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180 親自出馬

第一百八十八章小打小鬧
  能讓簡姨親自出馬,可見趙出息的面子真大,簡姨雖說是強弩之末,可在她沒有倒下之前,這川渝還真沒有一個敢揭竿而起的大佬,那些能和她平起平坐的袍哥超哥們,要么已經灰飛煙滅,要么已經把牢底坐穿,剩下的這幾個都不敢輕舉妄動,安安穩穩的做自己的生意。
  簡姨膽量確實驚人,只有芙蓉和黃土陪著便敢出門,這要是讓仇家知道,估摸著真有人敢對她下手,至于結果怎么樣,那就未知,黃土和芙蓉必然是以死相拼,要真能過的了黃土和芙蓉這關,也算是有實力面對簡姨,可川渝有幾個人和簡姨過過招的?
  凱迪拉克緊隨趙出息的五菱之光面包車離開人南路,黃土開車,芙蓉坐副駕駛,盤著頭發的簡姨坐在后面,沉聲問道“什么人,讓他們得大動干戈?”
  繃著臉的芙蓉轉身回道“這個男人叫張國強,是川航人力資源部的一把手。趙出息認識一個叫齊思的女人,她是川航的空姐,我想應該是和她有關系”
  “齊思?不錯的名字”簡姨自言自語道,手腕上戴著一和田玉鐲,色澤不錯,是上等的藏品。
  芙蓉連忙解釋道“我見過,是個很有氣質的美女,用不用查查她的背景?”
  簡姨淺笑搖頭道“不用,無關輕重的人,我只想看看趙出息想干什么,難道剛來成都,就像給自己惹一身騷,這不是什么好事”
  芙蓉默然,簡姨喜歡穩重的年輕人,開荒打拼有沖勁的男人比較好,可守業經營,就得謹慎沉著的男人擔著,這些年倒下去的一批又一批,不就是太急,步子邁得太大扯著了蛋。現在混的風生水起的,則都是些小心駛得萬年船的老狐貍。簡姨多年前看好過一位年輕人,性子和趙出息頗像,不過當時他是某位大佬的心腹,多年以后,這位大佬如今便是在川蜀對簡姨最有威脅的三個人之一,在成都更是穩壓其余兩個人的勢力,那輛停在少陵路的蘭博基尼LP670,已經成為一個標志。
  張國強是個頭發微禿的眼鏡男,小眼睛有些猥瑣,稍微發福,人到中年,有些人可能變的穩重,有些人卻因為頗有些成就變的不知天高地厚,張國強便是后者,自以為自己如今在川航握有權利,加上被集團副總器重,又是省國資委某位領導的親戚,前途一片光明,所以便有些洋洋得意,在公司里利用關系潛規則過兩個空姐,這次便把主意打在齊思的頭上。齊思是他出差去西安的時候在飛機上偶遇的,當時他便暴露出自己的興趣,更是透露出自己的身份。是人都清楚張國強的意思,只要跟著他,自然會升上去。可齊思根本不吃這套,對于齊思來說,這份工作更大的是興趣,要是夾雜其余東西,齊思寧愿辭職離開。
  今晚是張國強給齊思的最后時間,張國強很陰險,明確表示,如果齊思不向自己妥協,那他肯定會讓齊思在川航待不下去,就算是跳槽去其他航空公司,他也有辦法讓齊思吃足苦頭。至于齊思,則已經打算把這趟航班當做自己最后一次空姐旅程,如果張國強依舊咄咄逼人,她便會辭職離開川航。
  晚上十點多,齊思將會回到成都,張國強踩著點去公司,他知道齊思他們今晚航班結束后會開個會,到時候他再找齊思聊聊關于他們的事,張國強自認為齊思會屈服自己。
  五菱之光跟著張國強的奧迪Q5從人南路駛上機場高速,十多分鐘后從機場高速下來走小道去公司。這個林蔭小道沒有幾輛車,路燈有些陰暗,趙出息適時超車敢在奧迪Q5的前面,就在拐彎的時候突然一腳剎車。后面的張國強根本沒有意識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他哪能知道有人跟蹤自己,更是要對自己下手。
  瞅見前面車突然急剎車,生怕追尾的張國強連忙急踩剎車,還好拐彎速度不快,沒有撞上。縱然心情不錯的張國強也被惹毛,罵罵咧咧的拉開車門下車,未等趙出息他們下來便大喊道“媽的,會不會開車?”
  趙出息和二胖已經觀察過,這段路根本沒有監控,確認周圍沒有人,趙出息和二胖便迅速下車,二胖從車后繞過去,趙出息則笑嘻嘻的回道“對不起,對不起,哥,車出了點問題”
  張國強擦了擦頭上的汗,冷哼道“想讓勞資追尾訛錢,真以為我是傻子?”
  他的話還沒說完,已經不知不覺挪到他身手的二胖在他尚未察覺的時候,揚起胳膊一記手刃便落在他的勃頸處,二胖的力道可想而知,專業人士。張國強立刻癱軟下去,二胖迅速將張國強扛上車,趙出息則坐上張國強的奧迪Q5,將車挪到路邊挺好,迅速上車,五菱之光快速走小道離開機場,向著雙流方向而去,整個過程只有兩分鐘,絲毫不拖泥帶水。
  趙出息他們以為自己做的漂亮,卻未發現有輛凱迪拉克在遠處正盯著他們,凱迪拉克的位置停的很巧妙,一看就知道是行家,從趙出息他們那個角度根本看不見凱迪拉克。
  “他們打算干什么?”黃土微微皺眉道,這是他今晚說的第一句話,相比于芙蓉和簡姨關心趙出息,他更關心的是二胖,剛剛出手那動作,干凈漂亮。
  簡姨苦笑搖頭道“不管是梟雄還是英雄,都難過美人關。”
  芙蓉則問道“姨,我們要不要繼續跟下去?”
  簡姨揮揮手道“不用,回牧馬山”
  這里距離牧馬山蔚藍卡地亞不遠,簡姨已經失去性質,張國強是生是死和他沒有關系。
  “姨,用不用敲打敲打他?”芙蓉跟隨簡姨多年,自然知道簡姨心里的想法。
  簡姨沉默良久道“你就別去了,讓黃土帶著大小王去就行”
  黃土一聽能和那個胖子過招,瞬間興奮的有些不知所以,不過他知道,肯定不是今天……
  五菱之光一直西南方向開,開了大概半個小時后來到一個荒廢的燒磚廠,趙出息讓二胖留在車里,自己則下車去觀察地形,確定這個燒磚廠沒有人后,這才把車開到隱秘處,讓二胖把張國強弄下來。張國強被蒙著眼睛,雙手背后綁起,依舊在昏迷狀態。等到燒磚廠的窯洞里后,趙出息一腳踹進張國強的腹部,劇烈的疼痛讓張國強瞬間清醒,齜牙咧嘴的哭喊著,因為眼睛被蒙著,什么都看不清楚,只得胡亂的叫喊,他叫的越大聲,趙出息打的越來勁,直到后面他幾乎喊不出聲來。打人不打臉,趙出息可不想這哥們出去一臉的傷,被人瞧見不好。只好使勁的往身上揍。二胖則站在一旁默然的開著,似乎這都和自己沒關系。
  感覺差不多后,趙出息這才解開綁著張國強眼睛黑絲帶,躺在地上的張國強艱難開口道“兩位兄弟,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小弟在哪得罪過你們”
  四十來歲的男人在趙出息和二胖面前屈辱的當小弟,多少有些滑稽,可人就是這么的賤命,得清楚知道自己的處境,不然下場肯定慘烈。趙出息沒給他解釋,只是笑意盎然的說道“張哥,不是我兩跟你過意不去,只是你做人不厚道啊”
  張國強早已經被嚇破膽,剛開始心里還抱著你們有本事整死勞資,不然勞資出去肯定找回場面,可現在他都不知道是誰在動他,那些心思早就消散,只想著活命,別死在這里“
  “兩位兄弟,小弟真不知道哪做錯了,要是得罪哪位兄弟,都是有眼無珠”張國強忍著身上的疼痛喊道。
  趙出息笑瞇瞇道“真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啊,兄弟,我都這樣了,還能騙你們不成?”張國強有些狼狽的喊道。
  趙出息陰森森笑著拍著張國強的臉蛋道“你不是在川航里挺牛逼的,沒少糟蹋空姐吧”
  “兄弟,我是在川航工作,可真沒糟蹋過哪個空姐”張國強有些嘴硬的喊道。
  趙出息臉色一變,一拳便打在他的腹部,張國強立刻變話喊道“我說,我說,我有過,不過那兩個都是小"saohuo",主動勾引我的”
  “張哥,我們要坦誠相待,這樣才能越快的聊天,不然我怕后果”趙出息掏出生死刀,直接從張國強的兩腿之間刺下去,差點傷掉命根子,嚇的張國強臉色蒼白。
  “我說,我說,你問什么我都說”張國強屁股尿流的回道。
  趙出息這才滿意道“給我說說那兩個空姐叫什么名字,等有功夫,我也去爽爽”
  “一個叫張亞靜,一個叫王倩,有求于我,要是兩位兄弟看上,我可以牽線搭橋”張國強尷尬的笑道,在這種時候,他果斷把自己的情婦扔出來當炮灰。
  趙出息樂呵道“放心,我對你的情婦沒興趣。只是想告訴你一聲,不是什么女人你都能碰的,有時候會碰到地雷的”
  張國強似乎意識到什么,愣著不敢說話。
  趙出息冷笑道“你不是最近騷擾一個叫齊思的空姐,我說張哥,你膽子不小啊,連我們老大的女人都敢動,真以為自己在成都能只手遮天?”
  張國強一聽這話,果不其然是齊思,沒想到齊思還有這背景,張國強連忙回話道“兩位兄弟我錯了,我不知道齊思是你們大哥的女人,要是知道,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動她”
  “可是你現在已經動了”趙出息語氣不善道。
  張國強嚇的求饒道“兩位兄弟我錯了,我真錯了,我再也不騷擾齊思了,以后她就是我的姑奶奶,讓我干什么都行”
  “張哥,沒事,你得慶幸我們嫂子是個不太想惹麻煩的人,不然今天你的下場,我就不說了”趙出息擦著生死刀,呵呵的笑道。
  張國強嚇的不敢看趙出息。趙出息玩味道“放心,今天我們不動你,只是來警告警告你,畢竟殺人是犯法的,我們老大也不想惹事,如果你要是不知好歹的話,后果,你知道。你家住哪,你老婆在哪個單位上班,你孩子叫什么長什么樣子在哪個學校上學,我們都知道。今天的事情,你最好當什么都沒發生,不然,你到時候可以試試”
  “我知道,我知道”張國強回話道。
  趙出息摸著張國強微禿的頭發笑道“這才是明白人,回頭在我們嫂子那邊該怎么做,自己悠著點,聽說我們嫂子不想讓大哥知道這件事,都打算辭職,要是辭職了?”
  張國強信誓旦旦道“兩位兄弟放心,也讓大哥放心,我知道怎么辦”
  “那就好,聰明人啊,張哥,其實我還沒上過空姐,以后你懂得……”趙出息淫蕩的笑道。
  張國強符合著笑起來,趙出息給二胖一個眼神,二胖再次出手,張國強眼前一黑再次倒下,趙出息聳聳肩,一切都搞定,他相信張國強不會玩什么幺蛾子,這人膽子小。
  兩人重新將張國強裝上車,開到相對繁華的地方才把他扔下去,然后揚長而去,這點小事對于他們來說,不過是小打小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