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85 中計

第一百九十三章虛驚一場
  趙出息和受到驚嚇的裴卿回到別墅,一路上裴卿緊拉著趙出息的胳膊,楚楚動人,有些小鳥依人,有這個男人在自己身邊,她心里莫名的安全。可當兩人回到別墅時,別墅依舊一片漆黑,什么聲響都沒有。趙出息臉色愈發冰冷,樓下樓上找過數邊后,依舊沒有發現朱逸影和薛娜,手機卻都在客廳的沙發上。
  趙出息瞬間明白自己中計了,調虎離山,聲東擊西,很顯然今晚不僅僅只有那個男人,這是一場有組織有預謀的行動。趙出息心里不禁懷疑,難道目標是朱逸影?畢竟朱逸影是胡雨嘉的女兒,老爺子的外孫女,胡雨嘉可是川府集團的董事局主席,如果綁架朱逸影,必然能撈到不菲的贖金。
  裴卿有些不知所措小聲問道“趙出息,影子和娜娜呢?”
  趙出息陰著臉道“我們中計了,那個男人還有同伙”
  裴卿臉色蒼白,幾乎說不出話。趙出息緊握著裴卿的手道“別害怕,如果是綁架,他們肯定會聯系我們,我們先找找,說不定她們在外面正在找我們”
  后面的話,是趙出息安慰裴卿,其實他心里很清楚,找到朱逸影和薛娜的可能性不大……
  此時已經是凌晨,趙出息沒敢給胡雨嘉打電話,生怕驚動她和老爺子,如果他依舊找不到朱逸影和薛娜,那他就必須給胡雨嘉打電話,顯然這件事是有針對性的。
  不過在此之前,趙出息必須得給二胖打電話,將這件事告知二胖,當趙出息給二胖打完電話,將事情經過復述一遍后。沉著冷靜的二胖卻說道,這件事得給胡雨嘉說,不然等胡雨嘉先接到電話,會讓她不滿。不過在此之前不能報警,因為目標還沒有確定,不能輕舉妄動。趙出息仔細想想,確實如此,一旦胡雨嘉先接到電話,必然會對自己在第一時間沒有告訴她而感到不滿,所以只好同意二胖的建議。
  電話是二胖親自打的,深夜,胡雨嘉剛剛入睡,在接到二胖的電話時,頗有些意外。可當得知女兒被綁架時,朱逸影直愣數秒才回過神,胡雨嘉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雖然內心很擔心很緊張,可還是強迫自己冷靜,思考該怎么辦。
  二胖沒給胡雨嘉太多考慮的時間,直接說道“胡姨,不管是綁架還是別的事,他們都會聯系你。不過在沒有確定對手身份前,你不能報警。出息說,這伙人身份不簡單,計劃周密身手彪悍。”
  胡雨嘉心情壓抑的問道“三無,那該怎么辦?”
  “等,等下去”二胖沉聲說道。
  胡雨嘉很能沉得住氣,再三思索后,回道“好”
  二胖等胡雨嘉答復后說道“我這就去青城山,如果有什么線索,我會聯系你”
  胡雨嘉感覺現在只能如此,只好答應。還好二胖在陳平庸的酒吧尚未離開,直接借陳平庸的車,殺奔青城山……
  在二胖聯系驅車趕往小院青城的時候,趙出息正帶著裴卿趕往保安室,如果監控錄像能拍到些線索,對于他們來說很有幫助,不過趙出息覺得,這幫人不可能犯這樣的錯誤。
  與此同時,在小院青城一處尚未售出的獨院別墅里,大小王正等著黃土趕過來,穿著睡衣的朱逸影和薛娜正躺在地上,滿嘴黃牙長的有些猥瑣的小王瞅著薛娜傲人的胸部以及美腿猛咽口水,要不是大王盯著他,估計早就一個餓虎撲食撲上去。很快,黃土便姍姍來遲,瞅著地上的朱逸影和薛娜,輕聲問道“一切順利?”
  “黃土放心,我們哥倆辦事絕對不會留下馬腳,別忘了我們以前是干什么的”小王嬉皮笑臉道,滿是自信。
  黃土微微點頭道“那就好”
  “我們現在怎么辦,不會真就把這兩個美女扔這吧,好歹要憐香惜玉,實在不行,交給我都行”小王半開玩笑道,其實真要給他,他也不敢亂動,除非他想惹怒簡姨。
  黃土笑的很詭異道“任務完成,撤回成都”
  小王一臉失望的對著地上的兩個美女道“兩個美人,哥哥要和你們說再見了,下次,你們就沒這么好的運氣了”
  處理好細節,確保周圍環境后,三人立即消失在夜色中,只留下地上的兩個美女……
  很顯然,這次,趙出息是徹底被人玩弄于鼓掌當中,他所猜想的任何事都不是他所想的那樣。黃土帶著大小王已經離開小院青城,趙出息則正在監控室里和保安們回房路線需找線索,十幾分鐘后,趙出息覺得這樣下去不是對策,便讓保安們留下幾個人繼續看錄像,剩下的人分成幾批出去找到。保安們生怕出事,到時候上頭怪罪下來,他們也難逃其咎,便配合著趙出息尋找。
  裴卿一直緊跟著趙出息,絲毫不敢離開。趙出息帶著裴卿以及三個保安向著西邊而去,那里正是他和神秘男人打斗的地方,趙出息覺得,這男人肯定會和自己的同伙匯合。所有保安手里都拿著手電筒,而小院青城所有的燈都已經被打開,配合著趙出息搜索。
  十分鐘過后,沒有線索……
  二十分鐘后,沒有線索……
  半小時后,趙出息終于發現線索,從林區濕地出來的腳印讓趙出息明確方向,順著這個方向,幾分鐘后,趙出息和保安們終于在這片大多沒有售出的別墅院子里發現躺在地上的朱逸影和薛娜。發現朱逸影和薛娜,可趙出息并沒有像想象中那么興奮,因為他現在越來越迷糊,這幫人到底想干什么。
  綁架,沒有任何人失蹤。殺人,朱逸影和薛娜完好無損,連小傷都沒有。劫財劫色,別墅里任何東西都沒有動,三個女人沒有任何傷害。自己的敵人,為何不針對自己。
  將朱逸影和薛娜弄回別墅,虛驚一場的保安們離開后,趙出息陪著裴卿守著朱逸影和薛娜,兩人好像被打麻醉針,一時半會醒不來。裴卿照顧著她們,趙出息則站在窗前望著遠處的青城山皺眉思考。
  又過半小時后,二胖終于到達小院青城。路上,趙出息已經把朱逸影和薛娜找到這件事告訴二胖,二胖和趙出息一樣,完全不明白。同時趙出息已經告訴胡雨嘉,因為胡雨嘉不間斷給他打電話。胡雨嘉得知女兒沒事,終于放心,讓趙出息等天亮便帶著朱逸影他們回來,趙出息點頭答應。
  和二胖站在別墅院子里,趙出息一根接著一根的抽煙,兩人都沉默不語。被人玩弄于鼓掌中這種感覺很無力,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不知道對手是誰,不知道對手想要干什么。
  黃土完成任務后看,第一時間通知芙蓉,芙蓉正陪著簡姨剛剛從成都有名的高端會所鏡湖宮回到牧馬山。鏡湖宮在整個西南都很有名氣,是西南首家以國宴服務為標準的頂級會所,“鏡湖宮”以其國宴定位及十二個各具特色的情景體驗式包間為成都乃至整個西南地區的高端圈層人士提供交流平臺及奢華服務。
  鏡湖宮和成都中國會所是簡姨經常去的兩個地方,今晚,簡姨在鏡湖宮設宴宴請她經營了快二十年的這個圈子里的大佬,人不多,只有六個。有跟著她多年的元老,有后來中途加入的,有今年執掌大權的野心家,都有。簡姨確定自己在的時候,這些大佬都會安安穩穩的干自己的事,不會沒事瞎折騰,因為他們知道后果。可簡姨不確定的是,自己離開后,這些人會干什么,畢竟人心隔著肚皮,人心還會變,何況局勢不明朗。
  似乎結果沒有達到預期,簡姨整晚臉色不太好,因為這些人都已經收到消息。到目前為止,整個川渝圈子都屬于動蕩階段,前段時間,叱咤川渝多年的李叔踉蹌入獄可謂是給所有人都敲響警鐘。不過人家李叔,上有五爺,下有那個男人,外加李叔的老婆可是個強勢的人物,這座大廈目前還不會崩塌,他們不缺的便是人才。
  可如今外面瘋傳簡姨要進去,這下,屬于簡姨這個圈子的人便開始人人自危。因為簡姨上面沒有人頂著,下面也沒人接班,一切事情都是未知,畢竟牽扯所有人的利益,所以大家不得不思考自己的后路。
  簡姨不滿意,所以回到牧馬山后,便獨自待在書房里想事,直到芙蓉敲門進入。
  “姨,黃土已經辦妥事情”芙蓉微微低頭說道,對于目前的局勢來說,這不過是件小事。
  簡姨沒說話,依舊在沉思當中,不知過了多久才開口問道“黃土怎么樣?”
  芙蓉吃頓片刻,隨即說道“可以當將才,開疆辟土。也可以封王,平叛維穩。若要掌控全局,黃土缺少手腕和心機”
  “哦”簡姨對芙蓉中肯的點評很滿意,這不過是她試探芙蓉的一件小事,她知道,芙蓉最滿意的是黃土,生怕芙蓉在關鍵時刻看不清局勢,還好,芙蓉沒亂。
  “趙出息……”芙蓉欲言又止道。
  簡姨揮揮手道“敲打他是一方面,告訴他,這川渝的水可比西安要深的多。同時,你不覺得這件事能拉近趙出息和胡家的關系么,胡雨嘉是什么人,我比很多人都清楚”
  芙蓉汗顏,果然,簡姨的算盤不僅如此,至于還有沒有別的意思,簡姨沒說,芙蓉也猜不出來。
  “那現在?”芙蓉緩緩問道,她知道,今晚,簡姨對于那些大佬算是徹底失望,不可能從中挑選接班人,因為一旦選擇,便等于讓他們自相殘殺,這幫人,不會彼此服氣。
  簡姨突然笑的燦爛如花道“明天陪我去茶與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