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88 你還是想報仇

第一百九十六章來者不善
  簡姨一臉風輕云淡,趙出息心中卻波瀾起伏。簡姨的出現算是徹底打破趙出息來成都近兩個月的寧靜生活,他自認為自己來成都這么長時間里已經足夠小心,為何還是露出破綻讓自己陷入死地。
  簡姨怎么知道自己在成都,怎么知道自己在茶與酒,如何知道的,什么時候知道的,這一切趙出息未知。其實這些都不是趙出息最關心的,趙出息最關心的是簡姨是否已經告訴六叔和周斌,雖說簡姨否認,可趙出息卻不敢輕易相信。畢竟簡姨和六叔的關系不淺,趙出息可不覺得自己有這么大的面子讓簡姨壓下此事。
  趙出息現在心里正在推測各種情況,首先,簡姨來茶與酒的目的,找老爺子還是找自己,目前來看,后者可能性更大。其次,簡姨如果是找自己,又有什么目的。最后,如果簡姨已經告訴六叔,自己是否選擇再次落荒而逃離開成都?
  這些,就是趙出息此刻心里的想法……
  趙出息有些魂不守舍,將打碎的茶杯放到垃圾桶里后便坐在茶柜下皺眉發呆。老張和老劉相視一眼,各有所想,老張笑嘻嘻道“出息這小子估計有什么心事,難不成和剛剛那風韻猶存女人有關系,這女人雖說氣質不錯,不過這年紀估計都能給他當媽”
  老張沒什么心事,為人就是如此嘻嘻哈哈,以前給老爺子開車在體制內或許還有太多顧忌,如今頤養天年,索性回歸本性,愈發的自在。可老劉是在體制內待了半輩子的人,心思比較細膩,沉聲道“顯然出息和那女人認識,以出息的反應來看,她對那女人有些忌憚。這女人是不請自來,出息估計沒想到她會出現,不然也不會有這么大的反應”
  “老劉,你說這女人什么來頭,感覺氣場挺大的”老張怎么說都是在省直機關混過的人,雖說是開車的,可沒看是給誰開的,潛移默化自然學會點看人的本領,畢竟接觸的領導不在少數,什么級別的人有多大的氣場,大概能感覺出來。
  “你真不知道?”老劉有些半信半疑的問道。
  老張搖頭不解道“這成都這么大的天,難道每個人我都得認識,你這老家伙”
  老劉哭笑不得,或許老張頭這家伙不關心這些事,而他卻在這個圈子里,聽說過這個女人,只是沒見過,要不是這個女人自報家門,他還真沒想到會是叱咤川渝的簡姨,只是這個這幾年低調不少卻手腕通天的女人怎么會認識趙出息,老劉不得不多想,他估摸著老秦肯定也是這么想的。
  “不知道就算了”老劉揮揮手,繼續看書去。
  “你這老家伙,怎么說話說一半,不怕被憋死”剛剛老秦和簡影的對話,老劉離的最近,所以聽的很清楚,老張在跟人聊天,根本沒注意。老劉不想討論這事,便不再多說,老張卻偏偏想知道,便追著問,兩人糾結不止,沒人管趙出息。
  誰都沒發現,其實茶樓大廳角落位置某個不喝茶偏偏喝酒的年輕人正注意著茶館里每個人的反應,特別是和簡姨認識此刻卻在發呆的趙出息。男人穿著普通的暗紅色圓領短袖,沒有花哨的圖案沒有衣服logo,簡簡單單。頭發不太長,卻干干凈凈,沒頭屑也不油膩,帶著估摸著也就幾百塊錢的黑框眼鏡,人卻顯的有些消瘦,額頭高顴骨突眼睛大,這種人要么自負要么自信。
  這年輕人坐在角落里已經整整一個小時,茶館里很少有人注意他,如果說這男人如此普通,那么就大錯特錯了,畢竟來茶與酒的沒幾個是善茬,都是有些想法的。這男人真沒亮點么?有,茶館里來來往往肯定偶爾會有幾個識貨的,只要瞅一眼他,便會瞧出他手腕上那塊值一輛瑪莎拉蒂跑車的寶璣Breguet-CLASSIQUEGRANDESCOMPLICATIONS男式腕表,這算不算亮點,全身除過這塊手表和iphone外,估摸著身家不破千,卻戴著一塊價值兩百多萬的手表。
  來茶與酒的年輕人少,真不普通的年輕人幾乎沒有,這年齡和趙出息差不多卻很沉得住氣的年輕人算是僅有的一兩個,至少趙出息來成都這段時間,他隔三岔五便會來茶與酒,時間幾乎很準,四點前來六點前離開。
  年輕人扶了扶黑框眼鏡,再三猶豫后,最終緩緩走向趙出息,站在趙出息的面前后,嘿嘿輕笑兩聲道“趙出息,你認識她?”
  趙出息微微抬頭,瞅見是賈繼恒,自嘲笑道“怎么,你也認識?”
  男人叫賈繼恒,和趙出息算不上熟悉,只能說認識,畢竟經常來茶與酒,年齡相仿沒什么代溝,為人比較自來熟,經常找趙出息搭話,不過趙出息心里有譜,能如此規律來茶與酒,顯然不是什么普通人,既然來這里便是有所求的。老秦叮囑過他,所以,趙出息不會和茶與酒的人走的太近,固然這些人或許對他以后有用,可執著于眼前的利益,必然不會走的太遠,這是常識。
  賈繼恒聳聳肩苦笑道“在成都或者川渝,能上臺面的,沒幾個人沒聽說過簡姨李叔唐家兄弟以及譚某人,湊巧的是,以前跟著老爹去鏡湖宮的時候見過一面”
  “哦”趙出息沒太大的反應,只是哦一聲便低頭,心里卻在琢磨著,二胖見到簡姨后會是什么反應。
  賈繼恒瞅見趙出息對自己沒什么興趣,輕笑道“趙出息,在你沒來茶與酒之前,我已經堅持來茶與酒半年。茶與酒是什么背景,大家為什么來茶與酒,其實心知肚明,這地方沒幾個人知道。不過我估摸著你可能不知道茶與酒的這些事,你可曾知道你占據著一塊寶地。”
  趙出息瞇著眼睛笑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趙出息,別看我不到三十,可跟著老爹老爺子從小看人,以我的經驗來看,你和二胖都不是什么普通人,至于你,肯定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你這人比較對我胃口,不知道我們能不能交個朋友,或許有些事,我能幫上。你不必急著答應或者否決,你在茶與酒肯定會有所顧忌,我知道茶與酒的規矩。不過我感覺,你遲早會離開茶與酒,到時候你要覺得,我這人還行,我們再交朋友不遲”賈繼恒少年老成,說話滴水不露,火候掌控的不錯,有些老道。
  趙出息盯著賈繼恒若有所思,賈繼恒對著他報以微笑,隨即笑呵呵的結賬轉身離開茶與酒。他已經觀察趙出息很久,今天這件事讓他確定要交趙出息這個朋友,其實他沒想到會在茶與酒遇到趙出息這么一個有趣的人,之前他來茶與酒最大的原因,說白了,和大多數人一樣,在這里能遇到一些領導,混個臉熟,運氣好能交成朋友,只是很多人不曾堅持,他卻堅持每周都來茶與酒至少一次,反正茶與酒不會趕他離開。
  賈繼恒走了,趙出息不知道賈繼恒什么心思,茶與酒這些客人里,賈繼恒算是和他說話最多的客人,大多數人的興趣都在幾個老頭或者樓上的老爺子身上,趙出息回頭想想,如果離開茶與酒,賈繼恒這人做朋友或許不錯,不過之前,他肯定先得查清楚,賈繼恒是什么背景和來頭。
  茶與酒的二樓上,當老秦說某個女人求見老爺子時,二胖在聽到這女人名字后,和趙出息一樣,頗感意外。老爺子明顯感覺到二胖的詫異,本來他對著女人沒什么興趣,因為老爺子知道最近四川發生的一些事牽扯到這女人,以為她是走投無路來走他這條路,與其讓她開口自己再拒絕,不如直接拒絕。他早已兩耳不聞窗外事,起起伏伏,總要有人倒下有人爬起,這是自然規律,他如今只是冷眼旁觀,除非萬不得已,不會再站出來,畢竟沒人希望他指手畫腳。
  不過在看到二胖的反應后,老爺子卻改變注意想見見,一來老爺子想知道二胖和簡影的關系,二來,他從來沒見過簡影,確實想看看,什么樣的女人,曾經把川渝弄的是雞犬不寧,讓數位身居高位的男人為他開路。
  吩咐老秦帶她上來后,老爺子揮著扇子笑問道“三無,你認識她?”
  “認識,不過不熟”二胖淡淡回道,隨即又疑惑道“老爺子之前沒見過她?”
  老爺子徑直搖頭道“我退下來的時候,她還沒爬到那個層次,所以沒什么交集,又怎么會見過”
  “那老爺子覺得,他今天來這里,什么意思?”二胖故意問道。
  老爺子半開玩笑,她對這個女人沒什么興趣,打趣道“有可能找你,有可能找我”
  二胖直接搖頭道“我不這么覺得”
  “不來找你,不來找我,那來找誰,他可是要求見我”老爺子越聽越有意思,呵呵笑道,難道這女人今天來這里,不是自己所想的意圖?
  二胖玩味道“我覺得,她是來找出息的”
  這個答案,老爺子卻怎么都沒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