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19 反思


  第十六章貼身保鏢
  傻子二胖滿臉是血吼出誰敢欺負出息后,站在下面的工人們本就被趙出息給鎮住,再來一個陷入瘋癲的二胖,是人都不敢鬧事,全場鴉雀無聲,大氣都不敢喘,特別是剛剛那幾個吼的最厲害的,生怕這兩貨真敢上去弄死他們。
  距離趙出息最近的蘇西洛哪里見過這種不要命的,啤酒瓶在趙出息頭上炸裂的時候,那聲脆響讓她下意識的尖叫出聲,一旁的秦焉捂著嘴嚇的臉色發紫,傻子二胖如法炮制,兩個人血流不止,蘇西洛和秦焉大腦一片空白,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么辦。
  “五天之后,蜀都集團發不了工資,我趙出息奉陪到底”趁著所有人內心防線最弱的時候,趙出息再次開口說道。
  趙出息這出人意料之舉,別說蘇西洛秦焉女流之輩,縱然是韓三強等人也被嚇的不輕,見過不要命的,沒見過這種不要命的,韓三強真心不理解趙出息為何趟這趟渾水,瞅見緊抓著趙出息胳膊不放的蘇西洛的時候,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血流了趙出息一身,趙出息急忙用胳膊護住傷口止血,一滴血十頓飯,這特么都是精華,沒必要自己和自己過不去,二胖傻不啦磯睜大眼睛怒目瞪著人群,韓三強沒好氣怒吼道“還看個雞.巴,該特么干嘛干嘛去,要想鬧事的,留下,勞資招呼你們”
  心有余悸的民工們雖不甘心,卻也只能相信趙出息,反正五天后要是還拿不到工資,到時候就算是趙出息玩命,他們也絕對要大鬧一場。三三兩兩的民工很快便四散離開,蘇西洛似乎還沒回過神,抓著趙出息的胳膊不敢松開,韓三強真心服了這外強中干的女人,罵道“楞個屁,趕緊帶人去醫院啊”
  韓三強這一吼,徹底讓蘇西洛清醒,急匆匆的給司機要過奧迪A8L的鑰匙,拉著趙出息的胳膊迅速上車,二胖和秦焉緊隨其后,一幫人連忙趕往最近的醫院。
  活動板房樓上黃河辦公室門口,吳建國和黃河相視一眼,恨恨的說道“還真是年少輕狂不怕死”
  “趙出息,以后必然是個人物”這是黃河的平價,一件小事可以看見一個人的本質,趙出息在工地上的事跡他比誰都清楚,今天經歷的這些讓他對趙出息有了全面的了解,一個初來城市的男人是有些落魄,屈居在這建筑工地上茍且為生。可金子終歸是金子,誰都掩蓋不了他的鋒芒,用不了多久,他就會站上屬于他的舞臺。
  粉巷西安市第一人民醫院,這是秦焉導航出來距離國際公館最近的醫院,進南門走湘子廟德福巷五分鐘便已經趕到,一路上蘇西洛心急如焚的開車,從小家教甚嚴的她很少爆粗口,今天開車居然對著前面開車慢如蝸牛的男人大吼道“會不會開車,不會開車就別買車”
  趕到醫院后,還好趙出息和二胖都只是小傷口,醫生說沒什么大事,處理下傷口就行,蘇西洛和秦焉終于放下心,兩個人忙前忙后,又是掛號又是買藥,等趙出息和二胖包扎好從醫院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多,站在醫院門口,蘇西洛不理會后面某只色狼一樣的眼神,抬起胳膊伸著懶腰,將自己全身的曲線展露無遺,可以去給整形醫院當代言人,整個人的心情頓時輕松。
  跟在后面的秦焉沒好氣的掐著趙出息的胳膊,趙出息小聲啊了聲,一臉委屈的望著秦焉,秦焉嘟著嘴毫不示弱的瞪著趙出息,站在一旁的二胖只是嘿嘿傻笑。
  蘇西洛聽到后面的動靜,回過頭疑惑道“怎么了?”
  趙出息惺惺笑道“沒事,沒事,我們鬧著玩呢”
  趙出息躲閃的眼神讓蘇西洛覺得肯定有事,不過也懶得追問,今天趙出息做出的一切已經深深的觸動他,關鍵時候的挺身而出從內心最深處擊潰她的防線,不是誰都敢在今天這種情況下出頭,趙出息不僅有勇更有謀,難得可貴,只是這樣的男人蝸居在工地上,是不是有些屈才。
  “蘇總,我們去喝點東西吧”秦焉對著若有所思的蘇西洛輕笑建議道,粉巷是西安有名的酒吧街,里面的德福巷是很多來西安的達人們必去的地方,它不會像粉巷其余慢搖吧比如范特西TNT等等那么吵鬧,大多數都只是清吧爵士吧和咖啡店,想象下靜靜的下午,夕陽穿過高樓大廈照在你的臉上,喝一杯咖啡,聽一曲民謠,多么享受。
  兩個氣質美女,一個冷艷,一個清純,后跟跟著兩個病號,一個猥瑣一個傻笑。如此強大的組合,一路過去回頭率絕對是百分之百,奧迪A8L就停在德福巷外面,蘇西洛隨便選了家叫德福樓的咖啡廳,店里的人并不過,三三兩兩,一群人進去立刻成為焦點,有美女有奇葩病號,混搭有型。
  坐在樓上靠窗位置,可以瞅見下面來來往往的行人,更能聽見一些服務員拉攏客人的客套話。趙出息和二胖坐在一起,蘇西洛和秦焉坐在他們的對面,咖啡廳里面開著暖氣,蘇西洛和秦焉很自然的脫掉外套,兩人都穿著那種緊身的薄毛衣,趙出息目不轉睛的盯著,高聳入云的酥胸,盈盈可握的小蠻腰,特別是蘇西洛的鎖骨處,畫龍點睛的鉑金項鏈,讓趙出息挪不開眼神。蘇西洛不悅的冷哼一聲,趙出息這才急忙收回眼神,不敢太過放肆。中午發生的這些事過后,趙出息突然感覺自己和蘇西洛相對而坐,再不會緊張和坐立不安,稍顯自然,蘇西洛給他的感覺也不會那么的高高在上。
  一切悄然發生變化……
  “喝點什么?”服務員過來后,蘇西洛將ipad遞給趙出息,現在越來越多的餐廳咖啡廳等都用高端的ipad當點菜單,可惜如此高端的東西,趙出息用不了,趙出息很誠實不做作的說道“沒用過這東西,不知道怎么用,我也沒來過這種地方,你隨便幫我點吧”
  蘇西洛又看向傻子二胖,她對二胖略有了解,所有人都說二胖是傻子,可蘇西洛總覺得他在趙出息面前的時候和在工地判若兩人,特別是今天最后時刻的驚艷,頗像古時候統領數萬大軍南征北戰萬軍從中不眨眼的大將軍。
  “二胖和我一樣,蘇總,你就幫我們隨便點吧”趙出息憨厚笑道。
  趙出息這聲蘇總,讓蘇西洛微微皺眉,感覺太過生疏,不過總不能直接讓趙出息喊她西洛?又顯的的太過曖昧,兩人只是普普通通的關系,深究起來也不過才見幾次面而已。蘇西洛不再糾結,自己點了杯卡布奇諾,幫趙出息和二胖點了杯絲滑拿鐵,至于秦焉則點了杯藍山。
  點完東西后,蘇西洛認真的看著趙出息和二胖道“你兩確定沒事?”
  “這能有什么事,一點小傷,不礙事。以前在鳳凰村打架……”趙出息剛想開始講自己的戰斗史,最終還是憋住忍住了,小聲嘀咕道“我和二胖這應該算工傷吧,有沒有補助,他們每天都五十塊錢呢”
  說這話時的趙出息破像個摳門的老婦人,秦焉忍不住輕笑道“趙出息,你真就這么點出息?”
  趙出息沒好氣的說道“我爹給我取這名字就是想讓我將來有出息,我們不像你們,工資高家境好,我和二胖都是過苦日子的苦逼,一分一毛都得計算著花,這每天吃喝拉撒都是錢,不干活拿什么養活自己”
  “有補助,沒人每天兩百”蘇西洛不想在這種小事上糾結,心里卻對趙出息有些不舒服,她一直不喜歡過于看重小利益以及錢的男人,最終很多人都有可能栽在上面。可她不懂趙出息,趙出息是那種是自己的一毛都不能少,不是自己的一分也不會拿,這是趙出息自己認為的,就是不知道一百萬一千萬扔他面前會是什么樣子,可從趙出息拒絕斌哥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趙出息有自己的底線和原則。
  “那就好,那就好”趙出息心滿意足的笑道。
  咖啡很快就上來,趙出息和二胖都沒喝多這玩意,學著蘇西洛和秦焉的樣子輕輕的抿了口,瞬間兩人皺起眉頭,趙出息咒罵道“這玩意怎么這么難喝,像鍋底下的炭灰”
  蘇西洛瞅見趙出息那憤憤不平的樣子,忍不住的輕笑。秦焉早已經笑的花枝招展,覺得趙出息實在是太逗了。趙出息冷哼道“有什么好笑的,誰還沒個第一次”
  秦焉毫不猶豫的打擊道“真是土包子”
  蘇西洛很自然的幫趙出息和二胖加糖加奶,忙碌一番后抬頭說道“這次再試試”
  趙出息心有余悸的小喝了口,奶香和甜味掩蓋住了苦澀味,可惜這已經不是咖啡本來的味道,趙出息驚訝道“這次不錯,甜甜的”
  蘇西洛淡淡搖頭,獨自喝著自己的卡布奇諾,鐘情于一種習慣的女人都是固執的動物,喜歡鉆牛角尖,最終往往會受傷,蘇西洛感覺自己就是這樣,她對于很多事情都像喝咖啡只喝卡布奇諾一樣。
  “趙出息,你真信五天后我能給工人們發工資?”蘇西洛好奇的問道,像是故意刁娜趙出息。
  趙出息罕見的嚴肅道“說實話,半信半疑,人心隔肚皮,我不確定你是不是忽悠我”
  “那如果我發不了工資,等于把你坑了,你會怎么做?”蘇西洛追問道。
  趙出息愣了愣,思前想后才說道“我今天都已經這樣了,到時候你發不了工資,我鐵定完蛋,拿不到錢的工人們肯定要找出氣筒,說不定會把我往死里揍,我又不傻逼,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打不過還躲不過”
  “狡猾”蘇西洛本以為趙出息會很有骨氣的扛起大旗,可惜趙出息不會。
  趙出息自嘲道“你不懂我,就跟我不懂你一樣,誰還沒點難言之隱。我得為我考慮,出風頭搭上命,那就真傻逼了”
  說這話的時候,趙出息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易被人察覺的滄桑,誰還沒難言之隱,要是他一個人,那多好,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做任何事都不用思考后路,放開手去做,背水一戰出頭不難。可惜,他不行,如同三十而立成家立業有孩子的男人們不敢再折騰一樣。
  蘇西洛微微皺眉,是啊,誰還沒點難言之隱,趙出息有,她也有,說不出的苦才是苦。
  “這幾天,如果你沒事,那就跟著我,我怕那些工人再亂找事,有什么情況好和你商量”蘇西洛有意給趙出息一個機會。
  趙出息嘿嘿笑道“有工資沒有,沒工資不干”
  “有,看你表現”蘇西洛鄙視道。
  趙出息樂呵道“什么時候開始工作?”
  “現在”蘇西洛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