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175 美女請客

第一百八十三章老熟人
  不是米可兒宋舒雅勢利眼以錢看人,只是她們所處的圈子和趙出息所處的圈子有著明顯的差距,白富美要真都愛屌絲,這世界秩序不就亂了。所以她們對于趙出息和齊思的接觸有著明顯的反感,在她們眼里,能配得上齊思這樣精致優雅的美女,家世、才華、相貌,必須占全。比如當年那位本來和齊思有可能在一起的男人,雖說有相貌和才華,可還是不被她們所瞧上,沒能在一起,也有她們這幫人不少問題。
  至于齊思,正因為知道這些,所以才會獨自來時光酒吧找趙出息,她對趙出息沒太多復雜的意思,只是為感謝那天晚上趙出息替她出頭。畢竟兩人見面沒幾次,加起來也就三四次,難道還真能一見鐘情?那是電影中的橋段,美女和屌絲能做朋友,但很少能做成男女朋友。齊思已經不是那種朦朧不懂的少女,雖說堅信愛情,卻也不會為愛情沖動。人在每個階段會有每個階段的想法和做法,現在的她如果說去戀愛,可能會考慮更多。終歸結底,成熟對于每個人來說,利大于弊。
  趙出息和齊思離開時光酒吧時,大多數人是起哄,唯獨安琪一臉幽怨悶悶不樂,幾個低音都走調,讓張曉鷗和羅立微微不高興。二胖瞅著離開的兩個人,眼神滿是溫暖。至少他覺得,空姐齊思比趙出息在西安遇到的那些女人更適合他。蘇西洛不用多說,亦剛易折太理智。伊伊年紀小眼界窄。程子欣和徐少卿不清不楚,家世太高,不適合。蔣清軒比趙出息大,又曾經是周斌的女人,更不合適。所以說,或許離開西安,對趙出息是個不錯的選擇。
  走在九眼橋酒吧街的路上,齊思的回頭率很高。女人的回頭率代表這個女人受歡迎的程度,不過趙出息站在齊思的身邊多少讓眾人有些惋惜,男人的先天性思維便是,比自己不如的惋惜,比自己牛掰的嫉妒,或許這是人的劣根性,男女皆如此。如今的趙出息,和美女在一起,大多時候不會再緊張尷尬,見過世面和沒見過世面的差別便是如此。
  黑色的流蘇連衣裙讓齊思更有仙氣,特別是腰間的那根腰帶,算是這件衣服畫龍點睛之處,其實主要是看誰穿。齊思對附近不熟悉,喝酒知道地,吃夜宵真不知道,便主動開口問道“我對附近不熟,你知道哪有吃的?”
  趙出息想了想,憨憨的傻樂道“你想吃什么,串串火鍋還是包子混沌燒烤?”
  “除過串串和火鍋,后面兩樣就近選擇”齊思沒有說隨便,說明她很有主見,趙出息也挺滿意,要是齊思來句隨便,他還得費點心思。
  于是,趙出息決定道“附近有家樂山燒烤,他們的烤菜不錯,陳叔帶我去過,兔頭算是一絕”
  “那就去你說的這家”齊思淺笑道,剛說完,包里的手機鈴聲響起,鈴聲是她最喜歡的一支樂隊,THEPOLICE的《EveryBreathYouTake》。THEPOLICE是一支朋克樂隊,是七十年代風靡英國、歐洲的樂隊之一,齊思很喜歡這首《EveryBreathYouTake》的旋律和歌詞。
  齊思從包里拿出手機,嘴角上揚有些俏皮,趙出息故意快步向前拉開距離,這個不經意的動作很禮貌。齊思接通電話后,有說有笑又撅嘴,那種笑不敷衍,而是發自內心,幾分鐘后才掛掉電話。發現趙出息正不緊不慢的走在自己兩米外,心里微微一暖,快步跟上,開玩笑道“趙出息,和美女走在一起,有什么感受?”
  “壓力倍增,隨時得防備周圍有人羨慕嫉妒恨拍我黑磚”趙出息一本正經的回道,有些不倫不類的搞笑。
  齊思本來覺得趙出息這人很悶,因為他見趙出息總是悶悶不樂的樣子,工作時也不怎么多話,忍不住笑著瞪著趙出息道“那你的意思是在埋怨我?”
  趙出息哪敢,笑道“請你吃飯的男人肯定排長龍,能和你吃夜宵,是我的榮幸”
  齊思嘟囔道“以前覺得你這人挺老實,現在感覺你不是我所想的那樣,油嘴滑舌,估計沒少騙美女”
  趙出息嘿嘿傻笑,微微停頓才回道“是啊,以前我騙過很多美女,以后不知道還有沒有美女騙”
  趙出息這句話很傷感,要是其他男人說這話,齊思可能會覺得潛臺詞是在調戲她,可趙出息這話她沒有聽出這層意思,因為趙出息的眼神不是看向她,而是看著遠處,飄忽不定,很顯然,這句話不是為她說的,齊思有些失望。
  趙出息盡量讓自己忘記西安的往事,可偶爾想起還是會有些淡淡的憂傷,連忙說道“我們打個車過去吧,走過去太慢”
  趙出息說的那家樂山燒烤就在陳平庸的小區不遠處,他們去過兩次。趙出息讓齊思點菜,齊思選了份茶樹菇以及弱干烤菜,她不怎么吃肉,女人都這樣,為保持身材,何況她還是個空姐。趙出息是吃貨,傍晚沒吃多少,便點兩個兔頭和烤韭菜烤茄子,這應該夠兩個人吃。
  十一二點正是成都這些夜貓子活躍期,吃飯的人很多,上菜便有些慢,齊思主動要幾瓶啤酒,大有和趙出息把酒言歡的意思,趙出息隨意。倒滿酒后,齊思沉聲道“謝謝你上次幫我出頭”
  趙出息呵呵回道“不幫你出頭,怎么有你今天請我吃夜宵這事,說明我這頭沒白出”
  趙出息很明顯是轉移話題的焦點,齊思也沒追問下去,只是說道“沒想到他們后來會來那么多人,現在想想有些后怕,要不是你朋友及時趕來,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趙出息如實說道“要是知道他們是混混,我打死都不出頭”
  “真的?”齊思明顯不信,狐疑道。
  趙出息這話半真半假,剛來成都,他真不想惹事,更不想惹上有背景的道上人。
  “真的”趙出息很認真的回道。
  可惜齊思不信,因為趙出息已經出頭,所以沒有如果。
  “趙出息,后來你和陳叔他們是怎么才平息這件事的?”齊思輕聲問道,當時要是事情鬧的不可開交,她便準備打電話讓朋友處理這件事。
  “陳叔的朋友處理的,具體我也不清楚,反正他們沒再來過”趙出息笑著回道。
  齊思點點頭,只要沒什么后遺癥就好,她怕的是讓趙出息惹一身麻煩,如果真是這樣,那她會很內疚,畢竟趙出息只是普普通通的人,想到這,齊思又有些不信,要是普通人,又怎么會有那樣的身手。
  “你朋友叫什么?”齊思猶豫后才問道。
  “他叫二胖”趙出息喝完一杯酒后回道。
  齊思嬌笑道“你兩誰比較厲害?”
  趙出息一愣,齊思直接繞過一個問題,那便是他們的身份,怎么會有這種身手。趙出息還想過齊思如果問,他該怎么回答,不過齊思既然不問,趙出息便不用操心。只是這個問題有些好笑,誰比較厲害?
  趙出息哭笑不得的回道“他比較厲害,我在他面前就是炮灰”
  “我還以為你比較厲害”齊思嘟囔道。
  菜慢慢上來,兩人開始吃東西,齊思并未像趙出息想的那樣吃東西比較矜持。雖說動作算是比較優雅,可一直沒停過。趙出息故意問道“美女在外人面前吃飯不是因該很矜持么,吃一點便不吃了”
  齊思抬起頭,瞪著趙出息道“你聽誰說的,美女也是人,難道餓了還得裝矜持”
  趙出息肯定不知道,齊思的航班剛剛在雙流機場落地,便迫不及待的回到家,換好衣服馬不停蹄來到時光酒吧,連妝都沒來得及換,自然沒吃飯,這會已經餓壞。剛剛打電話便是她的媽媽,做好飯等著她,因為往日她這個點不會再出來,吃完看會電視便會休息,畢竟連續三個航班勞累一天。
  “我倒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見過的……”趙出息正想說我見過的美女,這其中包括蘇西洛程子欣蔣清軒蘇蘇等人,可剛開口,便下意識打住。
  齊思很敏感的,不懷好意的笑道“趙出息,你見過什么?”
  趙出息徑直搖頭道“沒什么”
  齊思冷哼道“你是不是見過很多美女?”
  趙出息繼續搖頭,傻子才承認。
  就在兩人在外人眼里打情罵俏吃飯的時候,在這家樂山烤肉不遠處的街道上,停著一輛黑色雷克薩斯,雷克薩斯的副駕駛上坐著個趙出息的老熟人,是個女人,留著精煉的短發,眼神很刁鉆毒辣,正死死的盯著趙出息,若有所思。
  過了數秒后,短發女人這才撥通一個電話,低聲道“主子,你猜這個人是誰?”
  “誰?”
  短發女人冷笑道“趙出息”
  “是他”
  短發女人回道“是,如果我沒有猜錯,那天晚上出手的胖子,便是他的兄弟二胖,除過他,我真想不到誰還會有這身手”
  “有意思,我挺好奇他們怎么會來成都”
  短發女人連忙說道“我這就讓人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