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189 來者不善

第一百九十七章報仇的資本
  雖說趙出息在茶樓已經待兩個月時間,可老爺子對趙出息的態度并沒太大改變,談不上喜歡卻肯定不討厭,只是不得人意而已。誰讓趙出息不是他所看重的那類年輕人,不拘泥于小事,在大事上雷厲風行,有遠見有大局觀有城府。反觀趙出息,每天在茶館里干著瑣碎的小事,能靜下心是好事,可年輕人要的是氣魄和拼勁,不是學老頭子們修身養性。或許當趙出息答應跟著二胖來茶館工作,當老爺子點頭時,便注定老爺子對趙出息定性。年輕人要的便是大丈夫生當做人杰死亦為鬼雄的氣勢,縱然前路是刀山火海,也得舍命往前拼。趙出息在茶館的所作所為,老爺子這么聰明的老狐貍怎么瞧不出來,連老秦老劉老張都能看明白,可正是因為能看明白,老爺子才不滿意,能力和心是有的,可沒用到地方。
  所以說,老爺子能想明白簡影來找自己或許是求自己拉她一把,能想明白簡影找三無或許是彼此認識,可卻想不明白簡影為何找趙出息,就算是同樣認識趙出息,難道二胖在她眼里便不如趙出息,或許另有其事?
  樓上這四個雅間老爺子取名青梅竹蘭,中間那個只放古箏不放桌椅的雅間叫琴,除過琴老爺子不去,青梅竹蘭四個雅間老爺子每天會隨意待在哪一間,沒什么規律,只不過一待便是整天,最近他喜歡待在竹。
  老秦帶著簡姨和芙蓉上樓時,二胖和老爺子待在竹間下象棋,相比于圍棋的博弈,二胖更喜歡象棋的痛快廝殺。青梅竹蘭琴五個雅間,每個門口竹簾頂上都有快木牌,比如竹間,篆刻竹字,后面則是草圖竹子,其余幾個類似。
  老爺子很不明白二胖為何如此看重趙出息,要不是看在老太太和二胖的情面上,他是不會讓趙出息待在這里。或許是站的角度不同,老爺子包括老太太以及二胖對趙出息的認識都不同,有些人喜歡趙出息如此,有些便不甚喜歡。
  “哪我倒要看看,是否如你所說”老爺子露出狡黠的笑容說道,他已經聽見上樓的腳步聲。
  老秦將簡姨帶到后,沉聲道“老爺子,客人來了”
  老爺子揮揮手,老秦便退到邊上。老爺子沒著急著起來,他和簡姨,自然是簡姨主動,這是規矩。可是沒等簡姨開口,二胖卻率先起身緩緩走到門口,面對簡姨平靜道“好久不見”
  芙蓉面對二胖,露出和黃土差不多的興奮,還有一絲該有的警惕。簡姨嘴角上揚面帶微笑,不卑不亢卻有意壓低氣場,低聲道“不用猜,在來之前,我就知道你和趙出息在這里”
  老爺子聽到這句話后,便知道自己和二胖的賭局已輸,這個簡影倒還真有趣,難怪能在川渝風生水起。老爺子沒著急著讓二胖請簡影進來,兩個人都是妙人,老爺子喜歡看這種明爭暗斗你來我往。
  “同樣,我知道簡姨今天來醉翁之意不在酒”二胖隨口說道,相比于趙出息,二胖和簡姨過招明顯高出幾個級別,每句話里都透著幾層意思。
  老爺子沒開口,簡姨也并未著急進去,四下打量幾眼后道“早就知道茶與酒是個有趣的地方,今天算是沒白來,有好酒有好茶,這茶樓的設計暗含風水忌諱,不知道是哪位高人設計的”
  說完這話,簡姨便瞅見最中間的雅間琴里面擺的古箏,緩緩走向琴間,所有人都感到疑惑,只見簡姨走進琴間,自然而然的坐在古箏前,猶豫片刻,下意識撥動琴弦。大鼎放在正中心,那是茶樓的風水眼,古箏坐南朝北克制大鼎的氣勢,有意思,有意思。
  噔,噔,噔噔,噔噔噔……
  “漁舟唱晚”老爺子率先聽出這首古箏曲,眉毛終于舒展開來,笑瞇瞇的說道,沒想到這簡影還會彈古箏。二胖不為所動,沒多大震驚,他不僅會拉二胡,還會談古琴,這種練心境的東西,簡姨涉獵不足為奇。老秦則頗為意外,這尊古琴自從那個女人離開后,就再也沒人動過,簡影算是第一個。
  簡姨彈完《漁舟唱晚》的第一部分便戛然而止,讓人略顯失望和遺憾,輕撫古箏,簡姨起身重新回到竹間門前,這次老爺子終于開口道“三無,請客人進來”
  二胖不緊不慢往后退一步,伸手示意簡姨請進,至于芙蓉,則識趣站在外面候著。
  “老爺子,簡影不請自來,是不是有些失禮”簡姨望著坐而不動的老爺子,輕聲說道,語氣盡帶笑意。
  老爺子讓二胖把棋盤收起來,回道“老頭子頤養天年的地方,沒那么多禮數,這茶與酒,只要是客人,都能來。老秦,上茶”
  都說客隨主便,可簡姨卻沉聲道“聽說老爺子這有好酒,不知道簡影有沒有這個福分蹭兩杯好酒,雖說茶醉何須酒,可酒終歸能醉人”
  好酒不好茶,這也算是簡姨的一大樂趣。老爺子頓感意外又好笑,倒沒想到簡影會選擇喝酒,于是道“那就喝酒,不過我這老頭子倒不能陪你喝,就讓三無陪你喝。我這什么酒都有,都是上年頭的好酒”
  “在川渝,我只喝五糧液”簡姨這樣有主見又強勢的女人肯定不會說隨便,正如她所說,在川渝她確實只喝五糧液,如果是貴陽那肯定是茅臺,去哪個地方便喝哪個地方的酒,入鄉隨俗,避免水土不服。
  老爺子吩咐道“老秦,去把當年五糧液老廠長送我那瓶酒拿來,都快三十年了,也該喝了。”
  “三十年五糧液?”簡姨自言自語道。
  老爺子笑呵呵道“要是三十年的五糧液,在我這里怎么能算好酒。這酒是我三十年前在宜賓工作的時候,時任五糧液酒廠的張廠長送的。五糧液那個時候還是個小酒廠。我和當時的老廠長關系不錯,他送我兩瓶珍藏,說這酒是他當廠長那年出的,至今差不多有五十年了。一瓶我退下那年喝了,這瓶一直珍藏著”
  “五十年珍藏五糧液,看來我今天沒白來”簡姨不禁高興道,如今市面上普通的五十年五糧液,價格都在兩三萬一瓶,最重要是太稀有,何況是當年五糧液廠長送老爺子的酒。
  酒沒上來,老爺子倒對簡影和二胖出息的關系好奇,于是問道“簡影,聽二胖說,你們認識?”
  簡姨沒想到老爺子會先問這個問題,顯然是二胖說的,簡姨知道,老爺子其實心里對她這種人不待見,畢竟站的隊伍不同,在大膽點猜測,老爺子估計還以為今天她來茶與酒,是想讓她幫忙。
  “幾個月前,我去過一趟西安,那幾天出息算是我的導游和司機”簡姨如實說道,既然老爺子想知道,那她便照實說。與其到時候趙出息點頭離開茶與酒到她那去讓老爺子驚訝,不如提前打預防針,點破這層關系,很多事便能說的通,情理之中。
  “難怪,看來你今天來我這茶館是來找出息和二胖的”老爺子點頭笑道,這時老秦把酒已經拿上來,順便帶來酒杯,二胖接過酒,擺好茶杯,老爺子卻開口道“老秦,讓出息上來喝酒”
  老秦若有所思,淡淡點頭下樓。
  “會會老朋友,見見老爺子,難道老爺子以為簡影是走投無路才來這茶與酒?”簡姨這話讓喜歡中庸之道的老爺子頗為不舒服,彼此明白就行,點破多少有些尷尬,很顯然自己落了下乘。
  簡姨的話,老爺子不為所動很是平靜,畢竟是見慣風浪的老狐貍。二胖倒酒的動作卻明顯停頓,儼然從簡姨這句話中聽出一些不為人知的消息,走投無路,誰能簡姨逼的走投無路?
  “在不知道你認識出息二胖和沒見到你前,我確實是這種想法。雖說早就耳聞在川渝兩地頗有勢力的簡姨,可終歸是沒見過,畢竟我這老頭子退下來的早,早已不問世事。不過現在看來,老頭子是多想了”老爺子風輕云淡道,大有庸人自擾的意思。
  簡姨端過二胖倒的酒,酒杯是青瓷杯,溫潤如玉,吸一口氣抿一口酒才道“果真是好酒,算得上我喝過最好的五糧液”
  說完簡姨便仰頭一飲而盡,頗有氣勢,縱然是二胖,也能感覺到這股豪邁,果真是女中豪杰。放下酒杯,簡姨這才繼續說道“明知走投無路,不如束手就擒,哪會急病亂投醫。福兮禍兮,福禍相依。要是一直順風順水,那倒說不過去。”
  這番話讓老爺子頗為欣賞,這簡姨除過好酒量,倒是好心性,難得難得。
  “能走到你這步的人少之又少,不過畢竟修的是野狐禪,遲早得走火入魔。”老爺子評價道。
  簡姨回道“所以這才選擇進去修身養性,而不是玉石俱焚”
  這話讓老爺子一愣,玉石俱焚?
  就在老爺子失神的時候,心里忐忑不安的趙出息已經上來,路上老秦沒和趙出息多話,趙出息也不知道給老秦說什么。顯然老爺子已經知道他和簡姨的關系,趙出息不禁有些擔心自己的處境,不過同時又有些放心。擔心的是,老爺子還會不會讓自己留在茶與酒,放心的是簡姨不會告訴六叔周斌自己在成都。
  “老爺子”趙出息沉聲喊道,隨即對著簡姨點頭。
  老爺子抬頭道“出息,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你卻躲在下面,這不是待客之道”
  “出息以為簡姨今天是來找老爺子的”趙出息平靜回道。
  “不管是找我還是找你,坐下,我不能喝酒,就讓你和二胖陪著簡影喝酒,這酒可是好酒,外面喝不到,別浪費。”老爺子面面俱到道,要說說話和為人處世,估計在場沒人能和在體制內欺負一輩子的老爺子比。
  老爺子吩咐,趙出息自然照辦,坐下后,給自己倒滿酒,端著酒杯敬簡姨道“出息自罰一杯”
  簡姨眼神充滿神采,瞧著趙出息有些好笑,這種被夾在中間的感覺確實不好受。還好老爺子比較明智,起身嘆氣道“你們這些年輕人聊吧,老頭子我這精神差你們遠啊,估計坐在這里還會打擾你們,就先回去休息了”
  “老爺子慢走”簡姨起身,淺笑道,趙出息跟著連忙起身,心里愈發擔心。
  老秦隨著老爺子下樓,當老爺子走后,簡姨用古怪的眼神瞅著趙出息,趙出息被盯的難受,好笑道“簡姨,能讓我換個姿勢么?”
  趙出息顯然是想用個玩笑打破這份寧靜,簡姨卻未領情,依舊盯著趙出息,沒過多久,簡姨終于開口,笑道“趙出息,我若給你報仇的資本,你會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