長,過了火候。趙出息,晚上我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家中設宴,就當是作為朋友給你來成都接風洗塵,前提是你把我當朋友,到時候,你再給我答案”
  前前后后,簡姨在茶與酒沒待半個小時,緊隨著老爺子離開,趙出息把簡姨只送到樓梯口便止步,不想讓樓下那些人猜忌太多。重新回到竹間里,只剩下趙出息和二胖兄弟兩。
  趙出息終于無所顧忌不加掩藏道“老爺子不喜歡簡姨?”
  “一個官,一個匪,談何喜歡,何況不是一個陣營,老爺子要避嫌”二胖看的明白,所以笑道。
  趙出息從來沒喝過這么好的酒,他可不管什么藏的時間長過了火候,只要是好酒就得喝,或許今天發生的事情讓他一時回不過神,趙出息連喝三杯才停下道“這個簡姨到底是什么背景?”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背景,卻知道她肯定遇到大麻煩,足以讓她倒下的麻煩”二胖玩味道。
  趙出息震驚道“什么人可以搬到她?”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終歸不過是一介草芥,有所依靠,大樹倒了,猢猻們就得四散”二胖沒說的太過直白,像簡姨這種梟雄不在少數,可在政府面前,終歸不過太渺小。
  趙出息不禁激動,簡姨都能倒下,那何況是六叔周斌之流,只是徐少卿不好對付,畢竟人家是官宦世家,想到這,趙出息詢問道“那今晚我們去不去?”
  “去,為什么不去?”二胖撇撇嘴道,他也想看看,簡姨能給趙出息的報仇資本是什么,趙出息又的付出什么代價,如果代價太大,那沒必要冒這個風險。畢竟,不是她一個人能給趙出息報仇的資本,他也能。
  趙出息和二胖下樓的時候,老爺子和老秦都已經離開。老劉和老張正收拾東西準備下班,趙出息和二胖幫忙收拾,打掃完后才關門離開。兩人沒打算回外灘,準備在九眼橋附近隨便將就吃碗面,在時光酒吧待會,等時間差不多便去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至于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具體位置,趙出息已經查過,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單套別墅破億這價格確實把趙出息嚇尿,這得多有錢才買得起,簡姨在趙出息心中愈發的神秘。
  老爺子在成都有兩個住處,一個是玉林桐梓林胡雨嘉的別墅,一個則是拒霜園不遠處的普通小區。老爺子畢竟曾經官至省部級,本來退下時完全可以去全國政協養老,奈何老爺子對此不太感興趣,索性退的干凈頤養千年。本來省委給老爺子在省委大院安排一棟二層小樓,配有秘書保姆和司機,不過被老爺子推掉。老爺子覺得待在那里,瑣事太多,既然選擇徹底退下去,那就兩耳不聞窗外事,遠離那里最好。于是,大多時候他便住在離拒霜園不遠處那個小區,家中有省委安排的保姆和司機,至于秘書,便由老秦繼續兼著,反正老秦早已習慣這個身份。司機每天接送老爺子和老秦,不過大多時候,老爺子都會選擇自己走著來走著回去,只讓司機接送老秦,反正他住的不遠。只有到逢年過年的時候,老爺子才會住進女兒胡雨嘉的別墅,一家人其樂融融。
  一開始,省里有些擔憂老爺子安危,老爺子便給他們說,如果不行,他再搬回去,反正自己先前在省委住的那樓給留著,這才打消那些領導的心思,如此已經堅持快十年,什么事都沒發生,平淡如水。小區里,沒有幾個人知道這個年過七十的老頭曾經是省部級領導。
  今天,老爺子沒選擇走回小區,而是讓司機送他回桐梓林女兒胡雨嘉的別墅,司機是老張退休后接班的,三十多歲的退伍軍人,老實本分,每天按部就班。老爺子和老秦坐在后面,上車沒多久,老爺子便開口問道“老秦,最近外面怎么樣?”
  老秦知道老爺子在問什么意思,搖頭道“現在四川是震感不斷,被查的人越來越多,官商兩界牽扯的人不在少數,人人自危,不過目前來看,涉事的都是后來提拔起來的那批人”
  “那就好”老爺子微微點頭道,望著窗外隨即問道“這個簡影的事情定下來了?”
  “差不多,不過聽說北京那邊有人在為簡影跑動,而且來頭不小,想要為簡影爭取輕判”老秦思索片刻,隨即回道。
  老爺子皺眉道“這個簡影不簡單啊,我還以為今天她是來找我出面”
  “老爺子,出息和二胖跟她扯上關系,會不會?”老秦說道自己的疑慮,他是害怕趙出息和二胖走上迷路。
  老爺地揮手道“且看且說”
  簡姨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設宴,這待遇對于很多人來說,可謂是受寵若驚。趙出息和二胖倒不在乎,就在九眼橋附近找了家面館吃了碗剁椒面先墊肚子。吃完飯,已經是七點半,趙出息和二胖便來時光酒吧歇會,順便找陳平庸借車,這地方打車過去非讓趙出息心疼死。這個時候,時光酒吧并沒幾個人,要等天徹底黑下來,九眼橋才會變的繁華。
  不過包括陳平庸以及安琪的樂隊都已經開始忙碌,瞅見趙出息和二胖進來,陳平庸笑罵道“你小子是不是不想干了,連續兩天請假,再請假,就給我卷鋪蓋走人”
  別看陳平庸已經四十來歲,有時候沉穩老道,有時候卻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和酒吧里面這些人嘻嘻哈哈打成一片,跟趙出息就像是兄弟,并不隔輩分。對于時光酒吧里的人來說,陳平庸扮演的是亦父亦兄的角色。
  趙出息還沒說話,正在休息的安琪不屑道“這種廉價勞動力,你舍得趕走,趙出息和二胖干的活,可比你這酒吧其余幾個人干的活加起來還要多”
  “你這丫頭,不向著我,盡向著趙出息”陳平庸埋怨道。
  安琪有些不好意思的冷哼道“我只不過說個事實而已”
  趙出息插嘴道“看來我現在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了,唉,我得申請加工資”
  “加工資?先把每天晚上我請你吃夜宵的錢吐出來,你和二胖兩個頂五個人的飯量”說到這,陳平庸忍不住發牢騷道,二胖和趙出息干的活多,可吃的更多。
  想到趙出息和二胖吃飯那樣子,安琪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就覺得這兩個家伙上輩子肯定是餓死鬼投胎的,瞪著趙出息道“這兩天你干什么去了,怎么今天來這么早?”
  “來請假”趙出息憨厚老實的笑道。
  “不行”陳平庸聽到趙出息又請假,瞪大眼睛,有意刁難趙出息,毫不猶豫的拒絕道。
  趙出息理都沒理繼續道“順便借車”
  “趙出息,你把我時光酒吧當你家了?”陳平庸呵斥道。
  趙出息嬉皮笑臉道“行了,陳叔,再演戲我怕你自己忍不住先笑場,晚上我和二胖得去見個人,事情有些突然”
  “你小子”被趙出息揭穿,陳平庸指著趙出息好笑道“真有事?用不用叔幫忙”
  趙出息搖頭道“只要借我用車就行,那地方有些偏,怕回不來”
  安琪半信半疑道“趙出息,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如果解決不了,或許我們可以幫忙”
  “我能有什么事,真要有事,絕對不會藏著捏著,何況我在成都就你們幾個朋友”趙出息寬心道,簡姨這事,自然不能讓陳平庸他們知道,就算告訴他們,估計他們都不信。
  “鑰匙給你,車就在小區樓下停著,自己去開”陳平庸聽到這話,算是放心,把鑰匙扔過去道。趙出息笑呵呵的點頭,也沒說感謝的話,對于陳平庸這種人來說,這些話太矯情,只要記住人情就行,以后該還的時候,盡全力便行。
  拿到車鑰匙,趙出息和二胖瞅著時間差不多,和陳平庸安琪他們打過招呼便回小區開車。接下來等著他們的便是,一場足以改變趙出息如今這尷尬局面的會面,只是不知道,趙出息會不會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