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17 韓三強的世界


  第十四章出頭
  顛沛流離四個字對于常年四季漂泊在外的民工們來說,早已成為家常便飯。每年春節剛過,他們便會拋妻棄子收拾行李踏上新的征途,這一走,或許又是整整一年,直到下一年過年時才能再次回家和父母妻兒老小團圓,年復一年年復一年,其中很多人幾年才能回一次家。有些是買不到票,有些是舍不得那點錢,大城市的人們肯定不理解,那點票錢能干什么?能買個包,能買身衣服?可生活在祁連大山的趙出息知道,那點錢是孩子一年的學費,那點錢可以讓一個山里人生活好幾個月。新聞報紙上說,勞動人民最光榮,哪里需要哪里有。趙出息真想破口大罵,光榮你麻痹。要不是生活所迫,誰特么愿意背井離鄉?誰不知道抱著老婆孩子熱炕頭才是生活?哪里需要哪里有,那是哪里能掙錢他們才去哪里。
  背井離鄉,才知思鄉甚苦。
  當民工們辛辛苦苦拼了一年,眼看著春節將至,終于可以回家團圓,突然發現自己可能拿不到拼命換來的血汗錢,可想而知,他們的情緒會有多激動。要知道,這些錢,可能是明年孩子的學費生活費,是父母的看病錢,是春耕的肥料錢,是他們回家的車費和底氣。
  沒錢,誰敢回家?
  趙出息從小生活在大山里,來到大城市又掙扎在這個社會的最底層,正因為如此,他才知道民工們最樸實的想法,報紙上經常說農民工要不到工資鬧事。換位思考下,要是你幾個月或者一年的血汗錢拿不到,你會怎么辦。要不是被逼無奈走投無路,誰愿意冒著被打被罵被抓的風險鬧事。
  現在這樣的情況出現在國際公館,趙出息頓時感覺不妙,要是真出事了,什么可能性都會發生,民工們不會跟誰講道理,他們只管要自己的血汗錢。
  趙出息點燃一根煙,拉著韓三強走到工地的角落里,皺眉問道“三強,現在什么情況?”
  韓三強表情糾結道“趙哥,眼看著要過年,家家戶戶都等著用錢,工資發不了,今年這年你說怎么過?還有一幫外地的民工急需用錢買車票,要是再不買,就買不到了,回不了家,過不了年,他們不鬧事才怪”
  “老王那邊怎么說?”趙出息點頭默認,天越來越冷,工地的活也都干不成,沒人愿意在這里挨餓受冷,早早回家,早早享受。
  韓三強轉頭望著工地上三五成群在一起的民工,輕聲道“剛剛在老王的辦公室,那幫河南人差點和老王打起來,老王說不是他不發工資,是上面說開發商的錢沒打過來,還得緩幾天,他也領不到工資,就是把他殺了,也沒錢啊”
  “特么的,到底是開發商沒錢,還是施工方沒錢?”趙出息惱怒道,別說別的民工,想到過年急需錢,他也糾結。
  韓三強的消息比較靈通,誰讓他在工地上哪個圈子都混,點了根煙回道“據說是開放商沒錢,我們號稱是陜建三公司,其實說白了就是掛靠在陜建集團下面的一民企,現在都興這套,沒資質就找不到活,普通民企年底誰不缺錢,施工方想墊錢都沒錢”
  趙出息越聽越皺眉,情況遠比他想象的要復雜,估摸著再這樣下去,剩下這兩個月工資是別想拿到了。
  “工人們什么情況?他們打算怎么辦?”這是趙出息現在急切想知道的。
  韓三強小聲說道“開發商的人要是來了,一會肯定鬧事。聽說今天要是發不了工資給不了說法,他們就打算找電視臺曝光,同時去省政府廣場靜坐鬧事,這樣一來事情鬧大了,自然就會有人管”
  “媽的,這特么誰在后面出的主意”趙出息怒罵道。
  韓三強猶豫道“不這樣鬧行么,誰知道特么的開發商到底是真沒錢,還是有錢不發?”
  趙出息扔掉煙頭,咬牙說道“草,我去問他們到底是有錢還是沒錢”
  說完趙出息狠狠的踢了腳旁邊的水泥袋子,激起一片塵土,喊上傻子二胖,幾個人怒氣沖沖的殺向黃河的辦公室。此刻黃河的辦公室外面和里面早已經圍了一幫人,外面是各個工隊的民工們,里面則是施工方的人和工頭們,趙出息三個人過來后,韓三強罵罵咧咧幾句,一群人就趕緊散開。
  來到門前,韓三強敲門,里面的人聲音不悅的問道什么事,韓三強懶得搭理直接喊道“媽的,開門”
  里面的人本來心情都不好,一聽這話也操了,準備開門看看誰特么這么大的架子,一開門才發現是韓三強趙出息等人,韓三強沒工夫和他客氣,一把推開,底氣十足的對著里面一群人吼道“能喘氣的都給我出去”
  一幫人面面相覷,不知道這工地上的幾個霸王想干什么,韓三強隨后抄過一茶杯,猛的摔倒地上,大怒道“都特么聽不懂人話么,除過黃河,其余都給勞資出去”
  不是誰都忌諱韓三強,施工方的負責人怒道“韓三強,你特么想干什么?你以為你是誰?不想干給勞資滾”
  韓三強不怒反笑道“行啊,讓勞資滾行啊,特么的給我們把工資發了,我們全特么滾蛋,要是沒這個本事,別給我唧唧歪歪,除非你們想讓二胖扔出去,今天我誰的臉都不給,哥幾個得罪了”
  傻子二胖很是時候的往前走了幾步,對著一幫人嘿嘿的笑著,笑的是讓人毛骨悚然。二胖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其余人可以不理會韓三強,可沒人敢惹二胖啊,一群人很沒脾氣的被攆了出去,趙出息讓二胖和韓三強守在外面,韓三強的那批狗腿子聞風也都趕來,這下更沒人敢惹他們。
  此時,辦公室里只剩下趙出息和開發商項目經理黃河,趙出息臉色鐵青,黃河戰戰兢兢不知道他想干什么,顫抖道“出息,有什么話好好說,這這是要干什么?”
  趙出息沉著臉往前走了數步,直到辦公桌前才停下,冷哼道“黃哥,上次我們怎么說的?現在什么情況,工人們都等著拿錢回家,你是想等他們把事情鬧大?”
  黃河為這事已經愁了大半月了,哭喪著臉說道“出息,不是我不發工資,我也知道工人們用錢,我也知道再不發工資事情就鬧大了,可我只不過是個項目經理,上面說沒錢,你說我能怎么辦?”
  “我知道你也為難,我只想問你,公司到底有沒有錢發工資”趙出息死死盯著黃河,沉聲問道。
  黃河無奈道“出息,我說沒錢你信嗎?說實話,到底有錢沒錢我真不知道,你找我真找錯人了”
  “不找你,那你說我找誰?”趙出息惱怒道。
  黃河眼閃爍,猶豫片刻低聲回道“整個西安分公司,知道公司內幕的人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董事長的女兒,蘇西洛。只有她知道公司的具體情況,你如果問她,或許能知道些真實情況”
  趙出息若有所思,如果直接找蘇西洛,肯定能知道最真實的情況,于是問道“她今天來不來工地?”
  黃河一聽這話,知道趙出息算是放過自己,連忙說道“肯定來,一會就來,他不來,今天這工地就炸開鍋了,到時候出了大事,誰都擔不起這個責任”
  “行,我知道該怎么辦了”趙出息心里已經有了計劃,點頭道。
  從黃河的辦公室出來,趙出息招呼著大家先回宿舍,又給施工方的經理以及一幫包工頭發煙道歉,畢竟還要在這個工地上混,韓三強唱黑臉,他就得唱紅臉,清理完殘局后,趙出息和一幫人來到一塊空地,吩咐道“你們在工地穩住民工們的情緒,千萬別讓他們鬧事,我去工地門口堵蘇西洛,黃河那狗日的也不知道情況”
  韓三強等人相視一眼,現在也只能這么做。
  吩咐完事情,趙出息便讓韓三強他們四散到工地里,自己一個人跑出工地,在工地門口的拐角處候著蘇西洛,這個拐角處被隔離板擋著,工地里面的人看不見,等了足足半小時,煩躁的趙出息抽完三根煙的時候,蘇西洛的奧迪A8L終于出現在趙出息的視野中,趙出息捻滅煙頭,猛的沖到路中間,果斷伸出手擋住奧迪A8L。
  奧迪A8L的司機伸出頭怒罵道“特么的找死啊”
  快要進工地,奧迪A8L的速度不快,立刻停住。司機又不在工地上混,自然和趙出息不熟悉,趙出息沒必要和他生氣,沉聲喊道“讓蘇總下來,我找她有事”
  奧迪A8L上,坐在后面的蘇西洛臉色憔悴,持續半個多月的壓力讓她身心疲憊,昨晚又是一夜沒睡,上車之后便閉眼休息。秘書秦焉坐在副駕駛上,奧迪剛轉過彎,秦焉就已經注意到趙出息,正疑惑趙出息在這里干什么,誰知道趙出息猛的擋在了前面。
  秦焉示意司機淡定,隨即打開車門下車,外面非常冷,只穿著單薄羽絨外套的秦焉不自覺的打顫,披肩的長發被西北風吹的肆意凌亂,秦焉疑惑道“趙出息,你在這里干什么?”
  秦焉自然知道趙出息叫什么,蘇西洛有段時間讓她查過趙出息的資料,可惜除過姓名和家在祁連山,其余什么都沒查到。
  “我找蘇總”趙出息并不想為難這個外表柔弱的小秘書,直接開口說道,并不意外秦焉知道自己的名字。
  秦焉聲音很柔弱,輕聲道“你有什么事就給我說,我幫你轉達給蘇總”
  “我找蘇總,你處理不了”趙出息沒給秦焉面子,固執道。
  這讓秦焉有些不舒服,對趙出息的不可理喻也有些生氣,她知道昨晚蘇總肯定又沒睡覺,并不想打擾,想要開口的時候。誰知道蘇西洛已經下車,冰冷道“你找我什么事?”
  秦焉下車的時候蘇西洛已經醒來,看見趙出息擋在前面也頗為疑惑,不過大概猜到趙出息為什么找她。秦焉會回過頭委屈道“蘇總,他……”
  蘇西洛淡淡一笑,沒責備秦焉。
  這時,趙出息突然快步向前,一把拉住蘇西洛的胳膊,頭也不回的往旁邊的樹下走。蘇西洛猝不及防,沒想到趙出息如此唐突,秦焉嚇了一跳,目瞪口呆道“趙出息,你想干什么?”
  趙出息之所以將蘇西洛拉過來,是怕在那個角度被工地樓上的工人們發現,不過他沒打算解釋,蘇西洛肯定也沒時間聽他解釋,趙出息擲地有聲的問道“告訴我,公司有沒有錢發工資?”
  蘇西洛很冷靜,并沒有被驚嚇到,趙出息的話讓她略微反感,公司的事怎么是他一個普通的民工過問的,冰冷道“這些事,我不能告訴你”
  “別給我耍架子,我告訴你,你要想一會進去不被工人們吃了,就老實告訴我實情,不然我保不準今天工地會出什么亂子”趙出息惱怒道,他平時就看不慣蘇西洛這種高高在上的樣子,根本不會拿正眼瞧這些民工。
  “你這是威脅我?”蘇西洛冷哼道。
  趙出息沉聲道“不是威脅,而是告訴你實情。如果今天發不了工資,給不了答復,這些工人就會去省政府廣場鬧事,找電視臺曝光,后果你自己知道”
  蘇西洛臉色驚變,她沒想到工人的反應會這么大,不禁對黃河的能力產生懷疑,這么大的事情,一點風聲都沒有,這時蘇西洛才認真看向趙出息,似乎明白趙出息這是在幫她。
  “你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蘇西洛疑惑道。
  趙出息瞅著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路人,輕聲道“幫你幫我幫民工,眼看著要過年,我不希望他們出事,他們不過是一群生活在最底層的普通人而已。我更想知道我能不能拿到工資,我們不是你,這點錢對你來說或許無足輕重,可對于我們來說,沒有這點錢,今年這年就過不了。所以我想知道實情,如果你想讓我幫你”
  趙出息的話很清楚,蘇西洛微微動容,只是趙出息那句‘我們不是你,這點錢對你來說無足輕重,可對于我們來說,沒有這點錢,今年這年就過不了’,莫名的刺痛了她,她的堅強誰又能懂,誰又知道這段時間她付出的辛酸和努力?
  蘇西洛很委屈,眼睛微紅,強忍著不流淚,扭過頭深呼吸,讓自己不至于失態,寒風中的蘇西洛略顯無助,倔強的樣子讓趙出息莫名的憐惜,趙出息低聲道“對不起”
  蘇西洛沒回應,良久才說道“公司現在資金鏈很緊張,成都母公司的一個項目出現問題。現在是年末,各大銀行都在緊收銀根,很難從銀行貸到錢,高利貸的利息太高,公司不想讓利潤都被吃掉,這兩天很難發工資。不過西安有家公司對這個項目感興趣,現在正在談判,不出意外會在最快的時間內注資”
  蘇西洛說的話,趙出息很多都不明白,他只想問的是‘我想知道最遲拖延幾天,不然我無法幫你,工人們要的是明確答復”
  “五天,如果五天事情沒有談成,公司就會選擇高利貸,絕對不會讓工人們拿不到錢”蘇西洛堅定的說道,她怎能不知道民工們也不容易。
  趙出息皺眉沉思,他在判斷蘇西洛的話是真是假,如果是托詞,那到時候他自己都無法面對工人們。
  “你確定五天?”趙出息盯著蘇西洛的眼睛問道。
  蘇西洛不躲避的回道“我確定”
  趙出息狠下心道“好,我幫你