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77 一切未知

第一百八十五章全身而退?
  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別墅皆是歐式獨棟花園別墅,整個別墅區圍繞著二十萬平米的水域分部,乳白色的石質外墻和黑色的房頂,有種英式風格的味道,每棟別墅周圍被樹木花叢圍繞,環境優雅,難怪被稱為西南之巔。簡姨的別墅門前有個巨大的音樂噴泉,后院則有室外游泳池,別墅整體三層,二樓的客廳和書房有兩個露天陽臺,簡姨習慣在書房的陽臺上思考問題。
  芙蓉匯報完事情后便悄然告退,簡姨依舊沒有睡意,坐在陽臺上的躺椅上搖晃著閉幕眼神,陽臺的墻上掛著一串川式風鈴,有水晶有竹子,微風沖動風鈴沙沙作響,和簡姨的耳墜一樣做著無規則的運動。簡姨之所以還不睡,是因為她在等電話,等一個能讓她全身而退的電話,如果這個電話的結果不在預料當中,她便得另作打算,眼看著野火就要燒到她的身上,如果不早做準備,有可能這近二十年來打下的基業就得瞬間崩塌,支離破碎,到時候別說樹倒猢猻散,有可能眾人皆會反咬她一口。
  不知過了多久,已經凌晨兩點,電話還沒來,簡姨睜開眼睛起身,望著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夜景,幽暗的路燈遍布別墅區,形成獨特的脈絡,圍繞著湖邊的路燈最為耀眼,簡姨不禁微笑,到時候,光是這蔚藍卡地亞就有不要少跟著自己倒霉。
  別墅門前的噴泉早已經停止,諾大的別墅只住著包括她在內的不到十個人,四個跟隨她多年的仆人阿姨,算是打理別墅,除過她和芙蓉,剩下的三個則是別墅的保鏢。
  兩點半的時候,書房響起刺耳的電話鈴聲,電話是那種復古式,書房的家居則是世界頂級家居用品,無一不是精挑細選、工藝精湛、品質卓越,從選材到制造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歷經百年傳承的Carpanelli(卡帕奈利),不僅極具創意,還采用昂貴的“薄木拼花”作為裝飾,盡顯古典的優雅;被列入世界家具前十的EZIOBELLOTTI(埃奇奧·拜洛迪),其客戶名單涵蓋無數國家元首和富豪。這些家居很多人夢寐以求,但注定只有少數人才能擁有,它集合了人們對美最大限度的理解與模仿,彌漫著歲月的沉香。
  簡姨對這些東西不太在意,接通電話,簡姨用醇厚平淡的語氣問道“給我一個結果,不管是好是壞,我都坦然接受,我知道,你已經盡力,不會怪你”
  電話對面是個五十多歲的男人,男人沉默良久,幾度欲開口卻又放棄,可最終還是無奈說出結果道“早做打算,你的結局已經無法改變,如果主動交代,或許能減刑。不過我知道,你簡姨肯定不會做這種事。所以,安排好自己進去這段時間的事情,等到風波平息,或許我能幫你減刑,爭取早點出來。我知道你對這個結果不滿意,可你我都已經無能為力,整個川蜀你覺得還有人能保你么,那個人都已經自殺,你可想來自上面的壓力有多大,我現在能做的,只是幫你爭取更多的時間,讓你安排好后事。不過,我也并不是讓你放棄反抗,如果你有關系能動搖上面,可以繼續爭取,一旦有機會,我肯定不會坐而觀望”
  “老陳,又欠你一個人情,不知什么時候能還你”簡姨并沒有就男人說的這番話而發表意見,只是如此客氣的說道。
  叫老陳的男人有些尷尬的笑道“這么些年,你還是這么客氣”
  “不是客氣,只是由衷感謝,你沒少幫我,這次為我的事,肯定沒少跑動”簡姨臉色有些不好看,風風光光近二十年,在最輝煌的時候倒下,顯然有些不甘心。
  “不早了,早點睡,有事打我電話”老陳沒再客氣的寒暄,這些話他說不出來,他和簡姨的關系算得上君子之交淡如水,或許是對于無法幫上簡姨的尷尬,老陳只好如此說。
  簡姨默然點頭,隨即掛掉電話,望著書房的大吊燈,陷入深思當中……
  趙出息和氣質空姐美女齊思的關系沒有太多的進展,兩人連彼此的手機號都沒有留,齊思畢竟是美女,不好意思主動開口,趙出息卻沒太多想法,如果是別的男人,早就忍不住開口。齊思依舊每天忙碌當空中飛人,趙出息則繼續自己平淡的生活,只是偶爾上網查查關于某個叫張國強的男人。這段時間他已經在陳平庸的指導下學會上網,當初在西安的時候,蘇西洛讓秦焉沒少教他,趙出息不笨,只是那會沒時間上網,還不是多么熟練,現在有陳平庸手把手教,趙出息已經得心應手,知道在網上什么都能查到。于是趙出息會和二胖在周一休息的時候來到位于川航在雙流國際機場附近的四川航空大廈蹲點守候這個男人,趙出息特意請假把這個男人跟蹤整整一天,隨即得到張國強家的住址,不忘偷拍到他的老婆孩子以及一些不為人知的關系,不過趙出息并沒想輕舉妄動,只是將這些東西默默保留下來。
  時間已經到九月初,九眼橋的人流有些減少,畢竟學生們都已經開學,暑假來成都旅游的人潮終于退卻,可最近來茶館的人卻比較多,茶館門前每天車來車往,趙出息悄然發現一個細節,因為大部分車都是奧迪A6L和大眾帕薩特,而大多數車前的擋風玻璃上都放著四川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協以及成都市委市政府通行證,不過老秦以及老爺子都沒有對他特別叮囑什么,可趙出息知道自己該怎么做。大多數人都是來找老爺子的,有些人老爺子會見,這個時候,能上樓的只有二胖和老秦,趙出息以及老張老劉則待在樓下。有些人老爺子不會見,他們有的會堅持在樓下等,有的則會喝壺茶匆匆離開,至于在樓下等的人,老爺子從沒再點頭過。
  趙出息給他們倒上茶,或者拿來酒,然后便乖乖離開,偶爾有些人會找趙出息聊幾句,都想打探點消息,問問什么人來過,什么人見過老爺子,趙出息只是笑著敷衍,卻從來沒嘟囔過一句話,這些小事,茶館里面幾個老伙計都看在眼里,心里默默對趙出息另眼相看。老爺子最近老是皺眉,趙出息偶爾見到,他都是一個人靜靜喝茶,除過和二胖說幾句話,就連老秦,都懶得搭理。
  三天后,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簡姨獨棟別墅,牧馬山的保安都知道這棟內部尊稱六號別墅的神秘性,據說蔚藍卡地亞集團老板以及幾大股東在這棟別墅主人面前都得恭恭敬敬的。今天成都陰雨連綿,蔚藍卡地亞的湖邊涼亭里,簡姨正在賞雨,背后站著兩個保鏢,這兩個保鏢跟著他已經四年,算是忠心耿耿,不過他們和芙蓉的性質不同,芙蓉才算是她真正的心腹。
  幾分鐘后,芙蓉匆匆趕來,打著一把黑色的雨傘,穿著一身黑色的緊身套裝,披著黑色外套,把傘交給保鏢,芙蓉便快步走到簡姨的面前,穿著呢子厚裙子的簡姨將手中的書放在木桌上,輕聲問道“什么事?”
  “姨,趙出息的事情已經查清”芙蓉緩緩開口道。
  簡姨略微停頓片刻,淺笑道“說吧”
  “事情有些復雜,西安道上瘋傳,趙出息和馬爺這邊勾結,準備反水,欲對周斌下手。被周斌發現后,連夜離開西安,這才來的成都,不過沒人知道他在成都”芙蓉將查到的一些消息告訴簡姨道。
  簡姨冷哼道“不止這點吧,趙出息不像是那種會反水的人”
  芙蓉默然點頭道“姨說的對,這是西安道上所傳,不過據我所知,是周斌打算除掉趙出息,卻被趙出息僥幸逃脫,趙出息的一個叫韓三強的兄弟為保護趙出息喪命”
  “那個二胖呢,有他在,趙出息應該不會這么狼狽”簡姨一針見血道。
  芙蓉低聲道“姨說的對,如果那個胖子在,趙出息肯定不會這么狼狽,周斌也不敢動手。之所以周斌敢動手,便是因為二胖不在”
  “周斌為什么要對趙出息下手?”簡姨不解道,以趙出息自身的能力,以及二胖這個幫手,周斌應該對趙出息器重,貌似當初在西安時,周斌便頗為器重趙出息,怎么兩人會反目。
  芙蓉冷笑道“這個我們尚未查到,不過最近周斌在六叔這邊勢力很大,已經除掉兩個老家伙,隱約有壓不住的氣勢,好像得到某些人的幫助,我想這正是原因”
  簡姨淡淡點頭,良久說道“那看來,趙出息之所以來成都,只是被逼無奈,并沒有其余的意思?”
  “表面上看,是這么回事”芙蓉如實回道。
  簡姨瞇著眼睛看著遠處的湖面,好像心有所想。芙蓉猶豫片刻道“不過,姨,有些事情,我想你會感興趣”
  簡姨皺眉轉過頭,看向芙蓉,如果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芙蓉不會這么說。
  “趙出息白天工作的那家茶樓的背景有些特殊,它的主人姨你認識,是川府集團的胡雨嘉胡姨”芙蓉若有所思的說道,不過表情卻似笑非笑。
  簡姨恍然大悟,儼然已經知道芙蓉想說什么,川府集團的胡雨嘉和她關系不錯,不過交情不深,可是胡雨嘉的父親是誰眾所周知,那便是胡老爺子。只是趙出息和二胖來成都怎么會在胡老爺子的茶館工作,這倒是簡姨最感興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