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74 重新上路

第一百八十二章美女請客
  從此刻起,趙出息才算是正式在成都落腳,房子、工作,一切都已安排妥當,更是已經認識像陳平庸和安琪這樣的兩三好友。前途雖說未知,可這個開局比在西寧和西安要好的多。說實話,前段時間趙出息一直心浮氣躁,表面看起來平靜,其實內心很暴戾,他不知道以自己現在這模樣,何年何月才能回西安給韓三強報仇,何年何月才能混出頭衣錦還鄉。
  可二胖回來這兩天,他想過很多事,不管自己再怎么急于求成,沒有足夠的實力和耐心,依舊一事無成。縱然像在西安那樣走狗屎運一飛沖天,很有可能給自己埋下隱患,根底不穩,遲早會倒,西安便是個教訓。所以,踏踏實實,按部就班,該來的肯定會來,到時候自己抓住就是。
  因此,趙出息決定給李青衣打電話,他知道,其實當二胖去鳳凰村的時候,李青衣肯定已經猜到自己出事,與其讓李青衣擔心,不如自己主動聯系她,不用多說什么,只需告訴她,自己一切安好。
  當一根煙抽完,趙出息捻滅煙頭捏在手里,老爺子這房子太過豪華,豪華到讓他有些不知所措,長這么大,從來沒住過這么高級的房子,和酒店的套房差不多。掏出手機,趙出息熟練按下鳳凰村的號碼,這個號碼他早已銘記于心。意料中,沒用多久,電話便已經接通。
  “說吧”李青衣聽見電話鈴聲后,便從教室走過來接通,陌生的號碼,不是北京,自然是李三生。
  李青衣簡簡單單兩個字,看似隨意,其實卻滿是埋怨,趙出息能聽出她很生氣,所以有些遲疑,不知道說些什么。李青衣臉色冰冷,不悅道“不說話?不說話那我掛了”
  趙出息生怕她真掛,他就算能猜透所有人的心思,都不可能猜透李青衣,只好如實回道“我還活著,什么都好,你不用為我擔心,我現在在成都,準備重頭再來”
  李青衣莞爾一笑,問道“沒缺胳膊少腿?”
  “沒有”趙出息苦笑道。
  李青衣點頭道“二胖在成都?”
  “就在我身邊”趙出息沉聲道。
  李青衣欣慰道“老村長他們給你做的布鞋怎么樣,穿完給我打電話,到時候我讓黑子去祁連縣給你郵過去”
  “五雙夠我穿好幾年”趙出息嘿嘿回道。
  李青衣嘆口氣道“人沒事就好,其他的不過是身外之物。成都是個好地方,說不定是你的福地。鳳凰村一切安好,你不用操心,上次給的錢還有很多,不著急用”
  李青衣將趙出息擔憂的想知道的一口氣都說了出來,算是給趙出息解決后顧之憂。
  趙出息有些唏噓感慨,擲地有聲道“李青衣,我趙出息一定會混的人模人樣,一定會做到答應你的事,你就等著我吧”
  不知為何,趙出息說完這話后,李青衣居然有些臉紅,心里起伏不定,良久才克制住道“那我就等著你”
  趙出息重重點頭,想要再說些什么時,李青衣已經掛斷電話。趙出息苦笑,李青衣就像高聳入云的祁連山,深不可測高不可攀,他到現在都想不通李青衣為什么去鳳凰村,是為老和尚還是為那個曾經來過的男人,或者真的是她說的,僅僅是支教?
  接下來的半個月里,趙出息的日子像剛到西安時那般平靜,一切都已經步入正軌形成慣性。早上起床和二胖跑步鍛煉,十點準時到茶樓,老秦特意給他們了把鑰匙,已經習慣他們來的最早。等幾位老爺子們來的時候,趙出息和二胖把這一天該干的準備工作都已經弄的差不多。茶與酒的規矩很多,茶葉和酒各有十幾種,短短半月時間,趙出息已經將茶葉里面的頭頭道道摸清,雖說還喝不出不同時令的不同茶,可品種已經能喝出區別。從西湖龍井祁門紅茶洞庭碧螺春安溪鐵觀音,到云南普洱信陽毛尖湄潭翠芽太平猴魁蘭馨雀舌武夷山大紅袍,以及川渝喜愛的苦蕎茶等等,茶與酒都有,每種又分各個時令產的,算是個茶葉博物館。至于泡茶的水更有講究,雨水、雪水、湖水、河水、井水、泉水、純凈水,每種都有,什么茶用什么水泡能泡出最好的韻味,老秦都一一傳授給趙出息,這些東西夠趙出息用數年時間掌控,何況趙出息還要跟著幾位老爺子以及二胖學泡茶。至于酒,種類更多,不過清一色中國白酒,醬香的茅臺郎酒舍得,清香的汾酒衡水老白干,濃香的五糧液瀘州老窖,鳳香的西鳳酒等等,茶與酒的白酒算是種類齊全,想喝什么類型的酒都有。老秦戲謔,趙出息要是用十年時間靜心把茶與酒的茶和酒弄明白,出來絕對算是大師。
  至于二胖,更多的時間是和老爺子下下棋聊聊天嘮嘮嗑,老學究劉老頭一開始對二胖的棋藝有些嗤之以鼻,畢竟老爺子都不是他的對手,可和二胖對弈兩三局后,劉老頭便徹底認栽,自嘆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老爺子寬心道,中國棋院這兩年沒少出天才,愣是把日韓兩國圍棋界殺的是片甲不留,想當年那可是韓國二李的天下,不得不說,厚積薄發的中國圍棋,正在找回屬于自己的尊嚴。老爺子這一番話,說的是趙出息都想學,可弄清楚規則后卻越看越糊涂,無奈只好先一樣一樣的來,搞懂茶和酒后,再搞圍棋。
  整個茶與酒,趙出息其實最好奇的是二樓靠著錦江那小包間里的古箏是誰的,至今沒見過有人動它,為幾位老爺子,幾位老爺子都笑著搖頭,一副神秘的樣子,就連平時最愛和趙出息開玩笑的老張都突然沉默起來。趙出息不再說話,想來自己肯定能見到這尊古箏主人的廬山真面目。
  老秦還給趙出息特意叮囑過一件事,那便是在茶與酒,不要問客人的身份,不要大驚小怪,不要多話,聽完便爛在肚子里,大概意思是只聽不說會忘。剛開始趙出息沒弄明白,可漸漸的趙出息算是知道老秦為什么這么說。因為茶與酒的客人身份足夠特殊,很多都是開著政府的車來的,不過很少有人能上二樓去,老爺子大多也不會下樓。
  這樣的生活,雖有悠閑,卻也充實,趙出息樂在其中,茶與酒的客人確實不多,每天也就十幾個,趙出息從陳平庸那里借了些書,閑來無事的時候便安安靜靜看書,有興致的時候,則去和那些茶葉以及酒打交道。
  這期間,聽聞趙出息在茶與酒工作的朱逸影來過,開著她那嫵媚的紅色阿斯頓馬丁,本想過來刁難趙出息,可感覺氣氛不對,那天老爺子正在樓上會客,是位五十多的男人,和茶樓幾位年齡差不多,趙出息沒敢問什么身份,老秦伺候在身邊,不過他的秘書則在樓下,趙出息恭恭敬敬的喊哥,端茶遞水招呼。
  朱逸影看見這架勢,譏笑趙出息兩句后,便離開。
  晚上吃過飯八點到十二點在時光酒吧,這是趙出息另一份工作,白天安安靜靜,靜的讓人心慌,晚上卻紛紛擾擾,熱鬧的有些過分。趙出息生怕這樣的生活會有一天讓他精神分裂。
  這半個月里,趙出息再沒見過氣質優雅的空姐齊思,倒是見過幾次她的閨蜜宋舒雅和米可兒,不過兩個家世不錯的富家千金沒怎么給她好臉色,宋舒雅還好,至少表面還會和他笑著打招呼。可一身名牌大波卷女神范的米可兒對他一直都是嗤之以鼻,好像認識他這樣的屌絲是對她的侮辱,趙出息沒那么多閑時間搭理她,對付這種女人最簡單最直接的方法便是有一天用她最喜歡的東西征服她,不然其它對她來說都是屁話。趙出息沒熱臉去貼冷屁股的問她們齊思怎么沒來,不然趙出息敢肯定會被她們拉近黑名單,陳平庸和安琪倒是和她們聊的來。
  這周末,晚上趙出息照例來時光酒吧上班,十一點剛過,人不多,趙出息坐下面正聽安琪妞唱歌,齊思卻出乎意料的出現在時光酒吧。趙出息還是看見安琪揮手才注意到,不過意外的是,只有齊思一個人,她的兩個閨蜜沒有來。齊思披著頭發,烏黑發亮垂肩,完全可以去拍洗發水廣告。
  和陳平庸安琪打過招呼后,齊思徑直走到趙出息面前,盯著目瞪口呆的趙出息好笑道“請你吃夜宵?”
  “夜宵?”趙出息一愣,有些慌張的自言自語道。
  齊思撅嘴道“不愿意?”
  “等我給老板請假”趙出息若有所思道。
  齊思捋了捋頭發,風情萬種道“我給陳哥已經打過招呼”
  趙出息撓著頭尷尬道“好,好,好”
  放下盤子,換掉衣服,趙出息在時光酒吧一伙熟人的起哄中跟著齊思離開,齊思則有些不好意思的臉紅,路過陳平庸的時候,陳平庸開玩笑道“齊思是個好女孩”
  趙出息對著陳平庸翻著白眼,滿是鄙視。他怎么不知道齊思為什么請他吃飯,還不是那晚的事?
  (下午得知一噩耗,心情很不好,晚上出去吃飯,喝了不少酒。我可能是個不稱職的作者,只希望那些同樣寫書的作者朋友們,照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