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170 胡家母女

第一百七十八章小女子(上)
  趙出息見過阿斯頓馬丁,就在西安威斯汀酒店大門口,聽說徐少卿也有輛,可他沒見過如此妖艷媚惑的阿斯頓馬丁,酒紅色醉眼迷人,讓來往于大廈門口的人忍不住駐足觀看,讓其他豪車皆失色。至于開車的這個大美女,更加驚艷全場,頭發微卷垂肩及背,確染成鬼魅的紫色,穿黑色緊身背心和齊臀小短褲踩綁帶水鉆涼鞋,最吸引趙出息自然是這性感美女的長腿,趙出息估摸她不穿高跟鞋也就一米六五左右,可這長腿怎么都有近一米吧。
  長腿美女踩著優雅的步伐撅著小嘴下車走到奔馳s600旁邊,背著秀著香奈兒大logo的包包,雙手撐在胸前,有些賭氣的盯著車上的人,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這胸,估摸著也就a+罩杯吧,讓趙出息很是失望,可能是因為她太瘦的原因,不過這屁股倒是加分不少,雖說不大,可挺翹的很,讓人盈盈一握。趙出息郁悶這美女姐姐堵住他們的去路干什么,就在趙出息準備質問的時候,坐在后排的胡雨嘉沉聲道“出息,我們就在這下吧,你去停車”
  趙出息輕笑點頭,隨即快步下車給老爺子拉開車門,準備扶老爺子下車,可站在一旁的美女卻先他一步,剛剛還垂頭喪氣的臉瞬間花枝招展,扶著老爺子的胳膊嬌聲道“外公,可想死我了”
  趙出息這才明白,感情這大眼睛瓜子臉紫色長發的美女是老爺子的外孫女,那應該是風韻猶存的胡雨嘉的女兒?胡雨嘉本就雍容華貴很美麗,生的女兒自然不差,基因決定遺傳,人類的天性啊。
  二胖和胡雨嘉緊隨其后下車,美女好像和自己老媽胡雨嘉故意慪氣,沒打算理會她,誰讓她剛剛威脅自己。可在外人面前,胡雨嘉不會慣著她,訓斥道“見人怎么不打招呼?”
  老爺子和藹的笑道“小影,還記得你三哥么?”
  這個穿的比較潮的美女便是胡雨嘉叛逆的女兒,川大商學院學生,開學便是大四,能彈一首古箏和鋼琴,喜歡音樂。朱逸影回頭瞅瞅站在老媽身邊的大高個,不死不活的喊道“三哥”
  朱逸影本就和二胖沒多大交集,只是當時老爺子一門心思想讓兩家孩子結娃娃親,那個時候老爺子心里想法太多,奈何老太太精明世故,清楚兩家孩子不合適,便死活沒答應。所以朱逸影對只見過幾次面的二胖沒多大感情,何況那時候還小。
  二胖淡淡點頭,不怎么說話,這讓朱逸影很不爽,她習慣男人在她面前大獻殷勤,可碰見二胖這種無欲無求的怪物,自然不在一個緯度線上。胡雨嘉惱怒道“越來越沒大沒小,真是慣著你了”
  朱逸影針鋒相對嘟囔道“暴發戶,就喜歡來破銀杏,有什么好吃的,還不如去吃火鍋,要不是外公來,我才不跟你來呢”
  “你再說一遍?”沉穩老辣胡雨嘉被氣的有些失態。
  老爺子生怕娘兩越說越離譜,瞪著朱逸影道“小影,怎么和你媽說話呢?向你媽道歉”
  老爺子開口還是有威懾力的,朱逸影嘟著嘴道“老媽,我錯了,開玩笑的啦”
  胡雨嘉總不可能和自己的女兒一般見識,但也沒想原諒她,冰著臉道“進去吧”
  站在一旁的趙出息饒有興趣瞅著這母女兩斗嘴,是不是每對父子每對母女都會有這樣有趣的一幕,雖說是吵架,卻樂在其中。沒等趙出息繼續瞎想,朱逸影便將阿斯頓馬丁的車鑰匙扔給他道“哎,司機,一會順便幫我停好車”
  趙出息哭笑不得,老爺子被逗樂,忍不住搖頭笑起來,胡雨嘉無語道“誰是司機,他是你三哥的朋友,叫趙出息”
  朱逸影微愣,多少有些尷尬,只是哦聲,然后便對著趙出息人畜無害的笑著。趙出息覺得這妞絕對是個活寶,拿著阿斯頓馬丁的車鑰匙笑道“胡姨,老爺子,你們先進去,我停好車就過來”
  胡雨嘉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看向老爺子,老爺子回道“讓出息停車吧,我們先上去,老家伙腿腳慢,耽擱時間”
  于是,胡家母女兩扶著老爺子進仁和春天廣場,二胖穩穩跟在后面,趙出息則屁顛屁顛的去停車,還好這個時間點,門口有停車位,不用自己麻煩。
  胡雨嘉訂的餐廳叫銀杏.南亭,位于成都領事館區威斯頓聯邦大廈一到五樓,算是成都頂級的酒樓,在國內都很有名氣,至于成都則是人盡皆知,自然價格不低,不多這對于胡雨嘉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銀杏酒樓在成都的歷史很長,目前有數家分店,銀杏.南亭算是里面最好的,旁邊便是仁和春天廣規格和檔次沒得挑,至于味道也無可挑剔。老爺子幾人在大廳沒等幾分鐘,趙出息便趕來,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幾人直奔五樓的包間。
  作為成都最高規格的餐廳之一,銀杏南亭從一開始營業,就因它鮮明的artdeco建筑風格與中國古典韻味的融合,華美的設計,川菜、粵菜、西餐兼營的豐富贏得了成都人的喜愛。整體設計由國際資深設計師曾擔任上海金貿大廈主裝修設計的“heitzrsonsadek”完成。其獨特的劇院舞臺的視覺效果和感觀體驗,多元化的就餐氛圍,充分體現了傳統與現代、高貴與時尚、優雅與激情的融合。
  進入銀杏南亭后,趙出息最直接的感受便是大氣奢侈豪華,這算是他吃飯來過最高檔的地方,沒想到剛來成都便能吃次大餐,多少有些意外。胡雨嘉作為銀杏的貴賓,何況有老爺子,自然是頂級待遇,不過胡雨嘉提前便已經給這邊打過招呼,不要大驚小怪,不然以老爺子的能量,估摸著銀杏集團的董事長得親自跑一趟。
  包廂很大,透明玻璃落地窗能看到成都的夜景,幾人落座后,服務員便開始上菜。銀杏南亭各式菜系都有,包括西餐等等,不過菜單是胡雨嘉提前選好的,包括要喝的紅酒等等,她做事習慣安排好一切。反正對自己女兒的口味以及老爺子的口味都了解,老爺子比較喜歡銀杏南亭做的川粵口味,偶有興趣便會來。
  吃飯期間除過服務員沒有什么人來打擾,還算安靜。有老爺子和氣場強大的胡阿姨在,趙出息沒敢像平時那樣風卷殘云,算不上細嚼慢咽,只是普普通通,多少有些別扭。大多時候都是老爺子和胡雨嘉問二胖和朱逸影一些事情,二胖有問必答,沒問則低頭吃飯,朱逸影顯得有些不耐煩,坐立不安,時不時跟胡雨嘉頂嘴。趙出息要開車,沒敢喝酒,朱逸影肯定也要開車,可根本不聽自己老媽的勸阻,自顧自的喝著紅酒,胡雨嘉實在拿自己女兒沒辦法,由著她去,實在不行,一會讓司機來接。
  不得不說的是,銀杏酒樓的菜讓趙出息很滿意,或許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反正趙出息每道菜都嘗過,唯一遺憾的是沒喝酒,有點美中不足。快要結束的時候,朱逸影借故要去洗手間,趙出息瞅見她手機不停震動,估摸著狐朋狗友們召喚吧,反正這些富二代都有自己的圈子,除過吃喝玩樂還是吃喝玩樂,肆意揮霍和享受著父輩積累下的財富。
  可是眾人等了約莫十分鐘,依舊沒見朱逸影回來,胡雨嘉有些著急道“這孩子怎么去洗手間這么久?”
  趙出息識趣笑呵呵起身道“胡姨,我去看看”
  這正和胡雨嘉本意,便由著趙出息去。
  洗手間外面走廊,有些傲慢固執的朱逸影很不湊巧碰見了自己最不想見的人,一個追她的富二代,男人叫李凡,穿著一身正裝,西裝革履挺精神,爹媽給留下一副不錯的皮囊,某次聚會遇到朱逸影,便毫不猶豫追求,反正對于他來說,最大的樂趣便是追女人,他不信自己砸個十來萬追不到朱逸影。可很不湊巧的是,朱逸影比他更有錢,直接把他當凱子,砸了快十萬的時候,他才從朋友那打聽到朱逸影的背景,氣的差點吐血。如果這個時候放棄,他肯定會被朋友嘲笑,所以李凡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追,他的目的很簡單,追到朱逸影,狠狠玩弄最后拋棄。之前的套路肯定不行,所以他只好換招數,什么浪漫什么柔情,只要管用便來。誰想到朱逸影再也不鳥他,畢竟已經知道他的嘴臉。于是,兩人便一直僵著。誰讓朱逸影今天倒霉,會在銀杏碰到。
  “逸影,這么巧,沒想到我們會在這里遇見”李凡比朱逸影大,大學畢業后便進家族企業工作,如今已經快兩年,算比朱逸影大三歲。人挺有能力,只是有些好色而已,加上長的帥,沒少糟蹋姑娘。
  朱逸影很不感冒的冷哼道“搞的好像銀杏是你家開的,銀杏要真是你家開的,我打死都不會來”
  李凡并不生氣,早已習慣朱逸影對他的冷嘲熱諷,作為天平座的男人,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皮笑肉不笑道“等有錢,倒是考慮收購銀杏,銀杏的菜比較和我口味”
  “真敢吹啊,李公子”朱逸影不是沒見過世面,譏笑道。
  李凡笑著搖頭不理會道“逸影,晚上伊恩的生日趴你去不?”
  “伊恩作為我的小姐妹,你覺得我會不去么?切”朱逸影白了眼李凡,卻別有風味的說道。
  李凡不禁偷瞄兩眼朱逸影的長腿在,這是最吸引他的,他時常想要是這雙美腿纏在自己腰上,那得多逍遙自在。不敢多想,李凡連忙道“正好我也要去,要不我們一起”
  “李公子,你煩不煩啊,我去不去伊恩的生日趴關你什么事,我有車,好像不比你的差吧”朱逸影不悅道,他是打心眼瞧不上李凡這種自以為是的娘炮,以為有錢就了不起,姐姐我不缺錢。
  “只是我們順路而已,我沒別的意思”李凡盡量心平氣和道。
  朱逸影懶得搭理他,徑直繞過他道“你是你,我是我,別煩我,本小姐還忙著呢”
  這時正好趙出息趕過來,瞅見朱逸影表情不悅,笑著問道“沒事吧”
  朱逸影理都沒理趙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