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179 苦力

第一百八十七章親自出馬
  朱逸影本以為想讓趙出息當冤大頭得費九牛二虎之力,誰知道最終卻是自己只花兩千塊錢便搞定趙出息,一時間多少有些搞不清趙出息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是真缺錢,還是另有所圖?之所以找趙出息當凱子,只是她覺得找別人不僅欠人情,回頭一堆麻煩事,畢竟包括她在內三個人可都算得上美女。至于趙出息為什么答應,一來兩千塊錢確實誘人,二來他來成都已經兩個月,出去散散心也好,聽很多人說過青城山,算是一舉兩得。頂多到時候給朱逸影拎拎包,順便被挖苦嘲笑幾句。
  二樓,老爺子一如既往和二胖在最邊上的包廂里下圍棋,樓上幾個空調都關著,不像樓下空調全開。包廂的竹簾被卷起,茶桌上擺著棋盤,老爺子執白二胖執黑,旁邊放著香爐,炊煙裊裊飄散在包廂里。窗外便是拒霜園的蒼松老樹,沙沙作響的樹葉聲和不知疲倦的知了聲交相輝映。老爺子和二胖都不感覺熱,或許正如墻上那副用狂草一氣呵成的靜字,心靜自然能涼。
  “三無,真打算一直在成都待下去?”少年老成當得將相之才,這是老爺子幾年前給眼前這個不過二十歲的年輕人或者說孩子下的定論。不過這個被他寄予厚望的孩子好像并沒有像他預料中那樣,規規矩矩的走一條情理當中的路,似乎他的人生前二十年便是用顛沛流離四個字形容,老爺子一直覺得他已經耽誤太多時間,如果這樣的苗子教給他培養,老爺子有自信培養出驚艷西南的人才。
  棋盤上,白子大勢已去,黑子卻并未乘勝追擊,反而按照自己的套路,不緊不慢的繼續布局收官,白子似乎看到一絲希望,想反敗為勝,便繼續苦苦掙扎,希望能尋找到機會。
  二胖下棋面無表情,不緊不慢不急不躁,捏棋子的時候很穩重,每步棋都會在老爺子落子后到自己捏子時想好對策,不拖泥帶水,似乎就算是自己下錯,也不會反悔懊惱,而是尋求新的變數。
  “出息在哪,三無在哪”二胖給出自己的答案,這個答案讓老爺子很不理解。在他眼里,趙出息并未有太多驚艷之處,相反做事處處小心謹慎,有些生澀和刻板。或許老爺子在草根和有底蘊出身的人中,大多時候會選擇后者,這么些年能讓他看重的草根,不多,能一直走下來的也不多,相反很多當初不太入眼的氏族出身的后生,卻讓他刮目相看不少,后勁很足,老爺子對此的結論是厚積薄發四個字,之所以這么說,依舊不過底蘊二字。
  因此,在趙出息和二胖兩者之間,他會選擇二胖,而二胖的表現確實比趙出息好太多。
  老爺子放下棋子,不再掙扎,敗局已定,認命,有些遺憾的說道“你在成都,太埋沒你,這里不屬于你,你也不屬于這里,天天在我這茶樓待著,你不覺得無趣,我們這些老頭子們是打發時間等死,你這年輕人啊,純粹是虛度光陰”
  二胖開始數目,依舊是那么不急不緩,和大多數年輕人格格不入,更像是半只腳已經踏進棺材的老東西,罕見浮現出老太太未死之前才會出現的傻笑道“奶奶說,讓我跟著出息,出息去哪,我就去哪”
  老爺子搖搖頭道“你奶奶或許會這么說,可本意爺爺我卻不這么認為,林家幾百年歷史,有人風風光光過,有人渾渾噩噩過,可都沒白糟蹋林家這個字,難道你想讓林家在你這,出現斷層,平平庸庸一輩子”
  二胖比老爺子看的開,想得透,老太太沒死之前,他最大的牽絆便是老太太,老太太現在走了,二胖沒什么需要顧慮的,可以肆意隨心,佛家不就將隨緣隨心么,二胖的名字出自楞嚴經,儼然這也是種緣分。
  “胡爺爺,我年紀還小,很多事還不能做,奶奶說我沒到時候,我一直不知道奶奶說的這句話具體什么意思,只是心里覺得自己真沒到時候,或許我找到這個答案,就會去做一些該做的事,何況林家并非我獨脈,不是還有個林正北么?”二胖數好目,老爺子輸的心服口服,二胖便開始撿起棋盤的白子放回棋盒。
  老爺子有些孺子不可教也的搖頭道“你這話敢在你奶奶面前說?你奶奶非罵你不可,林正北雖姓林,可骨子里流的不是林家的血脈,這他自己知道,你知道,你奶奶知道,那些和林家有關系的人都知道。所以,很多人不服他”
  林正北三個字,老爺子清楚他的含義,只是不太清楚這個男人和林家人的恩恩怨怨,對于林家的故事,他知道也不多,只是當年去北京的時候,老太太讓他找過這個男人,而那次的事情,便是這個男人幫他解決的,具體點,是在他的牽線搭橋下,見過幾位已經退居幕后的大佬,可見這個男人的能量如何,至于這些故事,則是那個男人親口說的。很多事情,老爺子都不知道原委,大多都是猜出來的,不過能說出來,便代表著老爺子確認這些事。
  “奶奶肯定會罵我,不過也就是罵罵我。別人服不服他,那是他的事,胡爺爺,你覺得他們會服我么?林家已經不是當年的林家,若想要重拾顏面,就得放下這些東西,重頭再來,畢竟這些路,林家走過,再來也不會慢”二胖撿完棋子,怡然自得的端起茶杯喝茶,在茶樓里,他雖說是伙計,可卻是如今離老爺子最近的人。和老爺子的關系,老秦自然清楚,可老張老劉也都覺得,他和老爺子關系不一般,至于趙出息,很明顯,茶樓里最平庸的一位。
  老爺子和二胖對弈這句,貌似從幾個方面都已經輸一局,老爺子正準備再說些事敲打二胖的時候,在老爺子面前撒嬌賣乖在胡雨嘉面前叛逆頂嘴的朱逸影便跑上來,嬌聲嗲氣的跑到包廂里,拉著老爺子的胳膊撒嬌道“外公,我想你了”
  “你這孩子,是不是又有什么事要求外公,連你媽媽都不想,會想我”老爺子火眼金睛,毫不猶豫的揭穿外孫女的小把戲。
  朱逸影捂著嘴嬌笑不止道“外公,你好討厭,就不能讓讓我么,每次都這么直接”
  “說吧,又有什么事求外公,是不是又惹禍了,或者惹你媽生氣了?”老爺子瞪著這轉眼間已經是大姑娘的外孫女說道。
  朱逸影撇撇嘴道“才不是呢,外公,放心吧,這次是小事,我明天陪大學同學爬青城山,這不是找別人嫌事多不可靠,便想讓趙出息陪我們去,我們幾個女孩拿一大堆東西不得累死么,外公,幫趙出息請一天假可以么?”
  “就這個?”老爺子如釋重負,說實話,他還真怕這個丫頭又闖什么禍。
  朱逸影人畜無害的回道“就這個”
  “我知道了,你們出去玩注意安全就是”老爺子揮揮手道。
  朱逸影達到目的,隨即眨著眼睛離開,從始至終沒敢多看二胖,應該是完全無視二胖,她和二胖算是兩個世界的人,兩種極端,不過在老爺子眼里,女孩么像小影就行,別想太多,不用活的太累。男孩就得像二胖,早點撐起一片天。
  朱逸影下樓給趙出息留手機號,告訴趙出息明天等電話,到時候會過來接他,說完這些便匆匆離開,不知道晚上又要去哪泡吧喝酒。至于趙出息和二胖,下班后在附近一家小餐館吃了碗剁椒面,便來到人南路上一高檔小區門口。今天晚上他們不去時光酒吧,相反卻有事情要做。二胖開著一輛普通的五菱面包車,面包車是趙出息讓曹平借的,車牌是自己弄的套牌車。面包車停在小區對面馬路上,趙出息和二胖坐在車里時刻盯著小區門口。
  這便是那個川航高管張國強所住的小區,趙出息已經確認他在家。果不其然,兩人在小區外守到晚上九點半的時候,張國強的奧迪Q5便駛出小區,向著機場高速方向而去,趙出息估摸著這哥們是去公司的路上,只是好奇這個點去公司干什么,趙出息懶得管這些事,便緊隨其后的跟上去。
  其實趙出息,包括二胖自己都不清楚的是,在他們盯緊張國強的時候,已經有人盯著他們,這些人便是簡姨的人,而這次凱迪拉克上不僅坐著黃土和芙蓉,還有簡姨本人。
  簡姨親自出馬,是會會趙出息,還是別有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