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181 小打小鬧

第一百八十九章疑惑
  趙出息趙出息,總歸是出息了點,好歹殺過人見過大佬混過世面,這點小事得心應手,根本不會留下任何蛛絲馬跡,最重要的是,他不認為外強中干的張國強會找回場子。如果張國強再耍什么手段,他自有應對之策。反正對付張國強他有多手準備,現在的趙出息,就算是做再小的事情,也都會考慮周全,他不會讓自己犯錯,因為他知道一旦犯錯,付出的代價是無比慘痛的。他也不會再輕易相信誰,因為相信的人一旦背叛,自己將會被打入萬劫不復之地。
  將張國強扔到雙流縣相對繁華的地方后,趙出息便和二胖驅車回市區,已經給陳平庸請過假,他們也沒打算回時光酒吧,于是早早撤回外灘小區。外灘小區的房子在趙出息和二胖入住后,總算是有了些人氣,趙出息和二胖將房子收拾的干干凈凈,生活用品等等一應俱全。晚飯時候,趙出息偶爾會和二胖做飯,自然是他掌勺二胖打下手。晚上回來后,趙出息會看會書,或者上網看會新聞,給自己申請了qq號郵箱等等,雖然上面沒幾個人。
  二胖一直沒問趙出息為什么要幫齊思,其實趙出息沒有太多的理由。他只是記得,當初在西安逃命的時候,整個人無比的陰暗失落沮喪,在機場遇見齊思,齊思的笑容像是冬日里的太陽讓他感到溫暖,覺得并沒有什么事是過不去的,一切大不了可以重頭再來,雖然這份溫暖沒保持多久,便被緊隨其后蘇西洛背叛自己的消息所澆滅,可趙出息依舊記得。所以,他會在那天晚上毫不猶豫的替齊思出頭,會在今天幫齊思解決麻煩。
  他沒想到會在成都再遇到齊思,也沒想和齊思有別的意思,只是喜歡齊思的溫暖的笑容,喜歡那兩個酒窩……
  同一時刻,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在機場南四路的四川航空大廈里,剛剛飛完航班開完會的齊思已經等張國強近半個小時,同一航班的兩個空姐催促她回家休息,她卻推辭固執的等下去。今天是張國強和她攤牌的時間,說實話,她不想辭職,這份工作雖說勞累,可卻是她喜歡的工作,所以她想再爭取爭取,能說服張國強最好,實在不行,她便只能無奈辭職。齊思沒想找朋友或者爸爸幫忙,有張國強這個川航高管在,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與其這樣,還不如離開算了。齊思是個比較隨性的女人,有點小資有點文青,寧可離開,也不愿妥協。
  可是齊思已經等了足足半個小時,依舊沒有見張國強的人影,他的手機再怎么打都是處于關機狀態,又等了幾分鐘后,齊思實在是等不下去,便先行離開,心里已經做好明天辭職的打算。
  齊思坐出租車回家,她家在市中心錦江區,屬于錦江區政府家屬小區,一路上齊思都有些愁眉苦臉不高興,疲憊不堪的身體、心煩意亂的情緒,出租車師傅是個中年人,瞅見這美女一路眉頭緊皺,便忍不住說著一些笑話逗齊思,成都人生活安逸造就性格比較樂觀,司機師傅便是個樂觀開朗的人,總是帶著笑容,幾個笑話下來,齊思的情緒總算是有些緩解。
  回到家里,爸爸媽媽早已經回家,正在等她,齊思有個習慣,只要執飛的航班回成都,她都會回家住,不管第二天早上第一趟航班是幾點,而且每次如果回家,她都會提前通知父母,媽媽便會給她做好宵夜等她,齊思是個骨子里戀家的人,喜歡家里這種淡淡的幸福和溫暖,不用想太多事情,父母都會給她撐起一片天,可以無憂無慮。
  “我回來了”開門進來,拖著行李箱的齊思有些疲憊的說道。
  齊思的媽媽叫潘玉英,是個和藹的家庭主婦,以前在區婦聯工作,今年年初剛剛到站退下來,組織本來想讓她繼續發揮余熱,不過她卻沒同意,已經工作大半輩子,也該是時候休息享享清福了,等過兩年老頭子退下來,兩人還打算全國旅游,出去看看轉轉。
  “思思,今天怎么了?”子女是父母的心頭肉,這心頭肉稍微有什么變化,父母都能感受到。潘玉英聽見女兒的聲音有些虛弱,連忙擔心的問道。齊思的爸爸正在看報紙,微微抬頭盯著自家的丫頭。
  齊思強顏歡笑道“媽,我沒事,就是今天飛一天太累了”
  “你這孩子,要是太累,就請假休息幾天,咱家又不缺那點錢,別把身子累壞。當初說給你找份安穩的工作,你非要去當空姐,天天飛來飛去的,多操心”穿著睡衣的潘玉英沒有像其他中年女人那樣發福,身材保持不錯,雖說已經顯老,卻也能從輪廓中看出當年是個大美女,不然也不會生出齊思這樣的女兒。
  齊思的爸爸叫齊建國,這是出生在他們那個年代很平常的名字,別看齊建國個區政府衛生局的副局長,不茍言笑,在外人面前有些管老爺的氣勢,可回到家,她幾乎沒有發言權,老婆第一女兒第二他自覺排第三。齊建國年輕時很帥氣,如今也很有味道,在仕途上算是郁郁不得志,一直沒有受到重用,屬于有能力沒機遇的那批人,不過現在這些他早已經看淡,應該說在四十歲的時候他就已經認命。
  “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丫頭喜歡什么,就讓她去做什么”齊建國小聲嘟囔道,臉上皺紋橫生,比潘玉英更顯老,可能是在體制,工作應酬太多,提前透支了身體,不過那雙眼睛卻炯炯有神,這點齊思像他。
  潘玉英沒好氣的瞪著齊建國,齊建國立馬像霜打的茄子蔫下去不說話,繼續看自己的報紙。潘玉英急忙起身往廚房方向走,邊走邊說道“思思啊,你先去洗澡,媽媽給你熱飯”
  聽到這句話后,齊思心中一暖,忍不住紅了眼睛,家是心靈的港灣,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感受,也會在很小的細節上感覺到這種溫暖。齊思生怕自己情緒泛濫,便連忙回自己的房間。
  齊家的房子是三室兩廳兩衛,有一百三四平米,齊思住在主臥,潘玉英和齊建國住次臥,剩下的那個房間則是齊建國的書房外加客房。半個小時后,齊思洗完澡出來,潘玉英早已熱好飯,齊思不說話,只是坐在餐桌前悶頭吃飯,她晚上依舊沒有吃飯,潘玉英忍不住喊道“這丫頭,餓死鬼投胎似的,慢點吃,慢點吃”
  很快,齊思便吃飽,潘玉英開始收拾東西,齊思則進房間換衣服,幾分鐘后出來對著坐在沙發上的齊建國說道“爸,我出去一會,一會回來”
  潘玉英聽見動靜,連忙跑出來喊道“思思,這么晚你去哪?”
  齊思露出招牌式的笑容回道“媽,我去九眼橋那邊,一個小時后回來”
  去九眼橋,齊思自然是去時光酒吧,她自己心里都不清楚自己為什么要去時光酒吧,或許只是想去看看,喝兩杯酒,聽會安琪的歌,讓自己靜一會。到時光酒吧后,陳平庸便立刻迎上來招呼,這幾次齊思來酒吧都是獨自一人,沒和宋舒雅米可兒兩大閨蜜一起,陳平庸招呼著齊思坐下。齊思給安琪他們揮手打招呼后,陳平庸這才詢問齊思喝點什么?
  齊思把包放一邊,環繞酒吧一圈后沒發現那熟悉的身影,微微皺眉。陳平庸不懷好意的問道“是在找趙出息?”
  齊思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瞪著陳平庸,陳平庸呵呵的笑道“趙出息和二胖今天有事請假,所以不在酒吧”
  齊思略顯失望,隨意點杯雞尾酒,支著下巴聽安琪唱一首爵士樂,幾分鐘后,曹平給齊思把雞尾酒端過來,也半開玩笑道“齊思姐,來找趙哥?”
  這話很曖昧有很直接,齊思嬌嗔道“曹平,你跟誰學的?”
  曹平這不是跟誰學的,整個時光酒吧的人都覺得齊思和趙出息有問題,不然趙出息剛來時光酒吧怎么就認識齊思,為什么后來會為齊思大打出手,齊思為什么每次來都和趙出息相談甚歡,幾乎不搭理別的男人,這要是沒事,曹平才覺得的意外。
  曹平嘿嘿敷衍的笑道“齊思姐,這杯酒我請你”
  “這還差不多”齊思好笑道。
  曹平若有所思道“齊思姐,趙哥有話讓我告訴你?”
  齊思微愣,隨即問道“什么話?”
  曹平學著趙出息的口氣風輕云淡道“一切都會過去的”
  說完,曹平趕緊屁顛屁顛的離開,因為她已經看見齊思的表情有些不對勁,生怕惹火燒身。齊思不是生氣,只是在好奇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因為趙出息不在,所以齊思一杯雞尾酒喝完便沒什么興致繼續待在時光酒吧,給陳平庸和安琪打過招呼后,便匆匆離開。
  陳平庸則笑的有些猥瑣的自言自語道“有戲”
  第二天,齊思是早上十點的航班,不過她八點多便已經到公司。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剛到公司便被臉色陰沉的張國強喊到辦公室,齊思心情瞬間跌到谷底,因為張國強終于要和自己攤牌了。
  齊思表情沉重的跟著張國強到辦公室,一路上遇見的人都對她指指點點,她早就知道公司內部流傳的謠言,其實除過幾個關系好的空姐相信她,這種謠言,大多數都會以訛傳訛愈發的離譜。
  可是剛到張國強的辦公室,張國強便突然跪在地上哭喊道“姑奶奶,我張國強有眼無珠,不該騷擾你,我錯了,我真錯了,求你饒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齊思被張國強這突然的舉動弄的一頭霧水,疑惑道“張總,你這是?”
  張國強以為齊思是故意裝糊涂,沒打算放過自己,生怕那幫人再找自己麻煩,主要找自己麻煩沒事,可找自己老婆孩子的麻煩,真出了事,他這輩子都會內疚不止。所以,能救他的只有齊思,張國強只好抱緊這救命稻草,繼續求饒道“齊思,你今天不答應原諒我,我就不起來。我知道我錯了,我知道你肯定生氣,我只是一時糊涂才做了傻事,你一定要饒了我”
  齊思被張國強弄的愈發的糊涂,深怕外人看見,到時候她在公司更加難做人,連忙道“張總,你先起來,有什么話,你起來說”
  “齊思,你這是原諒我了?”張國強停頓道。
  齊思很聰明,他知道應該是發生什么事讓張國強才會如此,冷哼道“你確定以后不再騷擾我?”
  “姑奶奶,你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再騷擾你”張國強擲地有聲的說道,就差磕頭。
  齊思輕笑道“那我原諒你,你以后要是再騷擾我,我……”
  “你放心,你放心”張國強邊起身邊喊道,四十來歲的人鬧出這么一幕,滑稽至極,可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張國強不禁被嚇出一身冷汗,最后他還是被過往的司機發現,都沒敢報警,他知道一旦報警后果不堪設想,何況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沒什么事了?”齊思瞅見張國強起身,沉聲問道。
  張國強嬉笑道“沒事了,沒事了”
  齊思有些不屑的瞪了兩眼張國強,這才轉身走出辦公司,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什么,可齊思卻下意識的覺得,這事和趙出息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