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184 醉笑陪公三萬場不用訴離殤

第一百九十二章中計
  若不是為生活所迫,想出人頭地,又有誰愿意背井離鄉,顛沛流離。趙出息便是這千千萬萬人中的一員,不算普通卻也沒什么特點。他做很多事,都不會去思考值不值,只是覺得自己該不該做,所以他總是被生活狠狠的扇著耳光,卻也從不后悔。他是那種或許在生活中的瑣事上會斤斤計較,在大是大非上卻絕不含糊的男人。
  趙出息經常意淫自己衣錦還鄉時是什么樣子,覺得如果真有那一天,今天所做的所經歷的這些事又能算得了什么,可他卻找不到確切的形容詞,今天在裴卿說出這首蘇軾的《南鄉子》后,趙出息瞬間驚艷,知道自己要找的就是它。
  何日功成名遂了,還鄉。醉笑陪公三萬場,不用訴離殤。功成名就便還鄉,大醉大笑卻也不用訴往事,人生若如此,大醉三萬六千場又如何?
  趙出息在茶館安安靜靜心平氣和一個多月,在泰安鎮和享受自然的安詳,在今天收獲《南鄉子》,從走出鳳凰山到來到成都這段時間所積攢的戾氣,終于慢慢消散,他不再會心浮氣躁,不再急于求成。可以說,此時此刻的趙出息,已經有質的進步。
  從烤肉店外面走回小院青城的這段路上,趙出息一直面帶笑容,不悲不喜。縱然是朱逸影的諷刺加嘲笑,薛娜的誘惑和勾引,他都不聞不問,由著他們去鬧,心里無比的舒服,就像是走在大霧中的人,突然走出大霧,撥開云霧見青天。裴卿的酒勁已經消散大半,一臉狐疑盯著趙出息,總覺得趙出息和先前不一樣。
  趙出息剛剛仰天大笑的場面,一直盯著趙出息的大小王以及黃土都看在眼里,小王摸著自己能當兩千五百瓦燈泡的光頭,皺眉道“這小子是不是瘋了?”
  大王沉默片刻,半知半解的說道“你不懂”
  其實他也不懂,黃土不禁對趙出息感興趣,剛剛那放蕩不羈的笑聲,真當豪邁二字,如果再加一瓶白酒,那就堪得完美。
  回到小院青城后,三個美女都累的差不多,便上樓洗澡換睡衣,趙出息睡一樓客房,三個女孩睡二樓。她們洗澡,趙出息便在下面看電視,給二胖打個電話,讓給老爺子說聲,明天中午才能回去。至于陳平庸那里,他已經打過招呼。很快幾個美女便已經洗完澡,趙出息也準備洗澡睡覺,畢竟今天開半天車,又跟著逛了半天,外加喝了點酒,有些累。
  趙出息洗澡的時候,三個美女下樓打算看部恐怖片再睡覺,不過喝過酒后便有些口渴,奈何別墅里儲存的喝的都已經被消耗光,最近沒有補給。薛娜嘟囔道“影子,沒有水了,怎么辦?”
  “別墅門口有便利店,去那買”朱逸影看電影正看的入神,隨口說道。
  薛娜一臉幽怨道“我不知道在哪,我也不敢去”
  裴卿起身輕笑道“我去買吧”
  薛娜聽到這話如釋重負,撲過來在裴卿的臉上吻了下,別看她外表有說有笑無所顧忌,其實膽子很小,算是三人當中最膽小的。朱逸影有些不放心道“卿卿,小心點,要不等趙出息洗完澡,讓他去買吧”
  裴卿很貼心的說道“他今天太累了,又是開車又是陪我們逛,讓他休息吧”
  朱逸影雖說沒心沒肺,卻也覺得趙出息今天確實挺累,于是便由著裴卿去買水,自己和薛娜抱著抱枕吃著零食看恐怖片。晚上這山下確實有些冷,裴卿披了件外套,拿上錢包便出去買水。
  當裴卿走出別墅后,一直在別墅外面蹲點守候多時的黃土知道,機會終于來了,小王急不可耐的說道“黃土,是不是可以動手?”
  黃土皺眉思索,他們的目標不是這三個美女,他對這三個美女沒興趣,他們的目標是趙出息,這是簡姨交代的任務,沉聲說道“機會是來了,可不是現在,我們的目標是引出趙出息”
  “那該怎么辦?”小王懊惱道,他更大的興趣是美女。
  大王突然冷笑道“引虎出山,聲東擊西”
  黃土和大王對視,彼此已經明白心中的套路,唯獨小王不知道,于是黃土便把心中所想的計劃告訴小王,小王聽后不禁覺得黃土的心思比自己更細膩,如此一來,可謂是一舉兩得。
  裴卿去別墅外面的便利店買水,雖說是晚上,可小院青城的路燈燈火通明,偶有保安們巡邏,很安全。裴卿沒有多想,其實她到挺喜歡這種感覺,竹林幽幽、路燈昏暗,遠處是青城山的輪廓,抬頭是滿天星空,比起繁華的成都市區,這種感覺更好。至于裴卿心里,則想的是趙出息,她直覺感覺這男人內心和表面不相符,不禁小聲嘟囔道“真是個怪人”
  路上很順利,在便利店買了些吃的和喝的,裴卿便提著袋子回別墅,直到進別墅院子,一切都看似很平靜,沒有任何異樣。就在這時,黃土終于選擇出手,他早已經悄然埋伏在別墅院子里,當裴卿走進院子時,他就已經做好準備。
  一道人影從陰暗處突然閃到裴卿面前,裴卿大驚失色,下意識嬌呼出聲,可還沒等她喊完,眼前一黑便已失去知覺。別墅里,趙出息剛剛洗完澡,別墅客廳的燈已經被朱逸影全部關掉,說是要營造恐怖的氣氛。趙出息的警惕性自然比朱逸影和薛娜高,雖說大廳里充斥著恐怖電影的哭喊聲,可趙出息還是聽到外面裴卿的輕呼聲,下意識轉頭看向門外。透過落地窗,正瞅見一道黑影背著裴卿消失在夜色當中,趙出息下意識大喊道“出事了”
  這一聲把正在看恐怖片的朱逸影和薛娜嚇的直接抱在一起,朱逸影轉過頭大罵道“趙出息,你是不是有病,沒事喊什么,想嚇死我們是吧”
  趙出息哪有時間理會朱逸影,喊完便已經直奔門外而去,朱逸影和薛娜瞅見趙出息神色匆匆的往出跑,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急忙跟著出去,跑出門后發現院子的地上扔著幾袋東西,兩人似乎意識到什么,薛娜對著正打算追出別墅的趙出息大喊道“趙出息,怎么了?”
  已經跑出去的趙出息聽到這聲,無奈又跑回來,畢竟兩個女孩還在這里,皺眉道“出事了,裴卿被人擄走了”
  “什么?”朱逸影大驚道。
  趙出息沒工夫解釋,沉聲道“聽著,你們現在乖乖待在別墅里,哪也別去,立刻報警,有什么事馬上給我打電話,記住,千萬別出去”
  說完,趙出息,便迅速沖進夜色當中。
  尚未回過神的薛娜擔心的喊道“趙出息,小心”
  在幾個人沖出別墅的時候,大小王早已經潛伏進別墅,比較膽小的薛娜望著同樣表情沉重的朱逸影,哭喪道“影子,我們現在怎么辦?”
  朱逸影緊咬下唇道“聽趙出息的,進別墅,打電話報警”
  于是,兩人便回別墅,可剛進別墅,便瞅見別墅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兩個陌生的光頭男人,這兩個男人自然是大小王,薛娜嚇的已經說不出話,朱逸影故作鎮靜道“你們是什么人?”
  做事滴水不露的大王沉聲道“動手”
  黃土背著裴卿往計劃中的地方而去,那里是一片樹林,沒有監控沒有保安。可畢竟身上背著一女人,還得避開監控以及保安,所以他的速度肯定不會快,趙出息則緊隨其后。
  很快,黃土便已經到樹林中,將肩上的裴卿放在地上,徑直站在原地等著趙出息。數十秒后,趙出息終于追上來,瞅見站在眼前的陌生男人以及不遠處的裴卿,瞇著眼睛往前兩步,沉聲道“兄弟,哪個道上的?”
  黃土面無表情,回道“你不配知道”
  此時此刻,趙出息心里正猜著眼前男人的身份。川航的張國強找的人報復自己?有些不可能。那是來自西安徐少卿或者周斌的人?還是裴卿朱逸影或者她們家的仇人?在沒有揭開答案前,一切未知。可趙出息同時疑問的是,這個男人為什么不走,很明顯他是在等自己,為什么?難道他還有別的想法,太多太多的疑問纏繞著趙出息。
  “兄弟,有什么事,咱們好商量,拿女人威脅,好像不是爺們干的事吧”趙出息想盡量穩住眼前的男人,好進一步探虛實。
  黃土冷笑道“這么漂亮的美女,是個男人都會有想法,你不覺得么?”
  黃土顯然是在激怒趙出息,可趙出息很冷靜,笑呵呵道“這倒是,是我我也有想法,不過今天我在這,你就別想帶走她”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黃土不屑道。
  趙出息微微屈腿道“那我試試”
  趙出息知道,眼前的男人敢說這大話,自然是有點本事,不然傻逼才會如此自信的在這等自己。他想救裴卿,就得自己的真本事。所以趙出息只能沖過去,毫不退縮的和黃土交手,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
  黃土不退反進,迎著趙出息而去,只是瞬間,兩人便交戰。黃土從小習武,畢竟爺爺曾經是叱咤西南的大梟雄,手下高人無數,在家道中落后更是去川西南潛心習武數年,出來后便因幾件大事一鳴驚人,從而被簡姨發現。
  趙出息也不是善茬,照著黃土的胸口襲來,角度刁鉆力道驚人。黃土側步躲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一肘砸向趙出息腹部。趙出息連忙往后撤,黃土步步緊逼。短短不到兩分鐘內,兩人已經交手幾十招,黃土穩占上風,趙出息險境環生,卻能在關鍵時候化解危機。只是對黃土的身手有些驚訝,高手,真正的高手,自己完全被掌控,趙出息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硬著頭皮繼續過招。
  數秒后,黃土便在趙出息分神的時候,一把抓住趙出息的單臂倫出去,趙出息緊抓住一棵樹才化險為夷。穩穩落地后,趙出息心悅誠服道“兄弟好身手”
  黃土平靜道“不過如此”
  似乎沒想讓趙出息休息,黃土再次殺過來,一記鞭腿從天而降,沖著趙出息的肩膀而去,趙出息急忙躲開,黃土緊跟著又是一拳,不過這一拳卻打在樹上,樹皮直接被撕裂,整個樹被震動。黃土根本不在乎,攻勢絲毫沒有減弱。趙出息有些惱怒,這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繼續下去,自己遲早落敗。
  趙出息唯一的優勢便是速度,在黃土再次抬腿的時候,趙出息借著旁邊一棵樹的助力,用頭突然撞向黃土的肩膀。黃土重心不穩,來不及回調,被趙出息往出撞出兩米距離,后腿緊蹬地減速,在速度沒有完全降下來的時候,他已經抓住趙出息的衣服,腰部猛然發力,大喝一聲,趙出息便從他的頭上飛過去,重重撞向后面的樹上,而黃土整個身子則平躺在地上,不過無傷大雅,一個翻越便已經起身,冷哼道“雕蟲小技”
  趙出息整個后背撞的生疼,齜牙咧嘴艱難的爬起來罵道“麻痹,真疼”
  黃土不屑的笑道“還來么?”
  趙出息是傻逼才來,搖頭道“不來了,不來了,你厲害”
  “不來了?”黃土有些失望的搖頭,回頭瞥了眼已經醒來正在裝睡的裴卿,轉身對著趙出息道“沒意思,后會有期”
  后會有期?
  趙出息一頭霧水,不知道這話什么意思,等他回過神的時候,眼前的男人已經沖向樹林當中,瞬間消失不見,趙出息望著樹林的方向眉頭緊皺,這到底是什么人,這又唱的是哪一出?
  沒等他多想,裝睡的裴卿臉色蒼白的跑向趙出息,紅著眼睛說道“趙出息,你怎么樣?”
  趙出息看見裴卿,心里略顯安慰,還好她沒事,她要有事,今晚這事情就有點鬧大了,趙出息搖頭道“放心,我沒事”
  裴卿可是瞅見趙出息被打的狼狽,不放心的說道“讓我看看,你有沒有傷著”
  “這點傷是小事,沒事,這里不安全,我們快回去”趙出息嬉皮笑臉的安慰道,隨即拉著裴卿的手,往別墅方向跑。
  等到趙出息和裴卿回到別墅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中計了,朱逸影和薛娜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