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187 一查到底

外表看起來比較和氣的中年男人叫蔡和森,畢竟能讓叛逆小姐朱逸影瞧上眼的男人不多,對于這個男人,朱逸影的評價只有兩個字,紳士,真正的紳士。蔡和森曾在英國待過十年時間,從大學畢業便離開這個國度,他的舅舅算得上英國華人圈的佼佼者,他所接觸的自然是英國的上流社會,接受的更是英國的精英教育。從牛津大學會計專業碩士畢業,又在巴黎高等商學院拿到emba學位,擁有中國男人的傳統、英國男人的幽默、法國男人的浪漫,怎么可能不吸引朱逸影。博學多才、舉止優雅、風趣幽默、為人穩健,加上多金和地位,完全是少女少婦殺手,四十歲男人的魅力在蔡和森身上一覽無余。
  可再完美的男人都有自己的弱點,蔡和森的弱點便是感情,三十多歲拋棄在英國的地位和家庭,不顧家族阻攔義無反顧回國,在胡雨嘉最無助的時候回到她的身邊,不知該說蔡和森走的這步是好是壞。不過能在川府集團待十年之久,不得不說蔡和森的癡情。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隨。蔡和森和胡雨嘉注定有段孽緣,如果當年蔡和森不出國,或許現在朱逸影應該管他叫爸爸。可惜,在高中相戀,在大學成熟的兩人本有可能大學后開花結果,奈何蔡和森在大學畢業后遠赴英國,當時蔡和森還信誓旦旦的給胡雨嘉說碩士畢業便回來,可一年后便給胡雨嘉來信,自己碩士畢業會留在英國深造,以后回國的可能性不大。胡雨嘉在得到這個消息后,一怒之下便和朱逸影的爸爸結婚,同樣是她的高中同學,也和蔡和森認識,一直苦苦追求胡雨嘉。其實蔡和森當年并沒給胡雨嘉說,自己之所以不回國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家族讓他和英國上流社會某貴族的繼承人結婚,以此來穩固和發展家族在西方社會的地位。蔡和森當時之所以同意,其實絕大部分原因也是因為自己被西方世界所腐化,這或許是當年最早一批留學的學生大多數的通病,一邊是繁華的資本主義世界,一邊是滿目蒼夷落后混亂的祖國,是留是回,大多數人的答案不言而喻,蔡和森便是這其中一員。
  蔡和森在英國結婚生子,事業有成,家庭圓滿,社會地位步步高升,可奈何心里一直對當年的事遺憾和愧疚。至于胡雨嘉在國內,同樣結婚生子,先是在政府機關工作,后來辭職下海經商,因為和朱逸影爸爸性格不同理念不同外加工作太忙,在三十四歲那年終于離婚,朱逸影歸她管。蔡和森便是在這年回國,正因為胡雨嘉離婚,他偶然從朋友那得知,便義無反顧的回國。當時有幾種原因,一來他有些厭倦西方社會的虛偽和浮華,二來因為在跨國企業工作,他充分感受到這個祖國經濟的騰飛,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他想彌補當年犯下的錯。
  蔡和森回到胡雨嘉身邊這十年,也是川府集團發展最快的十年,別看蔡和森是川府集團副總裁,他同時兼任川府集團首席財務官,川府集團的總裁兼ceo也是他挖來的。相比于國內這些企業,有跨國集團和投行工作經驗的蔡和森明顯高出數個等級,特別是川府集團的國際化戰略,蔡和森對此得心應手。同時,蔡和森也是胡雨嘉私人助理,憑心而論,這個男人除過紳士,手腕和心機也很高深,這么說吧,川府集團缺少胡雨嘉可以,缺少蔡和森絕對會倒下。
  “雨嘉,你的意思是,這次的事,是有人針對逸影?”蔡和森和胡雨嘉一樣,對朱逸影恨溺愛,他把朱逸影當做自己的親生女兒,更是有意讓朱逸影從川大畢業后去英國深造,不過目前進展緩慢,因為朱逸影很抗拒出國。
  朱逸影嘟囔道“我有什么特殊的,干嘛要對付我,除過能拿我勒索你們幾百萬,還能干什么,這還不確定你們會不會給”
  蔡和森搖頭笑呵呵的走到朱逸影身邊,拍著朱逸影的肩膀道“他就算是要幾千萬幾億,你媽不給,你蔡叔叔都會想辦法湊齊”
  朱逸影跟個小孩一樣歡樂的抱著蔡和森親昵道“還是蔡叔叔對我好,蔡叔叔,唉,你要是我親爸就好了,那個老頭子差你差遠了”
  胡雨嘉瞪著這對組合恨鐵不成鋼的對著蔡和森道“都是你把她慣成這樣的”
  “我不慣她慣誰”蔡和森蠻不在乎道,他和胡雨嘉現在看起來更像是知己老朋友,而不是戀人,蔡和森離異,胡雨嘉離異,至于兩人還能不能走到一起,未知。
  “媽,我昨晚聽裴卿說,趙出息的身手不錯,你說這幫人是不是對付趙出息的?”朱逸影雖說很感激趙出息這次出手救他們,可還是說出自己的疑慮。
  胡雨嘉思索片刻道“我覺得不應該,趙出息來成都時間較短,不可能有仇人,去青城山是你的臨時決定,讓趙出息陪著去更是你的即興選擇,而這幫人顯然實力強大。趙出息的身手是不錯,可按照裴卿的說法,趙出息根本打不過那個神秘男人,要是針對趙出息,那個男人完全可以直接殺趙出息。至于趙出息的身手,你要是見過你三哥,就知道什么是高手”
  朱逸影對林三無是有心理陰影的,當年林三無在成都的時候,她見過林三無將幾個混混打的血流不止,她當場被嚇呆,原因則是那幾個混混攆他奶奶離開那個繁華的攤位。
  朱逸影撇撇嘴,對此不予置評。
  蔡和森玩味的笑道“不管是誰,查清楚點是好,這種未知的威脅,沒有最好”
  趙出息和二胖回外灘休息,畢竟一晚上沒睡,打算下午再去茶館。不過之前,兩人先把陳平庸的車還回去,陳平庸自然要問昨晚發生什么如此著急,趙出息則笑著敷衍過去,陳平庸也懶得追問,趙出息不說自然有他的理由,這也是陳平庸讓趙出息很滿意的地方,成熟男人相對來說比較理智。
  下午回茶館,對于昨天晚上的事,二胖和趙出息沒給老爺子說,老爺子自然也不知道,除非當時場面徹底失態,他們才會求助于老爺子,還好一切都有驚無險。老爺子自然問關于青城山之行怎么樣,趙出息盡力掩飾,說風景怎么樣,何況還有美女,除過朱逸影依舊是冷嘲熱諷。老爺子寬心道這丫頭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從老爺子的反應上來看,應該是敷衍過去。
  和往常一樣,趙出息和二胖各忙各的,趙出息最近喜歡品茶,樂于享受每種茶葉不同的芬香以及在口中綻放的味道,這些茶葉隨便點都一斤破萬,趙出息覺得自己和二胖的工資雖然少,可每月喝的茶絕對價格不菲,想想都有些后怕。
  下午五點半,在趙出息和二胖等著下班商量著吃什么的時候,簡姨那輛外界熟知的瑪莎拉蒂總裁緩緩停在茶與酒的門前,茶與酒那三個刻在木板上的古樸黑字很有氣勢,這是簡姨第一次來茶與酒,開車的自然是芙蓉姐姐,錯,是女殺手芙蓉。
  “好字,不過還是太柔,骨子里缺點剛性,要是再多點,就算是大成了”簡姨下車,站在茶與酒門前抬頭,盯著這三個大字,笑著說道。
  芙蓉知道,這是簡姨對老爺子的評價,人如其字么,其實就要看從哪個角度去說,有人說老爺子是急流勇退謂之知機,有人會說老爺子缺少勇氣再進一步,地方對抗中央,誰占上風,都不好說,有些省份,確實硬的針插不進。
  趙出息正在柜臺上收拾茶具,老秦笑瞇瞇的出來相迎,看到簡姨和芙蓉,若有所思,趙出息背對著兩人,沒怎么注意,至于二胖,則在樓上陪老爺子,茶館里沒幾個人,可身份都各不相同,不過共同的標簽是,不是普通人,所以當簡姨和芙蓉進來時,喧鬧的茶館立刻安靜,靜的有些異常。
  所以,感到奇怪的趙出息皺眉轉頭,當趙出息轉頭時,簡姨和芙蓉的眼神卻正等著他,一瞬間,趙出息愣在原地,手中的茶具轟然落地,摔的粉碎,趙出息有些茫然的蹲地撿碎片,簡姨對于趙出息的反應頗為失望,大丈夫么,不就是泰山崩于眼前而不亂,趙出息還是差些火候。
  “兩位,喝茶還是喝酒?”很少主動開口的老秦儼然已經猜到簡姨的身份,笑呵呵的問道。
  簡姨對著老秦微微點頭,知道這位老人也曾身居高位,淺笑道“求見胡老爺子”
  “我家老爺子不見陌生人”老秦有意刁難道。
  簡姨輕聲道“簡影求見,老爺子自然會相見”
  老秦顯然是要逼著簡姨承認身份,簡姨知道如此,便主動點破。茶館里,大多數人都沒見過簡姨,這下她親自開口,不禁恍然。老秦這次沒在拒絕,回道“等我通報老爺子”
  簡姨淡淡點頭,老秦快步上樓。
  趙出息已經起身,臉色微微發白,自顧自的忙碌,不過并未向剛開始那般緊張。簡姨并未無視趙出息,也沒逃避認識趙出息的事實,何況她來茶與酒便是要見趙出息的,緩緩走到趙出息的面前,簡姨輕啟檀口道“意外?”
  趙出息一愣,隨即誠實的回道“很意外”
  “以為我是因為六叔來找你?”簡姨一言點破趙出息之所以恐慌的原因。
  簡姨一說這話,趙出息便明白,簡姨不是因為六叔的事來找他,不過同時他也知道,簡姨顯然知道自己在西安發生的事,趙出息瞬間有些迷茫,不過還是老實的點頭。
  雙方過招,趙出息儼然已輸,局勢被簡姨掌控。
  “這份工作不錯,安靜悠閑,比西安那份工作舒服”簡姨隨意和趙出息聊天道,茶館大多數人都盯著他們。
  趙出息笑道“這倒是實話”
  “不過,你還是想報仇”簡姨再次放出大招道。
  這次,趙出息猶豫片刻道“是誰,誰不想報仇?”
  “你不怕我告訴六叔,你在成都?”簡姨打趣道。
  趙出息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放松道“怕,不過你不會”
  “說不定啊”簡姨意味深長道。
  趙出息有些失神,沒等他回過神,老秦已經下樓,對著簡姨道“老爺子在等著”
  簡姨帶著芙蓉上樓,趙出息留在原地,一臉漠然,不知在想什么,這個不速之客,對他的沖擊力很大……
  (這兩天家里老爺子過生日,事情比較多,有些累,這三天欠的三章,接下來幾天會補上。還有一個消息,三月一號,會有縱橫電臺對我的專訪,這是鏈接news,想要問刁民劇情,想要問般若劇情的,想要罵我的,不管什么都可以提問,大家可以留言,能說的,都會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