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183 試探敲打

第一百九十一章醉笑陪公三萬場,不用訴離殤……
  古往至今,廟堂有廟堂的尊卑之分,綠林江湖也有江湖的排資論輩。如果細細數來,如今在川渝算得上大佬的人物,大多都是上輩大佬們提攜起來的,就連不動如山大而不倒的簡姨也謠傳是由在江湖只剩下傳說的某位陳姓老人培養的。這位老人還有位侄子,當年出青藏入東北,成為在東北為數不多能和喬四爺過招的虎人,不過后來喬四死后,幾強相爭,他卻死在一位梟雄手里,也算是沒落得好下場。
  至于川渝剩下這幾位,唐家兄弟是遂寧人的扛旗人,如今在川渝,整體實力算是僅僅排在簡姨之后,也算是簡姨最大的威脅。如果要提川渝的江湖,就不得不提遂寧人,遂寧人在川渝出過無數大佬,在簡姨沒有力壓川渝前,遂寧人算得上是最大的一股勢力。再說那位讓簡姨欣賞的男人,他師出于川北一位傳奇人物,江湖人稱五爺。這位男人和從廣漢起家最后金盆洗手成為紅頂商人縱橫黑白兩道,特別是在官場人脈方面強大的李叔稱兄道弟,而李叔也是由這位五爺提攜出來的。如果說唐家兄弟在整個四川排在簡姨之后,那么他便在成都穩壓唐家兄弟,至于川北,也就只有他和李叔能和簡姨分庭抗禮。最后這位讓簡姨忌憚的大佬便是已經金盆洗手的紅頂商人李叔,旗下三家上市公司,二十多家子公司,資產數十億,在經濟方面,簡姨只能望其背,在川渝政治人脈方面,不輸于簡姨,這自然不包括簡姨在北京城的關系。
  至于被簡姨收留的黃土,論輩分,他和這些大佬算是一個輩分,他的爺爺是上世紀**十年代西南不得不提的一位梟雄,那個年代西南有股勢力叫四道門,觸手縱橫云貴川,當年四川很多家族和大佬都是他的手下,可惜這位梟雄人物死的太早,據說是被內外勾結而死,其中便包括已經八十高齡的五爺。
  黃土之所以重走這條路,便是想為爺爺報仇,想為黃家正名,他的父母皆是死在這些仇人手中,前些年,簡姨已經幫他鏟除掉當年的叛徒,進監獄的進監獄該槍斃的被槍斃死于非命的死于非命,至于這個五爺,目前簡姨還沒有動他的能量。
  所以說,別看黃土外表憨厚老實,他也是個有故事的男人……
  黃土被簡姨一直寄予厚望,所以簡姨才會讓他一直跟著芙蓉。很多不能被外人知道的事,也都會交給他去做。簡姨知道黃土想要什么,他沒什么野心,唯一想做的只是給爺爺父母報仇,告訴那些人,黃家人還沒有死完,欠下的遲早是要還的。不過,至今,也就簡姨知道他的身份,外界沒人知道。畢竟這種身份被外人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黃土帶著大小王,大小王是對有意思的兄弟,現在簡姨這個圈子里都流傳,當年重慶有二王,將重慶攪的天翻地覆,如今我們有大小王,以后說不定會比重慶二王更輝煌。
  大哥沉默寡言,心思卻異常細膩,身手更是不錯。弟弟油嘴滑舌嬉皮笑臉,卻心機頗深,基本上執行任務都是弟弟出謀哥哥執行,兩人配合的天衣無縫。
  “黃哥,里面有三個美女,是不是忙完正事,可以自由享受?”小王嬉皮笑臉的問道,可能是小時候環境太艱苦,牙齒上滿是黃斑,更是露出牙齦,瞇著眼睛,猥瑣至極。
  相比于小王,沉穩的大王卻比較正氣,一臉剛正不阿,可要看眼神,絕對是心狠手辣之輩,不動聲色看了眼兄弟。
  黃土沉聲說道“簡姨說過,里面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傷著,小哥,我們這次的任務只是敲打這個男人,那些女人不是重點”
  “這男人什么來頭,用的上我們兄弟幾個人一起出馬?”小王有些輕蔑道,畢竟能讓他們大小王兄弟以及黃土一起應付的人還真沒幾個,難道是那幾個大佬的心腹?
  黃土盯著手腕的表看過幾秒后回道“什么來頭,我也不知道,不過簡姨要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小角色”
  大小王相視一眼,默默點頭,這倒是實話,簡姨的心思,又有幾個人能猜透……
  別墅里,幾個美女先后上樓洗澡換衣服,雖說只是來小住幾日,可每個人都拿著行李箱,放著幾套衣服以及化妝品等等。趙出息閑的無聊便在樓下看電視,只有他自己什么東西都沒拿,反正明天陪她們爬完青城山自己便滾蛋回市區了。十多分鐘后,幾個美女先后下來,第一個下來的是溫文爾雅有些古典范的裴卿妹紙,只見裴卿穿著紫色的v領連衣裙,微露香肩,乳溝若有若現,很是誘惑人。趙出息看的有些出神,裴卿被盯的有些不好意思,小聲嬌嗔道“看什么看”
  趙出息畢竟和裴卿剛認識,還不熟,沒敢太放肆,這要是朱逸影,他才沒這么多忌諱,能看兩眼是兩眼,權當補償自己。沒過幾分鐘,胸部在這三人里最傲人的薛娜和平胸小女王也跟著出來,和裴卿穿著同款式的連衣裙,薛娜穿性感的黑色,朱逸影穿純潔的白色,穿上同款式的高跟鞋,戴上一模一樣的太陽鏡,除過背的包包不一樣,三個小姐妹像是同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趙出息則苦逼的穿著黑色的千層底布鞋,短袖和馬褲,完全不敢站在幾個美女面前。
  “現在干什么?”趙出息不禁詢問道。
  薛娜興奮的喊道“當然是逛街了”
  趙出息一聽逛街立馬頭大,陪著三個女人逛街那完全是自殺的節奏,委屈道“我能不能不去?”
  這次三個美女異口同聲道“不能”
  于是趙出息只能苦逼的跟著出發,幾個女孩特別想去青城山特別有名的泰安古鎮,不過泰安古鎮在青城山的后山,從青城山鎮開車半小時才能到。可對于這幾個美女的興趣來說,就算是兩個小時,她們都要去。朱逸影不停的說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可以買很多特色的飾品等等,裴卿和薛娜被她弄的心癢癢。
  朱逸影介紹道,泰安古鎮青城后山的第一景點,每逢佳節便引來游人無數。有史以來,泰安古鎮便是扼成都平原西入大小金川的必經驛道上之重鎮。古稱“花坪老澤路”,唐時為味江寨,清時始依場后的古泰安寺易名為泰安場,是成都茂汶、金川物質交流的中轉重鎮,歷來商賈云集,市場繁榮。不過現如今如果你想去泰安古鎮是為了玩的話那肯定就去錯了。這里沒有一家書店,也沒有一個ktv,甚至連報紙都買不到,這里就像是世外桃源一般,沒有商業,沒有任何雜亂的的思緒。來這里只為了納涼,休閑,打麻將,發呆。這里是真正的修身養性之所,沒有任何城市人工的阻礙,盡情的與大自然接觸。只有休息,只有平靜。
  到泰安古鎮后,整個下午,趙出息都陪著三個美女游蕩在泰安古鎮上,去那些沒有店名不太花哨的小店淘寶,在老街巷里跟游客們打麻將,買兩件小飾品,遇到有趣的游人合影,趙出息則完全當跟班苦力,緊緊跟在后面,不遠不近。她們游玩,趙出息則享受泰安古鎮的寧靜致遠,仿佛整個人都能靜下來,來成都這么久,趙出息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放松自由,什么都不用想。
  在泰安古鎮待到晚上八點,當天開始慢慢黑下來的時候,朱逸影裴卿薛娜逛的也有些累,便打算回青城山鎮,朱逸影說她知道那里有家燒烤店,晚飯就在那里解決,可以盡情的喝扎啤。
  這個露天類似農家樂的燒烤攤距離小院青城不遠,他們把東西放回去后便沒開車直接走過來,老板認識朱逸影,但不熟。不過幾個大美女出現,使得整個燒烤攤靚麗幾分。朱逸影點菜點肉點酒,嘟囔道“今晚必須都得喝酒”
  趙出息怕個鳥,喝酒長這么大,還沒見過誰能喝翻自己,頂多是打個平手。讓趙出息比較意外的是,文弱的裴卿居然酒量不錯,要說朱逸影和薛娜好酒量,趙出息信,她兩性格便是如此。可裴卿給趙出息的感覺便是那種古代深閨大院里面的千金小姐,看看書喝喝茶彈彈古箏,偶爾發發呆,傷春悲秋幾句。可現在,這個喜歡抿嘴淺笑的美女卻學著他們拿扎啤杯豪飲,趙出息一時沒反應過來,目不轉睛的瞅著裴卿。
  “你看我干什么?”裴卿微微低頭小聲道。
  趙出息這才回過神,尷尬道“沒事,沒事”
  “趙出息,你是不是對我們家裴卿有意思,我告訴你,你要是敢亂想,我把你**打歪”朱逸影很直白的說道,這句話讓旁邊桌一男人剛喝進去的酒直接噴出來,他猜到了開頭,沒猜到結局,這美女居然如此彪悍。
  趙出息無語道“朱逸影,你就不能矜持點,你是個女孩子啊,你不要臉我還要臉”
  “要臉,我怎么記得某人今天,沒少偷窺薛娜和裴卿的胸部,還有我的美腿呢,誰不要臉呢?”朱逸影撇著嘴陰陽怪氣的說道。
  趙出息趕緊低頭,端著酒杯嘿嘿笑道“喝酒,喝酒”
  趙出息的囧態,惹的幾個美女忍不住的嬌笑。
  薛娜瞅著裴卿道“其實我覺得,趙出息和裴卿挺般配的,要不就你兩湊一對吧”
  “薛娜,你說什么呢?”裴卿幽怨道。
  朱逸影不悅道“我還不高興呢,這不明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就趙出息這樣子,要學歷沒學歷,要本事沒本事,怎么配卿卿”
  趙出息連忙撇清關系道“姐姐們,求你們饒了我吧”
  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趙出息放蕩不羈,有薛娜和朱逸影陪著,不會缺少歡樂。裴卿吃飯則是小口慢咽,很精細,薛娜說裴卿家是家教好,書香世家,爺爺可是大書法家,趙出息默然,難怪這么濃的書香氣質,用四個字形容,那便是素袖添香。
  這頓晚飯有說有笑一直到晚上十點,除過趙出息,幾個妞都有點暈乎乎的,于是便結賬回小院青城。裴卿或許是酒勁上頭,居然小聲吟詩“東武望余杭,云海天涯兩渺茫。何日功成名遂了,還鄉,醉笑陪公三萬場。不用訴離觴,痛飲從來別有腸。今夜送歸燈火冷,河塘,墮淚羊公卻姓楊”
  趙出息剛開始只是聽著,可聽著聽著他便愣住,朱逸影皺眉道“趙出息,你不走,還得我背你么?”
  趙出息快步跑上去,拉著裴卿的胳膊問道“裴卿,這詩叫什么名字?”
  裴卿一臉疑惑,小聲道“蘇軾的《南鄉子》”
  趙出息一臉興奮,抬頭望天小聲嘟囔道“何日功成名遂了,還鄉,醉笑陪公三萬場。不用訴離殤,痛飲從來別有腸”
  “哈哈哈……”嘟囔完這句,趙出息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
  站在趙出息背后的三個女孩望著趙出息的背影,面面相覷,她們根本不會理解趙出息在聽到這句詩時候的感傷,突然而又莫名的感觸,毫無征兆。
  何日功成名遂了,還鄉。醉笑陪公三萬場,不用訴離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